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六十四章 余姚-2005年 许愿

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六十四章 余姚-2005年 许愿

博客

        Chris开始在家附近的康复中心进行进一步的复健锻炼,同时着手准备回归飞行所必须的考核。他还在社区学院选修了一门中文课。Pia照例很忙,不少时候都是她下班匆匆赶回家,发现饭菜已经在桌上等着她了。Mat经常在周末带着达拉回来住上一个晚上。那是他们最为放松快乐的“家庭日”,要么一起做好吃的,要么一起看电影。每次当Pia在快乐中回首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过去的一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Dusty的健康情况基本稳定,但是明显比以往更容易累。Chris没事的时候会去他宿舍陪他说说话,和他一起做皮革玩具。有一天,Dusty认真地对Chris说:“孩子,我觉得是时候教你做钥匙扣了。我这手艺,将来就靠你传下去吧。”

        “等有空你教Mat吧,或者,嘿嘿,等我和Pia有了孩子,你教给他啊。”Chris认真地在给一只皮革海豹上色,抬起头看着Dusty一笑。

        “呵呵,你们要快一点还差不多。有计划没有?”Dusty问。

        “有。我想等我考到归队飞行资格以后,再次向Pia求婚。我欠她的。”Chris的笑容里都充满了憧憬。

        “直接办婚礼吧。趁我还走得动。Pia她爹不在,我是不是可以在婚礼上把她交给你啊?喔,我好喜欢这个角色。”Dusty摸摸胡子笑了。

        Chris点点头,说:“为什么不呢。我们还说让姥姥当花童呢,哈哈哈。”

        

        Pia在工作上继续进步,独立负责的项目多了起来。新加坡的工程完美收官,北京的项目又被他们拿下。Pia兴致勃勃地告诉妈妈和姥姥,最近会有机会出差回北京的。

        “小雅,妈妈和你周伯伯想年底去美国旅行。你们应该都在吧?到时候把姥姥带着,她正好去检查身体、开药。”夏露问。

        “真的啊,太好了。我的小公寓还没退,你们来了住吧。”Pia抱着电话开心地说。

        “小雅,你们俩是不是快办喜事啦?提早告诉我们啊,也好安排时间。”

        “嗯,好的。我觉得Chris在偷偷计划。他说过,让达拉给我提婚纱裙角,给三块狗饼干当报酬。”Pia忍不住笑了。

        夏露也笑起来:“你们这些孩子啊!好啦,等你回国再聊。”

 

        “你要去北京?”Chris一边把新出炉的烤排骨端上桌,一边问。

        “嗯,一个星期左右。十一月初走。感恩节前就可以回来了。”Pia伸手去偷吃排骨上的酱料,被Chris拍了一下手:“烫!”

        Chris放下盘子,问:“带我去呗?我要去中国练习中文。”

         “好啊!以前你飞过去都是来去匆忙,这次时间充裕,真的可以带你好好玩一下。”Pia想想就开心。

        “其实,我很想去一次余姚。”Chris的神色有点哀伤:“最近看Dusty的回忆录,觉得他和碧芝之间的感情真的特别动人。Dusty似乎一直都不能完全放下。我想,去看看碧芝去世的龙泉寺,看看是不是有墓地。我知道,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是,我就是很想替Dusty去看看。”

        Pia听了,心里感动。她点点头说:“好,我还有几天假,可以提前走,然后咱们一起去余姚。你说,Dusty会不会想一起去呢?”

        Chris摇摇头:“我问过他,他说不了。而且,他很恨跨洋飞行。”

        “那好吧,咱们替他去看看。”Pia咬了一口Chris烤的排骨,频频点头称赞。“真好吃,要不要留一点给Dusty送去?”

        “我问过他要不要,他说啃不动排骨了。明天我做肉圆送给他。Pia,人真的老起来很快啊。这一辈子既漫长又短暂。”Chris握住Pia的手说:“咱们年底或者年初结婚吧?”

        Pia愣住了,半晌,她说:“这就是第二次求婚?拿排骨求婚?”

        “当然......”Chris卖了个关子,然后说:“不会这么潦草啊。小孩子,别多问。”

        

        Pia似乎是第一次和Chris一起相依飞行。他们俩在越洋高空里握着手靠在一起,心里还是充满了劫后余生的欢喜------虽然空难已经过去快一年半了。

        “Dusty恐怕没有告诉你吧?他这次的体检情况有一点不那么......乐观。”Chris说。

        Pia坐直身体,看着Chris,等他继续。

        “他一边的肾功能几近为零。不过,医生说,在他这个年龄也不是什么特别糟糕的事情。”Chris顿了一下道:“我担心的是看到他没有以前活跃了。问他有啥不舒服,他总是说没有,就是睡得多一些,不想好好运动。”

        “他八十一岁了。姥姥明年也八十了。Chris,这么一想,我有点害怕。”Pia又靠在Chris肩头,心里难过。

        Chris伸手拍拍她的脸,摸摸她的头发,叹了口气:“人生就是迎来送往啊。Dusty和姥姥这一生,活得特别丰富,可谓大起大落。他们的生命历程真的令人惊叹。”

        “Dusty给你看的回忆录是一直写到哪一年的?”Pia有些好奇。

        “他基本上是写到在墓地工作。他说先对你保密,嘿嘿。”

         “啥?这还保密?我就是关心他后来是不是走出失去碧芝的伤痛,有没有再结婚。”Pia说。

        “其实,那些重要吗?”Chris看着机舱顶,缓缓地说:“这一年来,我没事就想很多。其实,生命中幸福与不幸的总量是基本平衡的。但是生与死就是一和零的绝对差别。所以啊,好好活着,特别重要。无论如何,不可以辜负生的权利。”

        “那,你实话告诉我,在你最痛苦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Pia说不出来那个字。

        “没有。”Chris很快地笃定回答道:“怕伤了你们的心。”

        Pia鼻子发酸,点了点头。“活着,有爱,才是完整的生命。”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他们到了上海,入住酒店做休整,第二天飞到了宁波,再坐车去了余姚。

        这座江南小镇给他们俩的第一印象与Dusty的描述大相径庭:现代化的道路旁高楼林立,麦当劳、肯德基的招牌四处可见...... 直到他们看见姚江上的石拱桥和江边快被青苔掩埋的青石板,才找到了一点点久远的痕迹。他们一起品尝了Dusty当年吃过的碧芝家乡菜:黄鱼面、笋干扣肉、爆炒鳝背、青鱼划水、白切糟肉、风带鱼......Chris有的喜欢,有的吃不来,最爱的居然是杨梅干,买了好多要带给Mat。

        第二天,他们到了南山龙泉寺。两个人拉着手缓步进入山门的时候,都沉默不语。初冬的天气已经有些湿冷了。Chris将Pia的手握在掌心,看着禅院之内一棵大菩提树上挂满了红色的丝带,想象着当年Dusty来龙泉寺接碧芝回家的情形,感慨万千。

        “要不要许个愿?”Chris问。

        “好!”Pia从一个小和尚手里买来几根红丝带,然后递给Chris一支笔。“写下你的愿望吧。英文应该也可以。”

        Pia自己拿起笔,在丝带上写:家人朋友健康、平安、快乐。她写好之后,扭头看见Chris也写好了。他抬起头,眼睛亮晶晶地笑,把丝带递给Pia。

        拿起来一看,Pia就乐了:上面很努力地写着几个大大的汉字:一、二、三、四。

        “哈哈哈,你这是干啥呢?不是说了嘛,英文也可以啊。”Pia嗔怪地看着眼前的人,像个大男孩一样傻乐。

        Chris认真地说:“留给你填空。你应该能填出来我的心意。”

        Pia一想,忽然很感动。她说:“一条心,两个人,三生三世,四代同堂?”

        Chris点点头道:“差不多。一辈子,两颗心,三个人,四口之家。”

        “三个人?对了,忘了Mat。对不起。”Pia有点愧疚。

        “不是特指Mat。Pia,是指我们自己的孩子,还有一条狗。Mat已经有了自己的四口之家了。我该放手了。”Chris伸手把Pia头发上的一片树叶摘掉,说:“我也喜欢你说的四代同堂。”

        Pia眼含热泪,点点头。

        “当然,以后根据情况再修改哈。也许,咱们会有不止一个孩子呢?”Chris笑笑说。

        “好吧,一起努力!”

        他们把丝带系在树上,留了一条,说是要带给Dusty。两个人进入大殿,在佛前的蒲团上跪拜。这是Chris第一次拜佛。他侧头看着Pia神情虔诚肃穆,想起来Dusty第一次陪碧芝拜佛的情景,他心里当时的感动是不是相似呢?抬头看看大佛,好像崭新发亮,也许根本没有见过几十年前那一对恩爱的人吧?不过,多少恩爱的人都曾在此跪拜,佛听过的那些愿望一定也都是相似的。

        起风了,他们俩紧紧靠着彼此,在寺庙外等车。看初冬的风卷起来一地金黄色的银杏叶,在佛寺黄色的墙边飞舞。这种萧瑟里的温暖,寂静中的力量,直接搅动着他们的心。他们都觉得有点奇怪:自己并不信佛教,但是在这佛门净地,却感受到了说不出的一种能量。想到这是碧芝的安身之地,他们都为Dusty感到了莫名的安慰。

        等不到出租车,却等来了一辆马车。赶车的小伙子二十出头,招呼他们说:“上我的车吧,出租少,公交更少。我带你们下山,便宜,然后你们再搭别的车进城。”

        于是,二人上了马车。

        “你们从国外回来啊?”赶车的小伙子看Pia和Chris拉着手坐在后面,好奇地问。

        “是的。”Pia笑笑,问:“请问,你知道附近有墓地吗?”

        “墓地?”小伙子似乎一时没明白。

        “噢,就是坟地。很早以前,我......一个家人在龙泉寺去世,不知会葬在哪里。”Pia其实并不抱任何希望。

        “不知道啊。余姚周围山里是有坟。不过听说好多都被挖过了。再说,以前余姚城没这么大。现在好多大楼就是在以前的坟上盖的呢。现在没人讲迷信,不怕。反正我无所谓,买不起。”小伙子实实在在地说。

        “噢,好,谢谢你。”Pia和Chris对视了一下,百感交集。一代人走了,下一代在他们“身上”延续着生活,其实未尝不可啊。不过,Pia想起来姥姥讲的文革中破坏教堂寺庙的事情,又有深深的不安。

        “那你听说过龙泉寺在文革中被破坏过吗?”Pia问。

        “文革?那是好久的事情了。谁知道啊。反正现在香火很旺的。这年头信佛的很多。算是正能量吧?”赶车的小伙子答道。

        “那你信吗?”Chris问。他听懂了大部分他们俩的对话。

        “哟,老外会中文哈。”小伙子大吃一惊:“我不信。我就信人民币。”

        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山下的车站。Chris扶Pia下车,两个人在小摊子上坐下来等出租车。Pia喝了口热茶,说:“明天去上海,我带你看看Dusty以前生活过的地方。后天,我想去武汉。”

        “武汉?”Chris问。

        “对,是我姥姥的家乡,也是当年Dusty的父亲参加盟军空袭日本军事基地的地方。武汉大轰炸,十分惨烈。还有好多故事,我慢慢讲给你听。”Pia边说边低头看他们面前的小木桌,上面有点脏,千沟万壑的,布满了岁月的痕迹。她的手指轻轻抚摸桌面,觉得那好像是大树的年轮一样,沉默而客观地记录了很多人类不愿意记录的东西。

        半晌,Chris将自己的手盖在Pia的手上,一股暖意传递到她的心里。她忽然觉得,他们二人,有机会从长辈那里听来故人故事,是一种说不清的福分。

        抬起头,她看见Chris的双眸充满温情。他看着Pia的眼睛说:“以后,带孩子们来,给他们讲故事。”

        Pia笑着点了点头。

余姚的一个朋友的摄影作品

 

~~~~~~~~~~~~~~~~~

故事纯属虚构,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谢谢!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可能成功的P
相关阅读
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四十六章 旧金山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三十八章 旧金山品珍摇头叹息,连她都想去澳洲了| 第二十三、二十四章双林奇案录第三部之川黔连环案: 第九节团队文化之社会性危害基因英国王室成员哈里与梅根获得畅销小说《在湖边遇见我》电影改编权Target后续五月长周末出游Lethbridge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五十二章 新加坡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六十四章 余姚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四十三章 旧金山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三十四章 新加坡从对生活的重构开始 | 韩东小说《幽暗》《狼踪》新书分享会百集视频专题《大话集成电路》第四章:方寸之间的高科技地中海邮轮之旅(6):Gibraltar 直布罗陀《毛主席的書我最愛讀》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三十六章 旧金山闲聊老去赴白宫的火箭推特平台发射失败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四十九章 旧金山DJ Okawari Flower Dance细细密密的光丨第三十四章 连环(下)Kingdom II喝了茶说说自己的坏思想现象级网络小说《诡秘之主》官宣动画化,改编游戏已在路上开曼群岛开户的大厂们裁员是美国资本的最后一轮收割北加州的 '新瑞士' - 一段有趣的北加州历史令箭花开【解字】聊“作揖”,无声的语言江东六十四屯、黑瞎子岛、海参崴、图们江口也聊聊鬼神那些事测试视频文件🤨三百六十行,行行出冤种:精读丨CoCo的离世,让我们想到了这篇小说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三十二章 旧金山蝶恋花 丁香半残长篇小说《如絮》第一百四十章 旧金山参观中国地质博物馆ChatGPT能写长篇小说了,ETH提出RecurrentGPT实现交互式超长文本生成《凄美音乐》的魅力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