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绝对内幕!美国已破产!

绝对内幕!美国已破产!

财经
真相总是蕴含在常识之中,要看清今天纷杂的世界也需要借助常识。
在过去两年中多次说到,苏联解体之后给世界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一,对抗时代成为过去,各国的军费支出大幅下降,这导致各国的财政支出下降,让各国更容易维持财政收支平衡,各国财政对印钞的依赖性降低(仅仅是降低,而不是摆脱)之后,这就给纸币价值的相对稳定提供了基础;
第二,美苏对抗时期,世界大体上分成了两个部分,此时的经济全球化就是很不充分的。苏联的解体让全球的地缘局势大为改观,世界进入了相对稳定的时期,这让所有主要经济体都陆续进入了经济全球化的大潮中,全球贸易一体化极大地提升了全球的经济效率,而经济效率的提升就提高了纸币的资本投资收益率,这就稳定了纸币的价值。
通胀本质是货币现象,当纸币价值下降时商品价格就会上涨(秤盘与秤砣的关系),就会体现出通胀。当纸币的价值相对稳定之后全球就进入了低通胀、低利率时代。次贷危机之后全球又进入了供给严重过剩的特殊时期,也就让欧美货币进入了零利率或负利率时代,这种情形在几千年经济史上属于唯一的一次,这是很多特殊因素集中出现所形成的结果。
但长期的低利率给世界各国埋下了“毒瘤”,那就是债务规模空前膨胀。按照传统的经济学理论,政府债务率80%就已经是警戒线,但现在人们一般认为100%也是相对安全的,甚至有些国家的政府债务了已经高达150%甚至200%以上,美国、日本、欧猪国家都是典型代表,这显然是因为长期低利率改变了人们的思维模式,源于利率越低政府和家庭可承担的债务率越高。发达国家的债务主要体现在政府身上,部分发展中国家通过资产价格泡沫(房地产泡沫)支撑自己的财政,就让债务主要体现在家庭部门身上,当居民部门债务率达到极限时财政就会失去来源,所以两类国家的债务危机在本质上是一致的,最终威胁的都是政府财政。
今天,在全球地缘格局中对抗已经再次回归、而且已经逐渐成为主旋律,欧亚大陆又开始一片狼烟,这就让各国财政支出的压力空前加大;对抗让全球产业链受到了严重的破坏,全球贸易一体化的环境已经不在,这就让纸币的价值不再稳定,高通胀已经再次回归,这是确凿无疑的。
高通胀既然已经开始回归,就要求各国央行加息以应对。但受高债务的制约,各国或地区央行即便在通胀已经明显回升甚至已经成患时,依旧对加息畏之如虎,为什么哪?
最典型的是欧洲,欧元区的通胀已经高达9.1%,但利率水平还停留在1.25%这样微不足道的水平上,这就是债务问题决定的。
意大利2021年的GDP是2.1万亿美元,今年的经济增长预计是2.8%,即今年可产生588亿美元的GDP增量。到今年一季度末,意大利的债务率是152.6%,即总债务规模约为3.2万亿美元,从长期的眼光来看,其可承受的平均国债收益率水平是588/32000=1.8%,这是将意大利所有GDP增量都拿来用于偿还债务利息的水平,本金就别想了。
当国债的平均收益率高于1.8%会怎么样?要么通过通胀对居民征收通胀税以偿还国债利息,这当然会导致居民生活返贫,然后就是经济萧条;要么就是增发更多的债券,这会导致政府债务率的螺旋式上升,两者的结局都将引爆债务危机。
欧洲央行今年仅仅进行了两次加息将基准利率提升至1.25%,但意大利一年期和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却已经飙升至2.2%和4%,已经远远高于1.8%,这意味着即便欧元未来不再加息,只要将目前的利率继续维持下去,就会引爆意大利的债务危机,然后是国家破产。
意大利只不过是欧洲的缩影,法国、西班牙、葡萄牙、希腊等都是半斤八两,一旦引爆这些国家的国家破产,欧元向何处去?
日本更不必说,到今年6月日本政府的债务率是231.3%,日本内阁估计今年的经济增速是2%,它所面临的困境比意大利还要糟糕,所以日本央行的态度是无论如何咱坚决不加息,源于一旦开始加息,日本政府就再也没能力偿还债务利息,日本政府就会陷入绝境。
发展中国家也没好到哪里去。
土耳其是比较典型的发展中国家,也是搞资产价格泡沫的老手。随着低利率、低通胀的环境已经不在,让资产价格(房地产)的繁荣周期成为过去,财政收入也就失去了支撑,就只能依靠印钞过日子。印钞(降息)会导致货币加速贬值和通胀高企,所以过去一年土耳其通胀不断走高而基准利率还在不断走低,见下面的两张图,背后的原因都来自财政,这其中的苦只有埃尔多安总统最清楚,加息?见鬼去吧。

 
土耳其只是发展中国家的缩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9月14日警告称,阿根廷需要警惕毁灭性通胀的打击。什么叫毁灭性通货膨胀?可参考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前期的巴西与阿根廷,三位数的通胀只是打底的基数,很多时期的通胀可达四位数。其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话还非常客气,参考下面的两张图,对阿根廷来说毁灭性通胀已经起步,距离三位数的通胀仅仅是一步之遥,参考下图。

 
所以,发展中国家外在看来政府的债务率不高,政府的债务危机似乎也不迫切,这是部分发展中国家持续将债务压力向居民转移的结果,而资产价格(房地产)就是转移的中介。当资产价格(房地产)的繁荣周期过去之后这种转移方式就会失效,财政收入就会失去支撑,债务危机就会剧烈爆发,土耳其等国演绎的就是这一幕,此时就只能依靠印钞过日子,让“毁灭性通胀”这一魔鬼出笼。
最后看看美国。
2021年美国的GDP总额是23万亿美元,美联储预计2022年的经济增长率为1.7%,即今年的GDP增量是3910亿美元。美国目前的国债总额已经高达30.7万亿美元,可忍受的平均国债收益率(即将所有的GDP增量都用于偿还债务利息)是0.391/30.7=1.27%。即便将美国经济中长期经济增长率设定为3%,其可忍受的平均国债收益率也不过区区2.24%。可美国目前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是3.45%,一年期国债收益率更达到了3.99%,远远超过了它可承受水平,从中长期的眼光来看,美国政府已经破产。
对于美国、意大利、日本这样高债务的发达国家以及类似土耳其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来说,未来要么需要持续的高通胀从社会上抽取财富以偿还债务利息,这会导致社会集体性返贫;要么就是发行更多的国债偿还债务利息,这会导致债务水平的螺旋式上升并不断向社会释放更多的基础货币,越是加息周期释放的基础货币越多。过去欧美央行的加息就意味着基础货币的收缩,未来基础货币不断膨胀时的加息实际就是“伪加息”,这与阿根廷的加息模式类似,这种伪加息不可能将通胀打回到过去的温和水平(阿根廷已经给出了证明),所以欧洲央行行长说“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温和通胀的时代)”。
陈述上述内容的目的是为了说明:
第一,对抗与战争时代的到来已经是客观事实,高通胀、高利率的到来正在导致各国政府破产。
第二,在现在的世界治理体系中政府还不能破产,各国的既得利益者也不会准许国家破产,那剩下的就只能是央行破产。这里的明显事实是,当纸币价值归零之后政府债务也就归零,各国社会使用新的交易媒介(改换新的货币)就可以摆脱今天的困局。所以,在央行破产的过程中纸币将会大幅贬值并推动通胀高烧不退,这就是今天欧美的现状,也有些国家会直接换币,而土耳其和阿根廷正在奔着换币而去。
第三,货币大幅贬值甚至换币,就是恶性通胀,这是全球所有国家快速返贫的过程。目前一般认为美国的经济状况比亚欧国家更好,但自从拜登上任以来美国工薪的购买力就一直在下降,比如尽管2022年8月份通胀率同比降至8.3%,但仍高于美国人同期5.2%的时薪增幅,说明美国工薪购买力还处于下降的轨道中,无论你是否承认,这都是美国人返贫的过程。美国尚且如此,其他国家只能是更糟糕。那些已经爆发恶性通胀的国家当然就是塌方式返贫的过程。
在低利率时代人们通过肆意借贷透支未来,还债的时候当然就会出现返贫浪潮。


《如松〈道德经〉感悟》销售链接:
https://item.jd.com/12837347.html
http://product.dangdang.com/29236503.html

《如松看财富之道》销售链接:
http://item.jd.com/12054343.html

《如松看人权货币》销售链接 : 
http://item.jd.com/11993888.html

《如松看货币之道》销售链接 : 
http://item.jd.com/11705115.h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