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Agustín Hernández:中美洲建筑背景下的未来主义巨构

Agustín Hernández:中美洲建筑背景下的未来主义巨构

公众号新闻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 Offset建筑偏移





Agustín Hernández,photographed by Dorian Ulises López Macías for PIN–UP


奥古斯丁·埃尔南德斯(Agustín Hernández)(1924-2022),作为二十世纪的现代主义大师,他的现代主义带有光彩夺目的独特风格。在1924年出生的这位墨西哥建筑师,拥有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筑杰作,将诞生于中世纪雄伟的城市规划愿景与当今在全球城市兴起的幻想般的大胆高技形式联系起来。


他与曼努埃尔·冈萨雷斯·鲁尔(Manuel González Rul)合作设计的墨西哥英雄军事学院(Heroico Colegio Militar)于1976年在墨西哥城完工,这也许是他最重要的建成项目,基于前哥伦布时期仪式中心的概念,通过融合墨西哥本土建筑构造和现代理性主义达成了惊人的效果。

据说这座建筑的严谨感和表现力激发了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的《银翼杀手》(Blade Runner),而保罗·范霍文(Paul Verhoeven)也在这里拍摄了《全面回忆》(Total Recall)的一部分场景。

Heroico Colegio Militar  vía ICA Mexico

Heroico Colegio Militar  vía Tumblr

Heroico Colegio Militar  vía twitter

尽管埃尔南德斯的许多作品都像是科幻作品,他的主要成果还是在凸显多样性和矛盾性。他的建筑中有一种轻盈感,来自于似要高飞或漂浮的体块,但同时又是十分雄伟的。远看时他的建筑富于尖锐的几何形状,近看是又不难发现许多温暖的感性细节。他对重力的抵抗折射出一种深层的自由感,只有细心严谨的建筑设计和工程设计才能造就如此杰作。

尽管他始终看向未来,但他的作品并不被墨西哥人民普遍接受,不论是建筑师同行还是普罗大众。以1997年落成的卡拉克穆尔大厦(Calakmul Building)为例,作为埃尔南德斯个人最喜欢的建筑之一,因为它和洗衣机相似的造型而被墨西哥城的人们称为“la lavadora”(西班牙语:洗衣机)。

Calakmul Building vía flickr

埃尔南德斯不但是建筑师,同时还是一位诗人和雕塑家,1975年他在墨西哥城的Bosques de las Lomas社区为自己创立了一个满是悬臂梁的自宅兼工作室Taller,这座工作室因他常在这里接受采访而频频出镜。

埃尔南德斯的作品中都有一种非常引人注目的特质,它们都包含许多强烈的对比。二元性是生命的一部分,埃尔南德斯希望能在他的作品中反映这一点。

“我用过许许多多的形状,但归根究底,几何就是我的信仰——圆形、三角形、正方形、矩形。”

——奥古斯丁·埃尔南德斯


Taller,自宅兼工作室

Taller

Taller

Taller

阿尔瓦雷斯之家(Casa Álvarez)(墨西哥城,1971-76)是一栋完全基于圆形设计的房子,灵感来源于一张胎儿的X光照片,曲形的墙精确地穿过了每一个圆的中点。埃尔南德斯很喜欢在作品中暗藏严密的逻辑,一切都基于几何学去遵循着非常清晰的推演,而不是心血来潮的形状,为了形式而形式。

阿尔瓦雷斯之家(Casa Álvarez),1971-76. Image courtesy Archivo de Arquitectos Mexicanos (AAM). Fondo Agustín Hernández Navarro. Facultad de Arquitectura, UNAM.

Casa Álvarez

Casa Álvarez

阿玛莉亚·埃尔南德斯之家(Casa Amalia Hernández)(墨西哥城,1968-70)则是埃尔南德斯为他的的姐姐(舞蹈演员兼编舞)设计的一栋房子。这是一栋女修道院式的房子,里面是按功能分区的隐居空间,作为对十六世纪窗户的演绎,设计了眼状窗洞的细部。

Casa Amalia Hernández © Julius Suliman

Casa Amalia Hernández © Felipe de Hoyos

埃尔南德斯总是在试图创造些新的事物,没有固定的风格,也从不在作品中重复自己。未知的形式和前人从未发掘的设计手段,对他有着无以伦比的吸引力。拥有一种风格是很简单的,但埃尔南德斯认为那就是在偷懒。

“我很自豪我的每一个作品都拥有它自己的语汇。没有比一直重复相同的形式更糟糕的事了,那样还有什么乐趣呢?”

——奥古斯丁·埃尔南德斯


Casa en el Aire

建筑庄严与否和它的体量并没有直接关系,民俗芭蕾舞学校(Folkloric Ballet School)(墨西哥城,1968-70)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这所学校基本是由向上和向下两种相反的力量互相作用而成的。

芭蕾舞学校中错综复杂的栅格窗也是技术上的一大壮举,用了上千片精准切割的玻璃才能做出来。不过遗憾的是,它也是埃尔南德斯作品里没有被维护地很好的一栋。

民俗芭蕾舞学校,1968-70. Image courtesy Archivo de Arquitectos Mexicanos (AAM). Fondo Agustín Hernández Navarro. Facultad de Arquitectura, UNAM.

民俗芭蕾舞学校,1968-70. Image courtesy Archivo de Arquitectos Mexicanos (AAM). Fondo Agustín Hernández Navarro. Facultad de Arquitectura, UNAM.

埃尔南德斯对象征学也非常感兴趣,他在床头桌上一直放着关于它的书。直到文艺复兴,象征学都在建筑学中占据有一席之地。埃尔南德斯觉得在建筑中象征元素的变少很可惜,因为那是一个超越了时代和文化限制的意义系统。

方形和圆形是通行地球、贯穿时间的通用符号,还有别的符号代表着阴性与阳性,在阿兹特克文化和中国文化中都有类似的对二元对比的描绘,甚至哥特式教堂也是一种对大地和天空的统一。这种人性中基本的真相在世界各地都源远流长,但在现代建筑中似乎不再体现这一点。

以英雄军事学院为例,那像面具一般的建筑的灵感来自于尤卡坦半岛(Yucatán)乌斯马尔(Uxmal)的一座神庙,就像玛雅雨神查克(Chaac)的面具,双眼突出、下颌强健。因为那里是最重要的将军办公室,对于一个需要力量感的地方来说,这是完美的设计方案。

英雄军事学院,1976. Image courtesy Archivo de Arquitectos Mexicanos (AAM). Fondo Agustín Hernández Navarro. Facultad de Arquitectura, UNAM.

俯瞰英雄军事学院,1976. Image courtesy Archivo de Arquitectos Mexicanos (AAM). Fondo Agustín Hernández Navarro. Facultad de Arquitectura, UNAM.

建筑师需要了解和传承本土文化,同时也需要为他们所处的时代发声。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埃尔南德斯的建筑既扎根于传统,却又如此现代。

另外,建筑是结构、形式和功能的统一。所有形状都必须服从于功能,没有什么纯主观的设计。

民俗芭蕾舞学校中倾斜的墙体看起来是基于美学的选择,但事实上是在追求声学效果的最大化,成角度的墙体能帮助避免西班牙踢踏舞(zapateado:以节奏强烈响亮的步法闻名)的声学回弹效应,那种回声对于整日泡在舞台上的舞蹈演员们是一种可怕的噪声。

Taller工作室则是基于最新悬挑技术的结果,任何看起来悬着的形状其实都牢牢固定着。这也帮助Taller工作室承受住了墨西哥城频繁的地震。

Taller工作室(Taller de Arquitectura),1975. Image courtesy Archivo de Arquitectos Mexicanos (AAM). Fondo Agustín Hernández Navarro. Facultad de Arquitectura, UNAM.

Taller工作室(Taller de Arquitectura),1975. Image courtesy Archivo de Arquitectos Mexicanos(AAM). Fondo Agustín Hernández Navarro. Facultad de Arquitectura, UNAM.

空中楼阁(The Casa en el Aire)(墨西哥城,1991)的造型是引人瞩目的,就像是科幻小说里走出来的。当时客户想要一个和建筑师的Taller工作室类似的建筑,但埃尔南德斯可不会做一个完全相同的建筑,于是设计了一个客户喜欢的外表,但根据他们的生活方式做了整体的独特设计。结构、形式和功能必须是统一的,从外部看起来是实心墙体的部分其实是承载了多样功能的空间。

Casa en elAire

Casa en el Aire

Casa en el Aire

内克尔曼之家(Casa Neckelmann)(墨西哥城,1980)则是从蜗牛的形态上获得的灵感。客户多丽丝·内克尔曼(Doris Neckelmann)想要一个大花园给孩子们玩耍,但盖房子的基地实在是有些小,建筑师通过把房子做到地下,获得了想要的花园。

内克尔曼之家,1980. Image courtesy Archivo de Arquitectos Mexicanos (AAM). Fondo Agustín Hernández Navarro. Facultad de Arquitectura, UNAM.

如果你留意的话,你会发现在埃尔南德斯设计的房子中央总是有一个有顶空间。他喜欢通过调节光线来加强它在情绪上的作用,通过控制光线去充盈房间,住在里面的人的感受也会随之变化。比如在阿尔瓦雷斯之家中就是一个玻璃盖顶的花园。这是为了给每一个地方都提供一个物理和生物双重意义上的“肺”(psycho-biologic lung)。

一个双层通高的空间对于住在里面的人有着难以估量的影响。即使是像裸房(Casa de Adobe,哈拉特拉科区Xalatlaco,1986)那样简单的土坯房里,也有一个四米见方的双层通高小露台,那就是房屋的“肺”。

Casa de Adobe

Casa de Adobe

不同于喜欢使用颜色的路易斯·巴拉甘(Luis Barragán),埃尔南德斯反对用颜色来定义空间。建筑里的颜色就像是化妆,是一种小技巧,你完全可以用纯粹的体量去达到相同的效果。埃尔南德斯更喜欢用光线和阴影来强调材质,而不是覆盖它们。

库埃纳瓦卡山上的一个冥想中心 (Centro de Meditación,1986)

Centro de Meditación,1986

在埃尔南德斯眼中,建筑和工作虽然重要,但也不会比玩乐和享受生活重要。你不能只思考建筑,你必须关心其它事物,这样才能作为一个人与他人建立联系,然后作为一名建筑师与别人建立联系。


Agustín Hernández photographed by Dorian Ulises López Macías for PIN–UP.


文字不知风乘我

编辑wiku

Reference

https://archive.pinupmagazine.org/articles/interview-agustin-hernandez-sci-architecture-mexico-suleman-anaya#27

https://www.archdaily.mx/mx/779239/clasicos-de-arquitectura-heroico-colegio-militar-agustin-hernandez-y-manuel-gonzalez-rul

https://twitter.com/icamexico/status/1040238085886357505

https://twitter.com/speedmaster72/status/1135292008015310849

http://agustinhdz.blogspot.com/2011/05/

http://mikecavada.blogspot.com/2008/10/casa-de-adobe.html

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相关阅读
The 3rd Boston Asian International Music Festival of 2023大裁员背景下的职业选择和MBA价值 | 对话校友和招生官杭州招聘丨城理设计 UrbanFabric–资深建筑设计师 / 建筑设计师 / 助理建筑师 / 实习建筑师​澳洲建筑老板怒骂懒惰的澳洲人:如果你工资少,那是你活该!“建设世界一流国际航运中心背景下的航空案件集约化、专业化审理研讨会”在上海成功举办Us and STEM: The Collective Paving The Way for Women in Tech抖音的“拿来主义”Reverse Alchemy: The Chinese Emperor Who Turned Silver Into Tin哀鸿片野!澳洲建筑业迎来“倒闭潮”、“裁员潮”,多家公司受影响!JHU、Williams、Amherst、Vanderbilt、UCLA+4、UCSD+8、UCI+31、Richmond录取到A Dozen Women Accuse Another Literary Figure of Harassment先进制造企业存量背景下的创新增长没有 NGINX 和 OpenResty 的未来:Cloudflare 工程师正花费大量时间用 Rust 重构现有功能As City Bus Service Teeters in Henan, Local Government Steps In马未都 | 壬寅寒冬祭法学背景提升项目 | 香港城市大学国际法专题,低碳背景下全球经济等法律研究木构新景:从材料、建构到双碳背景下的新未来 / 中国建筑科技馆+UED杨德龙:我国经济复苏背景下的投资机会美洲祖先一部分来自中国?新研究:从中国北部沿海迁徙到美洲VOGUE China Fashion Fund正式启动,助力中国设计师的未来发展一婚嫁提琴手,二婚嫁导演,三婚嫁演员,四婚嫁大13岁富商很幸福突发!澳洲建筑行业陷入动荡!建筑商太不靠谱,澳洲人选择自建房!这几点需注意...【Career Forum|4.1】Fight the Career Winter in the Tech Industry!福斯特:没有建筑师的建筑是最好的老师;一位“病人”的建筑冒险|建筑周回放 Vol.33【原创报告】在加息背景下的加拿大2023年6月经济月报The Underground Bands Playing Out China’s Hit TV Show读城知古今,探索人文建筑背后的历史云烟After Sandstorms and Droughts, Here Come the Floods产业升级背景下的松下“绿”科技创新祖国江山 如此多娇澳洲建筑业“倒闭潮”危机加剧!又一家大型开发商倒闭,曾红极一时,如今欠下数百万债务!一首黑色幽默的警世歌——电影《悲情三角》观后感一天爆俩! 澳洲建筑巨头破产, 大批华人业主受害! 数千套房子停工, 上月还在打折揽客“潇洒大导演”姜文:爱过刘晓庆又移情宁静,最后却娶小15岁的她Meet the Editor Pushing to Turn the Page on Women’s Literature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