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安史之乱(6)香积寺会战,盛唐武德的终极汇报演出(万字篇)

安史之乱(6)香积寺会战,盛唐武德的终极汇报演出(万字篇)

历史

至德二载,公元757年正月,平定了河北的史思明带着蔡希德、高秀岩、牛廷玠等将率叛军十万来攻太原。

再来看看太原的关键位置,上唐代的驿路图。

太原要是丢了,南面的上党也保不住,因为南北驿路彻底掐死了,届时长安、洛阳、太原的铁三角就闭环了,大唐这天下就真悬了。

李泌战略的最大构想,是把叛军压缩在长安洛阳之间的豫西通道。

有太原,你的构想是关门打狗;

没有太原,人家就是高欢打赢了沙苑之战。

人家天下屋脊到手北境你就再也拿不回来了。

太原如此重要,但眼下局势相当危险,城中兵力空虚。

万幸此时的太原守将是李光弼。

八月,朔方军代表们见了新领导后,李光弼被安排为太原尹、北京留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此时的太原守将已经不是之前阴了咱颜常山的垃圾王承业了,那货因军政不修被老李遣侍御史崔众收了他的兵权后派特使给干掉了,此时的太原一把手是崔众。

很快李光弼带着李亨的指令来到了太原,命崔众交兵,但崔众见李光弼后不仅不拜见新领导,还不配合交兵,李光弼一怒下都懒得跟你废话,直接给逮捕了。

很快李亨派的太监特使赶到了,要任命崔众为御史中丞带回灵武,也算是帮李光弼顺利交接,结果太监拿着敕书问李光弼崔众在哪,李光弼道:崔众有罪,已经被我逮捕了。太监随后把敕书拿给李光弼,李光弼说:如今不过是杀个侍御史,要是宣布诏命我就杀了个御史中丞,如果拜他为相,我就杀这个宰相。太监们也知道到乱世了,他们权力来源的皇帝都是个纸糊的,不敢再废话赶紧跑了。转天李光弼点起三军在碑堂下把崔众给正法了,就此把太原的军心给拿捏了。(顷中使至,除众御史中丞,怀其敕问众所在。光弼曰:“众有罪,系之矣!”中使以敕示光弼,光弼曰:“今只斩侍御史;若宣制命,即斩中丞;若拜宰相,亦斩宰相。”中使惧,遂寝之而还。翌日,以兵仗围众,至碑堂下斩之,威震三军)

上一节中咱们写了河北被史思明逐一平定,可能大家会有疑问,李光弼为何见死不救?他也配中兴第一名将?

在这里咱们要给李光弼澄清一下,李光弼仅被安排景城与河间构成的五千河北兵去接手太原。肃宗理兵于灵武,遣中使刘智达追光弼、子仪赴行在,授光弼户部尚书,兼太原尹、北京留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以景城、河间之卒五千赴太原

史思明三个多月后杀到太原城下时李光弼麾下仅仅是不满万人的乌合之众。光弼经河北苦战,精兵尽赴朔方,麾下皆乌合之众,不满万人

短短时间内,李光弼是没机会练出一只能野战的部队驰援河北对阵史思明的,给他的兵力配置就代表了灵武的态度,河北不要了,太原虽然重要,但只能把最猛的将军给你派过去,兵是别想了,中央保卫自己都不够用。

甭管两京的叛军多么的自守之贼,但河北的史思明此时已经打出了信心和威望,他接棒安禄山的态势已经隐隐然出现了,眼下李家是中兴有望还是变成南北朝,一人系天下走向的焦点在不满万人的李光弼身上。

史思明对河北诸将道:李光弼之兵寡弱,咱们可轻松而取太原,届时将再无后顾之忧可一路鼓行而西扫平北境!

李光弼的麾下之兵都是河北兵和太原兵,都没咋经过阵仗,听说史思明来后相当恐惧,纷纷建议咱们干点啥吧,咱要不修修城防吧。

李光弼道:太原城周四十里,贼兵就要来了,现在修城等人家来的时候咱自己就先累死了。随后亲自率士卒百姓于外城掘壕沟以自固,并做城砖数十万。

等史思明率兵攻城时,李光弼一边命将士们持强弩还击叛军,一边令将士们拿着城砖增垒于内,哪里有问题就补哪里,叛军在城外骂街交战,李光弼就用事先凿好的地道搞暗杀,趁你一不注意就把你拽地道里了,吓得叛军管李光弼喊地藏菩萨。(二年正月,思明以蔡希德合范阳、上党兵马十万,围李光弼于太原。光弼使为地道,至贼阵前。骁贼方戏弄城中人,地道中人出擒之。敌以为神, 呼为“地藏菩萨”)

史思明围了太原一个多月拿不下,随后选骁锐为机动兵,嘱咐道:我攻其北则你们就悄悄去偷抢南城,我攻东你们就去西面,看到可乘之机一定要牢牢抓住机会!

结果李光弼军令严整,整个太原城的摄像头都没有死角,巡逻兵从不懈怠,导致史思明的特种兵小分队始终找不到抢城的机会。

李光弼甚至在城中选拔了一批挖地道的工程兵,史思明调来云梯土山冲城车的时候李光弼就命工程队挖地道把攻城器械弄塌,叛军逼城形势太紧急的时候李光弼就拿出总预备队的大杀器,之前拆民屋做的超大投石从城内往外打,巨石一发飞出去就能砸死二十余人。

拜史思明的河北杀戮广告,太原城在李光弼的手中始终众志成城,史思明诸般手段用尽拿不下,只能放弃攻城打算围死李光弼。

李光弼不会跟你打消耗战,遣使者与史思明约降,李光弼趁着这段时间已经命工程队又挖了好多地道用木头支上,等到了约降之日,李光弼勒兵在城上,遣裨将率数千人出如投降之状,叛军们正看热闹呢发现军营突然塌了,叛军惊乱,随后这帮“出降”的官军打起鼓来敲起锣的开始追杀,俘斩万计。

史思明在太原已经呈进退两难之势,恰巧此时洛阳传来了一个消息拯救了史思明。

安禄山死了,其子安庆绪命史思明回范阳大本营,留蔡希德继续围太原。(会安禄山死,庆绪使思明归守范陽,留蔡希德等围太原)

当然蔡希德也没得了好,一个月后被李光弼率敢死队狂屠击退,眼下看看安禄山。

霹雳飞猪这辈子没有皇帝命,他这糖尿病的并发症相当严重,自从起兵造反以来视力就逐渐下降,到了这时候已经看不清东西了,身上又长满了毒疮出现坏疽,那时候没有降糖药,就算有以他这个病发状况没俩仨手术都没资格去保守治疗,眼瞅自己当了皇帝却没命享福,肥贼性情开始极端暴躁,左右官员稍微看不顺眼就拿鞭子抽一顿,有时甚至直接杀了,称帝后居于深宫之中,连大将都难得见他一面,政务都是通过严庄向安禄山报告,哪怕只有这么一个唯一的沟通窗口,严庄也免不了动不动被安禄山的小皮鞭招呼,他最宠信的宦官李猪儿已经快被他打死了,他的家政团队天天笼罩在恐惧之中。安禄山自起兵以来,目渐昏,至是不复睹物;又病疽,性益躁暴,左右使令,小不如意,动加棰挞,或时杀之。既称帝,深居禁中,大将希得见其面,皆因严庄白事。庄虽贵用事,亦不免棰挞,阉宦李猪儿被挞尤多,左右人不自保

禄山宠妃段氏生子安庆恩,瞎了的安禄山心也瞎了,自己都这德行了还打算废长立幼,他的接班人安庆绪开始想办法了。

先是严庄对安庆绪道:事有不得已,机不可失!

安庆绪看到连严庄都忍不了了于是道:兄长要是有想法,我怎敢不敬从。

随后安庆绪对李猪儿说:你已经快被打成死猪了,要是再不动作,死无葬身之地了!

李猪儿也入了伙。

公元757年正月初五夜,严庄与安庆绪持兵器立于外,李猪儿直接闯入安禄山身边一刀捅进了安禄山肚子,左右侍从不敢妄动。

安禄山摸枕旁刀,抓不到,于是抓着床帐竿子猛摇咆哮道:必家贼也!

此时肠子已经都流出来了,不久死掉,死后身边人在其床下挖了一个深数尺的临时暗阁,以毡裹其尸给埋了,全面封锁消息。

正月初六早晨,严庄宣言于外,说安禄山得了急病,立晋王安庆绪为太子,即帝位,尊安禄山为太上皇。

等手续走齐了之后开始发丧。

新上位的安庆绪昏庸懦弱,说话时语无伦次,根本无人君之相,严庄怕众将不服,所以不让安庆绪出来见人,安庆绪每天负责纵酒为乐即可,兄事严庄,任其为御史大夫,封冯翊王,事无大小皆取决于严庄,并加封诸将官爵笼络人心。庆绪性昏懦,言辞无序,庄恐众不服,不令见人。庆绪日纵酒为乐,兄事庄,以为御史大夫、冯翊王,事无大小,皆取决焉;厚加诸将官爵以悦其心

安庆绪杀了他爹的同时,李亨赐死了他儿子。

他居然杀了那个自选骁骑数百卫从,每苍黄颠沛之际,血战在前的忠勇好儿子,建宁王李倓。

起因是李亨完美的继承了他爹的配套,一个后宫一个太监开始根据自己利益出发点祸国干政。

太监是李辅国,李亨即位后提拔其为太子家令,判元帅府行军司马事,以心腹委之,当时的政局是李辅国在宫里起高力士的那个角色,广平王李俶和李泌在宫外的元帅府主持政事。

这厮比较会玩造型,不吃荤腥一派佛门风格,手里还总盘念珠,整的自己跟大善人一样。(四方奏事,御前符印军号,一以委之。辅国不茹荤血,常为僧行,视事之隙,手持念珠,人皆信以为善)

他和李泌算是当时灵武政权的班子风景线了,一个和尚一个老道,整的李亨跟宗教事务管理局一把手一样。

那个后宫干政的,是张淑妃。

当初李亨在李林甫的政治迫害下与太子妃韦氏离婚划清界限,几年后能说会道会猜李亨心思的大胖身子张良娣走入了李亨的心。

我没埋汰她哈,大唐以胖为美,领导就爱大胖身子,原话是后辩惠丰硕,巧中上旨

等逃难的时候,怀着孩子的张良娣每次夜宿之前总用她那健硕的身躯挡在柔弱的李亨身前,李亨问御敌也轮不着你们女同志,你老挡我前头干啥?张良娣说:现在条件艰苦卫兵不多,真有点啥我拦前面你能从后面逃走!每太子次舍宿止,良娣必居其前。太子曰:"捍御非妇人之事,何以居前?"良娣曰:"今大家跋履险难,兵卫非多,恐有仓卒,妾自当之,大家可由后而出,庶几无患

武天后的榜样照耀了一代又一代的皇妃们,张姐想进步的心思延伸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在灵武生了儿子后,张姐三天就爬起来缝战士的衣服了,给李亨整太感动了,说你坐月子呢快歇歇!张姐说现在不是我顾及身体的时候,有国才有家,国是千万家!(及至灵武,产子,三日起,缝战士衣。太子劳之曰:"产忌作劳,安可容易?"后曰:"此非妾自养之时,须办大家事)

姿态相当足,李亨即位后就封其为淑妃,张姐的位置稳固后,开始为她的俩儿子奋斗了。

广平王和建宁王,这俩优秀的皇子必须得整死。

李辅国作为宫里的人,自然也和张妃结成了联盟,这俩眼前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一心为国的建宁王倓。

李倓这孩子有一种能干版李成器的器量,军权被夺后一丁点没埋怨,跟李俶和李泌的关系都相当好,一切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国家,老李在蜀中赐了张妃一个七宝鞍,李泌说现在不是用这玩意的时候,咱姿态得做足,把这马鞍上的珠宝都分给将士吧,倓帮着李泌助威,这事使得他成为了张妃第一个要打掉的皇子。初,建宁王倓数短后於帝,上皇在蜀,以七宝鞍赐后,而李泌请分以赏战士,倓助泌请,故后怨,卒被谮死

张妃和李辅国一通勾搭后,说李倓这孩子私下埋怨没当上元帅,有异志啊!时张良娣有宠,倓性忠謇,因侍上屡言良娣颇自恣,辅国连结内外,欲倾动皇嗣。自是,日为良娣、辅国所构,云“建宁恨不得兵权,颇畜异志

就这么一句自古打击皇子的惯常伎俩,李亨匪夷所思的大怒后直接把倓赐死了。

当年武惠妃废太子那是整整布局打击了十多年,搁李亨这就一句话,就干掉了一个前面所有表现堪称完美的大局观皇子。

看着匪夷所思是吧,我来说明白李亨到底是咋想的。

李倓这孩子最早说出了投奔朔方的方向,一路征战又军士属目归于倓,现在他觉得这孩子在身边自己制不住这孩子,能力太强万一他不高兴给我办了呢,索性直接弄死心里踏实。

老李的这四十多年圣人干下来,给李亨整出了一种极其短视的壁虎型人格。

只要能达到或保住眼前利益的,他啥话都能说出去,啥人都能做切割,毕竟当年为了保命表态必须坚决,要知道当年他这个太子当的吓的都斑秃了,连活着都没多大兴趣了。肃宗在东宫,宰相李林甫阴构不测,太子内忧,鬓发班秃。后入谒,玄宗见不悦,因幸其宫,顾廷宇不汛扫,乐器尘蠹,左右无嫔侍

十八年的变态性饲养让他会对眼前的所有威胁进行壁虎断尾巴似的切割。

而且这孩子执政从来没有个政治家的靠谱感,比如三月他那傻弟弟永王就兵败身死了(具体不讲了,战况实在不值一提),之前永王已经明确不听他的诏命安排了,自作主张的顺江东下,面对朝廷阻拦还动了刀兵,这就是妥妥的造反了,既然是造反,那将士们平叛你就得给出应有的奖励,结果李亨又觉得这弟弟他养大的怪心疼的,把干掉他弟弟的皇甫侁给开除编制永不录用了,理由是“皇甫侁执吾弟,不送之蜀而擅杀之,何邪?

史料中明确写了,他弟弟是战败逃亡时被射死的,或者说被射中后抓到随后被杀了,这其实就没法追究了!(璘怒,命焚其城。至余干,及大庾岭,将南投岭外,为江西采访使皇甫侁下防御兵所擒,因中矢而薨;璘怒,焚城门入之,收库兵,掠余干,将南走岭外。皇甫侁兵追及之,战大庾岭,璘中矢被执,侁杀之)

一个多月前你能手黑到杀儿子,所以地方官员们判断你不想让这弟弟再喘气,转过头来你告诉天下,忠心平叛的官员是大坏蛋杀了你造反的好弟弟。

现在不是大一统时期让你有资本玩嘉靖的你猜你猜你猜猜猜!

现在国家正崩着呢,你这最高领导让人摸不准大政奖惩机制有百害而无一利。

有一天李亨又把李泌吓一身冷汗,他问:现在郭子仪、李光弼已为宰相,若克两京,平四海,则无官以赏之,到时候咋办?

你说多吓人,狗屁还都不是呢先琢磨咋杀人家了。

还得是李泌有办法,说:自古官以任能,爵以酬功。汉魏以来,虽以郡县治民,但有功者还是会赐封地以传之子孙,周和隋咱这武川系创业一直如此。唐初未得关东,故封爵皆设虚名,其食实封者仅仅给财货而已,贞观中,太宗欲复古制,大臣讨论后未能达成而止。此后赏功者多以官位,但以官赏功有两个危害,所任非才则误军国大事,权如果重了就难以制约,所以功臣居大官者,皆不为子孙远图,一定得趁着自己权力在的时候使劲变现,无所不为。要是给安禄山封百里之国,他就会珍惜这张饭票以传子孙,就不会造反了。现在这情况也别担心,等天下太平后用封土释兵权,虽大国不过二三百里,可比今之小郡,到时候有啥难制约的!

此时李亨嘀咕的郭子仪已经自北境边塞来到了洛交(治今陕西富县)

之所以不再守北境了,是敦煌王李承完成了外交任务,娶了回纥可汗的女儿,回纥出兵与郭子仪兵相会后一块打垮了前面一直想再造突厥的叛胡军团阿史那从礼,郭子仪杀敌三万余,俘虏一万,河曲皆平。

没有后顾之忧后,郭子仪开始率军南下,并根据河东居两京之间,得河东则两京可图的战略考量,于正月二十八日遣间谍入河东城,与陷入贼营的唐官密谋,等唐军来攻时为内应。

郭子仪自洛交率兵向河东进发,途中分兵攻取了冯翊。

二月十一日夜,河东司户韩旻等翻越河东城迎官军,城内暴动杀叛军近千人,守将崔乾祐跳城跑路得脱,随后发城北兵一边攻城一边迎战官军,但被已经渡河登陆的郭子仪击破。

崔乾祐退军,郭子仪追击之,斩首四千级,俘虏五千人,崔乾祐逃至安邑,安邑人开城门纳之,结果叛军刚进一半城门落了,城内开始屠杀,崔乾祐算是有心眼的殿后没入城再次躲过一劫,自白径岭逃走,至此郭子仪收复了河东地区。

郭子仪收复河东的时候,李亨也到了凤翔,此时陇右、河西、安西、西域之兵都到了,江淮的庸调也运到了洋川、汉中。(上至凤翔旬日,陇右、河西、安西、西域之兵皆会,江、淮庸调亦至洋川、汉中)

整个李唐的底牌此时已经全部摆到了牌桌。

等西方援军休整充足后,李泌请遣安西及西域之兵如之前规划之策进军东北,自归州、檀州南取范阳,但这个时候李亨变卦了。

李亨说:今大众已集,庸调亦至,当乘兵锋捣其腹心,现在引兵东北数千里先取范阳,这有点迂腐了。

李泌道:今以此众直取两京咱们肯定能拿下,但贼退路没断老窝尚在将来必定会死灰复燃的,到时候咱们又将再陷困境,这不是一战而定的策略啊!

李亨问:为啥啊?

李泌道:我们现在所依仗者皆西北守塞及诸胡之兵,性耐寒而畏暑,若乘其新至兵峰之锐攻打安禄山疲惫已老之师,其势必克,但两京眼瞅这就热起来了,贼收其余众遁归巢穴,关东炎热,将士们必困而思归,不可留也!贼众厉兵秣马等官军散去人家准又南下杀出来了,到时候打来打去将再无尽头,不如先用兵于东北寒气未散之地,除其巢穴,则贼无所归,根本永绝矣!

李亨道:我想见我爹,我等不了这个。

客观来讲,抛开李亨不琢磨长远的这个生存习性,单纯人家此时想迅速光复两京拿回政治合法性来讲人家时没错的,但此次收复长安,李亨很快又一次否定了一个堪比小号李泌战略的规划并开出了一张匪夷所思到辱没列祖列宗的空头支票。

对于李亨,情感始终很复杂。

这孩子的能力甚至不及一个中人之姿,但是吧,你又不能苛责他,在李隆基那种二十年如一日的恐怖高压下,这孩子精神没出问题就已经很不简单了。

官军齐聚后开始往东推进,关内节度使王思礼屯军武功,兵马使郭英义屯军东原,王难得屯军西原。

二月十九,安守忠等入寇武功,郭英义交战不利,被箭射穿脸颊败走,王难得望之不救也率军退下,王思礼退军凤翔,军游兵东逼离凤翔五十里的大和关,凤翔大,戒严。

官军的组织性与凝聚力还需要完善,此时还形不成整体的战斗力。

二月二十二,郭子仪为减轻凤翔压力,遣仆固怀恩,郭旰、李韶光、王祚等渡黄河攻下了潼关,杀敌五百,结果又被叛将安守忠和李归仁补防成功,苦战两日后朔方军败,官军死了一万多,李韶光与王祚战死,仆固怀恩退至渭水抱马渡河逃脱,战损过半

三月二十三,安守忠率骑兵二万入寇河东,被郭子仪领兵击退,杀八千,俘五千。

朔方军和东北军开始了互相拉扯。

本来一东一西挺好的调动拉扯战略,尤其郭子仪此时已经占据河东这个关键战略位置了,此时的态势就是李泌的那个宏观战略的缩小版,郭子仪现在能随时威胁长安、潼关、陕郡、河内四个方向,简直是金不换的位置。

但李亨再次神操作,以郭子仪为司空、天下兵马副元帅,让他率兵开赴凤翔。

为啥?

因为不久前被安守忠威胁到了凤翔呗,他觉得不安全呗。

唉,安史之乱会闹八年并最终形成了河朔三镇不是没有原因的。

四月十三,叛将李归仁以铁骑五千截击郭子仪于三原之北,郭子仪派仆固怀恩、王仲升、浑释之、李若幽伏兵于白渠留运桥,等叛军出现后伏兵尽发杀伤略尽,李归仁跳入渭水游泳渡河而逃。

四月底,合兵后的官军与叛军再次展开会战,子仪与王思礼军合于西渭桥,进屯渭水西岸。

这下人家叛军太美了,不用担心腹背受敌了,安守忠和李归仁合军屯于长安西的清渠。

相守七日,官军不进。

五月初六,安守忠伪退,郭子仪率全军追击,叛军以骁骑九千为长蛇阵,等官军击其阵时首尾变为两翼夹击官军,郭子仪没见过这路阵法,官军大溃,判官韩液、监军孙知古都成了俘虏,军资器械尽弃之。

郭子仪退保武功,中外戒严。

郭子仪面见李亨请求自贬,咱也不知道李亨是乐是哭,五月十七,郭子仪罢相为为左仆射。

六月,叛将田乾真包围安邑,恰巧陕郡贼将杨务钦密谋归国,河东太守马承光以兵接应,杨务钦杀了城中诸将来降,田乾真随后解安邑之围退去。

如果此时郭子仪还在河东,长安此时已经乱了,因为后路都断了,郭子仪的这个位置能活活吓死他们。

但现在很遗憾,七月十一,叛军大将安武臣率兵从容攻陕,杨务钦战死,叛军屠陕。

七月二十三,李亨劳军宴赏诸将,下令攻打长安,对郭子仪道:成功与否,在此一举!

郭子仪代表三军表态:此行不捷,臣必死之!

七月二十六,御史大夫崔光远破贼于骆谷,崔光远行军司马王伯伦、判官李椿率二千人攻中渭桥,杀叛军守桥者千人,乘胜进兵至苑门,但随后被叛军反杀,合战后杀王伯伦,擒李椿送洛阳,

这次会战最终没能打起来。

郭子仪和叛军多次交战后明白对方实力,估计也担心把自己的朔方兵拼光了,于是以回纥兵精为由劝李亨征回纥兵以击贼。

李亨去了信,怀仁可汗遣其子叶护及将军帝德等率精兵四千余会师凤翔,李亨接见了叶护,设宴劳军赏赐。

在这次宴请中,李亨答应了一个脑子被屁崩了的决定,他因为急于收复京师而与回纥相约定:收复长安之日,土地与男人归大唐,金帛与女子全归回纥。初,上欲速得京师,与回纥约曰:“克城之日,土地、士庶归唐,金帛、子女皆归回纥

你是皇帝啊!你给区区四千雇佣兵集团的军费是抢劫你的首都!

九月十二,元帅广平王李俶率朔方等军及回纥、西域之众共十五万,号二十万,兵发凤翔准备大决战,李俶见到叶护后约为兄弟。回纥军至扶风,郭子仪留宴三日再次表示客气,叶护道:国家有急,远来相助,何以食为!吃完当下那顿饭马上带着回纥军出发了。

我要是拿着能抢首都的军费我连饭都不用吃。

九月二十五,诸军俱发;

九月二十七,至长安西,列阵于香积寺北沣水之东。

李嗣业为前军,郭子仪为中军,王思礼为后军,官军结阵长达三十里,贼众十万在北面列阵。(子仪奉元帅为中军,与贼将安守忠、李归仁战于京西香积寺之北,王师结阵横亘三十里,贼众十万陈于北)

会战打响后,叛将李归仁出阵挑战,官军追击,逼近叛军军阵时叛军一齐进发,官军节奏被打乱开始退却,叛军乘机突进,官军阵中惊乱,叛军已经开始争抢军需辎重了。李归仁出挑战,官军逐之,逼于其陈;贼军齐进,官军却,为贼所乘,军中惊乱,贼争趣辎重

眼瞅大唐即将崩掉这场关键会战,但堪称扭转历史的神将李嗣业此时站了出来!

李嗣业,身长七尺,壮勇绝伦,大唐陌刀刀王。

所谓陌刀,是由汉斩马剑演变而来,长柄两面开刃,长约一丈(两米七左右)。

具体的陌刀考古图我没有找到,陌刀的战斗场面应该是《绣春刀》中加钱居士丁修一个人干掉一队清兵时用的那把苗刀的加长版。

李嗣业作为安西军的陌刀总督头组建了陌刀军,每次都为队头冲阵所向披靡,这些年在西域见的凶险场面太多了,高仙芝的那堆军功大部分都是李嗣业给拼出来的,怛罗斯之战中高仙芝差点没逃出来,也是李嗣业大棒开路人马俱毙的带着高仙芝杀出来的,这些年在西域被敌国称为神通大将。

混乱之时,李嗣业道;今天如不拼死抵抗以身诱贼,我大唐必定一败涂地!到了报国时刻了!随后袒露上身,手执长刀立于阵前,大呼奋勇杀敌,叛军当其刀锋者人马俱碎,连杀数十人后才稳住官军颓势。随后李嗣业率前军陌刀队挺起长刀排成横队,如墙般向前推进,李嗣业继续身先士卒,官军扭转了颓势开始呈披靡之势。嗣业谓郭子仪曰:"今日之事,若不以身啖寇,决战于阵,万死而冀其一生。不然,则我军无孑遗矣。"嗣业乃脱衣徒搏,执长刀立于阵前大呼,当嗣业刀者,人马俱碎,杀十数人,阵容方驻。前军之士尽执长刀而出,如墙而进。嗣业先登奋命,所向摧靡

大战随后一直从午时打到了酉时。

这个时间范围最保守是从13点打到了17点,最多从11点打到了19点,根据史料的另一种说法是自日中至昃,应该是从中午12点打到了18点,双方整整血战了6个小时。

这是中国古代史中罕见的超大规模,超长时间的会战,大唐的安西军和朔方军的兵尖子对阵原本的平卢军和范阳军的兵尖子,双方各不退让彻底杀红了眼,对盛唐时期的大唐武德进行了一次终极汇报演出!

上一次自日中战至晨昏是太宗血战刘黑闼,拳毛騧身中九箭,但那场战役的规模并没有这场大,这场香积寺之战也是整个有唐一朝的最高强度最大规模的会战。

双方各自压上了所有筹码投入战斗,在太阳偏西后,叛军大将李归仁准备拿出最后一支预备队,派埋伏在阵东的精兵上场,但大战打到这个时候了,根本就没有秘密了,郭子仪派仆固怀恩带领回纥兵袭击叛军伏兵并全部歼灭,叛军至此再也拿不出任何预备队了,士气开始崩盘。肃宗乃遣广平王为元帅,以子仪为副,而怀恩领回纥兵从之澧水。贼伏兵于营东,怀恩引回纥驰杀之,匹马不归,贼乃大溃

此时在经过一下午的拼杀后,李嗣业已经杀透了敌军军阵出现在了敌营背后,此时配合着回纥军给叛军来了致命一击。是时,贼先伏兵于营东,侦者知之,元帅广平王分回纥锐卒,令击其伏兵,贼将大败。嗣业出贼营之背,与回纥合势,表里夹攻

叛军大败溃退,其余残兵逃入长安城中。

仆固怀恩上言于广平王李俶道:贼弃城走矣,请以二百骑追之,抓了安守忠、李归仁等。

李俶道:将军作战已经很疲劳了,暂且休息,明早咱们再说。

仆固怀恩道:李归仁和安守忠这都是贼之骁将,难得现在被咱们击败,此天赐我也,不能让他们跑了啊!等他们又得到兵员后又将成为我军大患,到时候悔之晚矣!战尚神速,何必等明早!

李俶不同意,命其还营。

仆固怀恩固请,一晚上三四次,等到天明侦查官传来消息,叛将安守忠、李归仁与张通儒、田乾真等都已逃跑。

仆固怀恩没遇到三百里雀鼠谷不眠不休追杀的那个明主。

那种开天辟地之主,可遇不可求啊!

这一季大唐气象快收尾了,怀念那个东亚群星闪耀时的恢弘气象啊!

九月二十八日,唐军收复长安。

这时候,人家回纥人来找李俶兑现承诺了。

李俶这个时候要替他爹当孙子了,下马拜叶户,表示刚得西京,现在要是把长安抢了,洛阳就会为贼固守,咱抢洛阳去吧。(至是,叶护欲如约。广平王拜于叶护马前曰:今始得西京,若遽俘掠,则东京之人皆为贼固守,不可复取矣,愿至东京乃如约)

叶护一瞅你这都拜上了,赶紧下马道:当为殿下径往东京!随后与仆固怀恩引回纥、西域之兵自城南过,宿营于浐水之东。

李俶整军入城,百姓老幼夹道欢呼悲泣,李俶留长安镇抚三日后引大军东出,以太子少傅虢王李巨为西京留守。

很快郭子仪率领官军攻破潼关,克华阴,弘农二郡,十月初八,兴平军奏破贼于武关,收复上洛郡。

就在李唐中兴形势一片大好之时,十月初九,睢阳陷落了。

大唐的南国擎天柱倒塌了。

在河南阻击了叛军接近两年,保住了整个东南财富之躯,配合正面战场起到堪称再造山河战略意义的张巡,在大小四百余战,前后杀敌十二万后,终于在所有友军目送的绝境下拼尽了最后一口气。

张公是侠之大者的郭靖,也是聪明绝顶的黄蓉,他知道为什么友军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死。

但张公城陷前只是西拜朝廷,说出了自己最后的遗言:臣智勇俱竭,无法再扼贼人之势,死为厉鬼再杀敌!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相关阅读
安史之乱(中)华夏文明不被断绝的基因底色2023盛夏,灿若繁花——记美中实验学校2022-2023 学年结业典礼和汇报演出长安三万里,盛唐时农业有多强?论对冲基金倒掉的100种方式(6)武韦之乱(上)豢养妖魔的“佛弟子”,杀鸡取卵的“聪明人”大连这座城市为何留不住最好的学生了?转盛唐气象的最后挽歌(4)三郎建构的极乐幻境,宦官的全胜时代到来(九千篇)安史之乱(2)拉稀的安西将,脊梁的颜家军(万字篇)中国最具人才吸引力城市TOP100武韦之乱(2)她全要,她只要活着一天就全都要安史之乱(8)本该两年就结束的“安氏之乱”,最终被李亨指导成了“安史之乱”(九千篇)为了纪念而纪念。《长安三万里》,盛唐之梦的破灭盛唐气象的最后挽歌(7)“出将入相”的制度性毁灭(万字篇)三十九 高级社安史之乱(7)诗在!书在!青史在!华夏就在!(万字篇)武韦之乱(1)她知道,她从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安史之乱(10)无论官叛,整个北境节度使的藩镇化正式确立(万字篇)科普第38期|美国法学名师介绍(6)家事法安史之乱(3)千古谜团,都知道不能出战,但为啥哥舒翰还是不得不出潼关?(万字篇)武曌骑唐(6)手握权柄到最后一秒的精致利己主义者死了,恶龙的封印解除了(万字篇)四十 县中安史之乱(4)中国史的千年转折点,李圣人的人生减法之旅(万字篇)显卡大帝黄仁勋,不需要美元10000亿(万字长文)武韦之乱(8)先天政变,三十年死亡游戏的终结,玄宗朝“家奴”核心的起点(万字篇)安史之乱(5)乱世打翻了调色板后,这画布上形形色色的人啊(万字篇)敏楠:懒人懒游台湾(6)在美食的荒漠里走啊走|热带一家人(6)盛唐气象的最后挽歌(6)霹雳飞猪的升腾之路(万字篇)[掌设] 复古游戏掌机的的终极形态Analogue Pocket(openFPGA)和终极烧录卡Krikzz-EverDrive盛唐气象的最后挽歌(8)魔相死,拐点至,妖孽纵横(万字篇)盛唐气象的最后挽歌(1)灭霸的人口理论小幽默,武曌的祸国殃民成绩单(万字篇)武韦之乱(下)“神龙景龙唐隆先天”四政变,没有你们,对这个世界很重要!【海外诗人】紫罗兰文学社专题篇(6)安史之乱(上)层层向上负责的极乐幻境破灭,层层向下压榨的不可承受之重崩塌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