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精神科医生:你总戒不掉酒,可能是得了精神病 | 精神科医生陈百忧15

精神科医生:你总戒不掉酒,可能是得了精神病 | 精神科医生陈百忧15

文化

大家好,我是陈拙。

这是我头回怀疑自己得了精神疾病。

前段时间,我总习惯在改完稿之后去喝两杯,结果陈百忧提醒我,在精神科,“喝酒上瘾也算种精神疾病。”

她告诉我,酒精成瘾患者发病时,就像毒瘾发作那样,几乎没有底线。

“做心电图前擦拭的酒精球都偷,就为了嘬一下酒味儿。”

更麻烦的是,这些人不仅行为失控,还很难治疗。因为常年酗酒导致众叛亲离,没人关心,就几乎没有戒断可能。

但就在这里,陈百忧遇到过一个完全不同的酒蒙子——

他不仅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还在酒瘾发作时处理好日常生活,他甚至告诉陈百忧,别人喝酒妻离子散,他喝酒是为了保卫家庭。

陈百忧很快发现,他说的居然是真的。


经常有人问我,精神病能治断根吗?为什么总是复发呢?反正都要犯,干脆不治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些问题,因为都是事实,精神类疾病不单纯是一个心理问题,有很多的生理原因导致病情就是会反复发作,那治疗的意义是什么呢?

前几天何伟宏来门诊复诊,和他聊过之后我好像对这个问题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犯病就犯病吧,犯病和犯病之间,总还是有一段时间能健康地生活。

就好像我小时候跟姥姥一起摘豇豆,自己家种的豇豆,中间总会有几个虫眼,姥姥总是把坏的掐掉,剩下的还是很好吃的。

何伟宏走后,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想起第一次见他的场景。


何伟宏是2013年我从消化科“捡”回来的 “酒蒙子”。

爱喝酒,经常喝醉的不一定是“酒蒙子”,“酒蒙子”是“酒精依赖”的一种俗称,最重要的诊断标准是“晨起饮酒”和“酒精戒断症状”。

这种人早上一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找酒喝,一大早就喝蒙了,从早到晚都没有个清醒的时候。在停止饮酒48到72小时会出现严重的戒断症状,包括手抖,大汗,幻觉等。

长期喝酒伤肝伤胃,所以何伟宏早就是消化科的常客。我和何伟宏第一次真正的见面,应该是我第二次去消化科参与他的会诊。

我去的时候,护士刚把输液架拿走,他手背上还有留置针。他懒洋洋地歪在床上,眼神很灵活,感觉有一股机灵劲儿。

“想戒酒不?”我问他。

“再喝就该挂墙上了。”他接话很快,也很幽默。

我喜欢会诊,如果时间足够,我可以听很久的故事。我关心这个人,远远超过诊断书上的那几个字。

上一次会诊,何伟宏并不清醒。当时何伟宏的妻子也在病房,就是她给我讲的何伟宏的情况。

从化验指标上来看何伟宏的肝病已经挺严重了,还有早期肝硬化,消化科的病人因为黄疸和营养不良,通常又黄又黑又瘦,但他除了有点啤酒肚,不胖不瘦,既没有那么“黄”,也没有那么“黑”。

之所以请精神科会诊,是因为他入院后出现了严重的戒断症状,除了大汗,浑身震颤以外,还用一直用手在空中抓来抓去的,好像在抓什么大家都看不见的东西。

何伟宏的妻子身高一米六左右,穿着黑色衣服,很干练的样子。她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听起来好像是要给谁送酒。

我看着何伟宏,他说“对,我就是卖酒的。代理好几个牌子,很多饭店的酒都归我送。”

“这喝起来倒方便,成本也低。”

隔壁床的人去做检查了,妻子走后,病房里就我和何伟宏了。

他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眼睛看着窗户外面说:“活着特别没意思,家里成天都在干仗。”

我轻描淡写问一句:谁和谁啊?

我会诊的时候通常都不带胸牌,作为精神科医生,经常有个很尴尬的处境,就是我们的出现可能就对人造成伤害了。

前段时间有患者投诉到了医务科,说请精神科会诊是对他人格的极大侮辱。导致我现在见到熟悉的人都说,别跟我说话,小心人格被侮辱。

“我妈和媳妇呗。”他回答。

他说我知道你是心理医生,咱俩就唠10块钱的。

你怎么知道的?我特别惊讶。

我会算命,他故弄玄虚地说。

我想了一会,应该是早上查房的时候大夫跟他说过了。

他经常这样卖关子,好多次都让我意外。反应过来之后又气得想笑。

何伟宏妈妈是控制欲望非常强烈的老太太,只要事情不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会无休止地闹,直到他和他爸妥协为止。

十多年前,何伟宏刚退伍回家,朋友就给他介绍了一个女孩,俩人处得很好,但他妈妈死活看不上,开始是在家里说人家女孩命不好,长相刻薄,看起来有心计之类的。

她逼何伟宏和女孩分手。何伟宏表面上答应了,但还是偷偷和女孩交往。

他妈妈发现之后跑到女孩家里去骂人家,说人家勾引他儿子,不要脸,在女孩家楼下一坐就是一整天。闹得女孩不敢回家。

在家里他妈也闹着要自杀。最后俩人终于分手了。

我说,你妈真的会死吗?

“真的会,我小时候如果不听话,她就会绝食。我不是会轻易妥协的人,但是我确实怕她。而且她身体不好,我爸也怕她,更担心她的身体,也劝我分手。”

何伟宏爸爸以前是啤酒厂的工人,懂酒,也有路子。80年代末就开了家烟酒店。生意一直还不错。后来何伟宏退伍以后,接过了生意,扩大了店面,生意做得相当不错。

虽然家里卖酒,但是何伟宏一直不怎么喝酒。

分手后他意志非常消沉,很长一段时间除了干活哪都不去。他拼命干活,搬酒都是自己来,跟谁都不说话。

他妈妈看着也心里着急,四处张罗人给他介绍对象,他看都不看。

现在这个妻子,也是他妈妈张罗的,他去见,是因为听说之前的女朋友结婚了。

你恨你妈吗?我问他。

何伟宏想都不想就回答:不恨。

我很意外,为什么呢?她让你错过了那个女生啊?

他很认真地说,我小时候有一次半夜我发烧到40度,还抽搐,差点烧死。我爸不在家,我妈把我裹在怀里就往医院走。冬天冷,我妈不知道在雪地里摔了多少跤,到医院的时候浑身是伤,脸都磕破了,但是怀里的我一点伤都没有。

他说自己从小就淘,经常惹事。妈妈舍不得打他,就拿自己撒气。何伟宏闯了祸,她不骂,只说自己不对。

“我不知道我算不算妈宝男,但我确实舍不得让我妈生气。”

生活中很多人都嘲笑“妈宝男”,但是“妈宝男”心里的那个妈,曾经真的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怀里的宝贝遮风避雨,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着这个宝贝。

在妈宝男的心里,妈妈就是那个最安全的港湾。

和这个女孩见面之后,没什么不好,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上心,女孩不来找他,他绝对不主动去找女生。

就这样不咸不淡地在一起一年多,他会耍宝逗女孩开心,会送礼物,但连女孩的手都没牵过。

是旧情难忘吗?可是人家已经结婚了啊?我说。

也不是,就是不想这辈子就这样被安排了。这个是他最矛盾的地方,他不想屈服,但又不敢反抗。

当然,他妈妈不会满意这样的状态,为了逼他结婚又开始用她的老三样,一哭二闹三上吊。

他终于还是屈服了。

一方面他觉得在一起这么久了,如果不结婚好像把女生耽误了,另外他如果和其他女孩在一起,他妈妈还是会闹的,娶了这个他妈妈选的女人,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结果他想得太简单了,结婚没多久,婆媳俩人就开始闹,家里一点小事就鸡飞狗跳的。

有一次妻子和母亲同时买了葡萄回家,她们问他谁买的更甜。说都甜这种两头讨好的话肯定是不行的。

为什么不分开住呢?这样矛盾就会减少啊。

两套房子买在隔壁,这样也方便带孩子,照顾店里啥的。

“搬去哪呢?我还能不认我妈吗?”

大夫,你知道吗?只有一个时候我觉得世界是清净的,就是每当我喝醉了,两个女人一下子就统一了,一起骂我。她们虽然都在骂我,但我觉得好安静。

我说你挺伟大啊,牺牲了自己,顾全了大家。你不喝酒你们全家迟早会吵散架的,全靠你喝酒维持家里的完整。

他苦笑着说大夫你就尽情嘲笑吧,我脸皮厚。

他又给我讲了一些和妻子之间的事情,他妻子也是因为错过了当初的爱人,才去和他见面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我想起电杆拉线和旁边的树,本来没什么关系,结果因为离得近,时间长了就长在一起了。

生活并不一定浪漫,日久并不一定生情,他们在一起很多年了,相濡以沫,但并没有彼此相爱。

其实两个人已经很认真地讨论过离婚的事情,只是有一些现实的问题需要面对。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孩子。

说着说着,我惊讶地发现何伟宏已经泪流满面。

他也发现自己流泪了,仓促地用袖子擦了擦脸,说感冒了。这个时候他好像有点害羞了。

进了精神科病房之后,何伟宏好像一切都很适应。

一些患者目光呆滞甚至流着口水看着他他也没有任何不舒服,不能用手机不能出去啥的他也很适应,他说当兵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生活。

我可不敢说这样的话。我惊讶于他的说法。

他很坦然,说生活简单,规律作息有什么不好吗?

他真的是一个情商非常高的人,很快就和病房里几个比较活跃的患者熟悉起来。

每天查完房他就跟几个患者在活动室打扑克。

男患者们经常玩扑克或者下棋来打发时间。因为病房里大家都没有钱,所以玩扑克都是打法时间的休闲,并没有瘾。

何伟宏来了之后我们明显感觉大家玩扑克的瘾大了很多,查房的时候也总是应付着说一切都很好,好像着急结束了好去打牌。

声音也很大,在楼下办公室都能听到楼上打牌的声音。

后来我们才发现,他们赢烟。

烟在男病房是硬通货,谁有不爱做的事情,给几支烟就能有人帮他做了。

所以,玩扑克不再是单纯的娱乐,变成了赌博。

主任非常生气,跟何伟宏说不让他住了,要他收拾东西回家。

我们主任是我见过最好的领导,他总是跟我们说,你们跟患者态度一定要好,坏人他来当。

何伟宏跟主任求情说自己不懂规矩,又写了保证书。他说自己刚来,刚刚有点心得,想再住一段时间。

主任警告他少把社会上那一套带到病房来。但同意他继续住下去。

不打牌了,何伟宏找护工要来报纸书啥的来看,有时候躺着听一听音乐,和其他患者聊聊天。感觉他在医院呆得并不无聊。

我去查房的时候,他会从床上蹦起来,像孩子似的。

我说你家里那么大买卖,你不用管吗?为什么不回去呢?除了戒酒,你肯定还有其他事。

他说他走之前跟媳妇商量了离婚的事。这次他是想好了,过不好就该放手。

只是一想到他妈妈会有的反应,他脑袋都大了。所以来我们这里清净几天。

我说你妈不是一直逼你离婚吗?这也如她所愿了。

他说:“对啊,她一直闹。但是我真的离了,她要还给我找怎么办?”

我想不通,他内心明明已经清楚的知道他妈妈的那些套路,为什么还是总是要把头伸过去呢?

第一次住院一共不到一个月,也许是想清楚了自己的事情,何伟宏就自己要求出院了。

网上经常有人问,一个正常人被人送进精神病院,如何脱身之类的问题,我都在想,精神病院明明就是开放的,想出去随时都可以走。

但是人们更愿意相信阴谋论。无论解释多少遍,大家还是愿意相信有正常人被陷害进精神病院。

两三个月之后,何伟宏第二次来住院,和很多“酒蒙子”一样,是喝多了被抬着来的。这次不再是妻子陪同,而是他爸爸送过来的。

他爸签完字就走了。

经过差不多一周的戒断反应,手抖,大汗,少量的幻觉,他终于活过来了,开始可以正常的交流。

这一次来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何伟宏离婚了。

虽然有心理准备,知道会难受,他以为自己能扛过去。白天还好,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刻,会觉得异常孤单。

在难以对抗的孤单的夜晚,屋子里空荡荡的,那一箱一箱的酒都在劝他,说我们来陪你啊。你明明跟我好的,现在怎么不理我了呢?

“不是我去拿酒喝,是酒自己跑过来的。”何伟宏为自己辩解,听起来酒就跟聊斋里面的女妖精似的。

他总是这样,清楚的知道自己该怎样做,但是最后还是会屈服于内心的一时软弱,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

他这一次没有第一次住院的轻松自在,经常闷闷不乐的皱着眉躺在床上发呆。

有时候我查房他也躺着不起来。

他还会因为很小的事情和其他病人吵架,感觉好像故意发火。

有一次发火后,我问他:“你不是情商很高吗?这是干嘛呢?”

他也不理我。

有一天一大早何伟宏突然就闹着想外出活动,那天天气不太好,护士本来不想安排外出了。他鼓动了其他几个患者说屋里太闷,护士他们也就同意了。

这之前,他已经躺在床上好多天不下楼了。出去没一会儿,他就回病房了,那几个平时很活跃的病人也跟着回了病房。

这引起了一个老护士的注意,悄悄跟着他们上了楼。

原来他们正准备分着喝酒,酒被装在普通塑料袋里,如果不是护士跟着上来,过一会他们把袋子一扔,什么证据都不会有。

喝酒是精神科病房发生的最严重的事情,一旦喝了酒,病人就会非常难管理,而且很多药物会和酒精产生协同作用,发生严重副反应。之前有护工就因为给患者带酒被辞退了。

我得知后特别生气,去找何伟宏, 我说主任本来就不喜欢收“酒蒙子”,就你们事多,你要喝出去喝,我这就给你办出院,以后再也不要来了。

我从来没对患者说过这样的话。

他看见我生气的样子,有点嬉皮笑脸地讨好。

我问他酒哪来的?

他开始不肯说酒是哪来的,后来见我真的要给他办出院,才告诉我说,上次住院的时候发现想买东西就只有医院门口那个小卖店,他出院后就去找小卖店的老板商量,留了一些钱,说以后如果他住院不方便出去的时候,让老板给他送点东西来。

那个小卖店存在了很多年,有些病人努力表现,争取难得外出的机会,就是为了可以去小卖店买点吃的。

我有一种被愚弄了的感觉,他根本没必要在我们这里住院。我们的规则在他看来形同虚设。

第一次来,就带着患者打牌赢香烟,现在又提前跟小卖店的老板联系好。他来了之后,想要什么就写在纸上扔到院子外面的草地上,老板去捡了然后把东西准备好,他再趁外出的时候去拿。

我说你搞得跟地下党接头似的,有这个心眼,干嘛住院啊。

他给我保证说以后再也不弄这个了。

我以为主任一定会撵他走,不知道他跟主任保证了什么,大概是因为他们并没有真的喝到酒,属于“喝酒未遂”,从轻处罚,主任居然留下他了。

何伟宏是一个清醒地把自己灌醉的人,他总是清楚地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但只有在这个封闭管理的医院里,远离酒精,他才能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真的想明白那些事情。

他把我们这里当成了他疗伤的地方。

我经常在想,我们的小楼对这些患者意味着什么。住在里面的患者,比如院霸,她住了十几年,一天都没有离开过。她才是这里的主人,而我们只是大厦的管理人员,帮忙维持基本的秩序。

我们有什么权力要求他们按照我们认可的方式生活,我们应该帮助他们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才对啊。

即使是我在当总住院的时候,一周在这里待5天,总是有离开的时候啊,我还有别的生活。

我尊重那个小楼的患者们,因为有他们,才有我们。

这里不光是他们“治病”的地方,也是他们生活的地方。

我经常怀念我们那个在风景区边上的小楼,因为远离城市的喧嚣,其实有很多的地方是不正规的,但是非常人性化。

2015年末,医院综合考虑,关闭了那个院区,我们科搬到了市区的总院,是管理严格的“治病”的地方,有很多的考核标准,讲究病床周转率这些,我们没有了弹性操作的空间。再也不可能收何伟宏这样的患者了。

我问何伟宏,你舍不得让你妈生气,你喝酒喝坏了身体她不生气吗?

何伟宏苦笑着说:生气啊,但是我喝醉了就不想这个了。

你离婚了你妈什么反应啊?没催你再找一个吗?

没有,她现在不催我了。

你现在住在精神病院了,你妈能接受她的大宝贝儿子是精神病吗?

她现在觉得我只要活着就行,爱干啥干啥,她不管了。

过了不记得多久,也许一个星期,何伟宏好像整理好自己的思路了,就办了出院。

出院的时候,他信誓旦旦地跟我说,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这一次想好了,以后也用不着来了。

我说你要再来是小狗。

没过几个月,何伟宏又来了。这次他喝得不是太多,自己拎着东西打车来的。

精神科病房是封闭管理的,有一道大铁门隔绝了外面的世界。

我去开门的时候问何伟宏,你不是说再也不来了吗?

他用包挡住自己的脸往楼上走,边走边说陈大夫,别看我,我没有脸。

他是个挺要强的人,基本上说了的事都会去做。上次走的时候,感觉他已经想得很明白了。也有了详细的计划,怎么又来了呢?

在精神科呆久了,经常会有这种疑惑,明明想清楚了的事情,明明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就是做不到。不说那些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就是抑郁症焦虑症这样的病人,明明治得很好了,还是不久就会犯同样的毛病。

各种各样的决心听得太多了,我不怀疑他们下决心时的真诚,但是人真的很难改变。

我一次又一次感受到“强迫性重复”这几个字的力量。有一些事情真的会像浪一样扑面而来,让人无处可躲。

因为这一次喝酒时间不长,酒精戒断反应非常轻,没几天症状就消失了,他又开始在病房活跃起来。

有一天午休的时候,他说,陈大夫,你的车太脏了,我帮你刷一下吧。

我很少让患者帮忙干自己的事情,即使他们主动的我也会拒绝,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公平的。

我说不用了,我有空开到洗车店去洗吧。

他很坚持,他说,让我擦吧,我有点想我的车了。

我说回去还喝吗?

他打断我,说你也太扫兴了。随时随地都想教训人,那些道理谁不懂啊?咱们不能好好聊聊天吗?

我经常被患者教训到哑口无言。

他又安慰我说,陈大夫,你知道吗,你跟别的大夫不一样,你很真实,不会拿架子。

“这里又不是监狱,我想出去还不容易吗?只是出去了,我还是会进来,因为我出去了还是会继续喝。控制不住,真的控制不住。“

他说自己大概是在逃避吧,遇到麻烦的事情,就开始喝,“我觉得这个是我性格的弱点。”

他擦车的技术比我熟练很多,一边帮我收拾乱七八糟的后备箱,一边告诉我车上要常备什么东西,我还缺什么之类的。

他当过兵,对于干净整洁的要求非常高。

半个小时左右,终于擦完了,我没答应他要在院里开一圈的要求,跟他端起了医生的架子, 说你出院的那天让你爸把你的车开来,你想怎么开就怎么开吧。

他说,我保证一辈子都不来了,我说到做到。

我都记不住何伟宏第几次来住院了。他把我们这里当成了疗伤的地方,每次开始出现情绪控制不住了就跑来住院,每次住的时间也都不长。调整好了就出院了。

我说,你以前是酒精依赖,现在是住院依赖了吗?

不过他跟我们逐渐形成了默契,再也没有惹过麻烦。

这一次他开始帮护工干活,这是他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

每天食堂的人把饭菜送到门口,再由护工给每个患者打饭。饭菜分别装在好几个桶里,所以打饭时需要几个男患者帮忙。

何伟宏每天都特积极地下楼帮忙打饭,他一活跃起来我就感觉有事。

果然,我发现他打饭是为了见一个女患者。

女患者叫小玲,38岁,未婚,精神分裂症多年,父母双亡,跟哥嫂一起生活,哥哥结婚时唯一的要求就是让嫂子必须接受他的这个妹妹。

小玲症状稳定,当初发病的时候意外摔断了牙,没有安装假牙。

她性格软糯爱笑,一笑就露出缺失的门牙,每次一笑,赶紧用手捂住嘴,怕人看到自己没有门牙。

院霸有时候会跟新来的人说她没有牙,然后让她笑。有时还会把小玲捂嘴笑的手拿下来。

她也不会跟院霸争吵,每次就默默地走开。

何伟宏每次打饭都装几袋小零食,偷偷塞到小玲的手上。

小玲因为一手拿饭盒一手拿零食,没有手捂嘴,所以只能低着头抿着嘴笑,脸上绯红,看起来格外让人心动。

大家都想亲眼看到这一幕,那段时间打饭成了一个紧俏的活儿,很多患者抢着要来帮忙。

每次快到饭点,楼上的男患者就趴着窗户等着,一旦看到食堂的饭车来了,他们就会一起大喊“开饭了”。

外出活动的时候,他也总是围着小玲身边。就是中学生的那一套,男生给女生送小零食,女生害羞地收下。然后,女生也给男生送一些小东西,但是连手都不敢牵的。

整个病房都被这个恋爱炒热了。每天查完房患者就开始要求外出活动。大家都想看着这对“恋人”的最新进展。

这个在我当精神科医生的十来年,是唯一一次见证患者之间的恋爱。

在我们封闭病房,曾经有个双相障碍的女孩住院的时候,有一个男孩在外面赖着不走,强烈要求要住院。

那个女孩刚刚20岁,非常漂亮,是个模特。正好是双相躁狂发作,摔东西,骂人。

男孩稍微大几岁,求我们说,我知道我帮不了她,我只想离她近一点。当时给我们感动得不要不要的。感叹年轻真好的。爱情真美好啊。

何伟宏和小玲之间的事情,在这个封闭的病房里成了大家共同的事情。

我问何伟宏,你是真心的吗?

何伟宏很坦然地说,当然啦。我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我想保护她。

我还是说了我的担心,我说小玲虽然现在病情比较稳定,但是也经受不了刺激,如果你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最好别惹人家。

他说,陈医生,我这样跟你说吧,我住过精神病院了,我知道这里面是咋回事,我也见过精神病人发病的样子。我不怕。小玲这一辈子,也很难遇到一个真心能接受她的人了对不对?

我说你妈呢?小玲可不像你前妻那样有能力跟你妈对着吵。

他说,我妈现在对我没有任何要求。无论我做什么,她都不会再管了。

你来住院就是这个目的啊?

这个算是意外收获,我是真的想明白了以后要过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你要是追了人家女孩,一定要负责任。我又强调了一次。

那当然!何伟宏毫不犹豫地回答。

就在我为何伟宏感到高兴,期待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时候,没想到很多人在反对他们。

病房开始出现一些不太好听的话。

交班的时候,主任开始给大家强调,精神病院最大的丑闻就是“女患者怀孕”,这种事情不断在不同的地方一再地发生,所以咱们一定要看紧一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在咱们病房里。尤其是值夜班的时候,一定要注意。

小玲的嫂子听说了,也表示了不赞同,她说结婚的时候虽然答应了小玲她哥会照顾小玲一辈子。但是如果小玲生了孩子也有精神病,那她肯定不能接受。

两个人明明连手都都还没牵过,大家就想到生孩子以后的事了。

谈恋爱是每个人的权力,但是在精神病人身上却是如此困难。他们只是想在一起,却受到了来自各个方面的强烈反对。

不知道小玲的嫂子是如何跟小玲商量的,小玲开始抗拒何伟宏,每天外出活动都呆在病房里不再出去,何伟宏给她东西她也不再接受,后来连打饭都不出来了,让人帮忙代打。

总之就是避而不见。

何伟宏非常挫败,他求我安排他和小玲见面,说这都什么年代了,楼上楼下的住着,见一面怎么还这么难啊。

我去病房看小玲,她好像没有特别大的情绪波动,只是不怎么笑了。

我问她要不要跟何伟宏见面说清楚,她摇摇头。院霸在旁边补充说她哥哥不让。

何伟宏总是想找机会跟小玲谈谈,他趁外出的时候在窗户外面喊小玲的名字,小玲也不应声。他想出院找小玲的哥哥谈,但是小玲的哥哥也没有任何回复。

何伟宏说自己好像有浑身力气但是劲儿不知道往哪使。每天暴躁地在病房里走来走去。

没多久,小玲的哥哥把小玲转到了别的医院。这段恋情就这么无疾而终了。

我现在回忆起来,都不知道哪个地方出问题了。只是内心空荡荡的,想不出如果要弥补的话,该往哪个地方使劲。

何伟宏看起来和大多数“酒蒙子”一样,管不住自己,反复地入院出院。但我又觉得他跟绝大多数酒蒙子不一样。他很少因为喝酒误事。他主动住院。他人格完整,性格开朗活泼,甚至热爱生活。

谈恋爱的事情过去之后,何伟宏消沉了一段时间。

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可是他的内心可能更悲观了一些,他经常说,他喜欢的女生肯定是不会在一起的。

以前是妈妈反对,现在都不知道谁在反对。

我劝他,我说你条件挺好的,除了喝酒也没有别的毛病。再找一个女孩也挺容易的啊。

他说,我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肯定不会为了结婚而结婚,我一定要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我挺感动的。

我们病房后来关闭了,何伟宏其实在病房关闭前就不怎么来住院了。

他好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一边卖酒,一边受酒的引诱,后来逐渐的,他就不再喝酒了。

他算是我们治疗得最成功的“酒蒙子”。他还是会经常来医院,他的肝病也是促进他彻底戒酒的一个原因。

何伟宏经常来门诊看病,他说他有时候还是会不知道自己在干嘛,看到我们,他好像就知道了。

他中间也遇到过喜欢的女生,但是各种原因吧,还是没有在一起。不知道他是不是跟自己暗示:反正我喜欢的女生最后都不会和我在一起的。

这一次来,因为他妈妈去世了。

何伟宏给我讲了一个他反复做的梦:

我反复做一个梦,梦见我开着车,在盘山公路上走着,周围风景优美,我心情很好。就好像《让子弹飞》里面一样,吃着火锅唱着歌,一切都很好。

突然,路面上出现一个小石头,小石头很小,但是车压过去之后立刻失控,翻滚着掉下悬崖。每一次我都被吓醒,醒了之后还会心惊肉跳很久。

后来,我做梦开车就开始害怕。有时候都不敢睡,睡着了就要掉进悬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悬崖。

但是这几年,我的梦还是那个梦,总是掉进悬崖,但是我不怕了。

我继续做梦,掉到悬崖底下,我被摔出车外,有时候摔进河里,有时候挂在树上,反正我不会死,车虽然摔得七零八落了,但我拼巴拼巴也还能继续开。

反正我也喜欢开车,反正周围的风景也很美。掉进悬崖就掉吧,反正最后我还是活着,反正最后我还是在开车。

他的这个说法让我想起那个一直推着石头上坡的西西弗斯,石头总是会往下掉,掉下来了,他就把它推上去,又掉下来了,就再推上去。

我给何伟宏讲了西西弗斯的故事,他听了之后说,那石头掉下去了,是不是就相当于又犯病了?跟我总是翻车掉进悬崖一样,反正我也不会死。再推一遍就好了啊。

很多时候,我们都想着,解决完了眼前的麻烦,就可以好好生活了。

殊不知,这个麻烦解决了,新的麻烦还会出现的。而眼前的麻烦,就是生活本身。

写完这个故事以后,我问陈百忧,她还有什么特别想告诉大家。

她说,她想分享一句自己很喜欢的话。

“假如苏格拉底或柏拉图生活在当今社会,也许他们会选择精神科医生之路,而不是哲学。”

这句话不是轻视哲学,而是现代哲学距离人们的生活实在太远,但精神科医生却是实实在在地跟精神痛苦的人们工作着。陈百忧很庆幸自己选择了精神科医生之路。

而她选择记录的故事也是这样的——

不只是为了大家能看到专业的精神科学,也想用每个人能听懂的语言,去讲述那些生活中实实在在困扰我们的问题。

比如今天的故事里,何伟宏每遇到困难,都会回到精神病院,调适好自己后再出发。他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人们总是觉得得了一个病就废了似的,但人生其实是一段一段的,觉得彻底废了往往是我们嫌麻烦,放弃了。”

“但石头掉下去的话,再推一遍就好了啊!”

这样的精神科故事和感触,更能够帮到每个生活中遇到坎坷,而不得不暂时停下来的我们。

我和陈百忧一起,收集整理了她之前写过的12个这样的故事,整理成书。

扫描下面二维码,就能收到陈百忧亲笔签名的新书。

希望这样的故事,能帮你更理解自己,过更好的生活

编辑:渣渣盔 猴皮筋

插图:桥花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相关阅读
为什么脖子上“泥垢”总洗不掉?医生:这可不是泥,当心是这几种病找上门第一批开“老头乐”的年轻人,已经戒不掉了北大精神科医生:为何那么多名校学生有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甚至想放弃生命?走天下的年轻一代15次喉镜、12次CT,女子为这事花了近10万!甚至吃了精神类药品医生“开处方”,让老人连喝3天可乐,竟是得了这个病……皮肤科医生:药店有一种口服玻尿酸,每天一颗,皮肤白嫩了,皱纹也消了,28天年轻回23岁!Was Qing Dynasty really China?摩洛哥自助游:与浪漫无关的卡萨布兰卡3·15晚会:你买的“泰国大米”,可能是用香精兑出来的戒不掉的美裙,摇曳生姿到盛夏!戒不了男色 德州性侵前科男 涉150多起偷拍案珍贵沱牌曲酒,坛陈15年,绵柔细腻口粮酒,陈香醇厚!聊一聊:你有啥很烧钱又戒不掉的爱好?突发!山东日照附近海域出现不明飞行物,可能是什么?官方:正准备击落!可能与美国有关吗读书会|「他们」并非异类,只是得了病的普通人戒不掉!天量大基建,来了OpenAI 工作信息内裤上黄黄的印记洗不掉?可能是做错了这一步走出死亡的精神科医生的并未过时的心理疗法走向墨西哥49- 为你做一盏灯尿血是为什么?有多大可能是得了肾癌?倒计时2天 | 我,30岁,被《道德经》治好了精神内耗Hinton的预言要实现了!美加顶尖大学Nature发文:全科医学人工智能GMAI不止要取代「放射科医生」一代女神翁静晶:和陈百强传绯闻,20岁嫁导演,55岁再嫁赌王家族女性经常烦闷焦虑乳房痛,可能是得了这种「病」三甲医院急诊科医生:我是医生,不是机器 | 人间一个走出死亡的维也纳精神科医生的选择一日团 | 29.9到手两件套【草莓熊浴巾】珊瑚绒材质,亲肤不扎,超强瞬吸!不掉绒!不掉色!质感像棉花糖一样,柔软贴身当千年汝瓷遇上古法茅酒,执壶斟酒,醉梦大宋风华听完北大精神科医生的故事惊了,我决定换一个思路鸡娃“尝试开放式关系之后,我戒不掉了”田野中国|一位儿童精神科医生的门诊日常焦虑的大厂,戒不掉短视频孙俪眼凸被怀疑是得了这个病,中年女性太多发,还要终身服药!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