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看电影,国产AR眼镜的第一个「战场」

看电影,国产AR眼镜的第一个「战场」

科技


没有惊艳世界的 AR 交互,现阶段大家落地「看电影」。


作者 | 陈晨
编辑 | 郑玄

「用这个躺床上看电影还挺好的。」不久前的电子信息博览会上,一个智能眼镜展台的观众体验完展出的新品,向极客公园评价了自己的感受。

像墨镜一样的 AR 智能眼镜 | 雷鸟科技

2022 年可以说是消费级AR眼镜的元年,国内一批 AR 企业开始试水消费级市场。过去两个月里,AR 创业公司 Rokid 和 Nreal 相继发布新一代消费级 AR 眼镜,TCL 旗下的雷鸟科技也加入这一赛道,推出首款智能眼镜雷鸟 AIR。

ToB 市场摸爬滚打了好几年,被寄予「下一代智能硬件」厚望的 AR 眼镜,似乎在近期迎来了一个翻身的机会。然而有意思的是,这批 AR 智能眼镜主打的场景并不是「增强现实」,厂商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一个更接地气的方向——看电影。

实际上,智能头戴影院并不是一个全新的产物。早在十几年前,索尼的 HMZ 就是一些发烧友手中的观影神器。2015 年国内 VR 行业爆发,带动头显产业上下游快速发展,供应链的进化催生出一批观影头显初创企业,其中一些企业还拿下过亿元的融资。

2017 年以后国内 VR 行业趋冷,头戴影院的热度也有所下降。而随着一批 AR 眼镜玩家的入场,加上几个关键技术迭代升级,这个产业又迎来新的机遇。

01

头戴影院的起源

讲述头戴显示器的故事,要从索尼说起。

2009 年,为了解决无反相机电子取景器问题,索尼推出 OLED 微显示器,到了 11 年底,推出了一款基于 OLED 微显示器的头戴显示器 HMZ-T1。

索尼的第一代产品采用的是两块 0.7 英寸 720p OLED 屏幕,呈现出的画面细腻、色彩浓郁,也没有液晶电视的拖影,很好地体现出了 OLED 的优势和风格。

之后的两年,HMZ 两次迭代。T2 取消内置耳机的设计,减轻了设备的重量,T3 实现了无线信号传输,允许用户不受缆线束缚进行小范围移动。在 HMZ-T1 之前,被称作视频眼镜的头戴式设备,主要用于武装「数字士兵」,索尼的创新将它推向了民用。

索尼 HMZ-T3W | 来源:Pocket-lint

现在在网络上搜「适合观影的头戴设备」,仍然可以看到 HMZ 出现在一些网友列出的名单中。无论是用于观影还是打游戏,索尼的 HMZ 系列都曾经代表了最先进的水平,甚至指引了现在的技术方向,但那些介绍的下一句往往是,「可惜已经停产了」。

2015 年 VR 蹿红,Oculus Rift 为游戏打造的 VR 头显已经开始走向市场,索尼跟着停止了 HMZ 系列的生产,宣布 Morpheus 计划开发自己的 VR 设备。

至于索尼为什么放弃 HMZ 系列,市面上也有不少猜测,最显而易见的是,近 8000 元的产品没能打动消费者。

但索尼的放弃,并没有宣告头戴私人影院的暂停,在 HMZ 系列停产的 2015 年,国内几家头戴显示初创公司成立,同样定位私人影院,其中包括酷酷科技、嗨镜、近眼显示和纳德光学。

「索尼没做,并不意味着不能做。」纳德光学创始人兼 CEO 彭华军对极客公园说,索尼推出头显一是时间不对,二是产品定位有问题。

据他介绍,当时互联网视频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索尼早期在推产品时打的一个场景,就是连接索尼手机的内容,但 2011 年之后,索尼手机的市场份额逐渐下滑。另一个场景是与 Playstation 的结合玩游戏,PlayStation 也要求走硬件补贴生态的模式,但显然,1000 美金的价格过高,不符合 Playstation 策略,卖不出货。

索尼没能在商业上完成闭环,但却给后来的接棒者留下了宝贵的技术财富。

HMZ 系列产品的清晰度最终暂停在 720P,其实在 2014 年,索尼的 1080p OLED 微显示器已经可以量产。嗨镜、纳德光学的 GOOVIS、NED、QMER 这些国产品牌用的都是索尼的 1080p OLED。专注于柔性显示屏的柔宇科技,也推出了基于索尼微显的 Royole Moon。

7 年过去了,因为各种原因,这一批头戴影院的创业公司大都留在了历史的尘埃里。作为为数不多的幸存者,回顾走过的路,彭华军仍然坚定地说,「从现在来看,至少说明当时的方向并没有选错。」

02

观影头显是不

是一个真需求?

2016 年 9 月,深圳,纳德光学发布了 GOOVIS G1。彭华军背后的 PPT 展示上,写着「科技男的情怀:用技术创造对社会有价值的产品」。这是他的第三次创业,他说,「我们想做的,是不复杂的东西。」

从学术背景上看,彭华军是个不折不扣的专家。2005 年,他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显示技术研究中心,在读期间就从事硅基液晶期间、显示光学等研发工作,此后十年,他也一直活跃在信息显示的前沿阵地,申请了近 50 项发明专利。

有着过硬专业积累的他,在 2015 年 VR 正盛的时候,选择了高清显示。他向极客公园介绍了光学领域的「不可能三角」:小体积、大视场角、高清晰高像质,较长时间内难以同时实现。

「很多 VR 公司为了沉浸感,牺牲清晰度和体积」,彭华军说,「但如果清晰的问题不解决,用户新鲜劲儿过去后就不愿意用了。」

认清事物的本质,不违背物理规律,是过去的学术和研究经历教给他的第一性原理。在创业之初,他们选择了专攻清晰度和佩戴及视觉舒适度。


GOOVIS观影 | 来源:GOOVIS

大概一个月前,Rokid Air 创造了全球消费类 AR 眼镜首个 3 万台记录,据彭华军介绍,GOOVIS 的累计销售量,已经超过了 3 万台:第一年(2017 年)大几千,现在一年一万多。

从销售量上看,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值得资本注意的生意。私密观影的天花板到底有多高?这个问题他在很多场合里都被问到过。

彭华军说,「大家在谈到所谓的量的时候,其实是有落差的。」「投资人都希望这个东西是改变世界的,它会变成是一个爆款级的东西,甚至几百万成千上万的,但是第一个阶段到 10 万,就意味着你的营收可以过亿甚至几亿,就已经比较成功了。」

他坚定地相信,头戴显示器未来很可能走进每家每户,即使不全是 GOOVIS。

在现阶段,GOOVIS 的用户群体 80% 以上是男性,其中 30 岁以上居多。2021 年年初,GOOVIS Lite 上市,使用的是安徽视涯的微显示器。随着产品价格的降低,用户群体也在年龄上加速下沉。

据他们统计,GOOVIS 的日活将近 10 个点,用户每周用设备看电影的频率大概是 1~2 次,也有用户每天都会使用。

「哪怕你刚开始只卖了 1 万,这背后可能代表 1 亿人有这样的需求,这个市场是很大的。」

公示信息显示,纳德光学的融资,停留在 2017 年 1000 万元的 Pre-A。

彭华军向我们介绍了公司的尴尬时刻。在他看来,高清显示和 VR、AR 的产品还没有完全解绑,「市场还没有教育到那种程度」。

「15、16 年 VR 投融资热,那个时候大家认为的 VR 是 Oculus、HTC、暴风魔镜那样的,我们做的是高清显示,也不想把自己定义成 VR。」

「到 17 年我们的产品正落地的时候,全球的资本风向又变了,很多投资人说现在 VR 都一地鸡毛了,你有啥呢?」

META 一直坚持做 VR、AR 这件事情,还是回拢了一些人的信心,到 2020、2021 年,资本市场重新活络。纳德光学也在 2021 年拿到了数千万元的融资,只是他们没有选择公开。

彭华军向极客公园解释了投资人的逻辑:在找标的时,发现我们是从第一波 VR 衰败挺过来的,现在有产品也有销售量。

他也解释说,现在高清显示跟 VR、AR 的界限越来越清晰了。他们发现一些终端用户会自发科普,解释说 GOOVIS 不是 VR,是用来看电影的。在跟投资人接触时,他们「一不谈 VR,二不谈元宇宙」,认可的就往下沟通。

「经历过 VR 的几次起伏,投资人对于什么东西可以走下去,他们也会有自己的判断。」

03

当技术遇到商业

新一波的智能眼镜,在销售上的表现称不上爆款,但就像新的玩家开始涌进这个赛道所体现出的那样,至少在中国,消费级 AR 眼镜有可以做的契机了。

跟 Nreal 一样,雷鸟 Air 也采用了索尼 OLED 和 Birdbath 光学方案,Rokid 用的,也是相似的索尼 OLED+自由曲面。

彭华军分析,「产业链上有一些 Birdbath(BB)方案光学模组的供应商,大家做这个相对来说没有那么难,所以现在做基于 BB 方案 AR 眼镜的人就比较多。」

BB 方案通过精巧的光路设计,能够将眼镜顶部的屏幕画面,以 45 度的方向投到前方镜片,再反射到人眼。这个方案结构简单、体积小,还能很大程度上改善画面边缘畸变,提高清晰度。

BB 方案对于专业偏振光学设计的工程师来说算不上太难,但卡在了光线亮度上。因为需要通过偏振片、凸透镜、¼波片等多层玻片,BB 方案只有 14% 的透光率,这就意味着光源的亮度需要非常高。

几种光学方案,其中第四种为 Birdbath 方案 | 来源:SID 学术期刊

推动变革的还是索尼。现在几家公司使用的索尼 Micro OLED,亮度能达到 3000nit。而为了将亮度从 500 提升到 3000,索尼花了 6 年的时间。为了适应 AR 眼镜,索尼也优化了 Micro OLED 的结构,通过加入了微透镜技术,提高屏幕亮度。

索尼再一次跟中国的公司相遇,当技术遇上商业,双方共同谋划一个闭环。

AR 厂商落地巨幕,会对你们产生冲击吗?对于这个问题,彭华军给了否定的回答——「所谓的冲击应该是有增强,因为 AR 眼镜都在打巨幕观影,更多人开始知道原来有眼镜是可以观影的,反而省得我们做市场教育了。」

他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提到,高清头显和现在的 AR、VR 定位和场景不同,可以平行发展。雷鸟也介绍说,现在他们医生、工程师这类的用户群体也很多,这些用户用 AR 眼镜办公和处理文件。车上娱乐也会是 AR 眼镜的重要场景,最近雷鸟还和理想达成合作,成为理想 L9 的官方配件。

国内需求的爆发,也正在反向推动上游产业链的发展。

过去头戴显示器在供应链高度依赖索尼的 Micro OLED,而随着更多 AR 厂商入局,需求的增加刺激了国内相关产业链加速发展。

「像国内的视涯、京东方,前两天我还看到合肥、昆山好多地方要建上游硅基OLED产业链。」GOOVIS 今年 10 月即将发布的 G3,就用了国产的硅基 OLED,彭华军说,「对我们来说,这是好事。」

本文为极客公园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极客君微信 geekparkGO

极客一问

你如何看待观影头显?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