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山居续忆》:第十一章:想起建东老校长孙泰升...... (下)

《山居续忆》:第十一章:想起建东老校长孙泰升...... (下)

博客

《山居续忆》

第十一章

想起建东老校长孙泰升......

徐家祯

 

(下)

 

“文革”中带领学生去宝山果园学军

(右二为作者,右一为李家驹老师)

        

(接上篇)那么“文”前我与孙校长的关系呢?那就可以“不不离、敬之” 八个了。

          我进建东时实还不到十岁,只比我的学生大四五岁 (记得我教 的第一个里有位过几级的生,已经十岁,我还大一岁);会经不会“组织”,好领导。我产阶因在民政,那时已上“历史命帽”。我对政兴趣,从来、入望和。其实,连做老师都并非我的意,当时我分配去中文已经大大了我的志愿。进了建东,我兢兢业业完成我的工作,不想在工作上作什么成就,更不想以后可以升。甚至在经上,我都为这份工作我有什么重,因为我 的工家用,我的月在当时够让而 已(注 4)能作我的一小部分。所以,那时上完教完书,我进我父母层楼那个我的书,听我的音乐, 看我的小说,玩弄我的照相电唱录音我的—— 集邮票片、,与国笔通信 ...... 完全生在一个与界社然 不同的世里。

          对于我这一个虽有问题,却无历史问题;虽不上进,却也无 言行;虽不组织领导,却也负责、敬业的年人,我想 孙校长是,也不排斥的。想起来,在“文”之前 几年中,我都不记得孙校长是我个。我想,即使过,大望我与庭划界限、靠组织、政上进之吧。

          总之,我虽然十分孙校长的领导能力和工作作,但是,我 来说,我得他高高在上的学校最高领导、组织代表,与我无个人 利害关系,因为我天真地为,自己上,都他。

          孙泰升校长与我生个人关系,那是“文”开以后的事了。

          “文”的正开来说,是 1966 6 1 报》发表 北京大学的一字报。学校的运动在孙校长动员上开起来了。大字报 时三刻铺盖地,但是,都是隐藏起来的”的。不陈亮东之历史问题的教职工都一个个来,小小一个一多名工的建东中学,被关进“”的“”就有十多个。

          不北京了“”上四旧”。所四旧”,就是会上的旧文。但不知一来,“四旧”身一成了“。上海 的只比北京晚刮了两三天。八月中,所产阶级头面人”的已 经开有“”进去“四旧”了,但很,这”就上海旧委制止 了 —— 那时,不说上海不知道这“文”的什么,就 是少奇作为堂堂家主席,不是也里,不知道这运动吗?所以,运动一开,他还工作、清华,想领导 学生搞运动!正当上海旧委制止了“”,我正在庆幸成了“漏网” 之时,谁知,八月报》发表《横扫牛鬼蛇社论, 说:兵抄金银财宝帐拿日之下,得很。是,当天上八左右,原来族拥有的工的“造 ”就敲锣来我”来了。

          关于,我与作的《山杂忆》一书中〈抄一节已有 详细叙述,在再重(注 5)

          正当里“造”在清点备拿走的金银财宝物品之时,我 的后天响地被起来。我去开一看,原来是建东中学一支主要中学生成的“”,大约三四十人,也来“”了。我不教中,所 以中学生上都不会我;即使在校里也一过我,但是, 不会知道我的,更不会我的然,他是学校党支部安的了。不过,第天我去学校,知道上全行动,无“四;建东老师中,某种问题”的,也都 有学校“”去,所以,并非我一人的,孙校 长次忠指示而已。

          不过,建东“来了一,我值钱物品都已里的 “造装车拿走了。然而,我层楼十多间间里的东西实在多,工“造古董、家衣物都一件不,就已经走了两卡车是, “”就字画拿,因为他这些物品为“四旧”。当然,作为学生, 是很兴趣的,是就翻看起来。后间一间时不人的 里,放着玻璃里大部分是画册了一本出装《集》,有几十之多,还有一些中国线装画册。“坐在地板细细翻看起来。

          查抄饿了,他我有的。我在几个南火腿罐。他蔬菜油盐酱醋叮叮当当自己 动手饭菜来。了还来我和弟弟一起去,说:“不是牛鬼蛇, 与父母分开来。”其实,他父母什么打训斥。到了 第,他来两“黄鱼车”(上海前面用自行为“黄鱼 车”),走了几百本,还走了我里的一套音响,说是“部” 时“”一下,就学校去去了。后间一个里的三音乐唱何人的!当然,那去”的响后来 就不了了之,再没还。

          记得几天后,一位高二学生姓彭的“”头头还来商量,说能 不能家底三个间,们做部”。我要问问父母,想拖延几 天说。不想,后来北京安中学“”,还有来路不的“”,一批接来“”,最后,得到我里“造”同意,“大部分间,只留一个室、一个一个和一个使用,所以,建东“”想部”的算也就不了。

          再过了几个月,运动然来了一八十的大来孙校长与 全所有位的领导人一,以为这运动也是领导一下“四”就算了。谁知,结果,原来“文”的主要对不是“老”而是“新 反” —— 所“走资派”,也就是领导自己!

          建东中学当时有两位主要领导人:一位是正党支书兼正校长的孙泰升, 还有一位就是姓朱党支书兼校长,是位1967 1 月,上海“一月王洪文为的“工人造了上海,成“上海命委会”。 旧,建东的正两位校长也同时进了“”。

          就当时上海和全所有,建东也了两:一原当的所”,另一就是领导的“造”。其实,建东的实 在孙泰升里的,校长是一个傀儡而已,所以,建东的教 师和学生,就以“”还是“”来分成两。孙泰升身来就有 一全心全意拥护他的老师和学生,在,这老师和学生就成了他的“铁杆 ”,孙校长。以前不孙泰升的一老师和学生,就成 了“造”,孙泰升。

          我对政兴趣在“”却到我的头上来了,来我可 以“进小成一”的“安乐窝”也已不在。说,最的原因是,当时 语文教中与我关系的一教师都是“造”的。是,我也就所当然成了“”。不过,在“”中,我不是不是摇摇笔写写字报而已。更多的时字报,因为他说我是,我的一手好,就这么给来!

          “文”进了两三年,“走资派”已经都来,是,运动一个“一”。“什么什么现在已经说不,大上面深挖隐藏在“”里的”吧。记得一会上, 孙泰升不发言到了我。第天,还在校了一字报里面也到学校里有人与通信关于事,我在八十年代发表于墨尔报》上一我与的文(注 6)叙述过,不说 一了。

 

“文革”中与 73 届学生赵建国摄于建东中学校门口 (背后可以看到墙上贴的大字报)

          六十年,中宽松,我与海通信的事什 么大不了的。到了“文”,大即使有海外亲友都有怀疑 为“里”的可能,更不说我五十位素昧生的通信了。 所以,大,我很可能会成“”,甚至起来,调查个十年八年,最后即使无实据”来,也已经的了。这是可能的结果。而那时,孙泰升在大会和大字报上都到我这 件事,然事后无人“上线大,而大事小,小事了,这可以说是个奇迹了。我想,过“文”全过的人,都会同意我的想。 

          “文之后,我很就去了,后来澳洲工作。听 说孙校长后来很快调建东,在静安区当了教长,不为静安区 业工业大学校长。但是,当然,他与建东中学还是有密切的, 说,以前他周的一师生,也还是与他有来。所以,我与发表之后,我就了一个副本澳洲寄那时还在建东中学教的一位老师,那位老师很文传了孙校长。过后,我就记 得一干二了。

          又过了十多年,到了 09 年十月,我上海,在一饭店建东语文 以前的一老同事旧,是一位与孙校长关系好、密切老师。 间,她小我说:

          “你写孙校长的那他看到了,得有。”

          “是吗?怎?”我说。

          “他说,实上,他你印是不的,也来的算。他说,事实上,他还了一些工作。”

          我说,“啊呀,其实,就算孙校长当时我当作来,在想起来也是可以的。那时,谁都头不分,什么 事都按照当时的。他那时是建东党组织代表在这上来 大胆怀疑我,也是的。再回过头来看看,那时大都在戏罢了。其 实,我孙校长也什么。”

          我说的不是。八十年到孙校长,可能还出出气的想;过了十多年,心气和想想,那时他是党的领 导,我是“身的,大是在真地扮演自己扮演 色罢了。我之间都什么个人的恩怨

          严老师听了点点头,说:“孙校长已经八十了,他太太得了老年痴呆症照顾。他自己腿脚了,坐轮椅。但是我去看他。每年总 要与他到饭店,大。”她说的“我”,就是建东以前“”的老师吧。

          我说:“那么请以后到孙校长时解释一下吧。” 老师说:“兴趣去看看他?离我很近,我可以陪你去。”

          我一想,觉老师的建也不,不是可以趁当面解释一 下,以吗?是就与老师约了一个时间,去拜望老校长。

           那天,我与老师约一个铁站头,我去孙校 长。记得孙校长在一里,居住件不。我去时还不了两 他:一《山杂忆》,一·物集》 (把《我与也收进去了)。我这两他,一,一当然也我与他无旧

          其实,我前面已经说过,在孙校长当校长书记时,我不记得经与他 有过个的经历;想到在我在已作了公民、与他关系况下,会在他里有个与他面面个会!

          孙校长有很大是长了一,也老了一起来有,走路就更不了。我他,也解释了一下我在文到他不是他有什么个人成当时的实事了。他也说了些他以 前我看,说“一欣赏我的业能力”实的工作态度”, 与老师几天前告诉我的。他还说:关于通信一事,“文 ”前就有人来学校了过我。孙校长解释了一下,就去。这,大就是老师说的“孙校长还过我”的那件事吧。

          我与老师坐就告了。,孙校长什么澳洲 去,我好像说还有一周吧。孙校长就说,在我走前。我想,他 可能说说而已,不一定马上能安时间来。

          没想到,过了一两天,老师就来说孙校长已经安了,我和 老建东的几位老师一起在静安区一聚聚务必出席。我一方面很孙校长的意,一方面得,这之间原来所有的隔阂顿 饭彻底消除不是很完吗?

          记得那天到的大约有十位老建东的教师,上都是我已经十多年没 见过面的老师。孙校长东,我是,坐在他的上。其中一位老师还了一的书我,大孙校长事已经告诉大,这吧。饭桌上,大得很。我不孙校长夹菜,最后还上 了租汽。他说:他会每年都望我以后上海会。有想到,这与他的面,成了永诀

          现在,孙校长已经与世长了。语说“”,那,我想,我也 可以他一个“”了吧。

          我得,孙泰升作为一位老同事来看,那说他还是很 有人的,而、讲情、肯帮友、老部下和老学 生。这就是他人格魅力的。而孙校长当作一位领导来看的,那, 我得他是位能力极强领导干部,能人,有心,有,有实干精神, 也有威信力。我想,一个中学校长,他来说的是有了。 是他有能当个区、市领导,我他也一干出来的。他在五六十年这一特定环境里,了“党”的部,错误 遵循级路线事,结果了一些,得了一些教师, 也错失了一些人。不过,这一都不算在他个人的上,事过去了, 也就它过去吧,不心了。是说这些是孙校长的, 那能说这是他的“历史”所造成的。

          孙校长最后以八十四,心力衰竭而离世,,我 想,这说是每位老人都能得到的最吧!

                                             二 0 一三年三月十

                                             于刻新红

                                             二 0 一六年一月年日

 

注 4:  上世纪六十年,在上海文书店和音乐苏联和西方古典音乐慢转唱 片。记得唱片分大、中、小三种。大的(直12 英寸),苏联唱片 7 一张,东的 9 一张;中的(直10 英寸),苏联的 6 一张,东的 7.5 一张;小 的(直7 8 英寸),则是 3.5 一张。当时上海大学毕业生的月五、只够买六、七张慢转唱片

注 5:  可山居杂忆》第 49 章《抄家》或本书附录4。

注 6:  此文已收入本书第 10 章。

 

1993 年 10 月 17 ,孙泰升(前排中者)时任上海静安区业余工业大学校长。

以前建东中学 的部份学生老师他,在业余工大校园

(孙泰升左为中华职校校长黄清士的太太玉夔老师)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Ohjuice
相关阅读
时隔12年,《阿凡达2》终于来了:想起当年事,真想大哭一场电影'音乐之声'插曲英女王一生串起建筑史,福斯特也为讨薪愁?|建筑周回放 Vol.1耗资8.1亿! MBTA起建绿线新列车——名为“超级跑车”拉斯维加斯回来,我的车被偷了……别做让人鄙视,天天活在欺骗中的人骑车环游 Lac Saint-Jean (一)不甚成功的时间差细细密密的光丨第十六章 云山雾罩(下)英女王一生串起建筑史,福斯特也为讨薪愁?|建筑周回放.vol1细细密密的光丨第十四章 明月几时有(下)外乡人 - 突如其来的强吻「中国巨兽之父」打造机械版《山海经》:这世上真的有神兽!解放台湾反攻大陆都为中国睾丸[梅玺阁菜话]上海老风味 蜜汁蹄脏 冰糖元蹄 冰糖肘子(视频)武大校长窦贤康履新国自然基金委书记,含泪告别武大,学生齐唱《再见》送别老校长一颗少年心虚构帮忙细细密密的光丨第十五章 大千世界(下)川普的海湖庄园被搜查是“美国的幸运”常见骨关节疾病的中英文对照说三道四(116)人老了就要“停止回忆过去”吗?究竟谁更需要“再教育“?玉说 - 半梦半醒简析开战以来乌军主力的损失、发展与壮大自行车【夏日风情】05,葛底斯堡的硝烟与战争是达成统一的最后手段细细密密的光丨第十八章 平安大道(下)一个人的徒步,900公里法国之路+世界尽头:D29~招待所义工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