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又到了选举季,民调是否可信?

又到了选举季,民调是否可信?

时事

今天来谈谈民调问题

经历了2020和2016两届总统大选后,由于两次都严重低估了特朗普和共和党候选人的民意支持度,民调现如今在美国政坛和主流媒体中处于一个相当尴尬并不被信任的地位。民主党人对民调高估己方最后差点落得翻车(16年真翻了)的情况心有余悸,即便是民调数据对己方有利也很少有人敢相信。而共和党在被两次低估却狠狠的打了诸多民调公司脸之后,更是没有新人相信民调的必要。

但是,民调不受信任,却无法改变民调是选举过程中唯一可以用来观察衡量选举态势的客观工具(总不能靠什么义乌指数或靠猜吧)。民调本身所具备的不替代性,让外界在不信任的同时,又只能围绕着现有的民调来判断形势。那么在民调无法被取代的情况下,如何避免出现16和20年那样的民调失准,无疑是广大政治学家和民调公司都在绞尽脑汁思考的问题。

通常认为,2016年民调的失常主要是因为民调取样中没能充分的调节教育程度划分之一变量,导致选民样本中低估了特朗普占绝对优势的没有大学学位的白人蓝领选民数量,最终出现了选举爆冷的结果。而2020年民调在修正了该问题后仍出现了低估特朗普的情况,除了 “隐藏的特朗普选民” 这一可能的解释外,更多的问题是出在新冠疫情导致的自由派和民主党选民更愿意和更有时间回答民调。

民调是否改过自新了呢?

然而,即便是2022年民调看似解决了以上这些问题,就现在来看民调仍存在较大的失准风险。上一周,纽约时报的选举专家奈特·科恩(Nate
Cohn)发表的专栏文章再次敲响了业界内外对民调的警钟。科恩认为,现在的数据显示出民主党今年民调表现比基本盘预测好的地方,正是2020年民调失准最严重的几个州。虽然相同的情况并不一定等同一样的结果,但民调以往的记录让人很难对其精准程度保有信心。换言之,如果2022年民调向2020一样高估了民主党,那所谓目前两党紧咬的格局便会转化成共和党大胜/具有显著优势的共和党优势局。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民调失准在历史上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在新世纪以来的选举中,2012,2016,2020三次大选中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民调失真,但前者却是低估了民主党的支持度。也就是说,民调失真现象倘若再度重现,并不意味着共和党一定是被低估的一方。如果但从今年多布斯案判决后发声的补缺选举结果来看,现有的民调反而有可能会低估民主党的支持率。这种类似的民调大体可信但需要谨慎解读的态度,也是另一位“内特”(538网站主编内特·席尔瓦/Nate
Silver)在回应科恩的文章中所阐述的基本观点。

民调再度报警

根据内特·科恩9月15号的文章研究指出,2022年中期选举的民调再度显示了民主党候选人在中西部,特别是威斯康辛,宾夕法尼亚,俄亥俄等锈带州的有着超过本次选举基本预期的表现。而这种不同寻常的民调表现,尤其是发生在面临中期选举魔咒巨大压力的民主党一方身上,使得科恩认为这或许说明了中西部民调仍存在高估民主党的可能。

可以看出对应的州

以2020年民调出现巨大误差的威斯康星为例,考虑到今年是民主党执政期间的中期选举,威斯康辛是一个拜登2020年只赢了0.7%(在他全国范围赢了4.5%)的摇摆州,本次参院选举共和党又有现任议员谋求连任,在这个充其量是偏向民主党1到2个百分点的大环境下,共和党参议员罗恩·约翰逊应该是领跑的一方。但是在8月份的一系列民调中,民主党挑战者,副州长巴恩斯平均领先约翰逊4个百分点,这让外界很难调和这种民调和对基本盘估量出现较大差距的现实。

所以在科恩看来,威斯康辛的民调,很可能是像2020年高估拜登一样高估了民主党挑战者巴恩斯。如果把现有的威斯康辛民调按照20年的误差值来调整的话,反而会得出和基本大环境认知相符的约翰逊领先四个百分点的情况。当然,科恩的判断并不只是基于威斯康辛一个州。纵向对比有民主党现任议员竞选连任的佐治亚和内华达等同样拜登赢下的摇摆州选情,威斯康辛州巴恩斯的表现也显得非常突兀和不合理。在前两位现任参议员都只领先对手1-2个百分点的情况下,下克上的巴恩斯能领先3-4个点显然是让人很难相信的,科恩的质疑因此并非无理。

如果今年的民调和20一样误差

当然,科恩所做的这番分析,无疑是基于8月份威斯康辛州初选刚刚结束,刚从初选中加冕出来的巴恩斯形象比争议不断的约翰逊要好的短暂局面而做出的。在最近一周公布的民调中,巴恩斯所谓的“优势”在约翰逊和共和党外部势力开始猛烈打负面广告之后已经不复存在,反倒是回归了和约翰逊紧咬的胶着状态。所以未必民调就高估了民主党,只不过是八月的民调所捕捉的画面并不符合实际的选举情况罢了。

而参院选举本身和候选人素质高度挂钩的属性,使得部分包袱缠身的共和党问题候选人出现表现低于预期也算是合理的情况。出现像宾夕法尼亚这样民主党候选人菲特曼持续领先共和党人奥兹的反常一边倒现象,反倒是一种比较正常的情况。只是,随着初选季节终结,中期选举进入普选冲刺阶段,两党双方超级加倍的广告投放和竞选活动,势必会给一些原有金钱优势差距巨大的选举带来巨大的选情变化(比如民主党过去几个月金钱使用绝对占优的俄亥俄)。

民调真的不准?

回到民调准确度的问题上,科恩对民调提出的质疑,其实只是一种抛砖引玉,引起外界对民调真实性思考的行为,并不代表他就一定断定民调会像2020年一样出错。

在随后新一周的专栏中,科恩也指出今年民调中出现了不少比2020年民调进步和不同的地方。比如相比2020年民主党选民要比共和党选民更加愿意回答民调(双方差了20个百分点),今年选举的民调中如果有问到相关问题,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差距就只有5个百分点。

之前也讲到了,造成2020年大选中民调严重失准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因为疫情影响,自由派往往会因为遵守蓝州严格的防疫隔离要求和自我的道德诉求而选择留在家中,而共和党人则更倾向于继续生活并不一定会隔离在家。一来一往,这就导致了民主党选民有更大的概率去接民调公司的调查电话,进而使得最终的选民样本高估了民主党和拜登选民的占比。事实上,纽约时报2020年年初民主党初选还未结束时搞得拜登和特朗普1v1民调调查的结果,和最终的选举结果十分接近,远比10月底大选前的最后一轮民调要准确许多。

疫情是民调2020失准的一大原因

不过,到了2022年的今天,美国人民已经基本把疫情抛在了脑后。马照跑人照跳,除了个别因为感染而要隔离的人士之外,绝大部分人都已经回归了日常的生活。没有了疫情的客观因素影响,民调中似乎并不存在严重的党派回答率差异(Partisan
Response Rate),相对而言,自然民调可能就不会像2020年那样同样出错。

但与此同时,2020和2016年都不同程度上存在民调低估或无法准确捕捉到共和党和特朗普选民的问题,现在仍没能有一个好的解决办法。虽然内特·席尔瓦等人仍不认为所谓“隐藏的特朗普选民”存在——即选民不愿承认投给特朗普或主动向民调公司撒谎来调戏自由派和媒体,但特朗普选民数量整体被低估仍是一个既定的事实。或许,因为特朗普有相当一部分新选民是传统很少投票的低频率选民,这些选民又大多居住在农村和远郊,民调很难准确的捕捉到这些选民的动向导致了特朗普年代民调一直测不准。但考虑到2018年特朗普不在选票上时民调整体准确,也不排除民调只是无法应对特朗普难题而已。


如何正确看待民调

那么说了这么多之后,究竟该如何看待2022年的民调呢?只能套用并翻版一句里根的老话,不相信,但要审核(’don’t’
Trust but verify)。正如另一位内特(席尔瓦)文章中所指出的一样,长期以来外界对民调的理解存在着问题。民调从来不是一个能够完美把控测量选举结果的工具,而是一个用来解读当前(民调采样时期)民意和趋势走向的透视镜。分析民调之时,也不能只盯着最显著的谁赢谁输,差距多少的简单数字,而是要结合大环境,基本认知和民调中的样本数量和误差等多重因素来做出合理推断。不能把民调捧成金科玉律,也不能把民调当成一文不值的垃圾。

在特朗普时代2018年中期选中,民调仍有大体上准确地预测了民主党最终在众院选举普选票中取得8.5%左右的优势(民调=Generic
Ballot,国会选举倾向那党的调查)的正面案例。也就是说,即便是在2022年这样特朗普仍在政治前台的选举中,仍有可能出现部分特朗普的铁盘选民拒绝出来为其他共和党人专程投票的可能。

民调也可能高估共和党

再没有特朗普因素的干扰后,民调也许能更准确的衡量选举的走向。(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民调也存在一定程度上的问题,在红州低估了共和党候选人的支持率,在中西部也仍然存在高估民主党人支持率的情况,比如俄亥俄就是典型,这也是为何万斯长期落后瑞恩却大家一致仍看好万斯最终取胜)

还有一点,正如民调有可能低估共和党选情一样,民调同样又相当大的概率低估了民主党在多布斯案后所爆发的选举潜能。过去一段时间的选举中民主党候选人均较民调超长发挥,不难说明类似误差出现也属于正常事件(只是媒体往往纠结于共和党被民调低估的情况,反而忽略了民主党被低估的时候)。

总之,民调这玩意,你说他一无是处吧,那显然不对。但要把她当法宝当成放之四海皆准的神器供起来,那也是没必要。很多时候,对大环境的认知判断,并不比民调这种科学手段对最终结果的预测成效要差多少。毕竟,选举是不怎么理性的人投出来的。

One Last Time

往期回顾


角色交换—民主党扛起文化战争大旗,共和党聚焦民生经济

退散的红潮,佩林姐回炉失败,阿拉斯加州补缺选举观察

特朗普vs德桑蒂斯—共和党大位龙虎斗

点个在看你最好看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芝加哥downtown新开超大Wholefoods,90分钟内免停车费龙卷风袭芝加哥西郊,高尔夫球场屋顶被掀翻吹跑至百英里外,大树被连根拔起!【英卓讲座】PERM绿卡申请中的常见误区-免费公益Zoom直播讲座该责备谁?——不平等加剧、工作机会消失与特朗普式仇恨政治前费城警察被指控犯有谋杀罪|前费城检察官诉费城大检察官拉里·克拉斯纳|市议员金海伦就PPA向学区让步$1100万还款要求发表声明戴琦:降低对华关税可对抗美国通胀,但…赴美后,谷爱凌参加了Met Gala用的不多,涨的不少,缺了不行 “它”见证并依旧影响着美国历史今天,一篇报道搅得美国天翻地覆费城重开首次购房援助:补1万美金或房价优惠6%! 蒙郡熊出没,居民请勿靠近佐治亚州年度规定已开启!不想被罚款就记住这些!佐治亚早期投票开始 呼吁华人参政议政 维护当地生存环境深度 | 这是美国翻天覆地的变化,大部分地区的女性也将面临巨变费城扩大救济项目和减少工资税|费城所有房产总价值上升约21%|美国税局小企业周免费资源泄露文件震动美国,最高法院、拜登回应宾州州长表态“保护堕胎权”! 天普"造假院长"被拒绝保释! 南泽西到市中心的通勤巴士6月恢复美军方智库:想在中国周边设导弹基地,但找不到地方1860还是1967:走漏风声的美国最高法院草案,在干柴上点了一把火美国职场建议:四个 A, 一个 B, 一个 C百万只飞蚊席卷芝加哥!咋回事?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