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心理医生的诊断能全信吗?

心理医生的诊断能全信吗?

博客

 

前两天提到朋友患高功能自闭症的儿子,得到了博友们的热心关切,提了不少实用的建议,我会向朋友转告大家的建议和关心

 

博友百万庄大侠的留言令我忍俊不禁。大侠说了两个小故事

 

故事一 

“十多年前有位大陆移民的小孩子,不爱说话,总像是在思考国家大事,医生说这孩子有自闭症,结果送回大陆的爷爷奶奶家,到快上学的时候回来了,这时活脱脱的一个梁山好汉,用山东话骂人的时候乐死我啦!” 

 
故事二 
n年前我因病住院,有一次为一件事情发脾气,后来护士在给我送的药中加上了治疗抑郁症的药(我不知道),后来得知后简直是气死我啦。所以说:医生说的话不能不信,但也不能全信。” 

 

 

记得我刚开博不久,跟大家分享过我家那位退休后被确诊为“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 (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见我的旧文《退休后被确诊ADHD)。一个工作中每天要跟许多细节打交道的人,因为不知自己患有ADHD障碍,居然用纸和笔在职场对付了几十年,还被同行夸为“精益求精”。得知他的诊断后,我暗自庆幸他是在医学“落后”的时代长大成人的,否则被带上了ADHD的帽子,自己多少会有点心理负担。

 

这让我想起几件往事。二三十年前,我们刚买了房子,为了减轻还房贷的压力,我兼职做了英汉口译员,除了普通话,也做上海话。有一天,接到从纽约州监狱来的电话,一位心理医生正在跟一名囚犯谈话,让我翻译。

 

囚犯是位上海老太,在纽约开了一家小超市,超市接受“粮食券”,为穷人提供食品。可这位大概是急于赚钱,违法让顾客用粮食券换烟酒。从她的叙述中得知不是初犯,以前已遭到过警告,由于屡教不改,最终被关进了监狱。

 

心理医生之所以要为老太做心理疏解,是因为她经常哭泣。心理医生怕她自残,也怕她自杀,给她贴上有“自杀倾向”的标签,让监狱严加监视。我直译了心理医生的问题,“你会伤害自己吗?”“你有没有自杀的念头?” 

 

回答可想而知,老太说,“我又没有神经病,干嘛要自杀?” 

 

一开始我也是直译,心理医生更紧张了,越是有神经病的,越不承认自己有神经病。我连忙解释,这只是加强语气的一种说法,跟真的“神经病”、精神病”、发疯”毫不相干。医生对我的解释半信半疑,又问老太,“既然你没有心理问题,为什么每天哭个不停?” 

 

老太这下不高兴了,“我关在里边,还天天笑啊?我又不是那些老吃老做的罪犯,去监狱像是去娘舅家。我想想很后悔,而且我女儿一直怪我,心里难过啊。”这会儿我明白不能把“娘舅家”直译出来,意译一下就行了。因为老太太的眼泪,她最终仍被诊断有抑郁症,医生让她服药,服药后能减少焦虑。 

 

这个故事当年被我当作小插曲写进一篇小说,发表在《当代》杂志上。那段时候因为热衷于写小说,对做口译也相当起劲,那是让我接触不同社会层面、不同生活的窗口。写小说的三分钟热情过去之后,口译也不高兴做了。 

 

另外的两件事是在职场遇到的。曾有名男同事,猛一看挺正常的,可这位大概是真的有ADHD,交给他的事几乎都不能完成,做一个小小的项目,他需要问无数次问题,而且问的问题是一样的,昨天问过了,今天又问。怕他记不住,帮他写下来,他仍旧问同样的问题。如此这般,搞得同事都很烦他。有一天开会,他突然大发脾气,指着同事破口大骂,意思是同事小看了他。 

 

这位被领导警告,需要接受“情绪管理” (Anger management) 的治疗,以观后效。可惜他不久又大发脾气,这次对不起,他被解雇了,因为不适合团队工作 

 

另一名女同事,也是华裔,长得漂漂亮亮,白白净净,穿着时尚,可是只要跟她谈上一阵,就会发现她有点儿“偏执”,(上海人说的“一根筋”)。因为不是我部门的,见面往往打个招呼而已。不久得知,她被警察押出了办公楼 

 

起因非常简单,她觉得领导不公平,把美差都给了另一名同事,几次三番找领导抱怨。领导解释了多次,她却认为这更证明领导对她个人有反感有偏见。一天她又去找领导,最后失控,大叫起来,要给领导好看。这下算是威胁到领导的人身安全了,于是被押出办公楼,让她停职接受心理辅导。 

 

心理医生的诊断是她得了“强迫症”(compulsive disorder),加上又处在“打击恐怖主义”的高潮期,草木皆兵。她带有恐怖主义倾向的言论也让她处于极为不利的局势,她的合同期一到就被解雇了 

 

医学的发达,确实让各种病症有了更精确更完整的分析和解释,这能帮助到治疗。但是,我觉得这些标签最好只留给医生去用。对普通人来说,用标签去解释一个人的言行,实际上是把人类想得太简单了。缺乏医学知识的普通人听到一个标签,首先想到的不是这个人“能”做什么而是这个人“不能”做什么。就像我,听到一个人有ADHD,就会推测这个人阅读有困难,记忆不准确,可是实际上,我家那位看的书远比我多,记忆也比我好。倘若我去看医生,说不定是比他更严重的ADHD呢。

 

因为标签令我更容易戴上有色眼镜去判断别人,我要谢谢大侠的提醒,“医生说的话不能不信,但也不能全信。”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海风随意吹
相关阅读
掌故之掌故,烟台苹果出租房的故事:好人难当急性右心衰竭的诊断评估和急诊管理大家都给他提提建议吧, 看看咋样才对中国的将来更好在美国 149.男主人几件事氨基葡萄糖可保护关节软骨,治疗骨性关节炎,你敢信吗?孤独症男孩遇到哈士奇,从手足无措到“再摸亿下”…它才是最好的心理医生看各种乱象,乱说几句高端的咖啡机值不值得?阶级矛盾中主动发起压迫是权贵看看你的净资产到了哪个级数 ?娄岩一周诗词三首盘点那些和自己孩子有仇的父母《忆 远》诗扇心理医生说:我最小的来访者,只有9岁廉价的“真心”与一贫如洗的“温柔”!……日本到底有没有失去30年,两位教授的说法可信吗?官宣冻结招聘!亚麻员工:劝你早点请心理医生!周末愉快 请客法律权威与价值取向:从美国最高法关于堕胎的裁决说起看着很阳光的孩子被诊断抑郁症,会不会是过度诊断?美国入境档案--郑汉英,郑毓秀和魏道明说三道四(112)“名正言顺”源自“名不正,则言不顺”2022年同性恋大游行奥密克戎:免疫逃逸和免疫印记和重复感染有什么关系?(ZT)剃光头的好处与坏处真心话大冒险说的话,能信吗??《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医生》:生活能治愈的,是愿意自愈的人(深度好文)!出走加州?在那夏花盛开的地方哥大都敢数据造假,各种高校排名你还敢信吗?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