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这位斯坦福学霸的专业,包治职场选择困难症

这位斯坦福学霸的专业,包治职场选择困难症

社会

北大、斯坦福、海归创业、科技公司CPO……种种光环背后,是真实且丰富的人生体验。


你眼中的行业大佬,或许也曾为成绩发过愁、不确定自己的发展方向;也曾在职场小白时期迷茫、为带领团队焦虑。如何运用决策分析,稳稳迈上每一层台阶

这期节目,我们将随着主持人颠颠、观察员嘉宾怡静,了解王曦的学术与职业生涯,以及他在人生关键节点如何做出决策。

  • 由四位斯坦福大学博士联合创立的科技公司,把决策变成生意?

  • 人工智能决策有多必要?

  • 和科技公司的CPO(首席产品官)约饭,得等一个月?

  • 这年头居然还有真正的朝阳产业吗?

  • 在大神云集的北大数学学院上学是什么体验?

  • 如何与斯坦福双向奔赴?

  • 学决策分析,能治好天秤座的选择困难症吗?

  •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可以为联合国维和部队做决策分析?

  • 听说谷歌的工作氛围很好,是真的吗?

  • 在谷歌的创业团队,如何在两年内将项目营收从零做到两亿美金?

  • 疫情防控战略布局的优化问题,也可以抽象成一个数学模型?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到看理想App,或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到小宇宙App收听完整内容。
  • 特邀嘉宾:杉数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PO王曦
2008年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同年获得斯坦福大学最高级别全额奖学金,攻读博士学位,研究方向为危机决策分析。

2013年加入Google美国总部,任全球商业运营高级经理,2016年回国联合创立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决策公司杉数科技,并担任CPO。
  • 观察员嘉宾:领英中国产品总监陈怡静

扫码查看王曦的领英档案




从北大数学科学学院的本科生,到杉数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PO,王曦的人生与职场轨迹,是一步一步“上台阶”的过程——眼界、思维、人脉、经验,都处于向上生长的状态。

而人的“向上生长”,总有一个始发性的瞬间。在那个瞬间,我们打破了彷徨的状态,对当下所学所想的事物有了清晰的认识,并随之感到来自未来的calling。
[08:57] 王曦:刚开始在北大读数学的时候很不得法,觉得以我的成绩估计是出不了国了。

当年世界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中国队的四个金牌都在北大数学学院,其中有一个还是后来我在斯坦福的室友,这些大神级的人物,已经不能用高考数学的成绩来比拟了,所以我在当中压力相当大。

[11:01] 王曦:我确实做了很多探索——

第一是去做本科生科研。导师给了我很多帮助,毕业之前我还在北大学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第二是去历史系、哲学系、政治系、法学院蹭课或者选修;第三是参加学生活动,比如社团和学生会,帮助我在心态上做出调整。
[12:55] 王曦:大三左右决定出国深造。一方面我在大三时选择了概率统计的专业方向,一方面我慢慢领悟了一件事情,就是评判一个数学逻辑或者证明是不是美的。我觉得这是在基础数学领域的高阶能力


然后我意识到,可能这几年的努力带来的结果,不一定是直接的成绩提升,而是感觉到了“可以开始尝试”(更多东西)的信号。

这时我也开始了对于出国深造和专业选择的思考。

在斯坦福,王曦看到了不同学科的理论范式、结识了专业背景各异的有趣的人,也找到了应用和拓展自己数理知识的机会,顺便治好了“选择困难症”。
[15:57] 王曦:决策本身就是每个人都在做的事,但其实这个世界上99%的决策不需要依赖框架来解决。

只是面对非常困难或者关系重大的情况,一套决策框架是非常有帮助的,而且这样的决策分很多层级。

比如公司要不要并购、要不要出新产品等等,这是战略层级;战略层级会衍生出规划层级,比如仓库建在哪里、里面怎么布局;从规划层级再往下是计划层级,比如说商品价格怎么定、有限的货架空间如何利用;然后还有更精细的运营执行层级

[18:35] 怡静:精细运营其实还是人脑在做决策,人脑也依据一些数据的信息。实际上是根据数据和框架来做对收益最有作用的决策。

[19:57] 王曦:我的导师是可以被定义成“天才”的那类人。在知识角度上,他是一个天花板式的存在,而且于我而言,他教会我的不只是知识,更多是思维方式


我第一次做实习的时候还很担心,博士生第二年就实习会不会显得有点不务正业?所以忐忑地和导师商量。他说:你学决策的,还来问我这个?

就是我们不是要让别人帮自己决策,而是应该自己作为决策者去认真思考。很多中国小孩都在一定程度上被家长安排,但有了这样的学术经历,我在决策时有了更多自主性。
王曦提到的博士期间的实习,包括一段看起来有点传奇的经历:将决策分析应用到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行动中。
除此之外,他在论文题目的选择、职业生涯的方向上,也都持有“开放”和“探索”的心态。
[23:51] 王曦:当时联合国总部的维和行动部,它下面有信息管理中心在做信息整合的工作,本质上是希望在任何一个地方发生冲突和争端的时候,他们能够综合相关信息做出某种形式的分析,最后形成决策建议。

我可能为他们在信息和决策之间搭建逻辑提供了一些帮助,后来这变成了我博士论文当中的一个应用场景。

[32:06] 王曦:我自己也想活成很有故事的人,所以什么事情都想去探索。而且毕业之后去了谷歌,在那里的一些感触和学习到的经验,现在创业时也能用上。


第一个感触是,谷歌的产品从设计到迭代、从用户体验更新到测评,整个产品生命周期都会让员工高度参与。在这个过程中,员工有很强的自豪感,它会转换成自驱力。

第二个感触是,谷歌营造出了多维度的彼此尊重的文化,它鼓励你变换视角、尊重对方,这样大家可以很舒服地一起协作。

在几位斯坦福校友的“召唤”和自己“自主决策”的基础上,王曦同时完成了“回国”和“创业”两件人生大事。

他参与创办的公司杉数科技,以人工智能方法和算法手段来帮助企业解决日常运营层面的决策问题,在国内尚未大规模开发的“蓝海”之中,共同书写着中国工业互联网“朝阳”的未来。
[40:25] 王曦:创业时,理性层面做了大量分析,在里面看到很多机会,而且有些机会是能看到比较大的确定性的。在感性层面就是觉得自己还年轻,创业会经历的很多事情,留在硅谷是经历不到的。

[44:48] 怡静:现在大家的很多问题,比如如何做职业规划和选择,真的蛮需要一个自主决策的框架,在这个框架下把所有的信息和机会点考虑到

[52:46] 王曦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具有联合国产业分类当中所有工业门类的国家。
在这个基础上,既然我们有能力服务,那肯定会配合政策导向一起去做些事情。现在这个业务板块也是使公司高速成长的重要板块。


[53:42] 颠颠:这样说来你们公司提供的服务非常有意义。受到疫情影响,从个人到企业层面都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有些工厂无法开工,所以出现了很多交付方面的问题。

但杉数科技似乎能够帮工厂提前做出一些决策,使它们能够优化战略布局,或者最大程度减小损失。

[54:27] 王曦:是的,这和我博士期间做的危机决策研究有些相关。

不论是对于不确定风险的模拟和仿真,还是提高整个链条的效率和柔性,或者在某些环节出了问题之后能有一个高效率、低成本的解决方案,这些都是我们能帮他们做的事情。
[63:58] 王曦:一定会的。首先在当初创业的时候,就是把它当成事业在做;如果真的有更多资源,肯定也希望能够沿着这个主线去扩展它的边界。

不管是知识传递还是做分享,我都希望能帮助到更多人,这可能是没有财务自由也愿意做的事吧。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