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这一对结婚后,生的孩子竟是这样

这一对结婚后,生的孩子竟是这样

社会

作者 | 南风窗高级记者 朱秋雨

图片 | 南风窗记者 郭嘉亮


龙眼+荔枝等于什么?

这个外界想也不敢想的组合,已经有了答案。全球首个龙眼与荔枝杂交育成的新品种“脆蜜”,8月下旬在广州亮相。

作为“孩子”,脆蜜兼备“母亲”龙眼与“父亲”荔枝的特点,果肉甜度高。果皮也长了荔枝的“龟裂纹”疙瘩。

育种团队负责人、华南农业大学教授刘成明过往16年都在研究龙眼与荔枝杂交。他告诉南风窗,由于龙眼与荔枝属于不同的“属”,两者间存在很强的生殖隔离,杂交的难度比“让马爱上骡子”要大很多。

育种团队负责人、华南农业大学教授刘成明

脆蜜的培育反复经历失败。如何通过杂交技术获得具有生长优势的杂交苗子,是团队持续钻研努力的方向。

刘成明说,16年的时间不算长。植物的杂交,尤其是果树的杂交,要经历漫长的时间检验。

“我们要做的是耐心地等待,等到它开花,等到它结果。”

2022年8月,脆蜜作为新品种亮相,得到了热烈反响。“龙眼与荔枝跨物种”的新闻登上了微博热搜、B站推荐页,还有人大老远跑来广州从化的果园,请求当地村民带他们到脆蜜的种植地,一睹真容。

刘成明说,自己多年来专注科研,从未想过脆蜜能引起公众如此大的好奇。但他同时希望,谈及脆蜜时,大家不要把它当做“一半荔枝一半龙眼的怪物”。



“杂交优势”

9月,广州30多度的日间气温炙烤身体,南风窗与刘成明的见面约在了广州北部的一座山地。那里没有高大树荫遮挡,阳光普照,是龙眼、荔枝等高糖水果的绝佳种植地。

刘成明团队研发的脆蜜就“藏”在山丘间众多果树中的一小块。果园负责人回忆,自从脆蜜公布并在网上走红后,找上果园想要一睹真容、一品佳味的人络绎不绝。其他地区的果农纷纷联系上他,希望出大价钱购买脆蜜苗,率先抢滩市场。还有人甚至趁夜晚无人看守,悄悄潜入果园偷脆蜜。

脆蜜“藏”在山丘间众多果树中

作为全球首个石硖龙眼和紫娘喜荔枝杂交的新品种,脆蜜引爆了众人的好奇心。但刘成明强调,虽然为二者杂交的产物,但脆蜜并非“一半像龙眼一半像荔枝”。“我们首先定义它是一个龙眼品种,但具有荔枝的特性。”

之所以更像龙眼,刘成明介绍,这是因为脆蜜的“妈妈”是龙眼。

他介绍,一般而言,如果杂交水果“一半像爸爸,一半像妈妈”,这说明属于同种之内的杂交,也叫常规杂交。而龙眼与荔枝不仅不同种,而且不同属,放在大自然里,相当于老虎(猫科,豹属)与猫(猫科,猫属)的区别。这类杂交叫属间杂交。

世界首个龙眼与荔枝杂交新品种在中国诞生,取名“脆蜜”

“植物里,属间杂交都会更像妈妈,遗传学上叫‘偏母遗传’。”

尽管如此,脆蜜还是采集了“父亲”的优点和特点。

比如,脆蜜的果肉更嫩,与荔枝类似。果皮为黄绿色且呈疙瘩状,长着类似荔枝的龟裂片。而且,脆蜜主干与主枝的树皮是光滑的,与荔枝的树皮完全相同。


结合了“父母亲”的优点,脆蜜果肉完全无渣,糖度高达20%-24%,“脆蜜”之名由此而来。

龙脆蜜的树干有类似荔枝的性状

刘成明说,农学家做杂交育种的最终目的,是希望产生强烈的杂种优势。

10多年前,在他的预想里,荔枝和龙眼有很多的互补性。

例如,“荔枝存在一个重要矛盾,越丰产的品种品质越差。龙眼就存在另一个问题,果实越大的品质越差”。

他因此想,如果将两者杂交,汲取互相的优点,通过人工选择改善综合性状,从而达成预期育种目标。

令团队感到意外的是,花了近10年时间培育的脆蜜,拥有了科学家们无法预判的优点。“杂种优势强烈的程度,是我没想到的。”刘成明介绍,比起外观和口味,脆蜜最大的优势是抗逆性强,能够适应更低的环境温度。这让脆蜜今后不止能生长在气温偏高的岭南地区,在四川泸州和重庆永川等地也能被很好地栽种。



等待果实的日子

脆蜜横空出世以后,很多人问刘成明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要做龙眼与荔枝的杂交?”

毕竟,两者就像把老虎和猫拉在一起繁衍后代,是很多人不敢想象的组合。

他回忆,20年前,果树育种学上有一个热点领域,叫体细胞杂交,即把植物不同种、属、甚至科间的原生质体通过人工方法诱导融合,进行离体培养,使其再生杂种植株的技术。这一技术在柑橘类果树上做得很好。受这样的启发,他也希望培育体细胞新杂种。

但刘成明告诉南风窗,柑橘类果树很大部分是自然杂交的产物,难度较低。而在人工杂交领域,特别是荔枝与龙眼两者的杂交,属于冷门领域,“大家基本连想都不敢想,付诸实践更是难上加难”。

凭借多年研究荔枝杂交和龙眼杂交的经验和底气,刘成明判断,龙眼与荔枝虽然隶属不同属,但有相似性。一个朴实的依据是,农民之间会流传一句经验,“能把荔枝种好的人,也能种得好龙眼”。千禧年初,博士毕业后,他决定,做“别人不敢想”的事。

刘成明首先尝试了最热门的体细胞杂交技术,没能得出结果。这次失败让他决定钻进更冷门的方向,属间有性杂交。“这个过程十分艰难、复杂,成功率只有千分之几。”

在国际上,做龙眼与荔枝有性杂交的先例只有一个。上世纪90年代,一个澳大利亚的研究团队将荔枝做妈妈,龙眼当爸爸,通过有性杂交培育出了几株杂交苗。但后来,这几株杂交苗因为生长太弱而夭亡,没能开花结果。

刘成明则主攻让龙眼作为妈妈。他解释,由于龙眼与荔枝间存在极强的生殖隔离,让两者杂交实际有点反进化论。因此,团队使用了“欺骗”的技术。他们综合运用物理、化学和生物学手段,伪装荔枝花粉,让龙眼柱头在授粉时误认为来荔枝花粉是龙眼花粉。

经过不断试错,2007年,刘成明获得了第一批属间杂种小苗。

培育出小苗只是第一步。刘成明又花了15年的时间等待。

他告诉南风窗,果树育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做十几年二十几年是常有的事。有小苗以后,只有等到开花和结果,科学家对杂种的经济性状进行了多年的试验与评价后,才能综合判断杂交实验的价值与成果。

漫长的周期与果树的童期有关。“果树从不具有生殖生长的能力到具有生殖能力,童期时间很长。短的好几年,长的可能要几十年。”

等待果实的日子,刘成明说,需要的唯有耐心。他的作息因培育脆蜜而改变。春天三四月,做杂交实验,然后是保果与护果。夏天六七月,更是大忙季,荔枝龙眼陆续成熟,需要采收和开展果实的分析评价,一直要忙碌到秋天的九十月。因为无法预判童期后的开花结果表现,“很多时间我们都是悲观的”。

2014年,刘成明团队最终优选出SZ52杂种单株。经过多年的品种比较试验和区域栽培试验等育种程序后,2022年,新品种脆蜜终在广州诞生。


龙眼自由还有多远

“果树育种讲究细水长流,只要不是走进了死胡同,总能创造出新东西。”刘成明面对媒体讲述了自己坚持多年的缘由。但是,来自社会的疑问与质疑声依旧存在:花了近20年时间把荔枝与龙眼凑在一起,真有如此大的意义吗?

实际上,令刘成明感到兴奋,且始料未及的另一突破,在脆蜜身上已经体现:产量提高。

他告诉南风窗,一株脆蜜的产量,是石硖龙眼的约两倍。再加上其抗逆性的提高,对环境适应性的增强,今后的脆蜜龙眼,将有望送上更多中国人的餐桌。

更重要的意义来自技术的突破。“脆蜜的技术在远缘杂交技术和亲本的选配上,实现了很大的突破,将给其他果树的属间杂交提供借鉴”。

刘成明解释,属间杂交最难的地方在于培育第一代杂种苗。培育出第一代杂种,相当于打通了荔枝和龙眼两属之间遗传物质交流的通道。

“第一关过了,我们接下来不需要再用欺骗技术了。杂交出来的‘小孩’与它的父亲(荔枝属)或者母亲(龙眼属)再杂交,生殖隔离减轻了很多,已经变得比较亲和了。”

柑橘家族的多样性正由此而来。不同种属的柑橘植物的生殖隔离打破了以后,新品种越来越多。枸橼、野生柚、野生宽皮橘作为原始种类,杂交之后产生了第一代杂交品种橙子。柑、葡萄柚、柠檬则是第二代杂交种或品种。

刘成明说:“第一批杂种苗就像一个桥梁。今后(龙眼与荔枝)的杂交就像搭积木一样,能把符合人类需要的重要基因不断地导入到现有的品种之中,从而更大跨度地改良品种,甚至物种。对此,我们不再悲观。”

刘成明说,这道生殖隔离被人为打破后,数以千计的各类远缘杂交及属间回交的苗子已经被创造出来,“在未来,我们有信心创制出30个新品种”。

脆蜜

眼下,公众最关心脆蜜什么时候能走上餐桌。刘成鸣说,新品种的推广应用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需要一定的控制和保护。“新品种的授权事宜还在进一步沟通讨论,最快要等到明年。未来,估计三至五年可以实现量产。”

可以预见,伴随一代代中国科学家的努力,龙眼的品种、产量、抗逆性逐步提升,“龙眼自由”离每家每户越来越近了。

    编辑 | 煎尼

值班编辑 | 苏米

排版 | 八斤

南风窗新媒体 出品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欢迎分享至 朋友圈


投稿、投简历:[email protected]

广告、商务合作:

 nfcnewmedia

记得星标!点点在看让理性的声音传得更远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