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中国至今都造不出一辆“高档”自行车?

中国至今都造不出一辆“高档”自行车?

财经

酷玩实验室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
微信ID:coollabs
骑行车队最近成了北京各条宽阔道路上的崭新风景线,而且这些戴着头盔、穿着标准骑行服、全副武装的骑士组织,其中男女参半,健康优雅的身材曲线让人忍不住多瞅两眼。
更明显的骑行热潮,出现在小红书上。与骑行相关的笔记,已经超过120万篇,关于购车、学车、晒车等一系列的相关内容,形成了一套无微不至的单车入坑指南。
国内在经历过一轮共享单车的洗礼后,整个骑行人群已经发生了质的改变,通勤需求已经被共享平台所覆盖,在共享单车之外的骑行者中,单车则成为一种更纯粹的健身与社交产品。
小红书上关于单车相关条目的迅速膨胀,以及一二线城市的骑行热潮,就明示着单车文化的质变。
在目前的购车需求中,公路车最炙手可热。在整个自行车行业里,公路车的价格上限也是最为夸张的,一万多的公路车,被圈内定义为入门级别,三五万只是进阶,十万元级别成了高阶的标签。
而让人遗憾的是,在这个重金消费的“高端”自行车领域里,竟然几乎没有形成立得住的国产自行车品牌。最露脸的中国台湾品牌捷安特,也只占住了中端市场。
在那些活跃的单车互动平台上,大家讨论的都是闪电、崔克这些美国品牌的“赛级”单车,以及日本的禧玛诺变速套件。像我们熟知的内地传统三巨头飞鸽、永、凤凰,几乎在消费群体的话题中缺席。
素有自行车大国之称的中国,难道在自行车方面也会输给别人?
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的自行车市场规模将突破2086.3亿元,并保持平稳增速。而据“中国自行车协会”称,今年上半年竞赛性自行车的进口量同比增长了49.5%。
换句话说,国内的骑行热潮,已经显而易见地带动了高端车、赛事车的市场需求。只是,这部分需求基本都被国外厂商吃掉了。
国产自行车怎么了?

01
1989年,老布什访华时,飞鸽曾被我们作为国礼,赠予这位美国前总统。
因为老布什担任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时,就喜欢和夫人一起骑着飞鸽自行车穿行于北京的大街小巷。
很长一段时间,自行车都是我们拿得出手的工业产品。
近些年,中国每年的自行车产量占全球的七成,这个数据看起来也很有面子。
不过,自行车也是一个全球性的产业链。
一直以来,欧美和日本输出高端整车品牌,以及变速器等核心零部件,将“微笑曲线”两头最赚钱的部分给占据了。
而中国大陆,主要处在这个微笑曲线的最低端,也就是中间的组装代工环节。我们干着最脏最累的活,赚的是最微薄的利润。
有产业,没品牌——中国在新经济上的崛起,已经在逐渐摆脱这样的标签。但不得不说,在如今的自行车领域,在我们的大陆地区,的确没有一个响亮的品牌。
永久、凤凰、飞鸽,这些曾经如雷贯耳的品牌,在骑行热的大潮中虽然略有起色,但相比于产业链中的强势厂商,则显得捉襟见肘。
从企业的年报中,就可以一窥这传统三巨头的窘境,凤凰在2021年的营收20.58亿元;永久的母公司中路股份,其自行车和童车业务的收入,仅仅5.4亿元。
而2021年,捷安特的年营收,约180亿元。只是占据中端,就产生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差距。
仅仅在几年前,捷安特与老牌三巨头的命运,似乎还是另一个脚本的叙事。
在2015年到2018年期间,共享单车的冲击,让捷安特和美利达的的股价遭受创伤,出现连续下落的情况,而彼时,永久、凤凰、飞鸽因接到ofo等平台的巨量订单,在风口上起飞。
当时的飞鸽,每年要向ofo提供500万辆的单车,这几乎是这家企业往年产量的五倍。这也让当时已经每况愈下的飞鸽起死回生。
由于当时资本的疯狂注入,让一些自行车制造厂陷入了过度乐观的幻觉中,他们盲目的扩张生产线,押注共享经济所带来的命运转机,而不是基于长远的眼光向高处爬。
从2017年开始,共享单车的行业泡沫开始涌现,多家平台出现资金链断裂和倒闭的情况。制造厂们被套在平台无法兑现的尾款里,他们变卖、关厂,在那个时代,与投资人们和创业公司们,共同为共享单车领域缔造了最终的一地鸡毛。
那一波行业大乱战,对自行车产业来说,奠定了两个意义深远的基调,一是共享单车覆盖了大众绝大多数的单车通勤需求,也就是推动了行业格局的质变;二是让本就不领先的老牌自行车厂商们,在全球产业链中,被狠狠甩在了后面。
如今,健康、赛事、社交构成的单车新格局里,飞鸽们还能抢到一口蛋糕吗?
02
在如今的自行车文化中,最具有市场效应的,就是公路赛。其中,环法、环意、环西是圈内最顶尖的赛事,也就是我们常听说的自行车三大赛事。
像闪电、崔克、捷安特这样的品牌,已经与三大赛事形成了多年的深度绑定。

自行车赛事中的品牌曝光,会自上而下地渗透到单车运动消费市场,并逐渐在圈子内形成发酵,所有的高端自行车品牌,几乎都经历了这样的品牌输出。
我国台湾品牌捷安特的崛起,也与赛事有着莫大关系。
1997年,捷安特和职业车队合作,并幸运地押中了连获三届冠军的德国车队,让这个企业收获了巨大的影响力。
而公路车作为一个具有定制化特性的产品,除了品牌,其最核心的零部件——变速器,也至关重要。在自行车的配件利润结构中,变速器占据了大约40%。
不过,变速器早已被日本的禧玛诺牢牢把持,无论在顶级赛事中,还是高端消费群体中,这家制作零部件的企业,几乎具有统治级的地位。
而且,日本的禧玛诺、美国的速联、意大利的Campagnolo,一同构筑了断绝创新者进入的屏障。
和芯片领域一样的是,这是一个具备垄断和排外属性的技术单元。
变速器一旦要涨价,从来都不会经过上下游的商议,它是单方面的通知,不论是下游厂商还是消费者,都只能被动接受。
而和芯片所不一样的是,尽管变速器有颇高的技术门槛,是一项精密复杂的机械系统,但对于我们已经攻克的航天、核武等技术难题,它依然是一个低纬度的技术题目。
实际上,真正稳固起禧玛诺们不可撼动的屏障,是他们海量的专利。
仅禧玛诺和速联两家企业,目前在全球就已经申请了近6000项专利。那些符合人体工学的结构设计,大量被禧玛诺占为己有。
后来者想要入局,就要在直觉以外,绕道去达成设计目标。
也就是说,并非禧玛诺们技术很牛、设计师很聪明,别人无法超越,更重要的是他们下手很早,在所有合理的道路上都设置了“收费站”。
这就导致国内企业没有动力去做变速器,即使情怀爆棚去做了,被收取各种专利费之后,也同时具备技术优势和价格优势。
然而,事情并非没有转机。
在全球的疫情影响下,全球零部件厂商的减产停产。从去年开始,高档自行车就出现供货短缺现象。
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一些主流整车厂商,正在考虑重组供应链,这对我国的厂商来说,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机会窗口。
与此同时,国内骑行热的现象,也在不断拉升高端车型的需求。
在两种有利因素下,对国产制造厂商是一次不可多得的产业升级机会。
实际上,不论是变速器还是整车制造,一批新兴势力正在逐渐实现国产替代。
一批涌动的产业火苗,正在力争去夺回这数千亿规模的国内市场。

03

早在2014年的时候,某知名自行车零部件大厂在关闭了中国工厂后,国内就出现了一批国产变速器品牌,比如蓝图、顺泰、速瑞达等。
有些企业坚持到了现在,他们的产品如今不仅仅是替代品,一些国产变速器,已经拿到了自行车整车厂商的稳定订单。其中,就包括曾在行业巨头速联工作了近10年的刘春生所创立的蓝图。
“客观来说,公司如今的产品与其他两位巨头比起来,只能做到基本替代。”刘春生说:“我们占据的市场比例仍然非常非常小,大概就是1%—2%。”
尽管是1%—2%的份额,但都是在绕开美日的庞大专利壁垒之后,形成的新型变速器,在最难啃的变速器领域,这不丢人。
而在整车制造上,也开始有一批国产品牌,以高维打低维的方式开展品牌策略。
在自行车圈子里,很多车友将一个品牌能否进入环法赛事,视为衡量其价值的重要指标。
瑞豹、喜德盛、千里达等一众国产品牌也开始出现在国际赛场上,瑞豹则是从竞技运动入手,在2016年就出征了里约奥运会。而在去年的东京奥运会上,瑞豹、喜德盛、千里达相继出战,其中千里达更是成为意大利国家队选手的战车。
他们正在各大赛事中频频露面,并在圈内论坛里逐渐从生僻话题转入热门话题,在小红书上,老手写给新手的购车方案中,他们也逐渐成为某些档位的最优之选。
对这些年轻的自行车品牌的专业性,有些是通过外部来渲染的,有些则是自己默默去争取的。
以SEKA为例,这个在2017年才成立的自行车品牌,其首款车就去拿了UCI(国际自行车联盟)的认证。
实际上,获得这个认证并不难,只要产品满足UCI要求,等待一两个月并支付1万元费用就可以拿到,但小品牌其实并不会去申请,一是没必要,国内参加UCI赛事人太少,二是节省时间和成本。
SEKA就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产业从业者的态度。
中国自行车产业的各个环节,都应该去自发地塑造我们的行业,通过输出更好的产品,从而在顶级赛事上提升本土品牌的声量,再借此在国内普及自行车文化,形成良性循环,最终盘活中国自行车运动和消费市场。让顶级赛场上出现中国的运动员;在消费市场中,让中国自行车品牌享誉全球。
多年以前,上海交大的学者就曾忧虑地说道:“如果不居安思危,尽早升级,OEM制造业失去的将肯定不仅仅是一两份订单。”
在数千亿的市场规模,中国作为自行车的大国,而非强国,这不单单是产线的问题,而是国内整体的自行车文化该如何培育。
国家体育总局官网正在2018年转发了一篇文章,其中显示法国、英国自行车运动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分别为47%、13%,运动自行车销售额占总销售额的比例分别为55%、62%,而中国,比例分别为0.4%、6%。
考虑到中国的人口,这势必是一块“钱途”光明的市场,也是一块我们自己不占别人就会抢占的市场。
当下的骑行热以及全球产业链的重组欲望,正是在我们的市场需求端和品牌输出端,提供了强有力的刺激,这也正是我们摘掉“大而不强”帽子的时候。
尾声

在2012年,中国车手计成,以总成绩第175名,完成了环西自行车赛。2013年,他又出赛环意自行车赛,并在2014年,于环法比赛中,获得164名的名次。
这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参与了全球顶级赛事的中国车手。
2012~2014这三年的赛事,成为中国自行车历史上一个孤零零的坐标,映射着中国自行车运动的尴尬,以及中国相关产业的真空。
在自行车这个立体且环环相扣的产业环境中,那些征战赛场的人和车,对产业有着高度的刺激作用,在捷安特的2021年年报中,有这样一段描述:高阶公路车是驱动自行车世界的主要动力,也是攸关捷安特品牌和商业的重要因子。
而捷安特也在短期计划中重点强调,推动在越南设立完整全球生产布局
这两点关键信息实际再度挑破行业秘密,高端自行车左右着一家企业的商业命运,而低端制造环节,将进一步向东南亚转移。
2016年,79岁的菲尔·奈特回顾自己的一生,在自传中写下这样一句话:懦夫从不启程,弱者死于路中,只剩我们前行,一步都不能停。
这句话,适用于当下国内所有的自行车相关企业,也适用于所有躺不平的年轻人。

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酷玩实验室视频号
热点视频推荐↓↓↓


国产崛起!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GDP倒数的甘肃,竟然是芯片大省?“芯片之母”被“断供”之后:国产EDA企业如何破局?经观社论 | 宽信用重在稳地产空头笼罩内房股风险资本看癌症早筛赛道:现在还是投资的好时机吗?南微医学2022年中报点评:业绩符合我们预期,期待下半年疫后业绩加速【东吴医药朱国广团队】爱博医疗2022年中报点评:业绩符合我们预期,OK镜业务快速增长【东吴医药朱国广团队】三诺生物2022年中报点评:第三代CGM注册申请获得受理,主营业务稳步增长【东吴医药朱国广团队】博腾股份2022年中报点评:新冠订单交付加速,业绩超出预期【东吴医药朱国广团队】迈瑞医疗2022年中报点评:国内业绩稳步增长,海外业务复苏明显【东吴医药朱国广团队】从地图上看统一台湾的收益半导体站在十字路口:分裂还是弥合?锂电、储能风口加持,这家公司能否异军突起?基建向上、房地产向下:黑色大宗谷底爬升汽车芯片市场调查:低端供给饱和价格大跌,高端依旧一颗难求种植牙集采:怎么破解监管难点美好创亿医疗通过注册:年营收11亿 熊小川控制81%股权博雅生物2022年中报点评:新产品研发顺利,血制品业务稳步增长【东吴医药朱国广团队】药康生物2022年中报点评:业绩增长亮眼,长线发展前景乐观【东吴医药朱国广团队】8月31日,2022年首届生命科学服务高端论坛【东吴医药朱国广团队】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