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卓悦创始人全家破产,曾经火爆的香港美妆集合店,日子不好过

卓悦创始人全家破产,曾经火爆的香港美妆集合店,日子不好过

生活

   曾风靡一时的卓悦

   欠债无数


早些年我们去香港地区旅游时,一定少不了去街边的卓悦和莎莎。这些玲琅满目的彩妆护肤品连锁店,有太多实惠可以淘。


而在近几天,卓悦化妆品集合店的创始人叶俊亨一家三口都被申请破产清盘。曾身家超过10亿,如今却成了“老赖”。

虽然卓悦集团迅速澄清,表示所谓叶家、所谓“卓悦太子爷”和如今的卓悦无关,只是前股东罢了。


但这样的割席并不会替它挽尊。


曾风靡一时的卓悦,这两年年亏损数亿,欠了一屁股的债。前阵子关了不少店,一折清货,还要靠卖地产维持现金流以继续经营——就连集团大楼都被摆上了货架。


01
创立卓悦 
凭引进日本品牌飞升
1991年,叶俊亨和妻子钟佩云创立卓悦Bonjour,首家店开在香港佐敦,店面只有60多平米。彼时正是莎莎的成长高峰期,小小的卓悦每月营业额只有数千元

虽然外文名叫“Bonjour”,但真正帮助卓越起飞的是日牌。

1996年,叶俊亨敏锐地察觉到日本化妆护肤品正在成为港人的心头好。他让卓悦成为香港第一家大量引进日本品牌的集合店,一度引发抢购热潮。
危机也是机遇。2003年,就在香港因SARS而焦头烂额之际,卓悦却趁着租金下跌开出了数家分店,还成功上市,获得17倍的超额认购,堪称奇迹。

紧锣密鼓开出的门店,很快就大丰收了。SARS后香港自由行大热,卓悦这样品类丰富、价格低廉、还有很多内地买不到的化妆护肤品的集合店,成为了游客必到的打卡地。

几乎每一条香港旅行攻略,都会有“卓悦什么值得买”、“哪家卓悦货最全”、“卓悦和莎莎哪家更值得去”之类的问答。

其实也不需要什么攻略,在香港逛街,每走几步都能看到一家卓悦。每家店都忍不住要进去,每次都不会空手而归。

曾在广州念大学的小李,就经常去香港帮亲朋好友代购卓悦和莎莎的东西。当时淘宝上买东西还没今天这样普及,价格也谈不上多实惠,卓悦的东西便宜又有汇率优势,多买还有活动,同学们都约着去采购。

更别说有多少代购整日泡在卓悦的门店里。

因此卓悦一跃而上,没过几年就迅速发展为香港最大的美妆集合品牌之一,并成为仅次于莎莎的东南亚第二大化妆品连锁零售企业。
02
多次被告
欠债超过6个亿

卓悦赚得盆满钵满,叶俊亨的身家一度到达12亿港币,他的儿子叶韦彤一度被称为“十亿太子爷“、“卓悦太子爷”。


不光上财经新闻,因为叶韦彤的女友是香港歌手JW王灏儿,这一家也屡屡登上娱乐版。

两人经常在社交网络上分享恋爱、家庭生活,秀豪宅跑车金表……“叶家到底有多富”,也渐渐有了细节。

虽然王灏儿也被记者呛“拜金”,但并未影响小年轻的感情,曾传出两人要结婚的新闻。

这次破产的新闻一出,港媒纷纷用“豪门梦碎”做标题,不可谓不幸灾乐祸。


王灏儿经常秀出的拥有私人泳池、私人电影院的九肚山山庄豪宅,在去年就以4100万港币的价格售出,买家是“街市大王”邓清河的女儿邓慧敏。


不知这笔钱是否用来还债。

这已经不是叶家第一次因为欠钱不还而上新闻。

就在今年1月,叶俊亨和妻子钟佩云因为欠下2.7亿港币被告。当时两人还是卓悦公司的借贷担保人,还要还卓悦的3亿债务——仅这两笔债务,就累计欠了近6个亿。

这一次,是一年前叶家向某金融公司贷款5450万,年利率17.59%,仅利息就近千万。


因到期未还,所以被告上法庭。


03
虽和创始人割席
卓悦的日子依然难熬

卓悦之所以迅速和自己的创始人撇清关系,是因为早在2020年,叶俊亨夫妇就把卓悦的股份卖给了卓悦现在的老板陈健文。去年更是因为“与集团的利益有冲突”而被驱逐出了领导班子。

目前两人的持股占比不足1%。


即便如此,卓悦的日子并不比自己的前老板好过多少。


卓悦这样的集合店,在吃了价格差和信息差的数十年红利之后,业绩在18年开始急剧下滑。


随着内地市场升级,越来越多海外品牌官方开设旗舰店,各式的电商活动都让卓悦的吸引力不复当年;内地游客的减少,更让强烈依靠游客钱包的卓悦无所适从。


2017年近20亿港元的营收,2019年落到14.59亿元,2020年再受疫情影响,只剩下5.39亿。


为了活下来,卓悦从20年开始卖楼。先是卖了位于香港新界登发街、安荣街等地的商铺,还发行了5千万港元的债券。但这对负债超过3个亿的卓悦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21年,卓悦就连自己位于香港荃湾的集团中心总部都卖掉了,套现8亿。


即便如此,今年6月,卓悦还是在港交所停牌了,股价仅为0.119港元。


回想当年上市时的盛况,几多唏嘘。


当然,卓悦不是没想过“形势比人强”——既然实体店不景气,那我们就干电商吧。2020年3月疫情的开端,卓悦就开始培训员工学习直播,还和内地的淘宝大学合作,试图打造全面的电商渠道。


不止于内地市场,当时卓悦还打算在东南亚“直播带货”,专门在新加坡成立了新公司。


只可惜成果惨淡。

而莎莎这两年的业绩同样处于暴跌之中,年亏损也在3到4亿港币。


莎莎年报


未来这些失去了价格优势和游客的香港美妆集合店会走向何处,还不得而知。但想要活下去,目前做的或许还不够。

文、编辑/siri110

图片部分来自香港01,经授权发布

部分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 THE END 


点击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