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工作难寻的年轻人,“赌”在新职业

工作难寻的年轻人,“赌”在新职业

科技新闻

当职业名录拓展,愿意尝试新职业的青年也相应增加。据《新360行:2021年青年新职业指南》报告,58.5%的年轻人希望尝试新职业,有5.5%的人已经全职投入,另有12.0%的年轻人在兼职尝试新职业。这表明,年轻一代对新职业具有浓厚兴趣。

那么,哪些属于新职业? 以新职业信息为窗口,可以借此了解:新职业,新在哪?对于年轻人而言,它是否是缓解就业压力的突破口?

文│赵鹿鸣(数据新闻研究者)

6月14日,人社部在官网发布了《机器人工程技术人员等18个新职业信息向社会公示》。依据《数字经济及其核心产业统计分类(2021)》,有9个新职业被标注为与数字化及数字经济密切相关。

分别为:机器人工程技术人员、增材制造工程技术人员、数据安全工程技术人员、数字化解决方案设计师、数据库运行管理员、信息系统适配验证师、数字孪生应用技术员、商务数据分析师、农业数字化技术员。这意味着,今年新增的半数职业,都扎根在数字经济环境里。

对数字化的积极响应,已成为职业名录扩充时的关键特征。例如,数字化解决方案设计师,被定义为从事产业数字化需求分析与挖掘、数字化解决方案制订、项目实施与运营技术支撑等工作的人员。

回顾三年间的新增职业信息,数字化及数字经济作为职业特征一直占有相当比重。其中,一部分最初新增的数字化职业,如今已广为人知。例如,2019年4月批次的新职业信息中,收录了电子竞技员与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的产业如今已枝繁叶茂。

以微信生态为例。据近期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课题组发布的《数字生态就业创业报告》显示,随着移动互联网日益普及,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快速发展,加快了企业数字化转型步伐,数字生态催生了大批新职业、新岗位,数字化就业快速崛起。《报告》显示,以微信公众号、小程序、视频号、微信支付、企业微信等共同构成的微信数字生态,在2021年衍生的就业收入机会达到4618万个,同比增长25.4%。

《2021数字化就业新职业新岗位研究报告》称,数字经济早就的新就业形态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对数字技术的研发、应用,对数字内容的创作;另一类则是传统岗位中逐步使用了数字技术。201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新版发布后,我国新职业信息自2019年4月起得到持续更新,迄今已发布的五批新职业基本可以囊括为这两大类。

新增的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工程、云计算等领域的工程技术人员,目前已成为互联网岗位中的中流砥柱。这都与新职业最初得到认定的标准与预期相一致。一般认为,要综合考虑职业的独特性、市场前景、从业规模、组织化程度等要素,才可以得到国家对于职业是否为“新”的“盖章认证”。

新增职业的工作内容整体依赖前沿技术。对各批次职业名称的高频词分析可以印证这一印象。数据显示,“技术”、“工程”、“管理”、“工业”等是描述新职业名称的高频词。

然而,在前沿技术的漫长产业链条中,下游的基础工作也会迎来数字化的改造,这可能为大部分群体的就业带来裨益。

例如,当人工智能技术快速发展,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等领域都需要广泛的人工数据标注。相应的,数据标注的众包公司出现——先人工,后智能。给图片分类、给文本纠错,在枯燥如流水线一般的人工标注中,家庭妇女、残疾群体等凭借更低的人力成本更可能争取到就业机会。他们的工作与数字化有关,又似乎与数字化无关。

回过头来发现,各批新增职业中,数字化的工作与工作的数字化是一个并轨发展的过程。一方面,工业互联网工程技术人员、虚拟现实工程技术人员等职业的确以数字化为先行条件。另一方面,传统行业也陆续开展了对其岗位的数字化改造。

这种改造,从一种解释层面来说,源于传统行业的自救。因为原有的行业故事已经讲完,人才流失的问题逐步加重。土木工程专业曾经在2010-2015年间火热,但是当这批高分填报的学生毕业后,却发现行业环境与前景远不符合当年那般憧憬——名校学子下工地然后“提桶”跑路的现象,在如今的互联网上格外常见。

图片来源:百度贴吧“土木工程”吧

因此,作为数字化的另一种修辞,“智能”也正在专业/职业/岗位中频繁使用,目的是用新的机会承诺来为原有行业“续命”。这在高考招生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例如,在华南理工大学2022级的招生计划中,土木类专业名称被调整为“工科试验班(慧土木与数字建造)”,机械类专业被调整为“工科试验班(智能装备与先进制造)”。这并非个案,在电子科技大学的招生计划中,几乎所有专业都被表明上了复合方向的培养——乍一看,你甚至不太能区分差异。

图片来源:电子科技大学2022年部分本科招生计划

这些“看起来很新”的专业,就对应了我们所提到的新职业吗?很难说。但至少这些院校声称,数字化的包装会给予传统专业养分。当不同的专业与数字技术组合,将带来新职业的出现。

学子不一定相信院校的承诺。但他们会意识到,数字平台作为基础设施,几乎已嵌入到所有新职业的日常里。年轻人对“新”职业的追求,是因为这里的“新”代表了机会,而旧的领域已经无路可走。

王牧声称自己是家庭教育指导师。2022年6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示的18个新职业信息中,“家庭教育指导师”位列其中。王牧为此高兴:家庭教育指导得到了“盖章认证”。

教育心理学硕士毕业后,她最初在一家K12教育平台负责课程设计。后来,如人们所知,行业震荡。她操起了心理咨询的本行,入驻到一家咨询平台,为忧心忡忡的家长提供改善家庭教导方式的决策与心理健康服务。除了少量期望线下见面的家长,这一工作基本通过线上完成。

评价这份职业,王牧觉得自己的工作模式与外卖骑手、网约司机相似——期待着来自家长的好评,并通过修改个人描述、增加在线时长、与其他导师竞价等手段,等待平台算法倾斜而来的更多的预约订单。

王牧的工作模式,反映出的另一个特质是,新职业可能是基于平台的灵活就业。这既是年轻人的兴趣点,也是痛点。灵活就业,也许代表了自由的生活状态,也可能是没有固定工作的委婉说法。为此,一些人开始尝试在保留主业之外,兼职一份新的工作形式。根据微信平台的调研,在疫情出现后,微信生态系统中的全职从业者占比下降,兼职的从业者比例明显上升,超过半数。

数据来源:微信《2021数字化就业新职业新岗位研究报告》

西政法学硕士毕业后,刘明进入了成都某律所。职业前期,他仅有“律师助理”的头衔,而相对应的工资每月仅有3000元。为了“提高点生活水平”,他开始运营一个法律教育类公众号,并在朋友圈发布“起草、修改法律文书”的服务,每份收费100-200元。“这种零工,属于一种新职业吗?”他疑虑道。

与人们对于新职业的高薪想象不同,高薪并不是新职业的通用特征,它只集中在前沿技术岗位上。

根据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的《2021年北京市人力资源市场薪酬大数据报告》,纳入统计的30个新职业中,薪资水平靠前的职位均隶属互联网行业。

其中,排名第一的是区块链工程技术人员。职业人群中薪资前25%的人,平均年薪已在50万以上,而薪资后25%的从业者,其平均年薪也有22万左右。

相较之下,健康照护师、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等职业,平均年薪在10万上下,与北京市其他普通岗位保持一致。可见,“新”的属性不一定赋予相应的待遇加成。

收入的差异,反映在高考生的志愿填报决策上,是互联网方向专业的持续火热。

梁欢是今年毕业的理科生,他一直想冲刺填报的电子科技大学与北京邮电大学,已经连续三年实现全国的录取位次上涨,梁欢今年的录取几率不算乐观。不过,在专业选择上,他已将物联网、大数据、机器人、人工智能等专业一股脑填进了志愿表,等待其他院校同类专业的录取,尽管他尚不清楚这些专业的个中区别。最终,梁欢没能如愿去电子科技大学,被四川大学智能制造专业录取。

然而,专业的新增,不一定与职业的新增相匹配。在今年的18个新职业信息中,能找到部分职业的明确对口专业。例如,增材制造工程技术人员对应的增材制造工程,在2021年列入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同样,还有机器人工程技术人员,对应的机器人工程专业在2016年被正式纳入目录。

更多职业,暂时没有对口,而仅属于此前专业的发展分支,以响应某种横向拓展的社会需求。例如,今年新增的退役军人事务员,可以由行政管理、社会工作等专业的同学从事。但事实上,它并没有专业门槛要求。

王牧自称的家庭教育指导师也是如此。她了解到,有一定的心理学专业背景的同事,但其他从业者的专业来源其实相当混杂。

在这类技术性较弱的职业中,当行业快速壮大而亟待成熟,鱼龙混杂是常见现象。比一批家庭教育指导师更早出现的,是相关培训与考证项目的涌现,号称短期培训即可上岗,而为此收费数万元——做新职业不一定挣钱,但教人做新职业赚钱。

王牧为此担忧。她担心市场化的职业前景被投机者快速搅乱。如今,她在谋求进入体制内的机会以获得稳定。“今年这个行业有一些政策利好。许多地方在筹备建设政府主导的家庭教育指导机构。”她想借此争取到一个基层岗位。

《新360行:2021年青年新职业指南》显示,当年轻人面对“新职业”,他们更担心收入的不足与职业的不稳定性,这可能源于新职业保障机制的不完善。

收入与稳定是职业决策的重点。年轻人逐渐发现,除了明确呼应新技术方向的职业,那些应对新兴社会需求的工作,在求职平台检索到明确对应的岗位不一定多,甚至踪迹难寻。

因此,年轻人关注新职业,核心是为了谋求一个新的上升通道,但这个通道并不稳定——新职业信息的涌现,不过是补充了社会知识,而很难缓解就业难的实质问题。更多的人,一边观望,一边视体制内的就业为更重要的契机。

2022年,国考报名人数创下新高,突破202万,同比去年增长34.2%。这是一个惊人的增幅。各地区省考的报名人数也相继达到新高,计划招录7993人的河南省,报名人数为58.5万人,同比去年增加了10余万。

最难就业季。面临着变化如此之快的就业环境,年轻人手足无措,而只能在不确定性中奔赴在体制内外的面试场上,以谋求一定的确定感。

在这个过程里,面对着新职业之新所画出的“大饼”,人们一边憧憬,一边疑虑:大饼背后,可能是一段职业前景的升级,一次返回县城的结果,或者更多是一场徒劳。可以预见的是,当未来无法预测,年轻人只能在彼此建起的围城里,交换着谁的新工作,轻松又钱多的传说。(文中人物为化名)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wenxuecity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