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侵华日军的儿子,借钱28亿日元为长江拍了部豆瓣9.6分的纪录片

侵华日军的儿子,借钱28亿日元为长江拍了部豆瓣9.6分的纪录片

社会

今天是9月18日。

91年前的今天,日本关东军突然袭击沈阳柳条湖附近日本修筑的南满铁路路轨,并嫁祸于中国军队,日军以此为借口,炮轰中国东北军北大营,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次日,日军侵占沈阳,又陆续侵占了东北三省。
1932年2月,东北全境沦陷。此后,日本在中国东北建立了伪满洲国傀儡政权,开始了对东北人民长达14年之久的殖民统治。
今天说一个和伪满洲国侵华日军有关的故事。

01

有一个我挺喜欢看的日本综艺叫《全能住宅改造王》,节目组会邀请日本知名建筑师,给一些有问题的房子做改造。
节目组的设计师经常能以极低的预算(白嫖)、极小的空间,做出让人眼前一亮的牛逼改造。虽然日本和我们习惯不同,从里面也基本学不到啥可以参考的装修心得,但就算只当一个下饭综艺看,也很有意思。
《全能住宅改造王》的委托人一般都是普通人,但偶尔也会有一些明星委托节目改造他们的房子。比如2017年4月,第307期节目的委托人就叫佐田雅志,是日本一位挺出名的老一辈歌手。
他有首歌叫《关白宣言》,姜昆和李文华曾经就着这首歌创作了相声作品《男子汉宣言》:
韩寒的电影《乘风破浪》里的《乘风破浪歌》,也改编自这首歌:
他给山口百惠写的《秋樱》,不但被评为感动全日本的经典歌曲,在中国也很多人会听爱唱。
总之,这是一位日本乐坛的老前辈。
扯远了,说回节目。
佐田雅志从小爱看《鲁滨逊漂流记》,少年时代最憧憬的人就是鲁滨逊克鲁索,经常幻想自己也流落荒岛,然后把荒岛改得适合人居住。

于是在他26岁那年,有人表示有一座无人岛正在出售,他二话没说,就花2000万日元把它买下来了。
然后他从北欧运来圆木,盖了岛上的主屋。又盖了专门的淋浴房、三个给客人住的小木屋,花了整整三年时间装修,希望以后可以在这个无人岛上生活。

结果建筑刚刚盖好,他就欠下巨额债务。
节目里,已经六十多岁的佐田雅志对镜头无奈苦笑:

为了还债,他根本没时间来这个荒岛上享受人生,只能拼命工作。
三十年间,他开了大大小小4000多场演唱会(平均3天就要开一场演唱会),至今还是日本歌手演出纪录的保持者。

这样拼命工作了三十年,终于把债务还清,可以回来看看他的无人岛了。
然而经过三十年的风吹日晒,岛上已经残破不堪。
专门从北欧运回来的原木已经断开:

小木屋的钢筋混凝土只剩钢筋了:

淋浴房里有一个巨大的白蚁巢穴,木头已经被吃到千疮百孔:

总之已经完全不能住人了。

当然,这些都是《全能住宅改造王》里的专家会解决的难题,我们的问题在于,佐田雅志为啥会欠下这么多钱呢?

这要从上世纪80年代讲起了。


02

当时佐田雅志在日本正是当红,给山口百惠写的歌《秋樱》更是红得发紫。但巨大的名声也招致了不少批评。

心烦意乱之下,加上他爹经常给他讲中国的故事,耳濡目染之下,他很喜欢中国文化,最后决定要去中国看看。

1980年9月,佐田雅志受邀来北京展览馆开演唱会,也是第一个来中国开演唱会的日本歌手。

此后他又多次在北京上海开演唱会,反响不俗。

当时,格外喜欢长江的佐田雅志花了一个半月做了一份纪录片企划书,投递到中央电视台的信箱里,希望能和央视合作拍摄长江。
本来他没抱太大希望,没想到央视没多久就同意了。据他回忆,当时央视负责人表示:
“已经有六个国家提出了关于长江沿岸的摄影企划,我们认为你的是最好的。尽管公司的规模是最小的,但是成事在人而不是公司,我们相信你。”

佐田雅志觉得自己担子上任务很重,然而他毕竟是个搞音乐的,只演过电影,根本没拍过电影,所以想在日本找一家专业电视台一起合作做这件事。

但央视拒绝了,表示不想和有日本官方背景的电视台合作,只愿意和佐田雅志合作,并且愿意在各方面配合、支持佐田雅志的工作。

于是佐田雅志用自己出歌攒下来的2亿日元积蓄为底,自任导演、主演、脚本、技术指导和策划;从日本找来了专业的摄影摄像团队,后续剪辑工作雇了著名导演市川昆;同时给自己父母佐田雅人和佐田喜代子挂了个名,开始了自己的拍摄之路。

本来,佐田雅志计划的预算是8亿日元,算上回日本上映的收益以及央视给的分成收益可以勉强收回成本。

然而他觉得长江太美了,越拍越上头,什么都用最顶级的。从南京中山陵拍到武汉大学,从长江下游的上海拍一直拍到三峡,还去拍了景德镇的陶瓷、长江上的游轮、刘备托孤的白帝城、孙权与刘备饮酒的甘露寺….

当然还有绝美的黄山。

电影用了大量航拍镜头、最顶级的电影胶片、去了无数个地方,作为导演和主演的佐田雅志,为了拍摄经常每天只睡3个小时。

最后居然拍了整整113万英尺的胶片,才把纪录片拍完。

再加上他自己并不擅长管理拍摄,以及一些场外因素,拍摄花费越来越多,直到拍完,竟然花了30多亿日元,而佐田雅志也就此欠下28亿日元的债务。(算上利息有35亿日元)。

这债务对佐田雅志来说当然是噩梦,后来有一次他上日本的综艺节目,别人让他选是伴侣出轨还是自己欠钱,他表示要选伴侣出轨,因为“欠钱的日子实在太不好过了”。

但这部纪录片,却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中国留下了极其珍贵的影像资料。

以下是纪录片《长江》的一些剧照。(动图部分用了SIR电影的推送。)

有自然风光:

有《三国演义》里的名地:

有那时候中国城市的样子:

当然,更多的还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

同时,电影还用了不少笔墨,讲述日本侵华战争给中国人带来的巨大伤害。

比如在南京中华门,他说道:

日本人在这屠杀平民,无数人在这失去生命。

(无论你接不接受)但这就是真相。


在宜昌,他说:

“我们国家(日本)当年到这里来是做啥呢?”

“又留下了什么呢?”


然后他采访了很多经历过日本侵华战争的老人,老人在镜头前控诉了日本军队当时犯下的罪行。


佐田雅志还给纪录片创作了主题曲,叫《生生流传》。配合着中国人民生活、娱乐、劳动的场景,他唱道:

这部片子质量即使放在全世界范围内都算高的,也在豆瓣拿下9.6分的高分。

纪录片在日本上映后也收获了5亿日元的票房,在纪录片里已经算很高的了。

佐田雅志拍摄的不少影像资料,也被用在了后来的央视纪录片《话说长江》里。《话说长江》在中国一度创下40%的神话收视率,至今都是收视率最高的纪录片,几乎没有之一。我们都会唱的《长江之歌》就是该纪录片的主题曲又填词的作品。

但是这些钱对于他为了拍片举的28亿日元债来说都是杯水车薪,此后他不得不花30年时间去还债。
为了让演唱会多点人来看,他采取了一种叫“综艺式演唱会”的方式,在他的演唱会上不但能听到歌曲,他还会像搞笑艺人一样说相声(落语)甚至表演小品(短剧)….
最后终于在2010年还清了债务。


03
看到这,一些人估计要脱口而出,这位日本歌手真的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啊。
还有一些人估计会奇怪,为啥明知道会亏钱,他还要借这么多钱去拍《长江》呢,讲道理在最开始发现成本不可控的时候就放弃,他人生这三十年应该不会过得这么狼狈。
纪录片中,他的说法是:
我爷爷青春时代是在中国生活的,所以我很爱中国。
但光是“在中国生活”,很难概括他爷爷的事情。
更确切的说,他爷爷佐田繁治是日本派去清朝的谍报人员,是个间谍。
苏联成立后,佐田繁治又去了苏联远东地区做间谍。在海参崴,他在一次逃脱抓捕的过程中走投无路,逃到了当地日本街的餐厅松鹤楼里。
后来松鹤楼的女老板成为了佐田繁治的妻子,也就是佐田雅志的祖母。

不止于此,佐田雅志的父亲佐田雅人更是侵华日军的一员。


佐田雅人因为小时候在满洲里生活,中文流利,所以20岁的时候被征召入伍,成为侵华日军第12旅团的一名情报官,任务是伪装成平民,为日军提供情报。(可真是间谍世家啊。)


在江苏盐城的新四军纪念馆里,还有一辆缴获自日军的自行车。


没错,这辆自行车,就是1943年新四军女战士李春华从佐田雅人手上缴获的。


和很多侵华战争后的低级士官一样,佐田雅人在战后并没有经受审判,而是回日本复员从事木材生意。


生意一开始做得不错,所以佐田雅志在五岁之前,都住在拥有十个房间的豪宅里。然而1957年谏早地区发了超级大水灾,他们家的木材全部都被水冲走了,损失惨重,佐田雅人作为企业经营者,欠了一屁股债。


一直到佐田雅志的音乐大火后,才帮自己父亲还清了欠债。


后来全改节目组采访佐田雅志的老同学,老同学说那会儿他们家太穷了,别人中午吃饭都带便当,就他带一个筷子来,从别人的便当盒里捡剩菜吃:



他本人则感慨:

没钱啊,你们的便当救了我的命啊。



在佐田雅志的少年时代,他翻阅到祖父寄给祖母的信件,里面描述了四川和长江的美景,还有“整个四川的日本人只有我一个”之类的字样。同时佐田雅人也经常讲在中国的事情,还表示自己很愧疚。


这都给少年时代的佐田雅志留下深刻印象,也是日后宁可举债也要拍出《长江》的契机。


后来佐田雅志在拍摄长江时,让自己的父亲挂名做了“总策划”,也得益于这个身份,让佐田雅人这个未受审判的战犯,可以回到中国,看看自己曾经侵害的地方。


佐田雅人在参观纪念抗日战争的博物馆


而在央视拍的大型纪录片《新四军》中,已经八十多岁的佐田雅人出镜接受了采访,讲述了自己被缴获自行车的历史:


“新四军特别英勇善战,尤其是擅长游击战术。那时我才二十出头,是被迫参军入伍的,临行前遗书都写好了,抱定必死的决心,心是这样想的,但求生是人的本能。当看到中国士兵端着枪冲过来的一刹那,下意识地丢下车,钻入了庄稼地,便逃之夭夭!”


2010年的时候,佐田雅志终于还清了欠的债务,而佐田雅人也在同年去世。
去世后,佐田雅志专门说了这么一句话:
父亲一直到去世,都从未对自己说过任何慰劳、感谢之类的言语。

可能他也觉得自己一生都在替自己的父亲还债吧。


04

今天是9月18日,一个我们应该永远铭记的日子。

我把这个故事发在微博。

有人说这种日中友好的故事,我特意要挑今天说,是别有用心。

有人说我特意要挑这天说这事,我不配做南京人。

实话说,这事我是昨天发的。


发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么多,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欠钱歌手还清债务终于可以改造无人岛的故事。


但在了解到这背后的种种故事后,我觉得这件事就应该今天发。


你说这是日中友好的故事吗?


我更觉得这更像是一个战犯的儿子试图赎罪的故事。


一些网友会说:

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还有人抱着当年对日本人的仇恨,你看欧洲过去互相打打杀杀了那么多年,二战时候德国侵略了多少国家,杀了多少人。现在不也放下仇恨,结成欧盟了?

但你也要问问,日本人真的正视那段历史,真的觉得自己做错了吗?

反正日本内部做过多次调查,大多数人都觉得那是父辈的责任,和自己无关。

不说佐田雅志做的事情,如果能有一半的日本人,能有他这样的觉悟,我想中日平民之间的关系也不至于这么差吧。

-END-
欢迎关注
【推荐阅读】
娱乐圈确实是个高危行业

贵州“村BA”,牛过超级碗
让你抓狂的“羊了个羊”,可能根本通不了关
回复晚安
可以看到一篇“性瘾者”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