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打破百年纪录!美国众议院新任议长为何持续难产?

打破百年纪录!美国众议院新任议长为何持续难产?

时事新闻

结束了创纪录的“五次投票选议长”的一天后,美国“三号人物”、众议院议长的国会票选也已经破天荒地进行了11轮。

当地时间1月5日晚9时许,美国众议院共和党人在当天的投票中第一次达成一致,决定休会到次日中午。这意味着,在“国会山骚乱”即将迎来两周年纪念日之际,第118届美国国会连续三天投票,仍未决出接替佩洛西的新一任众议院议长。

“我们已不能再称它为百年纪录。”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评论道。1923年众议院议长选举的九轮投票纪录被突破,这已是164年以来持续时间最久的一次议长选举。21名拒绝投票给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的共和党人,甚至有可能合力追赶1859年的纪录:44轮投票。

少数民主党众议员花式携带爆米花入场“吃瓜”。共和党人盖茨在1月5日唱名表决时喊出特朗普的名字,引发一阵哄笑。负责计票的书记员谢丽尔·约翰逊处变不惊,被美国网民调侃“不如选她当议长,至少她干好了自己的活儿”。但真正身处舆论焦点中心的,还是57岁的麦卡锡。

当地时间2023年1月5日,美国华盛顿特区,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在国会大厦第7次失败的议长选举后站在众议院会议厅里。

七年多之前,麦卡锡曾非常接近议长席位,但因未能得到极右翼自由核心小组及其他共和党人支持,在最后一刻退出竞争。七年后,麦卡锡是众议院共和党人中无可争议的领袖,并得到前总统特朗普的支持。他信心满满,却遭到自由核心小组中一小部分强硬派议员的阻击。如何满足极少数议员的要求,又不损害众议院议长和本党的利益,似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塔利班 20人”的搅局

选不出议长,众议员们不能宣誓就职、开始工作,只能一轮轮投出议长……这种混乱的局面,其实在中期选举结束时就已注定。

历史上绝大多数中期选举,总统所在的政党都会失去席位。因而,共和党人早就期待在2022年11月迎来一场“红色浪潮”。最终,他们夺回了众议院,但也仅此而已:民主党人成功维持了参议院的多数席位,并将众议院的损失降到最低。共和党的多数席位,仅仅比多数门槛的218票多出四席。换言之,在议长投票中,麦卡锡最多只能接受来自本党的4票“背叛”。

失利的原因众说纷纭。但可以确定的是,得到前总统特朗普背书、在党内初选中极具战斗力的极右翼候选人,在选举中没有普遍得到选民的青睐。但他们毕竟还是选上了一部分。本届众议院共和党自由核心小组成员超过40人,其中多数否定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并强硬反对与民主党人达成任何妥协。

作为资深众议员、过去四年的众议院少数党领袖、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麦卡锡在2021年“国会山骚乱”之后试图维持党内建制派和特朗普派极右翼之间的和谐。在强硬派看来,这叫软弱和“出卖”。共和党高层消息人士说,这些人不接受、也不信任麦卡锡。另一边,支持麦卡锡的议员则将这个强硬派小群体称为“混乱核心小组”和“塔利班
20人 ”。

这是一幅简化后的图景。相比众议院212位民主党议员在11轮投票中团结一致投给他们的新领袖杰弗里斯,麦卡锡及其副手、众议院共和党党鞭斯卡利斯,一轮又一轮地和强硬派小团体谈判。问题在于,约20位不愿给麦卡锡投票的议员们,并非一个团结的群体,他们的诉求各不相同。

投票半年又何妨

1月4日到5日,被视为强硬派实际领袖的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连发多条消息,呼吁自己在众议院的支持者将票投给麦卡锡,以免“把伟大的胜利变成令人尴尬的失败”。然而,一向支持特朗普的强硬派议员们并未改变立场。议员博伯特甚至回应:“总统(特朗普)需要告诉麦卡锡:先生,你得不到选票,是时候退出了。”

这些强硬派议员最普遍的诉求涉及众议院的程序规则。众议员唐纳兹、罗伊等人提出,希望麦卡锡改变众议院的议事规则,允许任何一名议员发起动议,就是否罢免议长进行投票。唐纳兹是最近几轮议长投票中得票数仅次于麦卡锡的共和党人。罗伊则称,如果这一关键问题得到解决,“可能带来10张选票”。

允许任何议员对议长发起不信任投票,是美国众议院一直以来的规则,直到2019年在来自民主党的议长佩洛西的主导下改变,要求只有在得到一个政党多数支持的情况下,才能就罢免议长进行投票。麦卡锡在本届议长投票前对强硬派承诺,将允许任意五名议员联合发起不信任投票,但强硬派希望将门槛降回一名议员。

这些议员还要求获得更长的法案审读时间,更广泛地应用允许普通议员发起法案修正案的“开放规则”,以及为自由核心小组成员在众议院规则委员会等关键委员会和小组中分配更多的席位。这些条件固然是为了削弱麦卡锡的权力、保持极右翼对麦卡锡的罢免威胁,但也是在为普通议员争取权力,因而得到了一定共鸣。

1月5日,最初在投票中支持麦卡锡的众议员斯帕茨连续投下“出席票”(不选择任何人)。她表示,一些同事对议事规则有不同看法,希望众议院“以不同的方式运作”。

在1月3日、4日的投票中落败后,麦卡锡方面已同意在规则问题上进一步让步。根据1月5日的谈判结果,每位议员都有权力对议长发起不信任投票。麦卡锡还承诺给议员们72小时的时间阅读一项法案,然后再进行表决。但5日晚些时候,麦卡锡又表示,同强硬派的谈判不会涉及众议院各委员会关键职位的交换。

规则问题之外的谈判则涉及更具体的议题。据美国媒体报道,麦卡锡方面已同意强硬派的要求,会就边境安全法案和一项对众议院议员实行任期限制的措施进行表决。

此外,与麦卡锡结盟的竞选筹款团体“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也已作出承诺:不会在共和党必胜的“安全选区”的党内初选中投入资金;换言之,也就是不会对那些强硬派议员的党内初选发起挑战。至于老生常谈的“关闭政府还是提高联邦债务上限”,强硬派已提出“绝不能允许民主党政府提高债务上限”的要求。

分析指出,这些议题都不是最近才刚刚提出的。2015年时任共和党籍议长博纳迫于强硬派的压力而辞职,麦卡锡因缺乏党内一致支持而退出当时的议长竞争,就和这些僵持不下的议题有关。如今,共和党内的意识形态分歧进一步加剧,让“老问题”显得更难解决,即使特朗普亲自出面也无济于事。另一方面,虽然这次众议长票选已僵持三日,共和党温和派和民主党人都无意进行跨党合作解决问题。

共和党消息人士透露,麦卡锡方面预计,出于意识形态或个人立场原因,可能有四五位议员自始至终都不会改变他们的选择。这意味着麦卡锡必须满足其余所有人的要求,才能勉强达到218票的多数门槛。但这并不容易,不在前述“四五位”之列的强硬派议员诺曼已经表示,如果有必要,他不介意投上六个月。

“多数服从少数”?

遭遇多次挫败后,麦卡锡于当地时间1月5日晚离开国会山时,似乎仍保有信心。面对记者,他用自己曾在众议院发表创纪录的8小时演讲开起玩笑:“显然我喜欢创造历史,如果还需要更长的时间也没关系。”参与谈判的麦卡锡方面议员亨利则表示,谈判和投票“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积极,是非常好的迹象”。

来自强硬派的声音则完全相反。发誓“永远不给麦卡锡投票”的众议员盖茨称,麦卡锡已经是一个“绝望的人”,因为他的票数始终在下降,从203票到201票,再到1月5日最后的200票。很难说是否会有更多对麦卡锡感到失望的议员,在6日及之后投出更多“出席票”。

不过,“出席票”可能有妙用。考虑到一些强硬派无论如何也不会投给麦卡锡,有温和派共和党人期待未来的谈判能说服一部分强硬派选择“出席票”而非投给其他人。按照规则,“出席票”增加将意味着多数票的门槛降低。但其中也有风险:如果“出席票”超过11张,多数票门槛将降低至212票,团结一致的212位民主党人将把他们的领袖杰弗里斯送上议长席。

对麦卡锡而言,最关键的是,他几乎已没有继续向强硬派让步的空间。主流共和党人在指责他为了获得议长席位而不断放弃“议长本应拥有的权力”。麦卡锡本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表示,自己已经拥有党内90%的支持,“我从未见过10%的人会控制90%的人”。

然而,“多数服从少数”的局面已经发生。2015年辞职的共和党议长博纳曾将强硬派称为“政治恐怖分子”。美国媒体评论道,即使麦卡锡最终赢得议长投票,他也将是近百年来最为软弱的议长,“在任但几乎没有什么权力”。

麦卡锡将无法团结众议院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就债务上限和政府预算达成交易,被强硬派控制的规则委员会、不断由单个议员发起的对议长不信任投票、被拉长的法案审读时间,将使众议院陷入无休止的争吵而无所收获。两党都无法从瘫痪的国会中获益,但民主党人会试图把这场闹剧转化为2024年大选的胜利……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麦卡锡能赢下众议院议长票选。万一在漫长的投票后,麦卡锡还是无法当选,甚至被迫再次放弃议长竞争,共和党内又有谁能成为各方公认的领袖呢?有报道称,党鞭斯卡利斯已经做好了准备,他被强硬派认为“比麦卡锡更真诚一些”。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wenxuecity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