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往事并不如烟(六)

往事并不如烟(六)

博客

食色,性也。继续转载《高山子往事》,谢谢博主。

 

 

 

 

高山子往事(六) -- 初窥“性” - 博客

  •  

(六) 初窥“性”

那时只有朦胧的性别概念,但还不知道有关禁忌和注意事项。

一次,被幼儿园时的大王拐着一起干了一件坏事。他家也搬到这里了,一天上午他拉着我去偷看女厕所。记得那个厕所是外面用红砖砌的独立小房子,两端分别是男女入口,在墙上有一排一砖厚的十字花留窗,位置比我们的视线略高一点。那时我家刚刚搬来没两天,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厕所。他拉我去趴那十字花留窗,告诉我很好玩儿。我还没有明白他要干什么,他就身先士卒,自己踩几块砖头踮脚往里看。

我也没有砖头可踩了,在一旁不知所措,只听到一声尖叫,一个十几岁的女孩从里面冲了出来,好像还一手提着裤子。大王喊一声快跑,然后向他家相反的方向跑去,也就是我家的方向。这小子比我机灵,或者事先已经看好了撤退路线。我在外面还稀里糊涂的,看见有人追出来,他又逃跑,我也只好莫名其妙地跟着他跑。结果在我家门口被我二姐截住了,问我跑什么?接着那个女孩也追到了,告诉我二姐说我偷看女厕所。冤枉啊,根本就没看,当然也没有看到,再说有什么好看的?不过也不算太冤,毕竟我跟着偷驴的把拴驴的桩子给拔了。

----

还有一次,在邻居王家和王哥王弟一起打扑克,那时的东北玩法叫“对主”或“升级”,四个人的游戏,我和王哥打对家。除了我们三个孩子外,还有那边邻居家女孩儿小薇,她比王哥大一岁。大家围坐在炕上,玩的不亦乐乎。

王哥在赢牌时高兴大笑,向后打滚,相当于挑水运动员的201C,向后翻腾半周抱膝,结果露出了他的破裤裆。我坐在对面,发现了这个笑点,马上大叫,“哈哈,你屁股破啦”!旁边的小薇有点不好意地抿着嘴低头笑,王哥一脸通红面露愠色。王弟在一边教训我:“说、说、说错了,那、那、那叫裤子破、破了”。唉,他大概是以前听我二哥讲过磕巴父亲夹院子的故事(见《童年的记忆》),觉得很酷,就学着说。还别说,他很有天份,没几天就学成了,只不过再也改不回去了。

打那以后,那个小薇好像再没有过来一起打扑克了。她和王哥那时都有十二、三岁了,正在朦胧期,不像我,傻乎乎的啥也不懂。

对了,也就是那时玩扑克,因为我也像王哥那样忘乎所以地仰天大笑,被王弟发现了我的秘密:我的第三颗门牙,那颗藏在上牙堂、挨着两颗大板牙的“刮舌器”。我一直以为那是一个刮舌头用的,舔着好玩,直到被王弟发现。

我家后面就是大粮库(不是粮站,粮站是负责供应口粮的,地方不大)。一天,我在后面玩,突然发现里面着火了,有一个三、四米高的粮食囤子上冒起黑烟,下面隐隐地有红火苗。要知道这些粮囤子都是草席一圈一圈围成的,包括里面的粮食,都是见火就着的东西。我从来没有进到这个粮库里去过,因为大门上写着:粮库重地,闲人免进,还有严禁烟火的牌子。这时看到着火,我也是有点懵圈了。

这个粮库的外墙大概有一米六、七高,我翻墙是有点困难的,但也不是做不到,找几块砖头踮脚就大概可以。不过我翻过去干什么呢?

按当时的教育和认知,这是我抢救国家财产、实现英雄壮举的好时机。我的脑袋里也确实努力地过了一遍黄继光、邱少云等光辉形象。不过,我的顾虑还是比较大的:如果我进去会不会把我的小命也交待进去了?我能起到什么作用吗?会不会把我当成是纵火犯了?不过,不进去好像还有点对不起党的教育,还暴露了胆小怕事儿的懦弱性格。当然我的确就是胆小怕事儿,只是不愿意暴露出来而已。真的是两难。

那时附近没有几个人,有两个成年人已经不见了,估计翻墙进去了(或者闪了?)。我觉得不干点什么也对不起我的良心,于是我就喊“着火啦”,想招呼人来。不过心里有活思想,没有底气,估计在外人听来也就是在嘴里嘀咕,念经似的。这时,一个比我大几岁的女孩子跑了过来。她比我高半头,但是壮多了,或者说是胖多了,我以前没有见过她。那个小地方,一般胖子都是比较显眼儿的。她看我在那里踌躇不前,好像嘴里还念念有词,就喊道“快救火呀”,并毫不犹豫地要翻墙进去。

我相信她一定是个好样的,思想上积极要求进步,把国家的财产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所谓关键时刻才能反映真正的思想觉悟。只是她的身体不够给力,怎么使劲也上不了墙,大概是被体重拖累了。见我还在一旁傻看,她喊道快来帮我一把。我方才如梦初醒,上去推她,准确的说是顶她。不过,她上面双手把住墙头,下面双腿乱蹬,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到她。本想抓住她的脚踝来推她,可是也不起作用。两人不同步就使不上劲儿,我还不小心被她踹了几脚。

这时她大喊“推我的屁股”。我恍然大悟,这是关键时刻,需要不拘小节。于是我就双手用力,各顶上一半,把她往上推。结果还真管用,她借力一跨就上了墙头,接着跳下去就没影了。我则莫名其妙地看看我的手,怀疑刚才干了什么,怎么还有点心跳?一定是用力导致。这是我人生唯一的一次推女生屁股的经历。

这件事一直没有忘,但那场大火的后续却忘得干干净净了。我是命中注定的落后分子,从小就是。

----

这里毕竟和城市大不相同,经常看会到动物们秀恩爱。鸡鸭一类的家禽们的恩爱那时屡见不鲜,我们东北话管这个动作叫”扎荣“(发音是这样,不知道具体是哪两个字):大公鸡耷拉着翅膀歪着头围着母鸡转圈,母鸡端起翅膀表示投降或同意,然后大公鸡跳上去逞威风,这种镜头是天天上演的。一次在外面玩时,邻居小妹妹喊我,“看,那两只小猪骑上了”,估计她是头一次见,我在心里说,“没见识”。我看到的最大动静的一次是在秋收后农民排队在粮库门口交公粮时,车老板儿们的表演。

排队等着交公粮是很慢的,每一个车上有许多大麻袋装的粮食,粮库的人要用一个细金属管子插入每个麻袋取样抽检,以便确定粮食等级。所以我家后面那条大路每年都在那一段时间很拥挤,路两边都是马车在排队等待。有一天我想干点小坏事(以后再说是什么),看到一伙车老板儿在起哄打赌,让其中一个出一头母驴,让另一个出一匹公马,估计赌注也就是一包烟之类东西,赌的就是看这俩异族畜牲能否成功相爱。这帮车老板儿们都是彼此认识的,关系看上去很融洽。

开始双方可能都同意了。不过,到了牵驴的时候,驴老板儿反悔了,不让牵驴。都这时候了,哪儿还由得了他?周围那么多老爷们儿都急吼吼地就等着看这场热闹呢。立刻有两个车老板儿出来架住了驴老板儿,不让他干扰活动。然后有人把驴和马都从它们拉的车上解套出来,人们围成一圈卖呆儿,就等着这马酝酿情绪上劲儿了。这是一个过程,后来学英文知道叫inter-course,比中文直白的翻译更贴切。有一个老板儿好像是懂行的专家,解释着什么时间该是什么状态。

在围观的人群起哄中,那匹马也是踌躇满志、跃跃欲试的。细节就不多说了,其实造物主在创造哺乳动物的时候大概用的都是同一模板,给它们的遗传基因手册也大体是同一套教材传承,没有什么特别的。

高潮是当那匹马往驴身上上时,那头驴不干了,向前躲,闪了那匹马好几次。就在那匹马眼看就要萎靡下来时,周围的那些老爷们儿们心照不宣地一拥而上,贴心地来帮助那匹马成好事,就差亲历亲为了:有的拉住驴的缰绳;有的从前面搂住驴颈不让它向前移动;最妙的就是有几个人在后面帮那匹马往上使劲儿,搬蹄撩尾、连抬带推的,最后终于帮它吭吃瘪肚地完成了大业。估计这帮车老板儿们多少有点带入感,甚至是成就感,就是不知道是否有羡慕嫉妒的。

事毕,这帮车老板儿们也和那耷拉秧子的公马一样,心愿达成,心满意足地哄笑着散去。那个驴老板儿也被松开了,愤愤地回来把他的驴套在车前,嘴里嘟囔着什么,估计不是好话。可是那头驴套回车上后它却什么东西都不吃了,站在那儿看着槽子里的美味发呆,可能是在回味着什么吧?因为知道交公粮要等很长时间,车老板儿们都会带一槽子草料给牲口们蓄力。那驴老板儿回头对大家抱怨道,“你们看,它都不吃食儿了”。他那怨恨的眼神,就好像刚才被欺负的是他,而不是那头驴。不过细琢磨一下,好像还真就没有多少区别。

【注】公马母驴生的驹子叫驴骡,大小介于马和驴之间,不像公驴和母马生的马骡,比马还高大有力。所以前面的配种即便成功意义也不大,因为驴骡不如马骡好用有力。在一般情况下,说骡子就是指马骡,英文叫mule 。驴骡英文是hinny,往往不用骡子来称呼,虽然有时也这么说。另外,驴骡以前还有一个正式的名字,叫駃騠(juétí)。驴骡虽然不如马骡好用,但有效寿命要长一些。这里说一个我观察到的有趣的事:1)后代的身体遗传妈妈的更多;2)杂交有优势。因为马比驴大,所以这四种牲畜的身材大小次序是:马骡 ≈ 马 > 驴骡 > 驴; 按寿命看:驴骡 > 马骡 > 驴 ≈ 马 (其实驴略比马长寿)。如今连马都快退出历史舞台了,估计也没有多少骡子了。

说到驴,还有个题外话,就是东北土话,“傻驴”,估计现在很多东北人自己都不知道这个称呼指的是什么。其实,许多东北土话都很难准确地用普通话来翻译,就是因为有些词生动地刻画了事物的本质,不是一两个普通话里的词就可以说明白的。比如“傻”容易理解,“驴”的含义就很有延展性了:倔、不听话、有蛮力、耐力强、能忍、还可以是“顺毛驴”,抹茨抹茨(mā cī mā cī,就是安抚、糊弄一下的意思,比如撸猫)就可以听话了,等等诸多含义。再用“傻”字合成一下,怎么翻译都无法体现原汁原味的土话里那份丰富的内涵。

在日子艰难的岁月里,如果一家的男人因事故、疾病等原因倒了下来,一家人的生计怎么办?东北农村里有许多活计是女人干不来的。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也是寡妇没有办法,需要有人帮忙解决实际问题,不仅仅是男女之间那点事儿。这时,就会有媒婆来给这家介绍一个四十几岁找不到媳妇儿的老光棍儿(越是困难年头老光棍儿就越是多),来这家帮忙。当然也可能是这家女人自己找来的,这也不是啥难事儿。

原男主无奈,为了一家的生计,只能认怂,谁让他自己丧失了劳动能力呢?这个老光棍儿会把这一家的重活都包了,就像“长工”一样,同吃同住同劳动,且不仅耕地,还耕炕。这个老光棍儿的“官称”叫“拉帮套”的,就是在一架马车前拉套的牲口(除了马,往往还用驴或骡子,它们拉套有劲儿),而不是驾辕的。驾辕就是把大牲口直接套在大车前两根木辕之间作为大车的总控,一般都是马。骡子和驴不仅不如马听话,而且腰不如马抗压,车太重时驾辕会受不了。只有单套的牛车、驴车才不用马驾辕。因此东北有句俗话,对不在行、胡乱蛮干的行为,叫“骡子驾辕马拉套,老娘们儿赶车瞎胡闹”。

作为“拉帮套”的老光棍儿也常会被戏称为“傻驴”,很是形象。

其实,这对两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耻辱。“傻驴“帮别人拉套,自己什么也得不到,往往老来无养,而且一旦原男主身体恢复了,他还会被踢出局,让人讥笑;而原男主看着自己的媳妇儿和他人同炕而眠、在被窝里鏖战,不憋出脑梗心梗那一定是修到五蕴皆空的境界了。至于原男主丧权辱家被外人戳脊梁骨、女主每日被乡亲们的闲话和唾沫迎来送往、以及他们的孩子受成长环境的影响而心理畸形,看官可以参考《红高粱》。

莫言的诺奖可不是白拿的,他的文字都是源自于真实的生活。《红高粱》是艺名,翻译成东北土话就该叫《傻驴的传说》。其实,旧东北农村一般家庭不像《红高粱》里有酿酒坊的那么富裕,往往只有一铺南炕住人,所以东北的傻驴生活比《红高粱》里“分居”的拉帮套更丧失人性。

这种情况在北方各省都有,南方就少见了。因为南方的光棍会直接把女的拐走,另起炉灶。这是体现了南方人的思想比较活络?还是体现了北方人“质朴”的陋俗?

近年还有新闻报道类似案件,就是女主强行找拉帮套,男主不堪受辱上吊自我了断,最后女主和拉帮套的都被判了极刑。二人行刑前喊冤复审,结果复审还是维持原判。姑且不论这个判决是否有失偏颇,我们只由此可见在一个以”情理法”为传统文化基础的社会里,这样有悖于人伦道德的民间习俗即便是无奈之举,也是不为世俗所容的。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容榕
相关阅读
一位备受尊敬的老人过世了一日三餐健康营养备餐-《泰国奶香咖喱鸡》某退休贪官的“上炕大骚”——利用匿名信升官和报复反腐者不可取(六)Club House煮屁话禅茶(八)屁用不顶酸葡萄甜葡萄:说说中国在日本脱亚入欧之中起的作用5岁大孙女劝12岁表姐的话,童言稚语,却是“大道理”五个斯坦行游记(六)日本蝶蝶无休,中国满满艺谋当红影星刘亦菲的红色基因你心中理想的对日本的复仇方式是什么?风雪七昼夜【广发策略戴康团队】央国企重估:盐铁和涌现——“中国特色估值体系”猜想系列(六)美国买房避雷系列(六)(迈阿密Palm Island)《流浪地球2》评论(六):《流浪地球3》拍什么? | 袁岚峰​6.工体成了北京人牵肠挂肚的地方——工人体育场(六)令人心动的AI offer(六):小红书、京东科技、华为数据存储、蚂蚁安全事业群等校招、社招与实习生职位国家一级演员杜雨露:死于癌症,只有6人参加葬礼,遗孀的行为让人泪目土豆和米糠,能解决中国的粮食危机吗?快慢跑,匀速跑与饥饿感渡十娘|小说连载:我的精神,病了 (六)为了战友的生命渡十娘|小说连载:螺蛳姐姐(六)那夜,月光洒落在月光里章子怡在海南拼桌吃火锅,素颜样子真的很老,汪峰秃顶像60多岁的孩子的钱被抢了2023 春节后的吃墨尔本华人女子被困荒野5天,一度放弃求生写下“告别信”!获救后先找警察要根烟(组图)王羽佳的拉赫马尼诺夫音乐马拉松轰动场面(Jan 28, 2023.)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