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在看见她之后

在看见她之后

博客

《在。。之后》第27篇

在看见她之后

(小小说)by 萨沙

外面的阳光真好。

戈尔拿起手杖,出门了。这样的天气里,他总是要出去走一走的。

Savannah是个旅游城市,游客终年不断,在市区那些精致而风格迥异的小广场里穿梭往来,在River Road的小商铺里进进出出,热闹得很。疫情严重的时候,游人少了许多,一个个街心广场宁静悠闲,只有灰鸽子旁若无人的并肩交颈,咕咕咕地说着我们听不懂的情话。

这些广场现在真正属于它们了。

妻子在世时,他们两个总是喜欢缓步走过这些小广场,非常热心地为游客们指路。人们的啧啧赞叹,是他们作为Savannah人的骄傲。

妻子的身体比他好,一路上总是谈笑风生,时不时会快步走到他前面,再回过身来招呼他,看他拄着手杖不紧不慢徐行。

戈尔年轻时是个美男子,如今虽说老去,脸上的皱纹层层叠叠,但是身材保持得就像模特一样,长腿宽肩,腰板挺直,穿什么都好看。妻子喜欢远远地欣赏他。

可她怎么就走了呢!那么多人感染了covid-19,怎么偏偏是她没有挺过去呢?

戈尔慢慢走着,他家离麦迪逊广场很近,他和妻子走累了,会在广场旁一个小咖啡店里坐一会儿,喝一杯咖啡。

今天他轻车熟路地又进了这家咖啡店。

这家小店有个大名字:“Foreign Affairs”,大概是为了讨游客欢心吧?

店里几乎无人。可是在他和妻子常常坐着的靠窗位置上,坐了一个陌生的女子。他只好就近另坐了。熟悉的侍者不用他招呼,很快送上来一杯他喜欢的加了威士忌的黑咖啡。戈尔对他点点头,侍者也点点头。两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戈尔呷了一口咖啡,四顾,忽然愣住了。

那个坐在妻子位置上的陌生女人怎么那么像他妻子年轻的模样!甚至在左边眉心也有一颗痣,甚至那鹅黄色的开衫,碎花的连衣裙,桌旁系了鹅黄色绸带的草帽,都是妻子的遗物啊!

戈尔呆呆地,他们这个小城“闹鬼”是出了名的,但都是在夜间,怎么大白天……

那女人注意到戈尔的目光,礼貌地点点头,微笑。

戈尔昏头胀脑,抓起杯子,猛地灌了一大口,慌乱起身,跌跌撞撞地走出咖啡店。

侍者在后面叫:“先生,您的手杖!”

戈尔接过手杖,连句“谢谢”都忘记说。

夜里睡不着,眼前就是那个女人在晃动,那个像妻子年轻时一样的女人。

第二天,他忍不住还要去看看。出门前,在穿衣镜前停了一下。忽然发现,裤子是皱巴巴的,外套的胸前有点点油渍。

戈尔的衣装向来是妻子打理的,妻子去世这一年,他根本无心于此。今天才觉得,这一套行头有点邋遢。他转身到衣橱里,那里面所有的衣物配饰鞋帽领带都是妻子买的。

咔叽色的裤子,宽松的黑色绒线衫,棕色皮鞋。妻子说,他这么穿很帅。

戈尔走到咖啡店门前,想了想,没有进去。坐在了隔着马路的长条椅上,这个位置他可以清楚地看见咖啡店落地玻璃窗里一抹耀眼的鹅黄色。

这就够了。

两天,三天,四天……,戈尔天天穿戴整齐——按照妻子的标准穿戴整齐,有时是一件青灰色格呢的休闲西装,有时是一件棕色的短风衣,皮鞋擦得锃亮,休闲鞋刷得耀眼。他还去理了发。然后坐在咖啡店对面的长椅上,凝视着那一抹鹅黄色。

这天,他终于决定,要主动上前搭讪那个女人。

咔叽色的裤子,宽松的黑色绒线衫,棕色皮鞋。妻子说,他这么穿很帅。

戈尔仔细审视镜子里的自己,用手抚一下灰白的鬓角,想了想,又加了一顶黑色软呢帽——这帽子他其实不常戴。

推开咖啡店门的时候,戈尔感觉心跳加剧……

那个位置上,那个妻子常坐的位置上,陌生女人坐的位置上,没有人。

刚刚隔窗还看见的呀?

戈尔问侍者,常来坐这个位置的女人呢?

侍者问:什么女人?

就是穿一件鹅黄色开衫的中年女士。这几天不是天天来吗?

侍者一脸惊讶:没有这样一个女人呀?

戈尔说:我天天看见她就坐在这里!

侍者说:一直没有人坐在这里,我还纳闷您怎么换座位了呢!

戈尔又糊涂了,他在做梦吗?白日梦?幻觉?妻子显灵?

那女人再也没有出现在戈尔的视野里。可是戈尔忘不了那一抹鹅黄色,坚持按照妻子的标准穿戴好再出门。

咔叽色的裤子,宽松的黑色绒线衫,棕色皮鞋。妻子说,他这么穿很帅。

万一哪一天又见到妻子呢,不能邋遢啊……

When I am dead, my dearest,

Sing no sad songs for me:

Plant thou no roses at my head,

Nor shady cypress tree:

Be the green grass above me

With showers and dewdrops wet;

And if thou wilt, remember,

And if thou wilt, forget.

……., ……。

。。。。。。。。。。。。。。。。。。。

参加本次活动的写手名单链接(以拼音为序)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王府剑客
相关阅读
Then buy yxi臭棋篓子归来哟 浪迹天涯的游子在美国65. 可怜的自行车小人物战胜工业界巨头,纯草根运动组织亚马逊工会成功了全英都被恶心到了!议员开会看黄片,却说是在看拖拉机...?还有90后在看《围城》这部老剧吗?南宋马远《寒江独钓图》-被日本抢走的千年名画一剪梅 一江春水 罗家五姐妹泥人今天肚里装的全是 chips! LOLFree speech来谈CRT国海海外•消费 | 女子运动行业深度:以她之名不会跳芭蕾舞的斯坦福学生不是好博主——当你关注名校博主时,究竟在看什么?民国第一政治大血案井冈山会师,“朱毛红军”为何“朱”前“毛”后民国大事件:陈其美被刺芝加哥嘻哈联盟脱口秀,集结欢乐与幽默夏威夷为什么那么吸引人?全英震怒!议员国会上公开看成人片辩解是在看拖拉机,民众:???《二毛》明日线上放映,看见她的双重人生|共阅计划NO.22魔都鸳鸯锅日记(三)2022年4月5日,清明,上海,多云,摄氏10度~14度。《看见香港》新书序|于品海:从“看见”出发 继续追问香港将经济武器化必将反噬其身(钟声)台式炒米粉 一顿便餐这么一碗就搞定了!当我们在看年报的时候都在看些什么呢?医生当屠夫看见宇宙最深处之后,星图算命要不要改忆仙姿:且奉祭思一缕“双减”之后的首次高考,深扒之后,我发现英语学习的重大趋势!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