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第89战:运去英雄不自由(3)“诈死”的高神通

第89战:运去英雄不自由(3)“诈死”的高神通

历史

点击下方关注小吏

547年正月初八,高欢病逝。


走的很仓促,但心不慌。


早在三年前,高欢就已经做好了交权的准备。


高欢一直镇晋阳,邺城方面之前始终交给孙腾、司马子如、高岳、高隆之这四个人处理具体事务,邺城称之为四贵。(丞相欢多在晋陽,孙腾、司马子如、高岳、高隆之,皆欢之亲党也,季以朝政,邺中谓之四贵,其权势熏灼中外,率多专恣骄贪)


544年三月二十八,高欢任长子高澄为大将军领中书监,将枢纽政务从此移交到了高澄这。(欢欲损夺其权,故以澄为大将军、领中书监,移门下机事总归中书,文武赏罚皆禀于澄)


河北的权力过渡问题高欢早早就考虑到了,但河南问题却始终没当回事,河南被高欢全权交给了侯景,任其为司徒、河南大将军、大行台。


侯景也高调表态,希望带三万人马横扫天下,渡江把萧衍抓来给高欢亲自念经办法会,高欢也对侯景始终放心任用。(景尝言于丞相欢:愿得兵三万,横行天下,要须济江缚取萧衍老公,以为太平寺主。欢使将兵十万,专制河南,杖任若己之半体)


侯景服气高欢却一向看不起高澄,曾对司马子如说:高王在的时候啥都好说,高王哪天要是不在了,我可不跟那个小崽子共事!(景素轻高澄,尝谓司马子如曰:“高王在,吾不敢有异;王没,吾不能与鲜卑小儿共事!”子如掩其口)


侯景为啥要这么说呢?


按理说他这人精不该没有政治敏感性啊?


因为他和司马子如都是高欢最早的怀朔帮元老成员。(与怀朔省事云中司马子如及秀容人刘贵、中山人贾显智为奔走之友,怀朔户曹史孙腾、外兵史侯景亦相友结)


他俩还都是最后时刻归附了高欢,成分和革命时间太相似了。


司马子如根据史书记载明确说是尔朱氏的忠臣,当年尔朱荣刚死的时候贺拔胜第一时间就反水了,但司马子如却跟着尔朱荣的部曲去了河阴,还劝尔朱世隆不能退,打回洛阳去。


后来高欢牛起来后,司马子如因为他的怀朔籍贯被尔朱世隆怀疑了,司马子如强烈表态还哭了一通,最终是高欢入洛阳后才归降的。(高祖起义信都,世隆等知子如与高祖有旧,疑虑,出为南岐州刺史。子如愤恨,泣涕自陈,而不获免。高祖入洛,子如遣使启贺,仍叙平生旧恩)


侯景跟尔朱氏的关系在史书中记载不详,但时间上也是尔朱氏集团被彻底粉碎后才从济州归降的。


别看革命晚,但高欢对这俩当年的老兄弟相当看重,当年光屁股长大的交情永远最珍贵,这俩人都给了高级别的授权,司马子如在邺城是“四贵”,侯景成了河南王。


侯景之所以对司马子如那么说,是希望和这位河北实权派的怀朔元老在高欢死后颠覆他的家产。


很遗憾,不是每个人都有狮子的梦想。


或者说人一到了岁数就开始不再冲动,逐渐认命养生盘手串喝茶水了。


高欢死的这年侯景45,年富力强还想浪,但司马子如已经58了,几年前侯景攒这局的时候司马子如也已经过了激情燃烧的岁月了。


生理期上有一个50岁分界线,无论男女,过了这岁数各方面欲望都跳崖式滑坡,所以不生孩子这事相当可怕,这经济没有胡话乱花的年轻人是不可以的。


司马子如并不想跟侯景趟这个浑水,人家这些年主要张罗贪污的事,比较忙。(子如义旗之始,身不参预,直以高祖故旧,遂当委重,意气甚高,聚敛不息)


其实吧,司马子如是个特别灵的人,他的一生不去细讲了,总之一辈子都走在点上,人家这贪污其实更多还有一层自污的成份在。


侯景的这句拉拢,作为司马子如对第二届领导的投名状早早的汇报到了高澄那。


高欢病了之后,高澄第一个想到的威胁就是侯景,随后以高欢的名义写了一封信召侯景过来。(及欢疾笃,澄诈为欢书以召景)


结果高澄没想到,他爹和侯景有暗号。


侯景曾对高欢说过:我在远方权力那么大,人们很容易从中捣鬼,以后凡是您给我的书信和旨令都请您加一个小黑点。高欢同意了。(先是,景与欢约曰:“今握兵在远,人易为诈,所赐书皆请加微点。”欢从之)



高澄不知道这个约定,等侯景拿到书信后成了信号枪,赶紧找了茬不去,随后去打探消息,得知高欢不行了,于是开始了造反计划。(景得书无点,辞不至;又闻欢疾笃,用其行台郎颍川王伟计,遂拥兵自固)


小疑问来了。


高欢为什么不早早告诉高澄这个暗号呢?


因为高欢在防着高澄,他知道自己这儿子不是啥好东西。


相对于侯景,这孩子的威胁一点也不小。



高澄是有才无德的典型代表,这孩子早早就震惊天下,第一次登上历史舞台是十岁的时候在高欢入信都后去招降高敖曹,当时高敖曹很看不起他哥哥引高欢入信都,还专门给他哥送了女装,但高澄以子孙礼拜见后感动了这个河北黑老大。


此后高欢就经常考察这孩子的政务能力了,一试还真是那意思,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参与最高决策了。(神武试问以时事得失,辨析无不中理,自是军国筹策皆预之)


16岁的时候,高澄在邺城辅政任禁军总司令,当时满朝还只是听说小领导是个政务天才,依旧仍然拿他当个孩子,但高澄亮相后很快就以极高的决断力和政务成熟度震慑了所有人。(三年,入辅朝政,加领左右、京畿大都督。时人虽闻器识,犹以少年期之,而机略严明,事无凝滞,于是朝野振肃)


这孩子作为接班人能力上一点问题没有,但是这孩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而且人际关系上没有分寸。


15岁的时候就把他爹给绿了。


他爹有个妾叫郑大车,出身荥阳郑氏,按理讲也是“四姓”级别,咱也不知道咋给一丫头起名叫大车。


大车原为广平王元悌的妃子,后来高欢入洛阳后就把这大车给推走了,而且还特别喜欢推大车,宠爱非常。


结果高澄也喜欢大车,趁高欢出去打仗的时候也推了推。


很快东窗事发,高澄推车的动静太大,目击证人太多,高欢打算废了这小子。


最终是司马子如开导高欢,堪称史上劝架的最经典案例之一。


上来开宗明义:别难过!我儿子也把我绿了!



把同情心勾起来后,司马子如开劝:这事是家丑,咱得盖着点,高澄再咋地也是跟咱娄大嫂子生的,最好不过结发妻,差不多得了。


最终在一通面子操作下,作证的婢女被上吊了,高澄顺利过关。


后来高仲密最终被逼反,导火索又是高澄想推人家媳妇,连衣服都给人家扯了,相当粗暴。



你就差这一口啊!非推人家媳妇呀!


高澄还经常调戏他弟妹李祖娥,但他二弟高洋情绪控制能力极强,装傻小天才,在这跋扈哥哥面前经常跟傻子一样。


即便如此,高澄依旧一点面子不给,经常对他弟弟的评价是这货都特么能得富贵,看相这事纯属扯淡。(内虽明敏,貌若不足,世宗每嗤之,云:此人亦得富贵,相法亦 何由可解)


少年得志才高八斗的人,通常在边界感上都会有问题。


也许当年他第一次推车的时候高欢冷他十年,对这孩子会是人生中最大的一笔财富。


高澄这个没有边界感的高能长子,对于高欢始终是个巨大威胁。


由于宇文泰的顶级战略威胁,高欢始终天子守国门的驻守晋阳,除了起义之初,这辈子没咋在河北待过,对于太行山以西,高欢无可奈何的必须要早早放权给高澄。


但对这个十五就敢绿他的儿子,你能指望他多自觉的“朕不给你,不能抢呢”?


北魏的例子在那了,太子跟老子的权力矛盾根本无法调和。


高欢针对高澄,始终有两个后手。


一个后手,是老二高洋。


高洋每次单独面对他哥的时候就是智障附体。



但他爹给他的所有考验这孩子都能满分给出回答。


有句俗语叫“快刀斩乱麻”,创造者就是高洋。


高欢曾经让这帮儿子去从一堆缠乱了的线头中捋出头绪,到了高洋这直接一刀把乱麻砍断了道:乱成这样根本就捋不出来了,得毁灭了重开新局。高欢点头。(高祖尝试观诸子意识,各使治乱丝,帝独抽刀斩之,曰:“乱者须斩。”高祖是之)


高欢还搞过突然袭击,命这帮孩子出去带兵执行任务,随后派了猛将彭乐等攻打皇子们,高澄这帮都怂了,最终是高洋率兵跟彭乐开干,还生擒了彭乐。(又各配兵四出,而使甲骑伪攻之。世宗等怖挠, 帝乃勒众与彭乐敌,乐免胄言情,犹擒之以献)


这个从来事上见的“二傻子”不被所有人重视,只有高欢明白这小子是装的。


还曾私下对自己的丞相长史薛琡说:这小子的脑子比我还强。(唯高祖异之,谓薛琡曰:此儿意识过吾)


高欢这辈子靠的就是脑子,这句话的评价相当高。


高洋始终被高欢安排在高澄身边,而且一直都在最核心的圈子里,之前一直就是侍中,高澄成为邺城一把手后高洋是尚书左仆射。(东魏以高澄为大将军、领中书监,元弼为录尚书事,左仆射司马子如为尚书令,侍中高洋为左仆射)


高洋能在控制欲极强,相当看不起自己的哥哥身边始终潜伏着,这是个相当厉害的备用选项,高洋后面的一系列表现也确确实实证明了这一点。



第二个后手,是侯景。


侯景看不上高澄,高欢肯定知道;为啥高欢要保密这个“黑点之约”呢?


高欢要是早早就告诉了高澄,高澄就有办法动手脚弄死侯景。


高欢需要在河南安排矛盾半公开化的侯景去钳制这个儿子,他在山西,侯景在河南,让这个河北的儿子有分寸感。



玉璧之战后,高欢恰到好处的要死了,让很多很可能不体面的事情最终得以体面。


但病情恶化太快以及高澄的急不可待最终使得侯景问题并没有得到平稳解决。


高欢问高澄:你脸上有我病之外的忧虑,是什么?还没等高澄回答高欢就说道:是侯景吧。(欢谓澄曰:“我虽病,汝面更有馀忧,何也?”澄未及对,欢曰:“岂非忧侯景叛邪)


高欢道:侯景在河南做一把手14年了,心很大,只有我能驾驭他,你们没办法,现在天下未定,我死后不要马上发丧。


库狄干是鲜卑大辈,斛律金是高车大辈,这俩都是耿直有力的人,都是我仔细品出来的,放心用;可朱浑道元和刘丰生都是西面远来投奔的,当初路自己都走死了,也不会背离你;潘相乐原是道人,心地和善厚道,是你们兄弟的好帮手;韩轨脑子里有钢管回不过来弯,你要宽容他;彭乐内心难测,邙山之战已经试出来了,防着点;这帮人中,能对抗侯景的只有慕容绍宗一人,他是尔朱荣的亲戚,成分有问题,这些年我一直压着他,就是将来要把他留给你用。(库狄干鲜卑老公,斛律金敕勒老公,并性遒直,终不负汝。可朱浑道元、刘丰生,远来投我,必无异心。潘相乐本作道人,心和厚,汝兄弟当得其力。韩轨少戆,宜宽借之。彭乐心腹难得,宜防护之。堪敌侯景者,唯有慕容绍宗,我故不贵之,留以遗汝)


上述的所有人,高欢没有一个看走眼的。


用侯景,人家有目的;


铲侯景,人家有后手。


多么可怕的人啊!



高欢正月初八走人,侯景正月十三就已经正式造反归附西魏了,颍州刺史司马世云举全城响应,侯景随后控制了豫州刺史高元成、襄州刺史李密、广州刺史暴显等。


但西兖州刺史邢子才发现了侯景的阴谋,不仅抓了侯景的接管军,还向东部各州散发檄文提前预警。(遣军士二百人载仗暮入西兖州,欲袭取之,刺史邢子才觉之,掩捕,尽获之,因散檄东方诸州,各为之备,由是景不能取)


高澄派司空韩轨督各路军马讨伐侯景。


二月,侯景遣使来投降南梁表示请允许我率豫、广、郢、荆、襄、兖、南兖、济、东豫、洛、阳、北荆、北扬等关东十三州前来归附,齐、徐这几州就是我去封信的功夫,等河南全部安定后咱们再图谋燕赵。


侯景的上市招募相当诱人,84岁按理来讲早已无欲无求的萧老居士突然来感了。


话说这年的正月十七这天,老萧梦见中原各地牧守纷纷献地来降,整个南京颅内高潮,各机关单位举行了年后大庆。(是岁,正月,乙卯,上梦中原牧守皆以其地来降,兴朝称庆)


这事最开始是老萧跟自己的宠臣中书舍人朱异说了,并且道:我这人很少做梦,只要做了就会梦想成真。(旦,见中书舍人朱异,告之,且曰:吾为人少梦,若有梦必实)


二月,侯景的招股书送到了。


老萧觉得太神了!


更神奇的是,侯景的快递单号上盖的就是正月十七的戳!(及和至,校景实以正月乙卯日定计,帝由是纳之)


关于侯景这事,朝堂上有反对派,表示咱们这些年一直跟北面关系不错,现在接纳叛乱之臣这事不合适啊!(上召群臣廷议。尚书仆射谢举等皆曰:顷岁与魏通和,边境无事,今纳其叛臣,窃谓非宜)


老萧表示:有理,但得到侯景的话到时连塞北都能沐浴在我的佛光之下了,机会难得,要知道变通。(上曰:虽然,得景则塞北可清;机会难得,岂宜胶柱)


退朝后老萧有点犹豫,自言自语道:几十年了这国家治理的这么好,现在突然送来这么大的礼,这事合理吗?要是因此造成混乱,将来后悔哪里还来得及。(尝夙兴至武德阁,自言我国家承平若此,今便受地,讵是事宜,脱致纷纭,悔无所及)


朱异知道这是老萧需要一个心理自洽的理由,从他自己说这辈子梦想成真开始就已经表态了,于是对萧衍道:这是天意!要不咋可能砸下来这大福报,您这是拯救苍生!可不能因为这点小嘀咕就冷落了天下水深火热的人民!


萧衍觉得这个台阶好,又一想前面那梦,再结合自己时来天地皆同力的五十年,决定给侯景注资。(高祖深纳异言,又感前梦,遂纳之)


老萧任命侯景为大将军,封河南王,都督河南、河北诸军事、大行台,承制如邓禹故事。


三月初三,梁武帝为了这次大福报决定再次舍身同泰寺。(三月,庚子,上幸同泰寺,舍身如大通故事)

 

三月初九,庙里的萧衍派司州刺史羊鸦仁督兖州刺史桓和、仁州刺史湛海珍等率三万人支援悬瓠给侯景运粮。


四月初十,梁朝再次捐款一亿为萧衍赎身。


萧衍注资了人生中最后一笔“福报”。


四月二十一,程序走完,萧衍回宫大赦天下,改年号为“太清”。


此时侯景已经击败了东魏方面的第一波讨伐,从虎牢退守颍川等待南梁方面的支援。


面对侯景的撤退,韩轨率军包围了颍川,侯景随后把东荆、北兖州、鲁阳、长社四城割让给了西魏求救。(韩轨等围侯景于颍川。景惧,割东荆、北兖州、鲁陽、长社四城赂魏以求救)


此时已经是尚书左仆射的于谨建议:侯景老辣,奸诈难测,不如厚其爵位再看看表现。


荆州刺史王思政则认为时不我待,赶紧去救,紧接着以荆州步骑万余从鲁阳向阳翟(禹州市)进发。


王思政的这次“主观能动性”,某种意义上决定了他的结局。


王思政已经冲出去了,宇文泰只能跟上,有枣没枣打三竿子,加侯景大将军兼尚书令,派李弼和赵贵率兵一万赴颍川。


中间侯景担心自己跟西魏眉来眼去这事让老萧生气专门去信解释,老萧大气表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创奇谋,建大业,这事以后都不用说,浪费纸,这习惯要改。


六月,看到李弼这帮猛男要出虎牢关了,韩轨率军回了邺城。(东魏韩轨等围颍川,闻魏李弼、赵贵等将至,乙巳,引兵还邺)


侯景想趁机抓了李弼和赵贵夺其军,但被赵贵看出来了,打算反诱侯景,被李弼摁住了。(侯景欲因会执弼与贵,夺其军;贵疑之,不往。贵欲诱景入营而执之,弼止之)


还是要注意政治影响,侯景是主动归降的,在没有反迹的情况下要谨慎。


此时南梁的支援军已经到了汝水,侯景随后去了悬瓠,王思政接手了颍川,李弼率军回了长安。


侯景上来就赔了,不久再次找西魏请求援兵打算赚回来,但西魏朝中对侯景的人品进行了分析,说高欢刚死这货就反了,所谋者大,不会为咱们尽忠的。


宇文泰随后召侯景入朝。


王思政与此同时还迅速控制了侯景的七州十二镇。(王思政亦觉其诈,密召贺兰愿德等还,分布诸军,据景七州、十二镇)


面对侯景这种老流氓,根本就不是信任的事。


你投诚我欢迎,我先把力所能及能控制的全拿到手,然后一步步的逼你做个好人。


你真的投诚最好,你不能投诚我也先把你的威胁控制在最小。


对于你这暴力老流氓,信任的程度是有限的。


眼瞅西面不像南面好糊弄,人家让你回朝,侯景果断推辞给宇文泰写了封信道:我耻于跟在高澄那小崽子后面,又咋可能跟大兄弟你比肩呢!(景果辞不入朝,遗丞相泰书曰:吾耻与高澄雁行,安能比肩大弟)


宇文泰迅速止损,以所授侯景的使持节、太傅、大将军、兼尚书令、河南大行台、都督河南诸军事都授给了王思政。


侯景觉得这个世界自己只不如高欢,现在他死了,自己已经天下无敌,宇文泰这小辈他看不上眼。


真的如此吗?


为啥人家上来就把你这老流氓给坑了呢?


高欢给你的地方,叫中原,那叫四战之地,那叫千里平原。


自古以中原为根据地能杀出来的只有一个人,叫曹操。


你有曹操的诸曹夏侯吗?你有荀彧的颍川股份吗?你有曹操宗教纽带的青州兵吗?


无论是东魏还是西魏,最终都能一步步挤死你。


此时来看看北面,高澄在四月的时候回到了邺城坐镇,等六月李弼这帮回军后才又回到了晋阳,这时候才正式为高欢发丧。


七月,高澄正式接班,为使持节、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大行台、勃海王。


八月二十,高欢终于入土为安了,高澄把高欢先虚葬在了漳水之西;又在成安鼓山石窟的佛寺旁边秘密挖了个墓穴把他爹葬了,随后杀了所有工匠保密。(甲申,虚葬齐献武王于漳水之西;潜凿成安鼓山石窟佛寺之旁为穴,纳其柩而塞之,杀其群巨)


整整晾了八个多月,高欢终于下葬了,这已经不是招苍蝇的问题了。


也没看到高欢有啥盗墓的历史,为啥高澄葬他这么吓吓唧唧呢?


我依旧保持原来的态度:誓言不可乱发。


反正高欢后面这帮子孙精神多少都有点问题。


举头三尺有神明,对誓言多些敬畏。



此时萧衍已经官方下令大举北伐,高澄鉴于此派人给侯景递话:你们全家都还好好的,只要你回头,永远保你担任豫州刺史,还把你家小全还回去,你的所有文武班子我都既往不咎。(景母及妻子皆在邺,澄乃以书谕之,语以阖门无恙,若还,许以豫州刺史终其身,还其宠妻、爱子,所部文武,更不追摄)


高澄给侯景递了狠招,用还人质的方式来诱惑侯景的一次虚情假意。


只给好处,没有义务,只需要你口头的表态就能换回儿子。


但你得先投降表态,你表态了我就能做文章,比如缓仨月再给儿子呀,只要你侯景降了,你跟萧衍间的合作关系就被离间了。


结果他根本糊弄不了侯景,他走这一步时就都推算好了,邺城的妻子儿女肯定全得死,不可能再有别的选项!


侯景回道:当年刘邦找项羽要“煮爹汤”,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天下我自己能打,用不着你来赐,再说你杀我家人跟我有啥关系呀!(景使王伟复书曰:今已引二邦,扬旌北讨,熊豹齐奋;克复中原,幸自取之,何劳恩赐!昔王陵附汉,母在不归,太上囚楚,乞羹自若,矧伊妻子,而可介意!脱谓诛之有益,欲止不能,杀之无损,徒复坑戮,家累在君,何关仆也) 


唉!写到这里都替萧衍愁得慌,北面都是炼蛊炼出来的毒王,是四万八千妖怪的狮驼岭,你那温室大棚菜可咋整呢!



侯景不上当,陈元康于是劝高澄去找慕容绍宗吧,那是你爹给你留的锦囊。


高澄道:我不是不想用慕容绍宗,但我跟他没交情,怕一喊他,他也成了惊弓之鸟。(时绍宗在外,澄欲召见之,恐其惊叛)


陈元康道:这个别担心,慕容绍宗知道我是您心腹,最近又给我送礼了,我为了安抚他已经无可奈何受贿了,并回信厚谢了他,别担心!(元康曰:绍宗知元康特蒙顾待,新使人来饷金;元康欲安其意,受之而厚答其书,保无异也)


陈元康这确确实实是为国受贿,别笑,有深意。


为啥要说领导身边这秘书长是实权派呢?为啥皇帝身边的侍中很厉害呢?


举个例子哈,大领导对一项工作表达重视时不用把话说明了,来你单位开次会,多问几个该项工作的问题,多几句批示,这事就足够下面人往死里干了。


领导的反映一定不能激烈,始终要保持引而不发状态。


你拍了桌子就波及面太大了,就没有余地了,这事最终很难讲会变成什么样子。


真要是到了拍桌子瞪眼睛的地步,通常两种情况。


要么是大领导的权力已经下不去了,他已经被架空没有力量了。


要么是被摆桌子的方面要出大事了。



基本上是被连根拔起的级别。



权力是要通过最高层的一个个动作一层层关系进行层层放大的。


自古至今如此。


陈元康为啥必须得收慕容绍宗的礼?


因为陈元康是高欢的大丞相功曹,主掌机要。(委式以元康对,曰:是能夜暗书快吏也。召之,一见便授大丞相功曹,内掌机密)


等高澄接班后,陈元康又无缝对接了。(世宗嗣事,又见任待。拜散骑常侍、中军将军,别封昌国县公,邑一千户)


这是个领导的身边人。


此时是权力过渡时期,属于特殊敏感期。


陈元康的态度隐隐然就代表着最高层的意思。


陈元康要是不收慕容绍宗的礼,也就意味着你悬了,慕容绍宗就会自己找别的出路。


收了礼就意味着至少你是安全的。


为了国家社稷,陈秘书收礼太不容易了!


就这样,慕容绍宗成为了东南道行台,加开府,转封燕郡公,派他与高岳、潘乐一同救彭城。


最开始侯景听说韩轨来的时候评价是这个吃猪肠子的能干啥!等听说高岳要来的时候说:兵精人普通。总之诸将没一个看上眼的。(初,景闻韩轨来,曰:“啖猪肠儿何能为!”闻高岳来,曰:“兵精人凡。”诸将无不为所轻者


但当听说慕容绍宗要来的时候,侯景敲打着马鞍叹道:谁教给的那小崽子让慕容绍宗来的!高王难道是假死吗!(及闻绍宗来,叩鞍有惧色,曰:谁教鲜卑儿解遣绍宗来!若然,高王定未死邪)



高神通知道你在他死后要抢九阴真经,人家已经备好预案了。


历史,是最伟大的编剧。

亲们,觉得不错帮点“在看”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相关阅读
第89战:运去英雄不自由(1)《西游记》的最难三关,佛爷爷的三次出手(深度长篇)新锐演员+老戏骨齐唱英雄谱,《说英雄谁是英雄》演绎热血江湖【庭院种菜】育苗之前浸泡种子有好处吗?为了咬人,蚊子进化了一万年 | 赵志磊 一席第899位讲者第90战:最后的三国(2)“厨子不偷,五谷不收”的深层含义是什么?(九千长篇)教你一个拒绝喝酒的理由(不是头孢)预期效应(3):【三振】变【白板】!为什么民主党左派始终解决不了犯罪问题澳媒:莫里森卸任,达顿将成下一任自由党党魁!这两人将争夺自由党领袖副手,自由党面临严峻挑战...第89战:运去英雄不自由(4)老僧入魔(万字长篇)第91战:东西合拢(3)兰陵王入阵!田鸡北京疫情观察(3)5月12日基因水浒传(3):浪里白条张顺和混江龙李俊谁水性更好?第90战:最后的三国(5)“六柱国”与“满八旗”第89战:运去英雄不自由(2)苦行僧的温室佛国(万字长篇)网友被狮子攻击,马犬秒冲出咬狮子...“英雄不分物种!”第92战:南北归一(3)独孤信与杨忠的政治遗产(九千长篇)正欢送新冠远去时突然来了个怪物Deltacron第89战:运去英雄不自由(6)孩童抱金,人皆魔鬼;韦陀立侧,魔皆圣贤(万字长篇)如果孩子中途就跑不动了,赢在起跑线又有什么意义? | 张琳 一席第898位讲者第88战:珍珑棋局(4)军官档案,“人事即政治”的河桥战败之谜(九千长篇)第89战:运去英雄不自由(5)废奴的魔鬼,造孽的善人积极的悲观主义者(3)最大的悲哀是我说的,你不懂也不想懂,反手一个...【硅谷李师傅漫谈·第五篇】英雄不问出处上海疫情观察(33)5月24日速报:大佬会面,美国被迫城下盟,中美和解近在眼前;内患倒悬,拜登无奈求偏安,运去英雄不自由第92战:南北归一(1)“隋炀”的“前世”,被史书泼粪埋没的鬼才教父(九千长篇)第90战:最后的三国(3)分水岭惊现广东靓仔,岭南代表队入场!第89战:运去英雄不自由(全)凛冬妖种对温室大棚的生态入侵集句 两联第88战:珍珑棋局(6)邙山,府兵制的开始;玉璧,敕勒川的离歌第88战:珍珑棋局(5)棋逢对手,龙争虎斗背后的“前人播种后人收”第88战:珍珑棋局(全)塞翁失马的“泰”囧,输天半子的“欢”歌第91战:东西合拢(1)“天赋”与“福地”图片故事(20)儿子的教育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