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长篇小说《太门西》连载104:第35章:佛光剑法(2)

长篇小说《太门西》连载104:第35章:佛光剑法(2)

博客

长篇小说《太门西》:山上长弓 著

第35章:佛光剑法(2)

这天歆蝶又下山,照样在神龙堂山门外叫喊,要天星滚出来,她要教训他。

天星摇头,这小师太是有病吧?她要别人自己出去让她揍一顿,她以为人家都是傻子吗?谁会自己出去挨揍?

不过他还真有点佩服歆蝶的执着,心说这人怎么这样固执倔强,也不嫌累,没完没了的喊骂,连我都觉得口干舌燥。

他去到厨房,找了个豁口破碗,装了点水,端到山门外,放到地上,转身回门,也沒说话。

歆蝶见天星出来,心中一喜,终于把你骂出来了!

谁知天星又转身回去了,她急得大喊:“喂,站住!你这是干什么?” 她指着地上的破碗问。

天星说:“歆蝶师太,你歇会儿,喝口水润润嗓子。” 他说这话时头都没回,转眼消失了。

“我喝你个大头!” 歆蝶气得一脚把碗踢飞。

“哈哈哈哈!” 歆蝶身后暴发一阵大笑,“这丫头够凶的,嗓门那个大哟,在山口都听得见,我还以为是个骂街泼妇,原来是个小丫头。这庙里的和尚偷你什么了?你一个劲的骂小贼,还一脚把水碗踢了,一点不领情。”

歆蝶转身,看见两个汉子,一个高大威猛,一个短小精悍。歆蝶一生没见过几个男人,印象中除了太门西就只有天星小和尚,猛然看见两个陌生汉子,她有些惊恐。特别是那个彪形大汉好威猛,刚才说话的就是这人。

两人走近,彪形大汉上下打量歆蝶,那眼光很无礼,歆蝶顿时怒火上升,一下子就把刚才那点惊恐忘到九霄云外,这里是峨眉派的地盘,什么人这么大胆?

歆蝶心里这么想,嘴上就说了出来:“你们是何人?报上名来!”

“咦,你这小妮子看起来挺俊的,怎么说话这么冲?口气这么大?怪不得你一直在这里骂街,原来是头没人驯服的小野猫,有意思。” 说话的是那大汉。

这汉子口气带戏谑,歆蝶是个小姑娘,哪里听过这么轻挑的戏语,脸刷的一下红了,她指着大汉训斥说:“那里来的贼子?敢到峨眉派的地盘撒野!”

大汉不屑的说:“峨眉派有什么了不起,一帮娘儿们,整天窝在山上,门都不敢出,武林早把峨眉派除名了。”

歆蝶一听,这还得了,敢羞辱本派,顿时头脑发热,哗的一声拔出剑。

在歆蝶心中峨眉派就是天下第一,师傅是峨眉派第一,而自己则是峨眉派年轻一代第一,有人胆敢当着她的面羞辱峨眉派,岂不是自寻死路。

大汉见歆蝶拔剑,哈哈大笑,觉得很好玩,他一个八尺大汉,歆蝶一个小丫头,还不及他一半高,“你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一巴掌就可以把你脑袋打到你肚子里去。”

“看剑!” 歆蝶一剑刺向大汉,动作甚快,大汉还在大笑,淬不及防,剑尖瞬间刺到他肚皮,大汉一惊急往后退,肚皮险些被洞穿。

歆蝶一招抢得先机,便围着大汉四周游斗,不停的进攻。歆蝶小巧玲珑,大汉身形笨重,被打个手忙脚乱,几次都差点受伤。大汉刚才还在嘲笑这个小丫头,现在却像是在被小丫头戏耍。歆蝶这些年的功夫可不是白学的。

与大汉同来的另一人看不下去了,他对大汉说:“老二,要不要我帮你解决了?”

“不要!” 大汉自尊受伤,他拼着被歆蝶刺伤,腾出手来拔出背着的大刀,一声大喊,铺天盖地一刀砍出。

这一刀含怒而出,雷霆万钧。

歆蝶没有应敌经验,不知深浅,举剑去挡。刀剑相交,一声铰响,歆蝶的剑被震飞。

歆蝶吓得惊叫,那大汉上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提了起来。

大汉刚才被歆蝶划伤两处,虽然只是皮外伤,但被一个娃娃所伤,这是奇耻大辱。他把大刀插入刀鞘,伸手就去撕歆蝶的衣服,他要歆蝶付出代价。

歆蝶吓得灵魂出窍,但她脖子被掐着,发不出声,只有手脚乱舞。

“阿弥陀佛,施主万万不可造次,快快松手。” 天星从山门里走出来。

大汉回头一看是个小和尚,身材单薄,看起来比这小丫头还小点。

“你是谁?一个小丁点也要管闲事。” 大汉问。

“贫僧乃神龙堂主持,法号天星。” 天星人小气势不小,隐然一股自信。

“什么,你是神龙堂主持?妈的!今天遇到的小娃儿个个口气都大的不得了。”

天星没有回答他,而是催促说:“快放下她,她师傅是峨眉派掌门,你伤害了她,峨眉派会倾巢而出。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大汉的同伴开口了:“老二,放下这丫头。我们今天有事要办,不要节外生枝,误了正事。”

说话这人年纪要大些,大约有五十来岁,应该是老大。

果不其然,大汉很不情愿的松了手,临了还在歆蝶脸上狠狠的捏了一把,把歆蝶的两个嘴角挤到一处,挤成了一个翘着的嘟嘟嘴,“这嘴真他妈的嫩呀!”

歆蝶摔落到地上,她双手摸着脖子不停的咳嗽。

那个老大走到天星眼前问:“你真的是神龙堂主持吗?”

天星说:“神龙堂只有我一人,是不是主持有什么区别?我师傅去世了,师兄们都走了,只剩我一个人在这里主持。” 他随即问:“你们是来找「婆罗门图」的吧?”

老大有些吃惊:“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来找婆罗门图?”

天星说:“在你们之前已经来过好几拨人,都是来找婆罗门图的,他们把神龙堂里里外外的翻了个遍,什么也没找到。我看你们还是走吧,别浪费时间了!”

老大说:“既然都找不着婆罗门图,那肯定是你把它藏起来了。”

“阿弥陀佛,贫僧再无话可说。” 天星又来那一套,除了阿弥陀佛,不再废话。

但这次可是遇到了黑道土匪,特别是那个大汉受了伤,凶性大发,他想拿歆蝶发泄又被老大拦着。他不爽,拔出刀就要砍天星。

老大及时阻止,“漫着,老二,让我来问问这小和尚。” 

老大走近一步,几乎与天星面对面,他盯着天星:“我来问你,婆罗门图在哪里?”

“阿弥陀佛!”

“什么?那里?” 

“阿弥陀佛!”

“妈的,你耍我不是?阿你妈个佛!”

老大一把掐住天星的脖子,把他提起来,就像刚才那大汉掐歆蝶的脖子一样。

这两人如果不是亲兄弟就一定是同门师兄弟,动不动就掐人家脖子。

老大恶狠狠的对天星说:“你要不交出婆罗门图,我掐断你的脖子。” 说罢手上使劲,天星被掐的脸色紫胀,双眼鼓起,喘不过气来,双手双腿在空中乱抓乱踢。

哎哟,老大突然松手,弯下腰。“谁,谁在暗算我?”

大汉冲过来,“老大,你怎么了?沒事吧?”

原来老大被人点了腰间章门穴,弯着腰直不起来,像个伛搂的老人。他四处看看,沒有发现其他人,小和尚双手摸着脖子喘大气,不像会武功。

真他妈的奇了怪了!是谁在暗中捣鬼?他弓着腰,抬头看人都很艰难,受罪极了。

大汉把刀架在天星脖子上,向四周大喊:“谁,给我出来,要不然我一刀砍了这小和尚。”

大汉连喊两遍,哪里有什么人。妈的,大汉举起刀,作势要砍。

“你去死吧!” 一声尖叫,大汉后腰一阵巨痛,被人插进一剑,扎入甚深。

大汉猛转身,原来是小丫头偷袭他。

大汉也够彪悍的,他一把抓住剑,一声暴吼,硬生生的把剑拔出来。歆蝶吓得丢下剑就跑,大汉挥刀怒吼着追去。

大汉刚跑出两步,脚下一拌,一个饿狗扑食向前摔倒,歆蝶得以逃脱。

老大这次看见了,小和尚身形一闪,冲向前伸腿一拌,又闪电般退回,来回就像一阵清烟,无声无息,老二毫无查觉。

老大冷笑,“看不出来呀,原来你这个小和尚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我们都着了你的道。”

大汉从地上爬起来,听老大这么一说,提刀就要去杀小和尚。

天星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还是赶快走吧!峨嵋派的人就要趕来,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

还是老大冷静些,自己穴道被封,老二受伤不轻,今天肯定是讨不了好,再不走真的就晚了。他叫住老二,看了天星一眼。

天星知道老大的意思,便说:“施主被封的穴位一个时辰后会自动解开,到是这位施主的伤再不救治只怕有生命之忧。”

天星从怀里摸出一个药包扔过去,“这药止血效果甚好。”

老大接过药,与老二搀扶着离去,两人一个躬着腰,一个捂着背,步履蹒跚,与来时的趾高气扬天差地别。

第二天歆蝶又来了,她习惯性的张口就骂,但刚一开口,想起昨天那两个贼子说她像一个骂大街的泼妇,聒噪声在山口都听得见,便又把话咽回去,一时有些踌躇。

天星知道歆蝶来了,这次他不再躲避,径直走出神龙堂山门,歆蝶如此固执,他是彻底服了,看样子是无论如何也回避不了,所以才出来寻个了结。

“小贼…” 歆蝶刚开口又觉有些不妥,人家昨天还帮了她。

倒是天星先道谢:“多谢歆蝶师太昨日拔剑相助!”

歆蝶不领情:“我杀那贼子可不是为了帮你,他对我无礼,我才要杀他。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昨天晚上他们已经被我师父杀了。”

天星恍然大悟,“怪不得咋天峨眉派这么多人下山,想必是追他俩去了。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愿他们的灵魂超度,来生做个好人。” 天星嘴里叽里咕噜的,居然为那两人的亡灵超度起来。

歆蝶好奇了,“我说你这个小和尚,他们要杀你,要抢你的武功秘籍,你居然为他们超度,你就不恨他们吗?”

天星说:“歆蝶师太,人已去了,何必再计较!我佛慈悲,普渡众生,或许来生他们幡然醒悟,广做善事以赎前世之孽。” 天星小小年纪已开始领悟我佛慈悲的佛学精义了。

歆蝶说:“喂,你别叫我师太行不行?你还是叫我歆蝶姑娘算了,或者干脆叫歆蝶也行。我还小,叫什么师太,让人觉得像是老太婆。” 说到这里她还在点扭捏。

“如此甚好,也请歆蝶姑娘别再叫我小和尚,叫我天星好了。”

这时候气氛有点尴尬,歆蝶想这是怎么了?我是来找茬的,不是来和解的,于是说:“喂,你…天星小和尚,昨天你帮了我,我也帮了你,咱们两不相欠,扯平了。现在该了结咱们之间的事了。”

天星问:“歆蝶姑娘,你天天到神龙堂来扰人清修,直到何时方休?”

“直到你磕头认罪!” 歆蝶脱口而出,说完自己都觉得有点霸道,她以为天星要愤怒。

不料天星平静的问:“敢问何罪?” 

“你偷盗峨眉武功。” 歆蝶说这话时有点心虚。

“歆蝶姑娘说的是佛光剑法吧?贵派袓师留下的祖训,世人均可学习佛光剑法,何来偷盗之说?”

“你对峨眉派不敬。” 歆蝶强词夺理。

“天星何时对峨眉派不敬了?”

“你居然胆敢要我给你师傅请罪!” 歆蝶说了一句蠢话。

师傅之死是天星心中永远的疼,一听到歆蝶此话,天星脸色顿时暗淡下来,“歆蝶姑娘,还是那句话,你如果来向我师傅请罪,我在神龙堂等你,除此之外,你别来了。” 说完转身离开。

“站住!” 歆蝶顿时火气上串,她最讨厌天星的就是这个,动不动就不理她,把她独自撂在那里。刚才她对天星还有点好感,现在那丁点好感烟消云散,只有怒气。她霸道的说:“到这个时候你还嘴硬。好吧,你不是与峨眉派订下十年之约吗,不用等十年,我们现在就决个高下。”

“阿弥陀佛,那是两派掌门之约,歆蝶姑娘还做不了主。” 天星只跟峨眉派掌门比武,才不理她呢。

歆蝶听天星说她不够资格,哪里受得了,“掌门,你算那门子的掌门?你这个破庙子就你一个小和尚,你自封掌门,好笑!你自封什么都可以,反正没有人跟你争。我看你比我还小,你要是掌门,我就是掌门的姐。”

歆蝶情急之下有些语无伦次,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阿弥陀佛!” 天星不想再争,转身又要离去。

歆蝶拔出剑指着天星,“你有什么资格与我师父比武?要想与我师父比武得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天星实在是没办法,他的涵养再好也被逼得都有点急了,“你要怎么个比法?”

歆蝶见天星终于放弃了抗拒,她心中一喜,很自负的说:“看你这弱不禁风的样子,我一掌就可以把你打到树上挂起来。这样把,你只要能躲过我一招,我就放过你,立马回山。” 口气大得不得了,有点像咋天掐她脖子的那汉子。

她见天星吃惊的眼神,又加了一句:“对了,你沒听错,就只一招!”

“当真?出家人不打诓语!” 天星想确定沒听错,也想歆蝶把话说死。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山上长弓
相关阅读
长篇小说《谷雨立夏间》62 亲人和往事和教练相识十年了雪月长篇小说《谷雨立夏间》65 唐人街往事享年 92 岁!加拿大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短篇小说巨匠艾丽丝·门罗逝世《拿破崙》電影醜化?與史實3點比一比时光里的答案(一一七)《拿破崙》電影醜化?與史實3點比一比长相思 乡思 2024年1月22日容易被“误读”的茅台 |《茅台传》连载⑦本周演出推荐 | 当代乌托邦的影像叙事《太空白蛇传》信级医药研发集团获3500万美元A轮投资;茶百道登陆港交所,最新市值172亿港元丨04.20-04.26投融资周报13. 定时头疼【落霞无声】和 Yongshi 问水 冠军侯 秦照无限与自指的纠缠长篇小说《太门西》连载44:第15章:茅庐思过(2)《拿破崙》電影醜化?與史實3點比一比秋天的小鱼鹰(2)倦侣14:戏剧营/渔樵山庄/长篇小说《温暖太阳 》连载 第一章 清晨遛狗1/2董桥:他的短篇小说,越老越读越亲切|毛姆诞辰150周年长篇小说《谷雨立夏间》66 时光胶囊扎金索斯美爆了!打卡《太阳的后裔》外景地!这个假期安排上!豆瓣评分8.0,好于84%的纪录片,《太阳之下》为什么被认可?​【旅游】扎金索斯美爆了!打卡《太阳的后裔》外景地!这个假期安排上!倦侣15:新年《拿破崙》電影醜化?與史實3點比一比星空与人类文明04:春季观星指南来了,清明就能看到的天文奇观农场的成长(13)农场一号路【落霞无声】和 yongshi x倦侣13:艺乡/桃花坞卫网君:史上性价比最低航天器出炉!《太空法案:保护人类遗产的一小步法》意欲何为?全球商业航天领域正在经历快速发展;长篇小说《温暖太阳 》连载 第二章 意外撞车倦侣11:古丽告别倦侣12:百年孤独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