Redian新闻
>
调查:澳洲华人抢购连花清瘟 以岭药业证实未获对澳出口资质

调查:澳洲华人抢购连花清瘟 以岭药业证实未获对澳出口资质

国际新闻

中国医药企业石家庄以岭药业向ABC中文证实,该公司生产的连花清瘟胶囊尚未在澳大利亚取得注册批文或进口许可,因此从未向澳大利亚出口、销售或供应过这款中成药品。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以岭药业出品的连花清瘟胶囊在中国得到了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可“用于治疗新冠病毒性肺炎轻型、普通型引起的发热、咳嗽、乏力等症状”。

这款中成药不仅在中国销量火爆,而且还随着疫情在世界各地的蔓延在海外华人社区中热销。中国政府亦透过多个海外大使馆向当地的疑似或确诊患有新冠轻症的中国公民免费提供连花清瘟胶囊作为辅助治疗手段。

然而,早在2020年中旬,澳大利亚边境执法局(Australian Border Force,ABF)已警告民众连花清瘟胶囊因含有麻黄属于违禁药物,因为麻黄是制作麻黄碱的前体化学品,而后者则是制造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的关键成分。

连花清瘟胶囊的生产商,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品牌中心副总经理周晓熊告诉ABC中文,这款药品已在全球27个国家和地区获得注册批文或销售许可,包括加拿大、俄罗斯、科威特、菲律宾、肯尼亚等,但不包括澳大利亚。

周晓熊表示,药品在各国上市前,均需根据当地法律法规完成相应的注册审批,以取得相关资质,而该公司无法通过ABC中文提供的信息辨别澳大利亚市面上流通的连花清瘟胶囊的真伪。

“我公司对违反当地法律法规的行为予以谴责,并将保留追究相关方法律责任的权力。”

华人买家不知禁药规定———-

Space to play or pause, M to mute, left and right arrows to seek, up and down arrows for volume.

澳大利亚边境执法局发出警告称,该部门在疫情期间截获的非法药品持续增多。

自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体在澳大利亚多个地区愈演愈烈的同时,购买连花清瘟的热潮在华人社区中悄然兴起。

今年1月10日,25岁的墨尔本居民Sharon Li被确诊阳性,她说自己是轻症,出现了喉咙痛、出虚汗、嗅觉和味觉上的症状,但没有发烧。

在自行隔离的十天里,Sharon吃完了从国内带来的连花清瘟胶囊。于是她在康复后从中国网购平台淘宝上订购了十盒连花清瘟胶囊,并自行联系了转运公司寄到墨尔本。

在自行隔离了一周之后,Sharon Li去做了一次PCR检测,检测结果依然是阳性。(Supplied)

1月26日,Sharon订购的这一批连花清瘟胶囊从杭州萧山机场发出。在此之前,她并不确定连花清瘟因成分中含有麻黄而在澳大利亚属于政府明令禁止进口的药品。

“网上听各种人说,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而且我自己的症状不是很严重,跟感冒很像,之前在国内也是感冒的时候吃这个药,所以我就买了,”Sharon告诉ABC中文。

经查询,连花清瘟胶囊目前没有被纳入澳大利亚医疗用品名单(ARTG)上,这意味着这款药品尚未得到批准使用。(ABC News: Four Corners)

澳大利亚法律规定,药品的进口、供应、销售和推广均需要先经过澳大利亚医疗用品管理局(TGA)的审批,纳入澳大利亚医疗用品名单(ARTG),才可在澳大利亚全国合法供应。ABC中文了解到,连花清瘟胶囊不在ARTG批准的药品清单上。

“澳大利亚确实允许进口少量未被批准或未列入ARTG的药品(按照制造商建议的最大剂量,最多可供应三个月的使用量),仅供进口者本人或其直系亲属使用,”一名TGA的发言人告诉ABC中文,进口须满足一定条件,其中包括获得澳大利亚注册医生开具的处方。

这名发言人还表示,中药中使用麻黄来治疗普通感冒和哮喘等疾病的传统已有悠久历史,但因其具有毒性,在澳大利亚需由符合资格的中医师严格监督使用。

中英文两款包装——-

英文版连花清瘟在墨尔本几大亚超热销。(ABC:Nicole Gong)

据ABC中文了解,澳大利亚市面上销售的连花清瘟分两种,一种是中文包装的48粒装胶囊,每盒售价为45澳元(人民币205元);另一种是英文包装的24粒装胶囊,每盒售价为29澳元(人民币为130元)。

民众除了可以像Sharon一样通过海淘加转运的方式购药,也可以在一些华人超市或微信群的团购中买到不同包装的连花清瘟胶囊。

然而,英文版包装因没有像中文包装一样在成分表中标记含有麻黄,引发人们质疑两款包装的连花清瘟胶囊的成分不同。

但周晓熊告诉ABC中文,连花清瘟胶囊有十余个包装版本,对应不同的销售国家和地区,而上述两款连花清瘟胶囊“根据不同国家/地区的法规要求,采用不同包装版本,但是成分不存在差别”。

英文包装的莲花清瘟在墨尔本亚超被出售。(ABC:Nicole  Gong)

尽管这款中成药在本地华人市场中热销,但TGA的发言人澄清,在澳大利亚销售和供应这款药品属于违法行为,未标注“麻黄”的包装亦违反相关的法律要求,TGA、ABF以及各州和领地的执法机构将联合采取多种方式打击此类犯罪。

一名ABF的发言人告诉ABC中文,澳大利亚《刑法》明确规定,非法进口麻黄最高可被判处25年有期徒刑或最高可达110万澳元的罚款。

自2020年1月至2021年12月底, ABF共查获3324份含有麻黄成分非法进口的药品。其中,2020年全年共查获3062份,2021年查获262份。

“所有进口商品,包括那些声称可以减少和防止新冠病毒传播的商品,都必须符合澳大利亚的健康、安全和法律要求,才能放行给在澳大利亚进口产品的个人或企业。”

价格飙升—-

有民众在微信小程序上看到了向澳大利亚销售连花清瘟胶囊的广告。(ABC中文)

目前,无论是本地华人超市出售的英文版连花清瘟胶囊(Lianhua Qingwen Capsules),还是微信朋友圈出售的中文版包装,这款药品的价格与其在中国国内的售价相比翻了近十倍。

原本是普通百姓家庭常备的连花清瘟,通过不明途径漂洋过海来到了澳大利亚,摇身一变成了身价数百元人民币的“抗疫神药”。

连花清瘟在澳大利亚的高昂价格让一些民众选择自行转运。

记者曾尝试在中国购物网站淘宝下单购买莲花清瘟,但当输入位于澳大利亚的收货地址时,付款页面随即出现警告,显示所购买的物品因违反《境外购物须知》无法购买。

但是,当记者打开小红书和微信时,提供连花清瘟转运服务的广告扑面而来。单在小红书上就有至少11家快递公司号称“中澳直达,双清包税,7天到货。”

售价在澳大利亚市场的大幅上升令一些澳大利亚华人感到不满。

1月,在悉尼从事刷墙管道工作的孙迪在平时接活的微信群中突然看到了多个售卖连花清瘟的广告。

“微信的朋友圈一刷,刷十个,有四个在卖这个东西,”孙迪告诉ABC中文,朋友圈里所售卖的连花清瘟的价格不等,便宜的大约是16澳元一盒,最贵的是一盒24粒装的可以卖到30澳元。

“一个疗程就要买十盒,你一盒卖28[澳元],十盒就要300块,”他说。

“我先不说澳洲这个东西合不合法。作为华人,我对这个药是认可的。但是你把它搞成一个这么暴利的东西,然后还打了什么‘华人帮助华人’这种幌子,不觉得很恶心吗?”

供不应求—-

David在墨尔本某亚超团购的连花清瘟胶囊。(David)

尽管连花清瘟在澳大利亚身价倍增令一些华人嗤之以鼻,但有些购买者告诉ABC中文,连花清瘟胶囊的销售供不应求,他们在微信群中购买时需要先抢到预定名额,然后在下单后经历漫长的等待期。

墨尔本华人David于今年1月份确诊新冠阳性。在无症状时期,他花了180澳元(人民币816.6元)购买了四盒48例装的连花清瘟胶囊。但等到收到货时,他已经痊愈了。

David出于对隐私的担忧要求记者在报道中不使用他的姓氏。对于亚超高价出售连花清瘟的行为,David表示:“有需求就有市场吧,我不觉得是割韭菜。对有需要的人来说,反而是帮忙了。”

TGA的发言人告诉ABC,澳大利亚没有批准使用麻黄治疗新冠病毒,并呼吁公众不应将其视为治疗新冠的特效药。

“使用麻黄可对人体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其副作用包括突发性心脏病、不可逆转的眼部损伤和严重的血糖下降(可能导致昏迷),”这名发言人说。

澳大利亚联邦卫生部下辖的医疗用品管理局(Therapeutic Goods Administration,TGA)建议消费者在网上购买含有膳食补充剂及草药制剂的药品时要格外小心。

TGA的发言人还警告将对与新冠病毒相关的非法广告采取行动,并鼓励民众对违反澳大利亚监管要求的行为进行举报。

ABC已联系墨尔本三家华人超市请求置评,但在截稿前未收到商家回复。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net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