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家庭欢聚酿命案:帅小伙死于特工准岳父家,在场五名家人证词破绽百出

家庭欢聚酿命案:帅小伙死于特工准岳父家,在场五名家人证词破绽百出

社会

2015年发生在意大利的马可(Marco Vannini)枪击死亡事件,至今仍是意大利媒体关注的焦点之一。

(马可)

年仅20岁的航空军校候选生马可,在女友家浴室中离奇中枪身亡。另外5位在场人员皆来自同一家庭,其中,马可女友的父亲安东尼奥(Antonio Ciontoli)是名高级特工,部分媒体将其比作007詹姆斯·邦德。

(安东尼奥)

“专业人士”犯案,加之住宅的私密性,令还原案件真相困难重重。一家五口人冷漠旁观、消极施救,侦讯阶段证言又多次改口,多名被告互相袒护;侦查疏漏不断,物证不足……凶手的动机究竟如何,外界也许永远无从知晓。

(字数12,287)

急救电话

2015年5月17日23:38,意大利北部城市拉迪斯波利(Ladispoli,位于拉齐奥大区,距罗马39km)急救电话118,接到一个求助电话。

一个名叫费德里科(Federico Ciontoli)的年轻男性告诉接线员:“我家有个小伙子因为恶作剧玩得太过火,被彻底吓坏了,现在脸色苍白,好像停止呼吸了!”

(费德里科)

接线员试着询问更多信息:“是什么样的恶作剧?具体发生了什么?患者还有意识吗?”

“我不知道,当时我在另外的房间,没看见过程,我……”

话没说完,母亲佩齐(Maria Pezzillo)突然拿过他手里的听筒,对接线员说:“那小伙子现在没事了,状况见好,我们有需要会再联系。”然后挂断。

过了没多久,18日0:06,费德里科的父亲安东尼奥再次拨打118。这次他对接线员说的是:家里一个年轻人在浴缸泡澡时不慎打滑摔倒,右肩被梳子扎伤,伤势不是很严重,但出于安全起见,还是需要救护车。

17分钟后,救护车抵达,安东尼奥第一个走上前找到急救队的担架员,主动出示证件称自己是警察,有些事想跟领队医生直接沟通。

安东尼奥语气有些惊慌,但尽力表现出坦诚。他告诉医生,家里等待救护的人是女儿玛蒂娜(Martina Ciontoli)的男友马可,意外中枪受伤,现在呼吸微弱,陷入昏迷。接着,安东尼奥又面露难色地表示一时说不清事情经过,只请求务必低调行事,这件事绝对不能声张,他职业特殊,可能因此丢了工作。

(马可和玛蒂娜)

费德里科则在一旁不断重复:“爸爸,给依佐(Roberto Izzo,安东尼奥的好友、拉迪斯波利市奇威塔维奇 (Civitavecchia)警察局局长)打电话,找他,找依佐。”

(意大利的医疗急救根据患者伤病程度分为三个等级:一级为白码(Codice Bianco),不紧急,但病人要求尽快就诊,如皮肤湿疹等;二级为绿色码(Codice Verde),普通紧急,如创口不大的外伤、单纯性脑震荡等;三级为红码(Codice Rosso),非常紧急,如主动脉夹层、过敏性休克等。)

鉴于电话中没有如实说明伤者情况危重,急救队只启动了绿码接诊,救护车未配置重伤重症诊疗设备,此时不得不立刻转红码紧急调度医用直升机,送马可去条件更好的罗马双生子综合医院,争取一线生机。

直升机于0:54到达罗马的医院,安东尼奥驾车载着妻子和儿子稍晚到达,玛蒂娜和哥哥的女友维欧拉(Viola Giorgini)赶来时已经是1:30。

(维欧拉)

接诊医生查看状况后,确认子弹穿过马可的右上臂刺入右肺,最后到达心脏。受害人内出血严重,胸腔大面积浸血,失血量高达1500~2000毫升,加之未及时送医,目前已无能为力。

医生又强调,如果能在伤后一小时内抢救,这一枪伤并不致命。

(子弹路径)

然而为时已晚,马可在5月18日3:10不治身亡,直接死因为失血性休克。

由于患者非正常死亡,且安东尼奥一家人在急救电话中先后两次含糊其辞,隐瞒伤者的真实状况,医院决定立即报警。

根据属地原则,案件恰好由依佐局长任职的警局接警承办。

5月18日下午,警局暂时以延误施救的罪名传唤安东尼奥一家录口供,包括费德里科的女友维欧拉。

高阶特权

警察局并没有对他们全家执行严格的疑犯待遇。

安东尼奥更是径直去找刑侦调查负责人阿玛多利(Manilo Amadori)准将(意大利警务系统的一个中级职称),礼貌寒暄后面色无奈地说起:“我家出事了,恐怕有大麻烦。”后者让他先去自己办公室,坐下来好好说。

(依佐局长)

随后,表情严肃的依佐也推门进来加入谈话,他先是对阿玛多利说:“我感觉事情不妙。”

然后他直接问老友:“为什么会在家里开枪?安东尼奥你不要说谎,告诉我实情。” 安东尼奥短暂停顿后回答,错在自己,与他人无关。

安东尼奥是军旅精英,拥有海军少将军衔,曾获意大利共和国骑士勋章。近几年又被选入高级特工机构特情安防小组,作为核心成员负责国家高级政要的安保工作,其职业素养算得上意大利最顶尖的特工之一。

受益于职务便利,安东尼奥在警政体系中人脉颇广,他与警察局长依佐有超过10年的友谊。

因为上述原因,安东尼奥一家面对警察相对轻松自如,也没有受到过多限制。安东尼奥作为嫌疑人甚至正常上班,直到2016年1月才被停职。

在这家人轻松自如的映衬下,马可之死也显得不够沉重了。

恋情

1995年4月,马可出生在意大利北部拉齐奥大区、邻近罗马的海滨城市彻维特里 (Cerveteri,距罗马35.8km),父亲瓦莱里奥和母亲玛丽娜经营一间不大的披萨店,为人和善,邻里关系融洽,三口之家生活平静安宁。

(马可和父母)

温馨和睦的家庭氛围下,马可成长为友善礼貌、热情阳光、乐于助人、有责任感的青年。他总是精力充沛,想象力天马行空,能让周围人都快乐起来。

马可非常渴望成为职业军人、飞行员或警察。

(马可)

2013年高中毕业时,由于英语成绩差,马可的会考综合分数达不到军校报考标准。他便开始半工半读,一边做兼职一边复习备考。除了在自家店里帮忙,他还会找些保安之类的岗位打零工。

2015年春天,马可终于拿到理想的会考分数,成功申请到撒丁航空科技学院(意大利知名的空军军校)的报考资格。

两年多的辛苦付出没有白费,他又顺利通过第一轮笔试,此时的马可很有信心,满心期待面试过关后梦想成真。

马可稳定交往3年的同龄护士女友玛蒂娜一直反对他参军,因为如果男友考上远在撒丁岛的军校,两人不得不面对异地恋的问题。

玛蒂娜心理上特别依赖男友,非常抗拒远距离恋爱带来的失落感和不确定性。

(马可和玛蒂娜)

整个三、四月,两人为此多次激烈争执,还短暂冷战、分手过。女方甚至通过男友爸爸下最后通碟:

“马可已经4天没给我打过电话了,他竟然还若无其事。我受够了!如果今天之内他还不来主动找我,一切到此为止。”

但争吵并未持续太久,小情侣再度和好如初。

玛蒂娜的家庭环境比男友优越,父亲是高级军官,母亲佩齐常年在市政选举委员会做兼职点票员,大她3岁的哥哥费德里科是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的大三学生。

玛蒂娜一直很受家人宠爱,她在亲密关系里常常不太会为对方着想。

(玛蒂娜和父母)

她高中毕业后去罗马读了一所专科护理学校(类似国内的高职、大专),毕业后回到拉迪斯波利。2015年初入职一家公立医院做护士,业余时间注册了大学的非全日制课程,继续学习深造。

同事和病人都很喜欢这个小姑娘,她耐心细致、认真负责,性格好容易相处,在工作之外也常常保持着和病人的友谊。玛蒂娜经常去看望年长、独居的病人,或者帮忙采购生活物资。

马可憧憬军旅生活,十分仰慕安东尼奥事业成功、位高权重,常常将他的只言片语熟记于心,奉为金科玉律。

他一心希望得到准岳父的提携,曾郑重请求其引荐,希望在军校面试中脱颖而出。后者虽然半推半就地应允,但不知是女友阻拦还是准岳父没放在心上,这事后续不了了之。

好在家人都很支持他,还请供职于军队的表舅为马可写推荐信。表舅表示自己职级偏低,人微言轻,给不出任何保证,只能尽力碰碰运气。

马可担心托表舅办事被女友知道,再生不快,特地嘱咐家人千万保密。

母亲玛丽娜对此有点不高兴,儿子正为前途奋斗,她做女朋友的不鼓励就算了,怎么还干涉阻挠?

(马可和母亲)

再加上平时玛蒂娜对马可多有约束,她会登录马可的社交账号,删除其女性好友,还会查看他手机的通话记录,不许男友单独参加有其它年轻女孩在场的派对和聚会(但并不以同样的标准要求自己,她依然会结识新的男性朋友,社交软件也不会屏蔽异性),有时甚至妒忌男友与父母关系亲近。

准婆婆认定玛蒂娜性格自私、双标、妒忌心重,过分以自我为中心,一直对其颇有微词。不过,马可一直特别包容,觉得这是她爱自己的表现。

2015年5月17日星期天,马可从打工的海滨浴场老板马西处领了周末两天的工资100欧元,19:40下班时间一到,和同事道别后就立刻走了。

20:00,马可准时到女友位于拉迪斯波利的家里聚餐,除安东尼奥一家人外,还有费德里科读军校的女友维欧拉。

(马可和女友一家,后排右至左为安东尼奥、费德里科、佩齐、玛蒂娜、费德里科女友维欧拉)

23:00,马可给家里打电话,告知父母今晚留宿于女友家,明天再回去。父亲瓦莱里奥隐约听到电话里儿子说话的空档有嘈杂的争吵声,当时并未在意。

23:15,安东尼奥家突然传出很大的响动声,类似玻璃碎裂的声音,3分钟后,马可大声的惨叫在安静的夜晚格外引人注意。

(安东尼奥家)

23分钟后,费德里科才第一次拨打了急救电话。

协调口径

警局监控录像拍摄到,审讯室外的走廊座椅上,结束问话的玛蒂娜兄妹和维欧拉坐在一起。三人一边彼此安慰,一边零碎地谈论枪击经过。

玛蒂娜哭着说:“我看见爸爸拿枪指着马可,说要开枪。他的脸吓得惨白,叫爸爸别这么开玩笑,没有这样的玩笑。我知道他要死了,他不该就这么死了的!”

维欧拉接着说:“玛蒂娜你好好想一下,如果他没死,肯定也残废了,一个健康健全的人突然残废了,才真叫生不如死!”

(玛蒂娜和哥哥、维欧拉)

这段对话几乎证实了安东尼奥是故意用枪指着马可,和他本人向急救医生解释的“一些意外”有出入。

安东尼奥结束笔录后走出审讯室,看女儿挂泪,简单地拥抱安抚后,转而问儿子警察有没有为难他们。

“没什么,只是叫我实话实说,如果耍花招他们能查出来。我说是我先到浴室的,你呢,玛蒂娜?”

“一开始我跟马可都在浴室,之后我出去了,不一会就听到……”

“你说你第一个冲到浴室?”安东尼奥突然问儿子。

“是啊。”

“那你妹妹呢?”

“不,不对,是她先进去的。”

“什么,你们什么意思?”玛蒂娜问道。

“我进去看见妹妹在浴缸边站着。”

“是,但我跟你说了……”

“你在用洗手池,开着水龙头。”

逻辑混乱的短暂交谈后,四人沉默了几分钟,之后玛蒂娜像是重新整理好思绪,跟哥哥确认:“这只是一个恶作剧,失控的恶作剧。”(恶作剧的说法费德里科在第一次打急救电话时提到过。)

“可是警察知道……”

安东尼奥口风一转:“警察知道的是你们说了什么,所以,只能有一个答案,无关的事情没必要提。”

“没错,没错。”费德里科附和着。

“今晚太多事,太乱了!”玛蒂娜喘了口气。

兄妹俩都努力跟上父亲的节奏。

“太惨烈了,根本不可理喻!”费德里科自顾自地感叹。

“只是意外,完全偶然。”玛蒂娜也在调整思路。

“我得冷静一下,一切都措手不及,被打中的可能是你,也可能是我。”费德里科说。

玛蒂娜接着说:“我们也不知道会偏偏射中马可呀?”

兄妹俩似乎克服了最初的慌乱,在父亲的引导下渐渐平复心情,找回了理智。

矛盾

安东尼奥一家初步达成的共识不同,整个侦查过程中当事人、证人和118电话录音对事件的回顾还原,矛盾之处很多,具体如下:

安东尼奥

不难看出,主导案件走向的是安东尼奥,马可的死亡因他而起,他也极大地影响了妻子和儿女的口供和言行。

安东尼奥说,家里有两把手枪,一把为拉枪栓故障的1982年制Beretta m9(Berreta 9毫米口径,即肇事枪支,拉枪栓不能正常滑动,需要调试才能开火)半自动手枪,平时放在浴室置物架上;另外一把性能正常的,放在书房。

当天下午,他拿出Berreta m9,像往常一样擦拭保养,仔细清洁后用皮革套包好,放回原位。

(安东尼奥的两把枪,肇事枪支为上侧那把)

星期天晚上,马可来家里聚餐留宿,23:00前后进入浴室洗澡。安东尼奥本来要上床睡了,因为一直记着小伙子喜欢枪械,几次说起还没见过真枪,就突发奇想用手枪恶作剧一番,本意只想借机展示,满足准女婿的好奇心。

于是,他敲门进入浴室,女儿也在,看他进来就出去了。他一边和准女婿聊天,一边拿起 Berreta m9,马可果然见到枪很兴奋,他趁马可正起兴时突然举枪,拉动拉枪栓,佯装射击,不想弄巧成拙,鬼使神差地扣动扳机。在他还没回过神的时候,马可已经被击中倒地。

(性能正常的半自动手枪的使用流程为:1.子弹装满弹夹,即上膛;2.解开扳机的保险,所有型号手枪都装有保险,否则太容易走火误射;3.拉动拉枪栓,调整拉枪栓与否关系到子弹能否顺利出膛;4.按下扳机,即射击完成。)

警方提出,既然手枪会定期保养,事发时安东尼奥又拉动拉枪栓,那么射击意图显然很明确,安东尼奥无疑涉嫌蓄意谋杀。

安东尼奥愣了一下,要求跟律师讨论过后再回答。

短暂交谈回来,他否认此前的供述:改口为马可泡澡时一再要求要看看枪支实物,他才勉为其难拿出Berreta m9示范一下。

他记得那把枪没有上膛(言下之意虽然拉动拉枪栓,但弹夹内空置,没有子弹),倒手过程中他没拿稳,枪打滑了差点落地,实在来不及反应,才失手扣动扳机。没想到,枪其实上膛了,误伤马可。

他还自称,枪坏了很久,入手后,只在2007年年中看射击教练实物演示时用过一次,其余时间一直闲置。虽从军多年,可他并不熟悉枪支操作,没有读过枪械专业的课程,跟外行没两样。

(安东尼奥家中部分场景,左侧为二层浴室外,右上为马可用的浴缸,右下为玛蒂娜房间)

但是,前同事萨尔瓦多却提供证词说:安东尼奥是训练有素的特工,堪比轻武器专家,一直有定期进行射击训练的习惯。两人共事时(2007~2008年)就知道他的持枪执照有很多年了,借口操作生疏极不合理。

此外他还提到,他不明白为什么安东尼奥案发后竟然将他删除Whatsapp好友,可能怕他说错什么节外生枝吧。

玛蒂娜

对照玛蒂娜在警局记入卷宗的证言内容和她无意中被监控拍到的话,能清晰感觉到她刻意地在说有利于父亲的话。

她最后确定的版本是:吃过晚饭,她和马可一起回二楼自己房间,接着男友去同在二层的浴室泡澡,她在浴室的洗手池洗内衣,两人随意聊着。看安东尼奥敲门进来,她就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很大响声,但不像枪声,不知道怎么形容。她走进浴室问有什么事,父亲回答她,只是开了个玩笑,马可脑筋没转过来,受惊过度而已。

至于此前自述亲眼所见的射击过程,玛蒂娜一再解释为:录口供的警察态度恶劣,她被吓住了,心里害怕,又因为男友意外去世情绪崩溃,精神恍惚,不知道自己在走廊上说了些什么。

费德里科

费德里科的证词是家里唯一一个没有跳跃性变化的。

他说,当时和女友在自己房间,他在读书,维欧拉看Rai3电视台播的动画片。因为距离浴室最远,又与邻家一墙之隔,第一次听到声音时,并未联想到枪声,觉得和印象里听过的枪声差别很大,反而像重物落地的钝哑噪音。他先想了一下,试着分辨音源在哪,然后走出房门,猜测异响是从浴室传来。

费德里科走近开门,看到马可倒卧在浴缸里,地板和洗澡水都看不出血迹,伤口很小,所以猜想并不严重,根本没想到他身体里有子弹,也就没着急叫救护车。他再看爸爸和妹妹,他们当时都呆在原地。

之后父子两人一左一右搀扶着马可回主卧室躺下,玛蒂娜帮他盖上毯子。原本在厨房料理食物的妈妈,看见状况也吓一跳。

大家这才缓过神,商量接下来怎么办。

费德里科又返回浴室,捡起那把Beretta m9,把它丢到自己卧室靠墙的床下,防止再次误伤。

维欧拉

维欧拉事发后的举动非常沉着,只有一次被警方监听到气愤接近失态地抱怨男友:“都是你,连累我跟着没完没了地圆谎!”

警方分析,她的话中比较可信的部分,是对朋友提过那把Beretta m9整个下午都在一层客厅沙发上,而非安东尼奥指认的放在浴室置物架上。

所以,警方认为,不排除手枪由于摆放随意,谁都能接触到,也许有人无意中摆弄时滑开了保险,或者动了拉枪栓而不自知。

至于浴室,维欧拉说,她那时跟在男友身后,考虑到马可没穿衣服,她就没进去,但远远看见马可手臂上有一处很小的痕迹,没有血。

她说浴室里也没有其他值得注意的地方。安东尼奥像没事发生一样,让她不要多想,马可不过是被枪声吓傻了,一时惊厥,她也没理由怀疑。

佩齐

在相熟的友邻眼中 ,女主人佩齐负责善后,给家人行动上的支持。

马可确认死亡后的几个小时里(即从医院回家后),她先是彻底打扫家中里里外外,而后联络一位朋友,询问是否能拿到接诊急救队的全员名单,但被拒绝了。

佩齐接着找家庭律师,讨论如果死者父母提出高额死亡赔偿金应该如何应对,并商讨了一个家庭财产转移方案,希望最大限度避免金钱损失。

同时她向安东尼奥同为职业军人的弟弟毛罗征求反侦察建议,并提醒家人不要接打手机电话,以防窃听。

佩齐还去找左邻右舍,一一询问星期天晚上各家都听到些什么,然后牵强地自圆其说,试图安抚或说服邻居。

案发没多久,他们就迅速搬家,躲避流言蜚语。

玛丽娜

马可的母亲玛丽娜不相信安东尼奥父女的说辞,坚称儿子对武器没兴趣,最向往大海和汽车。

马可有洁癖,洗澡从来都是用淋浴,不会泡浴缸,也不可能在洗澡时允许别人进入浴室,哪怕在自己家,自己的父母也不行。

不过犯罪嫌疑人安东尼奥则辩解称,他和马可特别亲密,像亲父子一样,还陪小伙子瞒着两家人去看过男科,所以彼此并不避讳。

罗贝托&马可表哥

马可的好朋友罗贝托在电视访谈里向记者说道:刚出事那几天,玛蒂娜急着找他要回马可装有私人物品的双肩包。他起初很犹豫,建议拿给警察更稳妥,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线索。玛蒂娜坚持让他别插手,并说小人之心大可不必,她们全家坦坦荡荡,一切等警方调查。

可玛蒂娜拿到背包后就不再接他的电话,连Whatsapp也拉黑了。

马可的表哥亚历山德罗5月19日发信息质问玛蒂娜,那时她也在场,为什么不及时叫救护车?只得到一句:我爸不能丢了工作,一切只是个糟糕的玩笑!

表哥接着问:“什么见鬼的玩笑让马可活活送命?你们有五个人,难道没有谁觉得不对劲吗?”

118电话录音

急救电话的录音,不止完整录入了一家人对待马可处于危急状态时的冷漠,更牵扯出冷漠背后的家庭秘密。

当晚两通118电话的完整录音经技术解析,呈现出很多安东尼奥家之前未曾提及的细节。

安东尼奥0:06拨打的第2通电话中,能够分辨出马可当时低沉的有气无力的痛苦呻吟声,还能听到马可比较清楚地说道:“是我不对,够了!求你了!原谅我!”等简短语句。

甚至录入了玛蒂娜压低嗓音让男友“安静点,闭嘴!”母亲佩齐则一旁帮腔:“烦死了!”

马可继续哀求道:“求求你,让我回家!”“玛蒂(玛蒂娜的昵称),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

对此,佩齐后试图澄清:他叫的不是玛蒂,而是马西(Massi,Massimiliano),他打工处的老板。

然而雇主本人想都没想就否认了:马可没有任何理由向他道歉或乞求原谅,他们之间不存在纠纷,相处非常愉快。

邻居帕尼库齐

邻居帕尼库齐和妻子当时已经睡下,被惊醒后直觉声音是从安东尼奥家传来的(普通手枪射击的声值约130分贝,隔墙而居听起来很大)。想到刚刚听到邻家传出的“对不起”“原谅我”这些令人担忧的表述,特地让妻子起身敲门,去问是否需要帮助,但开门的佩齐回答:家里一切都好。

邻居克里斯蒂娜

另一位邻居克里斯蒂娜向警方证实,星期天晚上她正看电视转播罗马vs乌迪内的足球赛,听到安东尼奥一家在阳台吃晚饭,但没像往常那样听到安东尼奥的声音(两家住宅并排相邻,建筑隔音不好),平日他只要在家,通勤开的黑色奥迪车就会停在房前固定车位上,那天她也没看到。

(邻居克里斯蒂娜)

23:00以后, 她听到断断续续的杂乱吵嚷声,从窗口向外看,这时安东尼奥的车停在路边。

至于吵闹声,可以清楚地分辨出是玛蒂娜尖声在说“爸爸,你看他,你看他!”

更晚的时候,她先是听到玛蒂娜对哥哥说:“马可状况很差,问爸爸妈妈怎么办。”再之后也听到了马可那句惊悚的“对不起,玛蒂!”,并将其描述为“惨绝人寰的哀嚎”。

克里斯蒂娜倾向于认为安东尼奥加入争执的时间较晚,似乎承担着旁观辨理的角色,应该不至于直接出手。即,她认为开枪的并非嫌疑人安东尼奥。

皮革商人大卫

安东尼奥的一位皮革店主朋友大卫,在案件侦查快要结束时把他和依佐局长一起举报了。(依佐曾经介绍安东尼奥到大卫店里定制真皮枪套。)

(大卫本人在接受采访)

大卫声称,依佐向他诉苦,5月18日凌晨安东尼奥一出事就给打给自己,说一家人在玩真心话大冒险时,费德里科失手打死人了,不知怎样应对,无论如何不能毁了儿子,他求依佐帮忙。

作为回报,安东尼奥会设法把即将退休的依佐调任到退休金更高的情报部门。依佐局长则提出,如果做好心理准备了,由他顶罪也可以。可事后越想越良心不安,一个20岁的年轻人因此丧命,这让依佐饱受煎熬。

大卫更指出,犯罪嫌疑人安东尼奥有两张电话卡,一张实名注册,日常使用;另一张登记在马可名下(这张卡的电话号码是马可父母在整理儿子遗物时从他手机通讯录看到的),用来联系或者处理一些不想让人知道的人和事。

他打给依佐用的是就是小号,办案警察并没有调取这个号码的通信记录。(意大利的电信公司为客户保存2年的通信数据,大卫举报是在2017年下半年,数据保存期限已过。)

几乎同一时间,玛丽娜也收到相同内容的匿名信,指控真凶为费德里科。不过,信中完全没有提及案发时的细节,警方也未找到寄件人,对其可信度表示怀疑。

依佐反驳大卫称,侦查过程合法合规,他当警察几十年一向克己奉公,没有徇私包庇,更不会利益交换。

阿玛多利警官还接受电视采访替上司解围:局长从未以任何形式明示或暗指费德里科有嫌疑,倒是提过他的前妻正在跟大卫交往。

大卫语出惊人没多久,又通过媒体发表公开信声明:出于某些压力和威胁,为了他和家人的安全,不会再讨论与案件顶罪有关的任何事。

顶罪一说,由于空口无凭,就此不了了之。

物证鉴识

案件最大的举证争议点,是射击枪支和火药。

如费德里科所说,在警察搜证时,击中马克的Beretta m9仍在他卧室床底,但作为关键物证它却干净得不可思议,所有生物痕迹如指纹、汗渍、DNA等全被抹除,无法判断谁接触过或使用过。

射击造成的火药微粒弥散,使安东尼奥身上共有87个沾落点,其中鼻孔18处;费德里科周身共有42个沾落点;玛蒂娜18个,其中一处是她的右鼻孔;佩齐和维欧拉身上未检出火药微粒。

马可接受急救时穿着的黄色短袖T恤上有8处火药微粒沾落点,他脱在女友卧室的网球鞋上,左鞋3处、右鞋5处。意味着射击发生时,他的衣着鞋子也在浴室内,可能是在穿戴整齐时被击中的。

火药检验结果能够支持两种假设:

1.枪击发生时他们4人处在同一封闭空间。

2.玛蒂娜和哥哥在枪击结束之后才进入浴室。

由于正在使用中的浴室环境湿度大,空气流动性差,火药的细小颗粒飘散在空气中沾落到随后进入的人身上(类似雾霾天的pm2.5),是正常物理现象。

但这个说法有缺陷,嫌疑人父子(女)3人接受鉴证人员采样的时间为5月19日,距离案发已过了近两天,身上的火药颗粒在外出活动、穿脱衣服后会有一定脱落,采证时的沾落颗粒数量必然小于案发现场的即时数量,即依然无法确认枪击发生时究竟有谁在现场。

另外,由于马可的外衣、鞋子沾落火药,还使得浴室是否为第一现场成为疑问,因为通常不会有人穿着外衣、运动鞋进浴室准备洗澡,警方也无法给出确切结论。

在对嫌疑人家的电话监听中发现,费德里科给姨父打电话报平安时,说他5月18日凌晨从罗马的医院离开后就没回家,嫌家里火药味太大,除味剂都遮不住,只好去女友家里睡客厅。

(他的房间和初步认定为案发现场的浴室均在二层,家中客厅位于一层,安东尼奥家房屋共两层,面积接近200平米。一样是睡客厅,为何不回自己家?自家客厅离浴室有相当的距离,又使用了除味喷雾,仍然说火药味很浓,令人费解。)

安东尼奥的父亲在电话中问小儿子毛罗:安东尼奥是否真的是在浴室里开枪?毛罗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停顿了三秒后,犹豫了一下,才说不知道。警方认为,这不是谈话过程中自然的表现,更像有所隐瞒。

另一项重要物证是受害人的衣物和私人物品,却不知所踪。

马可下班时身穿深蓝色带有Maggiore字样的短袖T恤衫、蓝白条纹袜子,和洗澡前穿的天蓝色浴衣都不见了(即安东尼奥一家人未提供给警方,而警方也没有寻找或找了却没找到)。

马可被送往医院时穿的是一件黄色上衣,法医检验衣服上没有正常量值的皮屑残留,认为这并不是被害人当晚穿着的。

马可当天穿的长裤虽然被清洗过,仍然呈鲁米诺反应阳性(即沾染过血迹),他100欧元的工资也不知去向。

刑侦团队的声明说,外衣、浴衣检验与否不影响案情侦查。

但是,警察和法医未及时对安东尼奥家进行全屋采样检验;上门取证全程安东尼奥都在场,不排除当时尚未停职的他利用职权对搜证施加干扰;鲁米诺检测也仅限于马可的衣服和随身物品。

物证遗漏、错漏的可能性大,受害者家属和舆论都非常不满。

人物画像

不同于展现给外界的精英军人、特工、温文尔雅的绅士、爱家的丈夫和父亲形象,真实的安东尼奥并非那么表里如一。他性格严谨,滴水不漏,观察入微,精于算计,有点自负。

朋友评价,他无论惹了什么麻烦,总能想办法(无论正当与否)全身而退。且与相对简朴的家庭开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安东尼奥的家庭资产高达100万~200万欧元。

(2018年至今,意大利总理的年薪约为税前12~13万欧元,每年所有高层政要公开申报的个人或家庭资产,极少数会超过100万欧元。以单纯工作收入计,嫌疑人一家的富裕程度有违常理。)

2000年,时年33岁的安东尼奥被两名外国妓女报警,称其招嫖赖账并暴力相向。虽然事发地为罗马,他向警察朋友依佐讨了人情,后者设法把报案转到自己辖区受理,又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打发掉两名妓女,顺利撤案。

2014年夏天,在高速路上,安东尼奥以超过200公里的时速意图超越前方车辆,对方司机被飙车激怒,想把他逼停下车讲理。不料他刚刹车停下,就掏出手枪恐吓对方,非常傲慢,对方虽然气不过也别无他法,只得让路请他先走。

(意大利的高速公路限速为110~130km/h,由于地形、路况不同,各地限速略有差别。)

起诉审判

检察官以过失杀人的罪名起诉安东尼奥一家,其中,求刑直接责任人安东尼奥21年监禁,妻子和两名子女各14年有期徒刑;指控维欧拉延误施救,求刑2年。

由于事发环境相对封闭,所有被告均为同一家庭成员,许多未能厘清或披露的细节始终未能找到清晰答案。法庭能够做出的判决,仅仅依据有限的人证、物证,以及当事人夹杂利己因素的证词来完成。

2018年4月18日,法庭判决安东尼奥误杀罪名成立,处以14年有期徒刑;妻子和一双儿女则被判处9年监禁;维欧拉获准无罪释放。

除维欧拉外,所有被告均不服判决,立即上诉。他们一再自辩被害人弹孔很小,血迹微乎其微,根本无法预料伤情如何,很难联想到致命伤。

8个月后,安东尼奥一家二审胜诉,新裁决推翻原判,安东尼奥重新裁定的刑期为5年,妻子儿女的刑期也缩减至3年。

马可父母对此无法接受,借由媒体控诉二审简直儿戏,漠视生命,要上诉至意大利国家高等法院,讨回公道。

(马可一家的亲朋好友的抗议)

高院法官最终认定,安东尼奥一家拒绝采取任何形式的有效办法对受害者进行急救,直接促成他的死亡。

这不是意外,而是有意为之,他们毫不犹豫地牺牲一个20岁年轻人的生命,又为一己私利掩藏真相,应当接受相应的法律制裁。

终审认定安东尼奥误杀罪名不变,仍应服刑14年;另外三位家庭成员则从重判罚,均被处以9年零4个月监禁;维欧拉依然被判无罪。

(走出法庭的马可父母)

动机成迷

对于案件动机,主流媒体的分析评论大多归结于情侣争执。两人都很年轻,玛蒂娜尤其不善于控制情绪。她尽管工作时给人印象温和、性格好,但在恋爱中很任性。

当时她在自己家里,有家人在身边,不良情绪更容易放大、失控。安东尼奥看在眼里又护女心切,的确可能情急之下就用手枪吓一吓准女婿,没想到竟真的失手击中受害人。

我个人认为,或许可以有另外一种推断。

安东尼奥最初可能是真的失手打伤了受害人,但是马可在他家中中枪也不是一件小事,警察一定会追查。

枪击案不仅可能会影响到他的职业生涯,还有可能牵扯出那个他委托马可办理的电话卡以及他的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这些家庭秘密,是安东尼奥一家宁愿牺牲一个青年的生命、承担谋杀或误杀罪名的风险都不想暴露的。其中一个推测是,巨额家庭财产的来源。

所以安东尼奥一家从一开始就犹犹豫豫地拨打急救电话,并企图掩盖马可的伤情,直至马可失血过多而亡。

但以上终究是推测,正如受害人父亲所说,实际发生了什么只有马可能够回答,而他,已经无法开口。

参考资料:

https://www.italiavox.it/2019/02/marco-vannini-le-iene-soccorritori/

https://www.ilfattoquotidiano.it/2019/10/16/marco-vannini-le-conversazioni-telefoniche-dei-protagonisti-dopo-la-sua-morte-elementi-inediti-non-usati-nel-processo-gli-audio/5516727/

https://www.velvetgossip.it/2019/05/07/marco-vannini-linquietante-dettaglio-che-incastra-ciontoli/?amp=1

https://roma.fanpage.it/omicidio-vannini-gli-inquirenti-sicuri-martina-era-in-bagno-e-ha-visto-il-papa-sparare-a-marco/

https://www.lastampa.it/cronaca/2020/07/08/news/il-colpo-di-pistola-e-i-mancati-soccorsi-il-mistero-dietro-la-morte-di-vannini-1.39055916/

https://www.iene.mediaset.it/2020/news/vannini-indagini-sequestro-casa-intercettazioni_688549.shtml

https://m.youtube.com/watch?v=1PcpLoF6AEI

https://etrurianews.it/2016/05/10/omicidio-marco-vannini-patrimonio-ciontoli-sequestro-conservativo-per-oltre-1-milione-di-euro/

https://www.thesocialpost.it/2020/01/09/omicidio-vannini-ciontoli-soldi-risarcimento/

https://urbanpost.it/morte-marco-vannini-processo-news-viola-giorgini-federico-ciontoli-si-contraddicono/

https://www.viagginews.com/2019/06/30/viola-giorgini-chi-e-fidanzata-federico-ciontoli/

https://www.scenacriminis.com/delitti-biografie-criminali/omicidio-marco-vannini-lo-sfogo-di-viola-giorgini-in-una-lettera/

https://www.iltempo.it/attualita/2021/07/19/news/ciontoli-motivazioni-sentenza-cassazione-marco-vannini-gianluigi-nuzzi-instagram-28028073/

https://www.corriere.it/cronache/21_maggio_05/omicidio-vannini-ultime-parole-antonio-ciontoli-prima-carcere-marco-non-chiese-mai-aiuto-16d51826-adb3-11eb-a291-9e846c3a1f8f.shtml

https://www.leggo.it/news/roma/marco_vannini_omicidio_ciontoli_sospeso_servizi_segreti_foto-1467211.html

https://tg24.sky.it/roma/2020/09/30/marco-vannini-omicidio

https://www.ultimora.news/Marco-Vannini-licenziata-Martina-Ciontoli

https://www.quotidiano.net/cronaca/omicidio-vannini-storia-1.6317571

https://vivaitalia.today/marco-vannini-perche-antonio-ciontoli-e-stato-condannato-per-omicidio-volontario/

https://tg24.sky.it/cronaca/2021/05/03/omicidio-marco-vannini-sentenza-cassazione-ciontoli

https://www.fanpage.it/roma/omicidio-marco-vannini-il-caso-e-chiuso-cosa-resta-di-una-vicenda-che-ha-colpito-litalia/

https://www.newnotizie.it/2022/07/13/omicidio-marco-vannini-martina-ciontoli-ecco-come-il-carcere-lha-ridotta/

https://www.iene.mediaset.it/2021/news/omicidio-vannini-martina-ciontoli-carcere_1042787.shtml

https://nursetimes.org/martina-ciontoli-e-omicidio-vannini-opi-roma-seguira-iter-di-legge-nei-confronti-delliscritta/63257

https://retenews24.net/caso-vannini-martina-ciontoli-perde-di-nuovo-il-lavoronon-la-vuole-piu-nessuno-uid-3/

https://www.donnaglamour.it/chi-e-marina-conte/curiosita/

https://www.ilsussidiario.net/news/marina-conte-mamma-marco-vannini-cassazione-ultima-battaglia-ciontoli-mentono-e/2165090/

https://www.huffingtonpost.it/entry/a-sparare-a-vannini-fu-federico-ciontoli-il-figlio-di-antonio_it_5cd01835e4b0548b735d0180/

https://www.ilsussidiario.net/news/viola-giorgini-su-marco-vannini-nessuno-lo-voleva-morto-e-federico-ciontoli/2147449/

https://www.donnapop.it/2021/05/06/caso-vannini-federico-ciontoli-oggi-chi-e-eta-fidanzata-condanna-video/

https://www.iene.mediaset.it/2019/news/omicidio-marco-vannini-roberto-izzo-denuncia-davide-vannicola_469373.shtml

版权声明
本文作者:晚穹,编辑:考利、袜皮
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
图片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字版权归没药花园和创作者所有
欢迎转发朋友圈,转载请联系我们
精选案件专辑 
关注后回复专辑名称 
连续阅读专辑文章
国内大案 | 国外迷案 | 亲密关系中的谋杀 | 连环杀人案 | 国内外冤案合集 | 漂流瓶人格 | 寄居蟹人格 | 和儿童有关的案件 | 那些我悟出的道理 | 真实讲述 | 法律科普 |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