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传奇女贪官:从卖馒头到厅级高官,情夫3位数

传奇女贪官:从卖馒头到厅级高官,情夫3位数

时事新闻

从经营馒头、包子、馄饨开始,初中文化的杨秀珠,最终以官至厅级、涉案2.5亿元、

潜逃13年成为传奇。

虽然过去多年,却从未真正淡出公众视野。

2016年11月16日,潜逃海外13年之久的“百名红通人员”头号嫌犯杨秀珠回国投案自首……

杨秀珠

发迹史:

从馒头店员到厅长

杨秀珠是地地道道的温州人,从早年的食品店营业员到副市长,再到省建设厅副厅长,继而遁逃海外,这个前女性高官是这座城市里最为知名的“传奇人物”,尽管声名狼藉,关于她的谈资仍纷纷扰扰,持续至今。

杨秀珠的仕途颇有些传奇——温州人都知道,她是“卖馒头起家”的。

“文革”时期,温州武斗闻名全国。馒头店开票员杨秀珠也开始了造反起家的“革命历程”,以其泼辣与积极,从“联站”造反派组织中一路青云直上,从一个民间女子变为仕途女明星。

“文革”结束后,杨又一次主动选择命运。此时杨开始接近省委高层,采用了相当特殊的手法。

在那个特殊年代,当时的“政治明星”、海岛女子民兵连连长汪月霞是全国的先进典型,深得各级领导厚爱。杨秀珠便瞄上了她,并建立起“深厚的革命姐妹”的“阶级感情”。

在交往中,杨表露出想通过汪的关系认识当时的省委领导和他的夫人(原省妇联领导)。据汪月霞回忆,有一天,杨秀珠带女儿来杭州开会,故意把女儿放在领导夫人家门口,然后走开,略施苦肉计,等着领导夫人收留孩子。

就这样,杨达到进入省委高层视野的目的,不久当上温州妇联副主任。

1984至1985年之间,杨秀珠碰巧与时任温州市委书记的某领导做邻居。杨秀珠极力想“巴结”这位为官清廉、两袖清风的老革命后代,虽然送礼没门,然而胆大心细的杨秀珠还是观察到一个细节:

斯时,那位老革命的遗孀正在温州休养,杨很清楚这位领导是个孝子,就主动到她老母家做起免费保姆,“梳头洗脚”,关怀备致。并在各种不同场合,称市委书记为“兄弟”,称其母为“亲娘”。

不过这次杨没讨到什么好处,反而引来书记的批评和讨厌。

温州老干部胡显钦说,杨这种“公关手段”功力非凡,在杨任规划局局长时,本没有审批土地的权限,但由于杨与当时的市委领导关系甚“铁”,市委决定把审批土地的权力从土地局“划归”规划局。

仗着一身粘柔之劲,杨秀珠从妇联主任、温州市规划局副局长一路升到局长。

1994年上半年,在领导极力荐举下,杨被提升为温州市副市长,分管“肥水”最多的城建工作。

“就当时杨的实际能力和工作表现,放在人代会上选举肯定通不过,之前,她从副局长升任局长、市长助理就遭到人大代表两次否决。杨秀珠能顺利进入市领导行列,主要原因是有一名领导不遗余力,整整四天驻扎在人大寸步不离,四处活动做人大常委的工作帮杨秀珠拉票。”老干部胡显钦告诉记者。

据知情人说,为避免再次出现被人大代表否决的“前车之鉴”,杨秀珠的副市长任命是提前一个月避开人代会的选举,由人大常委直接通过的。

杨秀珠只结过一次婚,丈夫是当时在温州市供销社工作的李松坤。当李松坤回忆往事,他已经不能准确记得他与杨秀珠结婚的具体年份,只记得是在“文革”期间,“不是1967年就是1968
年”,那正是这场政治运动的高潮时期。

他们的婚姻维持了约10年时间。分开则是“1978年或者1979年,最迟是1980年”,那时“文革”结束,杨秀珠的仕途已经起步。

李松坤与杨秀珠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当时李松坤在市供销社秘书科,杨秀珠则在温州市饮食公司下属的“中心店”。“市饮食公司有很多分店,大的店铺有二三十人,是国有性质,杨秀珠的‘中心店’只有五六个人,是集体性质,就是做些馒头、包子、馄饨来卖。”

李松坤生于1941年,比杨秀珠大5岁。“当时都到了结婚年纪,考虑到年龄合适,出身、成分差不多,都是工人,两个人文化程度相当,都有一份工作,而且观点
也比较一致,就结婚了。”

婚礼很简单,没有摆酒,也没什么仪式,只是叫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做点东西吃一吃。婚房是借来的,“我们两家都不富有,有个朋友家
在近郊农村,房子多,他说就住在我家吧。”那是一间一二十平方米的空房,他们购置了些家具,搬进去,新生活就开始了。

杨秀珠出生于温州,在与李松坤相识时,家住东门一带。就李松坤所知,杨家祖籍永嘉,应该是祖父一辈来到温州,杨秀珠的祖父在青年时候来温州给人打铁,“是打的锚这种大铁”,后来留了下来。杨秀珠的父亲是市起重队里的工人,母亲也是工人,在市玻璃厂。

杨秀珠兄弟姐妹共七人,她是老大,家里负担重,所以在温州二中读初中后,“有没有毕业不清楚”,就出来工作了,到市饮食公司的下属店铺当工人。“那时都是这
样,读完初中就不再读了,因为家里吃不消。”温州一中、二中、六中是当时的名校,李松坤读的是六中,像杨秀珠一样,他也是读了初中即参加工作。

结婚后,杨秀珠夫妇在近郊那位农民朋友的房子里住了约一年时间,之后便搬进公家分配的一个房子,地址在县前头。李松坤回忆,1979年或者1980年某一
天,杨秀珠突然从家里搬出去了,两人自此分居。这时候,李松坤已是市供销社副主任,杨秀珠也已是市妇联副主任,正在官场慢慢崛起。

杨秀珠的仕途乃是起步于1976年底至1977年初这段时间,当时“文革”结束,“四人帮”被抓,杨秀珠被市饮食公司的上级单位商业局抽调过去做清查工作,“她工作很积极,性格泼辣,她不怕难为情,别人不好意思做的工作她都能做,所以在清查工作上是做出了成绩的,在清查工作将要结束的时候,她到市妇联做了副主任。”

对于二人为何会分居,李松坤至今都“讲不出是因为什么事情”,“杨秀珠当时也没有说原因,就搬出去住了。”搬出去后,“她不理我,我也不理她”。

1981年上半年,李松坤写了一份“自愿离婚协议书”,当时离婚需要单位领导同意,他送过去签字,领导知道了他们要离婚的事,“都说‘离了好’,因为他们都知道杨秀珠是个怎么样的人。”

李松坤回忆,在他与杨秀珠一起生活的那段时间里,杨秀珠总是一天到晚都是很忙的样子,家事都是由李松坤照顾,比如做饭也是由李松坤来做,“不知道她在忙什么”。在市供销社,李松坤也做过一段时间的清查工作,“工作量比商业局的还大,杨秀珠就显得比我忙多了。”

李松坤把领导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交给杨秀珠,杨秀珠收了,“她一直没动静,”李松坤一度以为杨秀珠是要提出一些离婚要求,但并没有。1986年,他们夫妇都相识的当地派出所的一个副指导员找到李松坤,把户口簿交给李松坤,当时国内正在办理第一代身份证,李松坤一看,户口簿上只有他一个人了,“分户原因写着‘离婚’。”到这时,李松坤才算与杨秀珠正式离婚。

李松坤后来听说,杨秀珠之所以会在这一年跟李松坤“分户”,是因为她要再婚了,对象是市二医的一个医生,但是后来杨秀珠并没有再结婚。“当时杨秀珠的仕途蒸蒸日上,她看不上那个医生了。”一位与杨秀珠相熟的温州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杨秀珠一直没能生育,1970年,杨一个工友的邻居捡到一个弃婴,是个女孩,见他们没有孩子,“两个人都有工作,条件好”,就交给他们抚养,李松坤给这个孩子取名李哲,杨秀珠离家时,也把这个孩子带走,之后李松坤再也没有见过杨秀珠母女。

后来他知道,养女已改名杨哲,她一直跟在杨秀珠身边生活,从温州大学毕业后,在市政府部门工作,并在温州结了婚,“对象是温州一个建设项目的副指挥”。

杨秀珠后来到省建设厅任职后,杨哲夫妇也到了杭州,杨秀珠出逃,杨哲夫妇也一同外遁。

县前头现在是温州市的核心老城区,在一家当地很知名的汤圆店的边上,有一个由温州地方铁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住宅小区,包括杨秀珠的两个妹妹在内的一些亲属仍旧居住在这里。

在杨秀珠的几个兄弟姐妹中,除了两个妹妹没受牵涉之外,她的四个弟弟都出了不同程度的“问题”。杨的大弟杨龙翔,早年也是下乡知青,回城后“顶替”退休的父亲到市起重队当工人,没多久,“文革”结束,温州市公检法系统重整招人,他去报名,“经过审查,家庭条件好,思想条件好,就通过了,是正常程序,”之后杨龙翔一直在市检察院工作。

在杨秀珠外遁之后,杨龙翔曾被审查,“听说有人送钱给他,但是审查结果是这笔钱跟他的职权没有关系,不是拿钱给人办事,”但之后杨龙翔“提前退休”。

杨秀珠的二弟名叫杨寿弟,原是市二轻局下属的剪刀厂工人。在杨秀珠做官后,与三弟杨进军共同经营浙江明和集团有限公司,杨进军是公司老总。杨寿弟与杨进军外逃比杨秀珠还要早两年,在2001年出逃。

2015年9月,与杨秀珠同列“红色通缉令”百人名单的杨进军被遣返回国,杨寿弟至今仍在美国。

随着被遣返,杨进军成了杨家兄弟中最为知名的一个。四弟杨光荣也曾经很知名,杨光荣曾任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2003年2月,温州市鹿城区检察院查出杨光荣被一名电器商人行贿18万元,杨光荣被抓,在此背景下,杨秀珠即于同年4月携养女夫妇一同出逃。2004年3月,杨光荣获刑10年6个月。杨光荣现已出狱。

杨秀珠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任温州市妇联副主任的时候,张瑜时为浙江省妇联温州地区办事处主任。

当时张瑜就对杨秀珠的印象很不好:“她很会拍马,当时就已经把市里的主要领导搞定了;她跟男同志讲话,会拍你肩膀,把你搂起来,她不认为这有问题,不在乎。”张瑜回忆,在地市合并时,全区妇联干部开会,“推荐合并后谁能上来,结果杨秀珠是零票,大家都反对。”

张瑜也认为杨秀珠不适合留在妇联工作,向市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即使是这样,杨秀珠仍是留在了地市合并后成立的温州市妇联,成为三名副主任中的一名。

即便是在仕途起步之初便已经有了反对声音,杨秀珠还是节节高升,她很快就离开了市妇联,成为西城区副区长,而之后在温州市规划部门的任职,则成了其从政经历的一个重要节点。

胡显钦早年曾任温州市建设局局长、建委副主任,在改革开放之初又曾先后担任副市长、市人大副主任职务,“搞了26年的建筑,”对在城建部门“崛起”的杨秀珠颇为了解。

胡显钦回忆,杨秀珠之所以能够进入规划部门,是碰上一个“机遇”:“政府需要培养城市规划人才,杨秀珠被选中,到同济大学念了几个月的培训班,就过去了。”当时还未成立规划局,是建设局下属的规划处,杨秀珠先是副处长,后来任升格后的规划局局长。

在胡显钦看来,是“形势造就了杨秀珠”:“她很泼辣,敢说,敢闯。无论是到规划局,还是后来到市政府,组织部门都认为杨秀珠魄力很大。如果做得对,魄力大可以出成果,在那个时期杨秀珠也是做出了一些成果。”

杨秀珠的前夫李松坤也向记者分析,“杨秀珠有自己的特点,她胆子
大,有些难搞的事情,比如拆迁、征地,她肯出面,带头做工作,能搞得定,领导也是看上她这一点。她的官越做越大,不是只拍马就能做得到的。”

在胡显钦的记忆里,杨秀珠升任市规划局局长时,有人大常委会委员给她提出了八个问题,其中一个是说杨秀珠在长辈丧礼时收了不少人情钱,后来组织部门就这些问题进行考察,结果是“基本上没有问题”,杨秀珠的局长任命顺利通过。

后来修建金温铁路,杨秀珠被任命为市长助理、副指挥长,胡显钦爱人的侄子是总工。胡显钦回忆:“当时我交代他两句话:一,把工作搞好;二,跟杨秀珠保持一定距离。”

胡显钦说他当时就已觉察出“杨秀珠这个人不好,”把侄子放在她身边,他不放心,“而且那时杨秀珠身边已经有自己的一伙人了,”后来杨秀珠出逃,“温州市抓了二十几个人,都是杨秀珠周围的人,”胡显钦的侄子“清清爽爽,没有问题”。

1995年,杨秀珠升任温州市主管城建的副市长。胡显钦回忆,“她是怎么上来的呢?本来是要在三个月后的人大会上提名通过的,这很不容易,而常委会只有40几个委员,结果市里提前在常委会上来通过。”

而随着杨秀珠的步步升迁,温州官场的反对声音一直都没停止。张瑜回忆,在杨秀珠担任市长助理、金温铁路副指挥长时,温州市的10名南下老干部曾向纪检部门上书,但无下文。

因为反对的声音很大,一度传出要把杨秀珠调出温州到丽水去做副市长的消息,“杨秀珠骂骂咧咧,说有人搞她,没能调成。”

张瑜还曾向当时的市委组织部长提出意见:“有人说人大常委会开了多少次会,提杨秀珠的意见,都动不了,你们老同志去讲一讲,也许会起作用,他们认为我对杨秀珠很了解,她在馄
饨店开票时就认识了,我就去找了组织部门。”

张瑜回忆,当时她对组织部门说“杨秀珠的事情真的要注意啊,影响太坏了,搞不好会把事情搞很大”,相关人员则表示“不要听那些人乱说”,“他认为我们有偏见。”

杨秀珠与原温州市长陈文宪之间的著名恩怨,与她的“上层路线”有关。陈文宪在1990~1996年间任温州市长,1996~2001年任浙江国信总经理,2001年被查,2002年因受贿罪获刑11年,主要犯罪事实是收受某港商13万余元财物。

2015年6月30日,陈在杭州病逝。温州一位资深媒体向记者介绍,“陈文宪任市长期间,是温州改革开放之初,他大力进行旧城改造,金温铁路、港口、码头、机场这些大项目都是在他手上建成。”

原温州副市长胡显钦也回忆,“陈文宪工作很积极,在温州搞出了一些名堂,比如体育馆、体育场都是他搞起来的,但是他在与企业家的来往上不警惕,比较随便,后来就出了些问题,尽管金额不大。”

陈文宪刚到温州任市长时,杨秀珠是规划局局长,胡显钦回忆,一开始,陈文宪对杨秀珠的评价也很高,陈在大会上介绍杨,说她是“同济大学的,表现很好”。

对待上级,杨秀珠有一套自己讨好的本事,对待下级则完全是另一副嘴脸。对以前曾经在工作上不合的领导,在她升职后会回过头来耀武扬威:“老娘现在就是有权力来欺负你。”

温州是家喻户晓的人物汪月霞,是1970年代的老电影《海霞》的原型,是第四、五、六届全国人大代表,她曾任温州洞头县委书记,还曾任温州六届人大副主任。早在杨秀珠还在市饮食公司当工人时,汪月霞就已经跟杨认识了。

汪月霞回忆,“那时我是全国人大代表,杨秀珠很‘拍’我,后来陈文宪来了,她对陈‘拍’得也很厉害。”在陈文宪离开温州前,汪月霞回忆:“陈文宪对我说,你怎么不讲杨秀珠这个人的品质?我说我最了解这个人了,那时想给你讲,你也听不进去。”陈文宪告诉汪月霞,“杨秀珠当市长助理时,还老实些,他讲话她还听,后来当了副市长,就不听了,两个人就有矛盾了。”

在温州,杨秀珠不止于走一位主要领导的“上层路线”。据汪月霞回忆,更早前,某位市主要领导的母亲生病,住在疗养院,杨秀珠多次主动去疗养院照顾他的母亲,“后来杨秀珠主动提出要给老人家做干女儿”,这样就传开了。温州人都说杨秀珠是这位市主要领导的“干妹妹”,而这位市主要领导至今在温州政声甚好,对于杨秀珠给他母亲当干女儿这件事,他在之前并不知情。

杨秀珠的“上层路线”也不止于温州市,多位政界人士都提到这样一则流传甚广的有关杨的“逸事”:为了能有进入某位省委书记家中的机会,杨秀珠曾把自己的养女放在这位省委书记的家门口,养女被省委书记家人领入家中,她趁机登门。

胡显钦回忆说,杨秀珠已经到省建设厅任职了,她仍旧在施展此类手段,“她曾任省人民大会堂的筹建办公室主任,经常在吃午饭时间,胳膊夹着图纸,到省长吃饭的饭堂去汇报工作,她是女同志,容易让人接受。”

丁俊清回忆,在他任市规划局总师办主任期间,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学院路某地块的规划,按正常程序,本应委托规划院来做,之后交总师办,组织专家讨论,再交由局长、副市长来批,“杨秀珠把我们撇开,直接叫当时还在建设管理处的高云光到杭州,在宾馆里做的规划”。

“现在政界仍旧关注有关杨秀珠的话题,”一位温州市政协委员说,“我们尤其关注的是杨秀珠事件涉及的官员,他们有的已经提拔了,有的已经退休了。”

逃亡史:

仓皇13年

情感史:

情夫三位数

据媒体报道,被称为新中国第一女巨贪的杨秀珠,逃亡海外13年回国自首,引发业已平息多年的关于杨秀珠情人的热议。特别是:

相传数量达3位数的杨秀珠情人名单中,究竟有哪些人?

这个问题竟然有不少网友专门询问答案。

确切的信息是,杨秀珠于1991年正式离婚,离婚后一直单身没有再婚。杨秀珠出生于1947年,离婚时杨秀珠44岁。至于杨秀珠离婚的原因,目前没有标准答案,不过传闻有三种可能:

一是杨秀珠与杨秀珠老公的差距越来越大,已经形成鸿沟:当时杨秀珠已是温州市规划局局长,而杨秀珠老公据说只是一名小职员;

二是杨秀珠无生育能力,被很传统的杨秀珠老公家族休了。确切信息:与杨秀珠一起离境的杨秀珠女儿并非亲生,而是抱养。

三是杨秀珠老公发现杨秀珠水性杨花不守妇道甚至包养情人,愤而离婚。

杨秀珠的情人名单,隐藏在杨秀珠神秘的微笑中。

杨秀珠情人究竟有哪些人?目前能够指名道姓的杨秀珠情人不多,不过据传:

杨秀珠的情人、情夫覆盖面极其广泛,不仅有能够帮助自己飞黄腾达的大小官员、名流商贾,而且有自己看得上的小职员小人物,和自己不太看得上却为了及时消除淫欲的老少男人。

目前可信度较高的杨秀珠情人为曾经是她司机的杨胜华。

杨胜华是个很神秘的人物,网上很少有关他的具体资料。杨胜华成为杨秀珠司机的时间大概是在1981年前后,杨秀珠那时任温州市西城区副区长。那时,杨胜华20岁,杨秀珠35岁。

1995年当杨秀珠任温州市副市长后,杨胜华就开始步入官场并飞黄腾达起来,1996年就升任为温州市市政公用局工城建处副处长,后又被提任为国有温州市现代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温州市现代市政基础设施公司执行董事,并成为这两家国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情人的力量令人惊叹。

【延伸阅读】

周立波夫人胡洁:杨胜华贪污和我一点没关系

2012年3月14日,浙江省温州市检察院对“女巨贪杨秀珠”原司机杨胜华提起公诉,指控杨胜华涉嫌贪污2700余万元,挪用资金4300余万元,挪用的资金大部分借给当时妻子胡洁的公司。

杨胜华是在杨秀珠任温州市规划局局长时做她的司机,后来杨秀珠相继任温州市市长助理、副市长(分管城建)、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2003年4月,杨秀珠贪污案发外逃,而后杨胜华也逃往国外。

据温州市纪委2004年的通报,杨秀珠已被查清的涉案金额为2.532亿元。2011年6月28日,杨胜华回国后向温州市鹿城区检察院投案自首。因案情重大,同年7月21日,温州市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依法决定逮捕杨胜华。

杨胜华回国自首后,杨胜华前妻胡洁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温州市洁瓴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及浙江洁瓴实业有限公司正是杨胜华当时的妻子胡洁所办,杨胜华和胡洁于2000年结婚,2007年,胡洁向鹿城法院提起离婚诉讼;2010年5月,鹿城法院一审判决准予离婚。后胡洁与上海知名人士周立波于2010年12月举行公开婚礼。

据公开报道,此前有网友质疑,“富婆”胡洁拥有的财产或多或少和杨胜华有关。曾有网友发帖,称温州洁瓴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1996年创立之初,注册资金只有区区50万元,而到了2000年,注册资金已达到了2666万元。杨胜华涉嫌犯罪事实,刚好也发生在1999年至2003年之间。这是否太过巧合?对此胡洁严辞否认。

胡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回应:清者自清,司法机关自会查明。

胡洁称——

“杨胜华所犯下的案,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如今和周立波幸福的婚姻,才是我真正的生活归宿。”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wenxuecity
中国经济问题 [2022/09/29 - Now]
最后更新于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美西供应链大瘫痪!3大港口司机罢工!42,000个集装箱漂海上等待停靠奥克兰港!代写代考容易被发现吗?是否有完美的“捷径”可走?这是一篇"芝士"丰富的帖子…移民庭备忘录:将暂停这些非优先案件为了加快上庭西雅图下周进入“酷暑模式”,连续一周30°C高温!今夜有几率看到极光!这是一篇"芝士"丰富的帖子…今日聚焦:滴滴,被罚80.26亿元!“依法不公开”的内容,更值得关注……一日一诗:“是否能在寓言中找到另一个我/ 看小船摇过渡口,看明月圣洁”||邹晓慧:梦见很俊的西塘(读诗版)2022年最适合陪孩子观看的10部动画电影【妈妈分享】恶魔宝宝长大更优秀?那得看你会不会养!加拿大联邦部长在蒙特利尔出事了…被人公开指头痛骂: 你是罪犯!注意!达拉斯县连发"红色危险"警告!卫生专家严正建议做这事!不想回办公室?教你如何和公司谈判一位从未当过总统的“总统”的个人悲剧来德州奥斯汀6个月准备润了…千万别来!提前泄露?温哥华的第一批米其林餐厅会是…咨询转行产品经理: 看Mastercard咨询师如何回答产品策略题|本周五直播!重磅|两任美国总统同日遇到大麻烦!新冠确诊+刑事指控围观:热浪过后,盘点高温给英国带来了多少新纪录?79岁拜登确诊不误工!发白宫隔离视频,死对头纷纷送上祝福!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