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马克谈天下(297) 小巴朋友的逆袭史

马克谈天下(297) 小巴朋友的逆袭史

博客

最近关注比较多的是俄乌战争,还有就是中国的疫情反复,其实我们的生活里还有很多的其它内容,比如亲人,朋友,美食,运动等等,现在是暑假了,我也想写一些自己最近出游的一点体会和分享,但是在那个之前,我特别想要给大家分享一个人的经历,看看我的小巴朋友的逆袭史。

M老弟,是我以前公司认识的一位PM(product manager),因为工作的缘故认识,又因为住的比较近,有过多次的私人交往,逐渐了解了他和他整个大家庭的故事。

小M其实不小了,他是巴基斯坦移民,属于80后,就如同我们很多北美移民都有一个以家庭为背景的移民故事一样,小M家的移民故事是从他老爸开始的,小M的老爸是穆斯林(这个一点都不奇怪吧),以前在印度读过书,小M老妈是印度人,从印度跟随小M爸爸到的巴基斯坦,算是印巴分裂的历史产物,小M爸爸人很聪明,尽管读书时只是学的汽车修理,但是后来找准机会,学习了船舶修理,后来又成为了远洋海轮的机械师,到过中东,东南亚,北非等很多地方,家境不算很富裕,但是也不是穷人,算是中产吧。

不过小M的爸爸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有为中年,四十出头的时候,趁着海轮到新加坡的机会,跳槽到韩国的货轮做机械师,然后又跟着韩国货轮到了美国,在洛杉矶长滩登岸,和他的两位船员朋友一起“跳船”(就是非法脱离,留在美国),那个是90年代,美国的经济如日中天,很多行业都缺乏人手,小M的爸爸因为会汽车修理,所以很快找到了一个汽修的工作,后来又通过远房亲戚,申请了第三类移民。

小M是1999年初,在世纪之交的时候跟随全家移民(父亲申请)来的美国,那一年他17岁,是上11年级的年龄,但是因为他在巴基斯坦的教育不太好(因为他父亲长年在海上漂,没有时间管教家里的四个孩子),正确的说法是成绩比较差,属于那种上课打瞌睡,下课特精神,没事搞点小捣蛋的男孩。父母为了他的学业也是头疼不已,还担心他是不是能够独立自立。好在小M人特别聪明,而且也能吃苦,17岁刚到美国后没有多久,就开始part time到加油站做clerk,当然因为是上晚上6点到12点的班,自然也会对于学习有些影响,不过好处是因为接触的人多,他的英文尤其是口语进步很快。

在1999年秋天,他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就是在还没有拿到高中文凭时,就报名去上了社区学院,当时有很多的社区学院要求很低,可以先上college,再补上高中的文凭(我也没有搞清楚如何操作),他的理由是,与其花时间再读一年的高中,拿个高中文凭,不如一边上college,一边自学高中课程(其实只要不是AP课程都很简单,完全可以自学),这样不耽误他尽快去工作。当时的情况是,因为一家人六口,挤在一个非法出租的两房地下室居住,除了他老爸有个汽修厂的工作,只有他有能力打零工来贴补家用,这样也是收入微薄,家里突然也从巴基斯坦的中产成为了美国的贫困新移民。

小M人的确很精明,他看准了2000年的DOTCOM泡沫,毅然选择学习了计算机,然而因为完全没有基础,他的课程成绩并不太好,按照他的说法就是他是长到17岁才第一次坐飞机,在机场才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电脑(以前只是在电影里面看到过),好在小M人缘很好,一次偶然的机会,从一个在社区学院教课的兼职老师那里了解到,因为大量的IT公司缺人,如果不在意薪水低一点,做QA是个不错的敲门砖。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社区学院学习了不到一年,在2000年夏天,小M通过老师找到了一家小startup公司做part time实习QA,虽然是无薪实习,而且要开车几乎30迈才能到,一个往返加上堵车要几乎三个小时,但是小M还是热情而且无偿的做了两个多月,直到那个startup公司的正式QA跳槽,公司突然给了他一个全职的QA offer。这个时候,小M有点犹豫了,虽然是个好消息,但是因为社区学院还要有一年才能毕业,工作和上课的时间有冲突,这个让他很为难。但是聪明人永远可以想出好办法,他发现公司附近有个不同系统的社区学院,一打听,可以接受转学,而且有夜校,这个让他大喜过望,马上转学,白天上班,下班后上学,据他说,那一年是他几乎最忙的一年,早上7点不到起床,8点半不到就到了公司,下午4:30左右离开公司,赶去学校,从6点到9点上课,回到家几乎是10点半了。有时候为了赶公司的项目进度,他会在上完课后回公司加班,晚上就在公司过道打地铺。

2001年夏天,小M已经从社区学院毕业了,而且有了几乎一年的工作经验,startup公司也很重视他,为了留住他而给他加了薪,同时,他们全家一起努力挣钱加上借钱,筹齐了头款,贷款买下一间小的加油站,似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努力终于有了回报。但是DOTCOM泡沫被戳穿的日子也悄然而至。

2002年年初,小M工作的startup公司因为烧钱太多,无疾而终,整个公司(也就不到20个人)关门,而小M也成为了失业一族,好在家里有个小加油站,他又回到了起点,重新在加油站的杂货店上晚班,这一年他刚刚二十岁,却好像经历过了很多人四十几年的人生,好在小M天生乐观(据他说是遗传了他爸爸的乐观基因),他马上研究,发现虽然DOTCOM bubble不在,但是很多政府的大学补贴计划还在,他毅然重新返回大学校园,这次当然是本科了,他特别选择了一个离家比较近的state college,这样不耽误他打工,不同的是上学是白天,打工是晚上,他选修的是IS(information system)专业,选择这个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他的CS基础并不太扎实,因为做QA有一些编程的概念,但是离具体编程还是差很远,所以IS这种离CS不太远,但是又相关的专业非常适合他。

2002年到2006年之间,他半工半读,尽管还是不容易,但是他的IS本科终于还是毕业了,他也成为他家的第一个大学毕业生,全家人为这个还小小的庆祝了一番,对比我们很多华裔对于孩子的要求,不上名校都觉得脸上无光,他们巴基斯坦移民还是相当朴实的。特别要提一下,小M其实从2005年开始,又找到了一家startup公司做QA,当然估计你也想到了,这个工作是因为他以前第一家公司的CTO特别喜欢他,给他极力推荐的。他说他非常感恩,一路上都有很多贵人帮他,我告诉他,其实他的贵人也都在观察他,了解他,最后才是信任他,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的父母,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切都是他努力的结果。

2005年到2008年,小M一直在那家startup公司做QA,到了2008年时,已经成为了公司的QA Leader,而命运的转折又突然到来,这家startup公司被一家中型规模的公司(就是我以前在的公司)收购,然而这个startup公司的人员要重新组合,他被分配去做客服,也就是说从QA这个技术岗位改为一个更加面向客户的非技术岗位,这个安排对于他是个不小的打击,本来他计划再自学一些CS的技术,要求在公司内部转为programmer,看来一切不是向前,而是向后了。

好在他乐观的个性让他再次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因为他以前的QA组里几个QA都被要求转客服,多数都不愿意而离开了,只有他和另外一个中年妈妈留下来。但是机会却慢慢浮现,因为以前startup公司的人员逐渐离开,我们公司为了保持产品的连续性,不得不考虑如何升级产品后,再次融合到我们现有的服务平台。小M在几次扩大讨论会(就是针对客户技术问题的讨论,但是多个部门的人都有参与)上提出了很不错的建议,让公司主管这个项目的director很欣赏,几次过后,决定提拔他做business analysis,具体地就是负责把和客户沟通后的意见反馈给技术部门,并且提出一些数据分析供管理层参考。小M告诉我,他当时只会用一点简单的Excel做数据分析,不得不埋头苦干,学习如何用不同的tool来分析,做图形报表等等。

到了2010年,他已经是一个senior business analyst,工作稳定,收入提高,一切看上去都岁月静好,不过他的内心的蠢动也一直没有停止,2010年,他了解到公司有个正式员工工作满两年后可以读学位,由公司报销的规定,毅然重新回到了学校,到一个离家并不太近的college学习MBA,这个时候我还是他的同事(不同部门),和他调侃说,不交学费但是要交油钱,尤其是要花业余时间也是不容易吧,他还是用他的招牌式的自信微笑告诉我,对比他以前的苦,现在只是周末去上课简直太幸福了。

2012年,他MBA毕业了,顺带提一下,他的小弟弟这一年也进入一个学校的PA(Physician Assistant)program,而且因为姻缘巧合,小M在读MBA期间认识了一位马来华裔女孩,和小M的经历有些相似,也是高中来的美国,两个人有缘人千里来相聚,认识半年多后,小M终于成家了。这一年小M 已经30岁,也是到了要成家立业的年龄了。随便提一下,小M其实人很帅,有着典型的中东人的特点(据说是他母亲那边有中东的血统),鼻梁高挺,眼窝深邃,有时会有不羁的络腮胡,有时又收拾得很干净。一年后,小M的小公主出生了,我们笑称是中巴人民的友好结晶,其实小M的太太只是有华人血统的马来华人,但是也被我们拉做华人圈吧。

2013年,他被公司以前的那个director(现在已经是senior VP)提拔作为PM(product manager),PM这个工作其实是个夹心饼干,既要满足客户要求,又要保证公司盈利,还要能让技术部门按时交付,通常都是一个头两个大,这个时候他为人处世的圆融就帮他完成了很多内部和外部的协调,因为他很能把各个部门的关系都沟通好,对于客户他不会过分迁就,对于大老板也不会一味的答应,同时对于技术部门的工程师也是恩威并重,既有客气的请求,也有不太变通的死命令,因为他人缘好,经常组织公司里的年轻人一起happy hour,所以有时候居然出现项目的技术经理还要找他帮忙,说服下面干活的年轻工程师赶进度的怪现象。

但是人生肯定不会一直圆满,当小M发现自己在公司如鱼得水的时候,有些不可抗拒的力量却开始改变了环境,公司因为上层斗争,以前重视他的那位senior VP走人,新来的senior VP开始换血,把小M从他熟悉的PM位置换为一个新产品的PM,这个新产品因为是收购的产品,以前的设计漏洞百出,即便是小M和技术团队加班努力,还是不能赶上进度,及时把重新改进的功能交付,因为这个小M第一次出现了焦虑,几次和我聊天都说压力太大,上面不支持,有时还故意让他做恶人,背黑锅。我只好劝他,树挪死,人挪活,不如跳槽试一试。

2014年,在经历了半年多的痛苦折磨后,他从我们一起共事的公司离开,我们六年的同事也就告一段落了,但是我们的友情并没有结束,因为住的不太远,我们每年几乎都还是有以前同事的聚会。小M是个人才,他很快在一家顶级的咨询公司A公司(世界500强)找到一个PM的工作,干的是他擅长的产品管理,这次他的薪水也大幅提高(具体不太清楚,他说的是提高了50%左右),而且因为他的能干,被A公司派到一个全新的项目,成为了管理几个PM的PM leader,加上管理涉及的各个部门的人员,一下子有了70多个相关人员,包括了项目管理,客户服务,技术开放,商业分析等等,这个让他也第一次真正的用到了MBA学习的一些知识,同时也感到了更多的责任和压力。

2015年,小M的弟弟PA毕业也开始了高薪的工作,小M一家的收入也提高了不少,同时也把家庭多年欠下的债务包括加油站的债务都还清了,一家人很开心的去看房买房,有点意外的是,小M和他家并没有像我们多数华裔那样,选择咬牙也要在最好的学区之一买房,他的选择是中等学区的比较大的房子,他的理由是,家里人口多,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孩子,需要的空间多,学区不是太好没有关系,他一个高中几乎都没有毕业的也在美国生存下来,以后他的孩子不会比他更困难。

但是命运的反转不是我们可以预测的,2016年,小M的父亲在多年糖尿病的折磨之后过世了,我是第一次见到那个一直带着开朗灿烂笑容的小M也有哭泣的时候,当我和几个同事去吊念,他已经不能忍住眼泪,小声的哭泣出来。以前他和我开玩笑说,如果他爸爸当年一直做海员不回家,他很可能会辍学,成为街头混混,也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恐怖分子(因为他有朋友就是后来走上了那条路),尽管他爸爸对于他的前17年都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符号,但是当他到了美国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他父亲的不易,长时间的工作和不正常的饮食习惯让他父亲疾病缠身,又因为全家人的生存压力让他父亲长期有些焦虑,直到他和弟弟都工作后,才让他父亲终于缓了一口气,哪知道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就是父亲人生的结束。

2016年,小M家的老二出生了,他母亲和弟弟都住在一起,几年前,他的一个姐姐嫁到了加拿大,一个妹妹嫁到了德州,一家人一年也只能聚会一次,不过每次都很隆重。顺带讲一下,小M是个世俗化的穆斯林,会庆祝穆斯林的节日,包括开斋节的fast,但是他也并不是每天都做几次祈祷的那种。小M的工作很顺利,管理多个团队也开始得心应手了,不过比以前要忙一些,偶尔打个电话聊几句,他的爽朗的笑声又回来了。

2017年,小M35岁,已经成家立业,两个孩子,有房有车,从一个差一点要成为恐怖分子的毛头小伙子成为了个世界500强公司的中层经理,看上去他的美国梦已经实现,但是命运女神的眷顾才刚刚开始。2017年秋天,在和一家startup公司B公司打交道的过程中,那家公司的CEO和CTO都对于小M印象深刻,认为他不仅仅头脑清晰,而且不过分纠结于细节,展现出灵活的一面,即便是技术上,他也有很好的宏观思维,在合作项目时帮这家startup公司提出了几个不错的建议。B公司在拿到第三轮融资后,马上给小M抛来橄榄枝,邀请他去做负责市场开拓的senior director,因为这个offer有点突然,小M还和我商量了一个多小时,我帮他仔细分析利弊,好处是有个全新的公司框架,可以有更多的发挥空间,当然坏处也有不少,尤其是startup公司的不确定性。但是最后我还是刺激了他一下,“你才35岁,不是53岁,即便失败了,不还是有很多时间可以重新再来吗”,估计这个激励把他从一个舒适圈里唤醒,让他重新燃起了斗志,他接受了这个挑战,毅然从一家FORTUNE500 公司的稳定岗位,跳槽低就到了一家只有不到50人的startup公司,重新出发。

2018年一年几乎没有机会和小M长聊,直到2019年,我突然接到小M太太的电话(她的华语还不错,感谢大马华人对于中文的传承),说请我尽快到他家来一趟,我当时觉得有什么大事发生,直到赶到他家,看到他瘫坐在客厅的地毯上,一个人像孩子一般的哭泣着,才知道出大事了。

原来,小M的母亲,那个有些中东血统的印度裔女人,嫁给了一个来自巴基斯坦的穆斯林,辛辛苦苦把四个孩子拉扯大(当然不用出门打工赚钱),平时一直都安安静静的收拾着家务,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看上去人很健朗的样子,却突发脑溢血过世,这个让小M非常难以接受,他喃喃自语,反复说为什么,为什么,那么一个勤劳善良安静的女人,在毫无征兆的时候,突然就倒下了,而且永远都不能再起来,那年他母亲不过是62岁,算是英年早逝,万分惋惜。

小M母亲的过世对于他打击很大,如果说父亲过世还可以预见,也有心理准备,母亲的突然过世却让小M猝不及防,他只好请假一个月调整,人生很多时候都是如此,天天在一起不一定知道难得,直到亲人过世才知道人生如梦。小M其实算是个孝子,即便以中国人的传统来看,他努力工作,帮扶家人,但是命运真的不可预测,也无法逆转,当他事业有成时,亲人却一个个离开。

在那以后,他把更多的重心放到了家人,把他的岳父岳母接来同住,也开始要求每周在家上班两天。2020年,新冠疫情突然来临,他终于可以完全在家上班了,偶尔给我发几个照片,看看他家的宝宝儿女,和他全家人一起开的后院菜地,以前他妈妈就喜欢种菜,现在的菜地是一家人的宝贝,每个人都有一小块自留地。当然,还有他家新领养的狗狗,一条大金毛,人模狗样儿地坐在全家人的中间。

故事如果到这里就结束了,应该是非常圆满,但是还有最新的发展。

2020年,他因为工作出色,被提拔为VP,因为B公司业务进展顺利,同时开辟了几个新的产品线,2021年初,他被再次提拔为senior VP,我们去年圣诞节团聚时,他太太还开玩笑说,他只是小公司的senior VP,待遇还不一定有大公司的普通VP好,不过他管理的也有上百人,横跨好几个部门,典型的责任大,担子重,收入一般,小M也不反驳,只是微微地笑着和大家一起庆祝节日。

最近,我不经意间看到一则消息,B公司被一家大的投资公司收购,准备上市,我这时再去Linkedin看看小M的最新信息,迎面而来的还是那张让人如沐春风的笑脸,和有点不羁的络腮胡,深邃的眼眶炯炯有神,下面的title换成了 “COO”,对了,小M今年就要40岁了,正是不惑之年。

我不准备打电话去打搅他,估计他正在忙碌中,但是我深深地祝福他,一个几乎成为恐怖分子的小巴新移民,23年,通过自己的努力,抓住各种机会,也承受各种打击,我命由我不由天,一步步地成家立业,进而有所成就,这个也许就是我们常说的“美国梦”吧。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markyang
相关阅读
泰晤士河的逆袭:从城市臭水沟到世界治污标杆俄罗斯的未来,取决于他们能否转变一个观念英国新首相是她?草根出身,雷丁毕业,参加综艺一跳成名​,这是莫当特的逆袭人生...预告|小朋友、大朋友的拼图一网打尽论一个运动屌丝的逆袭:青年节说信心地主断粮 海军陆战队断粮 魔都鸳鸯锅日记(四)[下厨记 IX]自制牛干巴我的女邻居【本科转学案例解析】从文理学院到Top10名校,W同学的逆袭之路!张文宏出来了:奥密克戎毁了我芝加哥的火车江南之歌案例 | “围观”东方甄选:俞老师的逆袭,“知识带货”的未来在哪里?中二青年付杰的逆袭故事:从二本生到 ICLR 杰出论文奖,我用了20年莫斯科的平静,让人不安我学语文教语文的一生(45)草木灰是一种什么肥料?怎么自制草木灰?【俄乌战争】09,4月8日俄军进攻战役评估才下眉头,却上心头龙卷风健康快递 162从美容小妹到英国硕士,一个北漂高中生的逆袭之旅蒋介石如何对待民间遍地饿殍的微信群的分裂危机我觉得这事情太恐怖了!退休之地搜寻记 (4)从价格双轨制到国营和私营企业并存,解释为什么说中国的贪腐是永远清除不了的。。。从“小破厂”到全球一哥,光刻机巨头ASML的周期逆袭史 |【穿越周期的冠军】旅游中的吃—2上海什么时候可以“开封”? 等中央宣布了一个职校生的逆袭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