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普京该如何结束战争?

普京该如何结束战争?

历史
刚刚结束的上合组织峰会上,多个国家向俄罗斯总统普京表达了对乌克兰战争的关切。
其中,根据媒体公开报道,在与印度总理莫迪会面期间,莫迪曾这样向普京建言:
“今天的时代不是战争的时代,粮食、化肥和燃料安全才是世界关注的主要问题,我已经在电话里和你说过了。”
记忆力好的朋友会有印象,2月份俄乌冲突伊始,联合国安理会(5常任理事国+10非常任理事国)紧急组织了一次关于局势的投票。
除俄罗斯本身投反对票外,中国、印度和阿联酋是三票弃权的。
某种程度上,中、印与阿拉伯世界对于这场战争的立场偏中立,甚至有时候还向着俄罗斯一点,具体外交表述为“希望各方的关切都能够被妥善处理”。
自战争爆发以来,印度一方面没有公开批评莫斯科的决策,另一方面也未参与西方世界对俄罗斯的制裁,令美国大失所望。
期间,印度不断增购俄罗斯的石油与煤炭,已成为仅次于中国的俄石油第二大买家;印度央行还与俄方达成了卢布交易的机制,被欧美指责为通过经贸层面给俄国输血。
因为以上种种操作,使得普京对莫迪一直感谢有加。
其实细细体会,莫迪言语之中透露着那么一丝朋友般的委婉劝诫——
“我已经在电话里和你说过了。(潜台词:你怎么还这么拗呢)”
面对莫迪的建议,普京表态非常坦率:
“我理解你对乌克兰冲突的立场,我也知道你对这场战争的担忧,我们将尽最大努力尽快结束这一切。可惜,乌克兰领导层已经宣布放弃谈判进程,宣称他们要以军事手段达成自己的目标。(潜台词:你以为我现在不想结束吗?)”
普京坦率表态是有原因的,毕竟上合已经是当下俄罗斯最重要、也是对俄最友好的一个圈子了;如果换到G20,普京面临的舆论压力将不可想象。
开战半年多来,俄乌双方达成的唯一一份协议是乌克兰粮食出口协议——在土耳其的斡旋下,一波三折。
除此之外,连目前关于扎波罗热核电站的处理都没有一个肯定说法,更不要提涉及领土、停战的敏感话题。
战争开始不久那会儿,莫斯科方面总共向乌克兰提出了六个条件,分别为:
1、乌克兰放弃加入北约的要求,保持中立地位。
2、将俄语作为乌克兰的第二官方语言,取消对俄语的限制。
3、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半岛的主权。
4、承认“顿涅茨克共和国”和“卢甘斯克共和国”独立。
5、乌克兰去纳粹化。
6、乌克兰去军事化,完全放弃进攻性武器。
与之相对应的,普京手中有停火和撤军两个主要筹码,以及希望西方取消制裁这一个核心诉求。
当时外界舆论普遍认为,莫斯科六条要求中的1、2、5、6是相对容易谈的,有的甚至乌克兰方面已经松口;而第3、第4条极难处理,僵局主要卡在领土问题上。
最终,因为布查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3月份双方在白俄罗斯的和谈无疾而终。
开战前后泽连斯基的形象对比
随着俄军从基辅周围撤退、特别军事行动转入“第二阶段”,乌克兰方面的价码开始步步高升。
至5、6月份,俄军在重点地区仍保持攻势——亚速钢铁厂战役于5月下旬结束的,亚速营精锐被歼灭、2000余人被俘;北顿涅茨克战役于6月下旬结束,乌军吸取马里乌波尔的教训,于最后时刻撤退。
由于局面上俄军的重点进攻仍然凌厉,因此今年6月份时,泽连斯基对和谈仍持开放态度,条件表述是这样的:
只有恢复2月24日前的控制线才有可能与俄罗斯进行谈判。
换言之,克里米亚与原顿巴斯亲俄地区是不包含在内的——基辅的前提要求为“2月24日实控线”。
很可惜,乌克兰方面的“前提”与普京认知里的“底线”给撞到了一起,自然难以成局。
7月、8月是乌克兰战场相对平静的两个月。
自6月底北顿涅茨克、利西昌斯克战役结束后,俄军进入了漫长的休整期,一休俩月。
这两个月里普京开始频频出访,先后到过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伊朗;国内也忙着参加各种论坛,像圣彼得堡论坛、海参崴论坛等,感觉重心开始转向政治层面。
回头来看,前线的俄军将领和士兵或许也是这样想的——战略转政略;不过乌军却是趁此时机进行了大批量的换装。
至8月中下旬,基辅方面的调门开始转变:和谈的话题不再被提及,“2月24日实控线”也不再提及,要求变成了收复所有领土。
具体来说,8月中下旬至今乌克兰的官方表述如下:
战争目标是打败俄罗斯,夺回乌东地区及克里米亚,恢复1991年时的疆土。
考虑到克里米亚已经“法律上”入俄,乌方这样的立场俄罗斯是绝对无法接受的,谈判大门相当于被彻底关闭。
而从整个和谈条件的角力过程中我们不难发现,双方开出的条件完全围绕着战场形势展开。
战场上谁强势一些,谁的立场就硬一点。
换言之,如果普京想要“尽最大努力尽快结束这一切”,前线俄军必须打一场漂亮的反击战,向各界展示出相当的军事实力。
然后在战场形势一片大好的时机下乘势启动和谈,果断给乌克兰和西方国家让一步台阶,把血给止住。
天晴的时候修屋顶,公司发展最好的时刻去融资。
现在这般局面下俄方主动释放和谈善意没有任何实际效果,还不如将宝贵的精力放到纯军事领域。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是为政治服务的。
打仗并不是目的,通过打仗实现政治诉求才是目的。
在战争激烈的进行过程中,普京以及莫斯科大本营的决策人员,有必要随时关注情报部门、军事部门和外交部门提供的各种讯息,于最佳的时机做出最有利的选择。
从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看,2月21日(俄罗斯宣布承认“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为独立国家并签署相关协议)~2月24日这三天其实是俄方最优的窗口期。
面对十几万俄军大兵压境,当时美国给出的制裁方案仅仅是:
“美国总统拜登于当地时间2月21日签署一项行政令,就俄方上述举动作出回应,要求禁止美国人在这两个地区开展新的商贸活动。”
这是何等挠痒痒般的制裁!
另一边,作为当事方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则是于2月22日凌晨发表声明:
谴责俄罗斯破坏乌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同时破坏了和平努力和现有谈判模式。
那会儿的泽连斯基连一句彻底终止谈判、采取强硬手段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的狠话都不敢讲……
普京发表电视讲话,2月21日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其《真正的战争》一书中写道:
“一个总统能得到的情报的种类和质量可能成为他在发挥世界领导人的作用方面是成还是败的决定因素,如无有效的情报工作,我们就会像被蒙住眼睛进入竞赛场。”
的确,普京在2022年这场大戏中错失了太多机会;似乎正如尼克松所说——“被蒙住眼睛进入竞赛场”。
从俄乌战争各方的决策、布局与战事进展不难发现,情报工作真的太关键了,再英明的指挥员缺失了情报也会两眼一抹黑。
根据最新的消息,乌克兰8月份以来已经将军队的全部机密资料向美国开放,即五角大楼可以用冷静与超然的姿态了解到几乎100%的乌军真实情况。
而美媒更是进一步详细披露道:美国防部长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以“周会”的形势高密度与乌克兰做沟通,包括刚刚结束的哈尔科夫反攻,美国方面都替乌克兰做了全方位的兵棋推演。
反观俄方,令外界担忧的是,普京或者绍伊古似乎并不能完全掌控俄军一线的方方面面,俄情报系统的实力早已不复当年克格勃之勇。
如果我们进一步细分情报的场景,不难得出结论:
俄罗斯在对内情报工作上欠的功课更多,其危害性甚至超出了对外情报工作的失误。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己”放在了“知彼”之前。
很多时候,了解自己比了解敌人更加困难。
防失联留的备用号,希望喜欢江宁知府的读者朋友们关注一下“织造短评”——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