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陪读妈妈:大人活得好不好才是最重要的

陪读妈妈:大人活得好不好才是最重要的

教育新闻

海外陪读家庭是一个被贴上众多标签的群体,人们认可其经济实力,但往往质疑其目的。(图 / 视觉中国)
海外陪读妈妈是一个特别的群体,相较其他陪读妈妈,她们大多不必围着https://info.51.ca/keywords/%E7%94%9F%E6%B4%BB的柴米油盐转。选择送孩子出国读书的家庭,基本都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做支撑,条件更好一些的,会有保姆或助理来帮助陪读妈妈打理日常生活。
陪读妈妈等等在落地新加坡不久后,就找到了中意的菲佣,“当地的菲佣成本很低,一个月就700多新加坡元,折合人民币4000元左右”,因为完全解放了双手,所以等等并未在身体上感受到独自带娃的操劳。最难过的关,往往在精神层面。
需要陪读的孩子,年龄几乎都不大,正处于人格发育的重要阶段,在这时突然离开原有的生活,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对孩子而言是一场考验,很容易产生焦虑情绪。陪读妈妈要做的不仅是让自己快速习惯在异国的生活,还要妥善地疏导、引领孩子。另外,夫妻长期分居、事业与社交受限等,同样是海外陪读妈妈要面对的难题。

国外的月亮并没有更圆

海外陪读家庭是一个被贴上众多标签的群体,人们认可其经济实力,但往往质疑其目的。在这一群体中,虽然难免有人觉得“国外的月亮更圆”,但事实上,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只是在认真衡量环境与孩子的适配度后做出的理性选择。
吴大彬曾经在马来西亚陪读了五年,她做出带宝妮去马来西亚读书的决定时,宝妮还在上幼儿园。让吴大彬萌生这个念头的,和教育、语言环境都无关,而是因为宝妮的身体不是很好,每年冬天都会不停地咳嗽。医生告诉吴大彬:“孩子的咳嗽没办法治,你要么找个空气好的地方让她生活,要么就让她吃些抗过敏药,等她长大后慢慢习惯。”
后来在和朋友聊天时,吴大彬了解到了马来西亚的槟城国际https://info.51.ca/keywords/%E5%AD%A6%E6%A0%A1,她第二天就订了机票,决定和先生去实地考察。到槟城后,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掏出空气测量仪,在马路边、房间里进行测量。吴大彬和先生对测量结果很满意,所以即便觉得槟城的基础设施很破旧,她还是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动身前往槟城前,吴大彬算了这样一笔账:宝妮在槟城最贵的国际学校读低幼班,每年学费是人民币6万元,再加上生活开销,一年30万元足够了,而她在上海看中的双语幼儿园,一年光是学费就要20万元。宝妮就读的是英式学校,所以她的英语口音很纯正。
经常在户外上课、运动,也让宝妮的身体素质得到了提高。不过随着宝妮年龄的增长,吴大彬逐渐发现马来西亚教育存在的一些问题,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基础教育的薄弱。“国内的基础教育非常强,如果在国内读完中学,再去马来西亚的国际学校,就可以秒杀所有的学生拿奖学金了。”
再加上疫情影响,回国变得困难,吴大彬因此决定带宝妮回到上海继续读小学。“我们打算让她把国内的基础教育先走完,之后的路就让她自己选择吧。”吴大彬说。
刘女士和等等之所以选择送孩子去海外读书,则是因为她们清楚孩子并不是“学霸”类型,所以想在能力范围内,让孩子活得更轻松些。刘女士是一名医生,在国内有自己的事业,送孩子去澳大利亚读书这件事,是她丈夫一手规划的。不过她和丈夫有一个共识,那就是要等孩子在国内读完小学三年级以后才出国,他们并不想因为所谓的语言发展关键期而丢掉中国的传统文化。
“她必须要懂中文,打好这个底子才行。”刘女士说。2020年以前,每次放假,刘女士都会带孩子回国,澳大利亚的课程并不紧张,所以刘女士每次都会多请假:“比如一个月的假期,我会请到一个半月,这样我回去能多上几天班,她也能多在国内待一段时间。”
等等起初并没打算出国,她计划让女儿糖糖读双语幼儿园或国际幼儿园,但在实地考察时,等等却发现杭州的双语幼儿园没能达到她的预期,国际幼儿园又有一些限制,像德威、UWC等学校,只接受拿着绿卡的孩子,中国国籍的孩子只能去读它们的姊妹学校,但等等不想将就,所以就产生了去海外陪读的念头。
等等有一些朋友在东南亚国家陪读,她们告诉等等,“如果你先去东南亚还是首选新加坡,它的低龄教育是全球领先的”。等等在做功课的过程中,发现新加坡的国际学校是双语教育。“会同时监督孩子的中文和英文,而且新加坡有75%以上的华人血统,小孩在这里读书,会最大限度保证她不会忘记自己的传统文化。但是无论如何,在国外生活都会更辛苦一些,我从来不觉得国外的月亮会更圆。”等等说。
掌舵的人

吴大彬刚到马来西亚时,当地的陪读妈妈们还没有形成“圈子”,她扮演了组织者的角色。在马来西亚陪读这五年,吴大彬一直在学校里做中国代表,组织中国的家长做活动,再加上她经营着图书和玩具的生意,经常会有陪读妈妈通过网络找到她。
久而久之,她和许多陪读妈妈都熟络了起来。“我去了以后做了一个陪读妈妈的沙龙,成立了一个社群,有千人左右,从我们生活的城市逐渐延伸到周边城市,大家来自中国的五湖四海,互帮互助还是蛮好的。”在此期间,吴大彬经常会收到一个妈妈的求助——她独自带着两个孩子,一个读初中,一个读小学。
“这两个孩子特别叛逆,完全不听妈妈的管教,甚至对妈妈大吼大叫,因为他们妈妈的英语不是很好,所以这两个孩子还有点看轻他们的妈妈。”吴大彬说。这并非个例,在海外陪读的妈妈大概率会独自面对孩子的叛逆期,受海外环境、家庭分离等因素的影响,如果妈妈的独立生活能力并不强,往往会让孩子的叛逆期加速到来。
试想一下,在异国他乡,一个整日围着孩子打转、心态常常失衡却无处依靠的母亲,会在家里形成怎样的低气压。等等在刚到新加坡时,也曾产生过焦虑的情绪——在糖糖入学的前三个月,等等经常会收到学校的邮件,基本都是不好的反馈。
糖糖是班级里唯一的中国人,余下的同学里只有一个中英混血的孩子会讲一点中文,因为语言不通,糖糖没有办法表达自己想要干什么,所以经常会表现得毛躁和愤怒,老师告诉等等,糖糖在学校很叛逆。刚开学没多久,等等就接到了老师的电话,说糖糖在学校把别人给打了,她急忙赶了过去,把糖糖从副校长办公室接了回来。
糖糖经常犯错误,以至于后来等一看到学校的来电就会非常紧张。坐在副校长办公室时,等等的心理压力很大,她会不断问自己:“是不是我做错了决定,却要女儿来承担这些事情?”为了让女儿更快地适应,等等会特意在家里多讲英语,女儿却不高兴,噘起嘴巴问她:“你为什么老是和我讲英语?我在学校已经听够了。”
等敏锐地感受到了女儿的孤独,有大半年的时间,她都把重心放在了引导女儿去适应和跨越语言障碍上。等等每天都挖空心思想带女儿去哪里玩,消耗一下她的精力,以至于后来女儿已经有些厌倦了,问等等:“妈妈我们能不能回国啊?这里太小了,好无聊啊。”
但好在半年后糖糖已经可以用英语和朋友们无障碍交流了,等等e86736″>等等也没再被学校请过家长。后来再到节假日,等等就会把糖糖送到当地的夏令营玩上几天,而孩子也已经能应对自如了。孩子们从不缺乏在陌生环境重新开始的勇气,但他们需要依附于“掌舵的人”为他们扫清障碍,建立新的社交圈,才能不偏航地走下去。
去海外陪读的家长一定要把自己作为中心去考虑
来到澳大利亚的前几个月,刘女士一直在寻找生活的平衡点。她几乎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操心,家务由保姆打理,出国时丈夫不放心她和女儿在陌生的语言环境生活,索性给她请了一位生活助理处理在海外的琐碎事情。给孩子报兴趣班、送刘女士去上英语课或陪她去买菜等,助理都事无巨细地参与了进来。
突然停止了工作,处于全职陪伴女儿的状态,让刘女士有些不适应,她经常会惦记国内的工作,丈夫有时候会对她说:“你要是不想陪也没关系的,我们常年雇着保姆和司机就好了,你想回来就回来吧。”但女儿太小了,刘女士舍不得让她一个人在海外。
后来刘女士发现了让自己静下心来的好办法——当时女儿正在学钢琴,有时会和她抱怨内容枯燥,为了激发女儿的兴趣,刘女士决定和女儿一起学,“尤其是乐器类,家长要肯下功夫,不然孩子很容易半途而废,你自己都不会弹,打她骂她她都不会信服”。去年冬天,刘女士已经和女儿一起考完了澳大利亚AMEB的Grade 4。
女儿学什么,刘女士就一起学什么,下了英语课后,她和女儿一起弹钢琴、学马术、去摄影,每天乐此不疲。刘女士的丈夫经常会开玩笑说:“我看出来了,两个人都培养出来我看希望不大,但至少把她妈培养出来了。”刘女士不再认为来到澳大利亚完全是为了陪伴孩子,在步入中年后,能完全放下工作,远离人情世故,全身心地投入自我提升中,是极其幸福的。
对她而言,这样的自我成长所带来的欣喜感,不亚于青春年代。等等在来到新加坡后,也很快融入了当地的陪读妈妈群,经常会参加读书会、徒步等各项活动。她也很快感受到了文化差异对自己原有知识体系的冲击。有一次,女儿在学校对一个印度小朋友说:“我不喜欢你皮肤的颜色,我不喜欢黑色。”
老师很严肃地打来了电话,和等等认真探讨在家庭内部有没有可能存在着种族歧视的想法,“这些都给我带来了思维上的变化”。把女儿安置妥当后,又开始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雅思考试上,在分数出来后就提交了MBA的申请,顺利进入了新加坡管理大学,明年1月就要毕业了。
家的投资公司也在新加坡注册了主体公司,她会做日常的管理和运营,寻找好的创业项目。吴大彬说:“去海外陪读的家长一定要把自己作为中心去考虑,不要只考虑孩子,因为一旦出国,家长就是孩子的所有,你首先要考虑到自己能不能成为一个强大的保护伞,家长好的情绪、坏的情绪都会传递给孩子,孩子在国外活得好不好,其实基于家长活得好不好。”
至于长久的异国生活对家庭关系的影响,三位陪读妈妈的态度则完全一致。她们不否认聚少离多的生活让夫妻关系存在着风险,但又对另一半有足够的信任,她们不认为自己是孩子的附属、为了家庭牺牲了自己的一切,所以有足够的底气去面对未知的风险。
“我不建议那些预算有限、对孩子要求很高的家长走这条路,因为你已经孤注一掷了,某一天你可能会不受控制地对他说:‘我这么辛苦把你带出来,还不是为了你?’这对孩子来讲是很不公平的,因为这不是孩子做出的选择。”等等说。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51
相关阅读

原创公众号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3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