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结伴同行,让HPV疫苗挽救更多生命

结伴同行,让HPV疫苗挽救更多生命

时事

挽救生命,是每一个学医人的初心。我也不例外。在加入盖茨基金会的时候,我就立下目标,希望让疫苗为更多的人服务。这里所说的“更多的人”,指的就是那些有需要,但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得到疫苗保护的人。加入基金会之前在疫苗企业12年的研发工作经验告诉我,作为最有效的公共卫生手段,疫苗能公平保护数以百万计的生命,但实际上想要做到这一点,往往比研发一个新疫苗还要难,因为这需要政府、学界、慈善行业、私营部门等多方的共同参与、通力合作,才有可能让改变真正地发生。

以宫颈癌疫苗举例,宫颈癌是目前人类最有希望第一个消除的癌症,因为99%以上的宫颈癌病例,都由HPV(人类乳头瘤病毒)感染引起。这是唯一一个病因单一而明确,且通过疫苗就可以预防的癌症。但现状却是,这个女性健康的头号杀手每两分钟就会杀死一名女性,每年夺去30多万名女性的生命,其中90%都发生在中低收入国家。由于人口众多、区域经济与卫生水平发展不平衡等原因,中国也承受着沉重的宫颈癌疾病负担:2020年,中国宫颈癌新发和死亡病例分别达到11万和6万 ,几乎占全球的五分之一。

接种疫苗是预防宫颈癌既经济又有效的方法,而且越是贫困和资源匮乏的地区,女性就越缺乏癌症筛查条件和治疗资源,也更难以负担高额的治疗费用,因此就更需要疫苗的保护。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由于已上市的宫颈癌疫苗价格昂贵且供应不足,过去十年间,疫苗制造商们一直将疫苗供应向较富裕的地方倾斜。2020年,全球仅有13%的9至14岁女孩接种了宫颈癌疫苗,约有80个国家——负担着全球近三分之二的宫颈癌患者——尚未引进这种挽救生命的疫苗。


由于无法选择出生在哪里,就要面临本应通过疫苗就能预防的疾病的致命威胁。这,就是不公平带来的悲剧。而我在盖茨基金会的工作,就是要改变这一状况。


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幸运的是,在这条挑战重重的道路上,我并非孤身一人——从疫苗的研发生产、循证研究、区域试点到公平分配,盖茨基金会凝聚了全世界千千万万个伙伴的力量,他们正和我一起凭借着各自的经验、专长、乐观和信念,向着我们共同的愿景携手前行。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其中两位在普及宫颈癌疫苗道路上的同行者的故事。


我的伙伴乔友林,是一位在宫颈癌防治领域硕果累累的大教授。不过现在的他,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 “算账”。

我们常说:疫苗本身无法挽救生命,只有接种疫苗才能。(Vaccines don’t save lives. Vaccination does. )。将宫颈癌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确保疫苗的公平接种,是我们和伙伴的共同目标。但已上市的宫颈癌疫苗价格昂贵,根据疫苗卫生经济学家的估算,如果将HPV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仅这一款疫苗要花的钱,可能比既往所有免疫规划疫苗花费总和还要多。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一方面,我们支持合作伙伴开展宫颈癌疫苗的卫生经济学研究、免疫策略研究以及筹资机制研究,另一方面,我们还支持在不同经济条件和资源环境地区开展区域试点,开发实施工具包、进行研究和服务能力建设,并开展项目实施效果评估,为宫颈癌疫苗在全国适龄女性的普及探索切实可行的实施方案。

乔友林老师和他的团队就是这些可爱可敬的伙伴们中的一份子。他常年奔波辗转于全国各地,与卫生决策者分享研究成果、推动试点项目、探讨实施方案。

在伙伴们的不懈努力下,鄂尔多斯于2020年8月率先开展适龄女孩免费接种二价宫颈癌疫苗计划,成为全国第一个将宫颈癌疫苗纳入地方免疫规划的城市。至今,全国已经有44个城市将宫颈癌疫苗纳入区域免疫规划,预计每年保护超过百万适龄女性远离宫颈癌的致命威胁。

今年8月,当我们一起回到鄂尔多斯,将过去几年来的经验汇总,以”中国低卫生资源地区消除子宫颈癌示范项目”向其他城市推广时,这位本可以享受退休安逸生活的教授露出了最为放松和骄傲的微笑,他说,“做学问、做科学从来不是一件自娱自乐的事情,不是发表文章、贴奖状在墙上这么简单,真正要解决的是人类健康的问题,哪怕是一点点,积累起来也会是了不起的进步。”

如果想要疫苗服务更多的人,打得到和打得起都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像是宫颈癌疫苗自2006年问世以来,一直供不应求且产能有限,高昂的价格更让中低收入国家无力承担。因此,我的另一个工作重点就是找到质优价廉的疫苗,并支持疫苗生产企业通过世界卫生组织资格预审,从而获得国际援助大宗采购的资格,以弥补全球供需缺口,促进中低收入国家女性健康。

高光老师,就是我在“寻苗”路上紧密合作的伙伴。她曾经是国际药物监管机构的主审“考官”,有着丰富的质量体系监管经验,而现在,她则成为了帮助中国企业的疫苗通过世卫组织预认证的“辅导员”。


世界卫生组织预认证体系通过对疫苗生产厂家的生产、质量管理体系以及产品进行评估,确保疫苗产品的质量、安全性和有效性达到国际标准,是中国疫苗产品走出国门、通过国际采购为全世界有需要的弱势群体提供公平保护的“通行证”。

但想要获得这张“通行证”,对于企业来说不仅有着庞杂的细节,还需要有与国际机构进行密切的合作。而为了加速消弭不熟悉、不了解带来的重重挑战,我们与高光老师所在的帕斯适宜卫生科技组织(PATH)与两家中国宫颈癌疫苗生产企业开展了合作,不仅在产能规划、技术创新、工艺优化和质量控制等方面为企业提供专业指导,并且无偿转移了关键性的质量检测技术,帮助企业提高产能、降低成本、提升质量,助力中国生产的宫颈癌疫苗达到国际质量标准。

在多方伙伴的紧密配合下,首支中国研发生产的宫颈癌疫苗于2021年11月顺利通过了世界卫生组织资格预审,另一只国产宫颈癌疫苗也即将接受同样的评估。


“哪怕早一天,都能拯救更多妇女和儿童的生命。”高光老师说,正是这种使命感督促着她,让她不敢停下脚步,“这是一场关乎生命的考试”。

 

当年,选择离开工作12年的疫苗企业加入盖茨基金会,很多人说我选择了一条难以评估好坏的未来,因为“事情肯定是好事,但企业都做不来,肯定是难啃的骨头”。事实也确实如此。但好在,我并不只是一个人,正是因为有着像乔友林老师、高光老师这样的伙伴,“让宫颈癌疫苗公平守护每一个人”才从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在鄂尔多斯准格尔旗,当年第一个接种免费宫颈癌疫苗的女孩特意赶来与我们见面,告诉我们她已经如愿以偿地考上了护校,“未来也要保护更多的人”。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刻所传递的力量感让我切实地知道,我和我的伙伴们所做的工作正改变着更多人的生活。

 

 “独行者速,众行者远”。我相信与伙伴们携手同行的力量,会让我们共同的愿景终将成为现实——让更多人获得公平接种疫苗的机会,过上健康而富有成效的生活。


 延 伸 阅 读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