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天堂里的祖辈们-----我的外婆

天堂里的祖辈们-----我的外婆

博客

这是2009年5月在母亲相册上翻拍的外婆80年代中期的照片

外婆姓刘,贵州省织金县人。刘姓家族在织金是大户人家,外婆年青时算得上织金县城的漂亮女性,外婆挑三拣四把年纪拖大了,后经人介绍给外公续弦。

外公与外婆婚后共生了10个孩子,但只有按顺序排行的第五、九、十这三个孩子活了下来,其余的都在未成年时因病夭折了。这三个孩子就是我的母亲、舅舅和姨母。

解放前,王、刘两家在织金县城,是很有名气且人丁兴旺的大家族,直到如今,大半个织金城都是沾亲带故的姑叔侄姨各代亲属。外婆有半辈子是由别人伺候,直到共产党执政后,老人家不仅得自己伺候自己,还要帮着照顾自己的子女的子女了。

外婆除了后期不时抱怨子女们做的饭菜是“调和”外,对一直帮着照看孙辈到从未有过怨言。

外婆本人在共产党执政前,带着她只有几岁的儿子和小女儿抛弃家业搬到安顺,与在安顺逃亡的外公相聚并定居安顺了。共产党夺取政权后,外婆外公在织金的家产被充公,共产党连地主恶霸帽子都不用找人戴了。外婆家在织金的房地产,在共产党执政后被全部没收,有的被用做织金县邮电局,有的被用做织金县第三小学,有的被分给穷人了。

其实,外婆家一位堂兄曾经是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可是他直到80年代末期才被共产党承认。记得外婆家的堂兄被共产党承认后,舅舅曾经想以地下党家属身份,向政府要回外婆家的部分房产,后因申办程序实在太复杂冗长而放弃了......

外公去世后外婆继续跟她的小女儿一家住在安顺,直到舅舅结婚成家后,外婆才搬到昆明去与她的儿子一家住在一起。

外婆在姨妈家,不时会把他们一家弄得有些鸡犬不宁的。在姨妈家,外婆很自由,因为她太熟悉安顺了,可以自己随心所欲地外出随便买东西吃。而且认识她的人不少。有一次外婆在安顺吃“过街调”(她老人家的用词都很有个性色彩 ),感染了大肠杆菌,腹泻到脱水。好在她“从来就吃你外公配的药,所以身体很好”(这是她自己的话),住了几天院后安然无恙地回家了。那时已经70多岁的外婆,能如此快地康复真的很令人吃惊哦!不过,外婆住这几天院,把姨妈一家吓得够呛......

外婆在姨妈家或舅舅家不高兴时,就自己从这家跑到那家。她会自己到车站乘火车或长途客车往返于安顺和昆明之间,常常把姨妈和舅舅弄得哭笑不得。

1968年5月,在母亲反复恳请和舅舅的劝说下,外婆终于同意到贵州省兴义地区普安县,跟我们住了两个月。

普安是贵州省远离省会靠近云南的边远小县城,是外婆这辈子住过的最小的城市。妈妈把外婆接到我们家时,我们住在普安中学楼上、楼下相距几十米的简陋的教工宿舍里。外出到县城唯一的一条大街,要走3、4百米。外婆在我家那段时间,天气不好,常常下雨。那时的普安县城,只要一下雨,出门的路就泥泞不堪且很滑,所以妈妈常常不能带外婆外出,她不熟悉路也就不敢自己外出。出不去,不能买东西吃,当然只能吃家里做的饭。这对常常会自己到街上找人聊天儿、买东西吃(舅舅每个月会定时给他汇钱,她攒下来的钱不少,足够老人家随心所欲地外出消费)的外婆,产生“刻骨铭心”的“坐牢”感,似乎是理所当然的。14岁的我清楚地记得外婆在家呆不住,她总是不听母亲劝阻,喜欢自己外出闲逛。

记得母亲告诉刚到普安的外婆:

“你刚在这儿,不要自己出去走,如果你走不回来,叫我们到哪儿找你。”

外婆的回答是:

“你家普安巴掌大个地方,我怎么会走不回来!安顺,昆明比你家普安大那么多我都走得回,这里走不回才鬼了!”

外婆其实没能理解母亲坚决不允许她雨天外出的原因,那时从中学到街上和场坝的路是泥路,一下雨就成了很滑的泥沼,母亲担心的是外婆那双三寸金莲,会让她在烂泥地上摔倒而回不来。

其实外婆对母亲的禁令根本就不以为然,但下雨天她还是没外出。下雨天外婆会踱着小脚在家里一边来回走动一边抱怨“鬼了!到你家普安来坐牢了!”

外婆在普安的日子里,曾教我怎样做鞋垫,告诉我她住在安顺时是多么地自由自在   多么地好过,我真想让外婆在我家也有快乐的感觉。

有一天,天气不错,我陪外婆上街,看着她跟每一个认识或不认识的人打招呼说话,显得很开心,于是我决定提请外婆注意在我家也有快乐:

“婆婆,你看,有这么多人跟你说话,来我家多好。”

没想到外婆竟一脸严肃地对我说:

“住在你家就就像坐牢,吃的像猪食。”

外婆的话让我想到的是:母亲真不该接外婆来我们家。因为姨妈家在安顺市,比普安县肯定好很多,我们不该接她来;外婆在姨妈家时说他们吃的是“调和”,现在说我们家吃的是“猪食”,让外婆留在安顺吃调和肯定比到普安吃猪食好很多。

此后,我没敢再与外婆说到普安有什么好了。

印象中的外婆很难伺候,在我们家时,看她踱着小脚一拐一拐地在没有自来水的厨房淘米做饭,让我觉得于她太艰难,常常会不假思索地从她手里抢过活来,告诉她让我来,不让她干。为此被她骂了好多年:

“你这个鬼啊,在你家,就你不要我做饭。”

不过,外婆后来的骂终于带着笑容了。

印象中的外婆,笑起来很甜很可爱......

1973年5月的一天,妈妈接到昆明发来的电报:

“母亲病危,速来昆。”

于是我们全家总动员,爸爸妈妈迅速决定:我和妈妈先到昆明,如果外婆不行了就电报告诉他,他带小弟弟后到,我和妈妈于次日晚匆匆赶到了昆明。

到舅舅家时,发现姨妈一家已经到了!舅舅舅妈见到我们,已经不再吃惊,因为姨妈他们已经告诉了原委。可外婆为此开心不已!她问妈妈:

“老朱怎么没来?“

“他要上课,我先来看情况,你是好的,他就不来了”妈妈回答。

舅舅哭笑不得地问外婆:

“你知不知道‘放羊的孩子’的故事?”

“我晓得的嘛。我想看他们了,所以请人帮我发了电报”

外婆嘴都合不拢地笑着说。

舅舅他们决定大家既来之则安之,带着他的姐妹和孩子们在昆明游玩了几天,外婆和她的子女孙辈们有了非常愉快的、人到得最齐的一次相聚,遗憾没人想到应该与外婆合影......

1973年5月外婆请人发电报说自己病危,把她的两个女儿吓得带着孩子直奔昆明,姨妈、姨父,舅舅、舅妈与母亲和我及表弟妹们留下这几张合影还得感谢外婆呢

1975年8月,我到昆明舅舅家住了几天。舅舅告诉我云南省政府机关单位在搞备战备荒大遣送运动。云南省政府有规定:无论老少,都得接受政府按户籍所在地遣送闲散人员。户口簿在安顺的可怜的外婆,成了当然的遣送对象。

我到舅舅家后,舅舅开始每天紧锣密鼓地催促外婆尽快准备,好跟我一起尽早离开昆明。可过去喜欢安顺、昆明换着住的外婆,那时突然变得特别固执起来,表示就是不愿去安顺。舅舅耐心给外婆解释,现在政府催得紧,要她老人家先去安顺回避一段,等风声弱下来就接她回来。可倔傲不驯的外婆就是不听,甚至表示就是要她死也要留在昆明。

为了不被遣送去安顺,已经80高龄的老人,居然在我告诉她自己得离开昆明的前夜,居然勇敢地选择了过量服用安眠药作为反抗。

外婆这一招,把舅舅一家弄得手脚忙乱了好几天。舅舅只好找上级反映实情,从此没再提谈要遣送外婆的事了。

外婆虽然裹小脚,但由于婆家兴旺,外公又是非常有教养的绅士,解放前她的生活是很富有且自在的。解放后由于她的三个孩子都有工作,物质生活上她几乎没有真正体会过紧缺感。那怕饿死几千万人的三年困难时期,外婆也只因营养不良,曾经有过短时的轻度浮肿,因为外公懂中医,知调理滋补,外婆身体一直算是很健康的。

进入70年代后,外婆突然一改以往安顺昆明往返跑的习惯,表示不愿再到安顺跟小女儿住了。大女儿家在小县城,老人家压根儿就不愿去。外婆的两个女儿都提出接她与自己同住一段,她都以老人要住儿子家,养老人是儿子的事为由拒绝了。

1975年云南省政府以备战为名搞遣散,老人以死抗争,终于使自己如愿留在昆明了。从此,老人家一直住在昆明,直到1985年。

外婆90岁以后,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她的右眼皮上长了个瘤子,由于她已经90高龄,医生建议不要手术。贵州织金县城外婆老家的侄子、亲友们想让她在老家养老送终,与舅舅商量好并取得外婆的同意后,1985年舅舅把外婆送回了织金老家,那儿有更多的亲友能陪伴外婆,她没有再想回昆明。舅舅每年会去看外婆至少一次,每个月给他汇几百块钱,直到外婆于1987年7月6日在她的家乡织金去世。

得知外婆去世的消息后,我和舅舅一家到外婆的老家织金参加了她的葬礼。在共产党中国,活到80岁就算长寿了,葬礼都当白喜事来办。外婆享年93,织金老家的乡亲们给她举办了隆重的葬礼,大半个织金县城的人都来参与了。在外婆的葬礼上,看不到人们 有任何悲伤的气息。

在共产党中国,象外婆这样生活在中华民国和共产党中国两个不同中国的妇女,在历经战乱和共产党无休无止的运动折腾后,还能如此长寿,真该感谢上帝了。

奶奶和外婆是同一时代的女性,跟她们同龄的女人都是小脚。我记得奶奶的脚比外婆的大一些,奶奶告诉过我她曾抗拒包小脚,所以没被包太久,她的脚不算最小的。外婆则是更早开始包脚,更晚解放自己的脚的一类。外婆曾告诉过我,她的脚解放前更小,因为外出都坐滑杆。解放后走路多了,脚已被放大了不少。外婆在我家住时,看到外婆洗脚并修理她的的小脚时,那扭曲变形的脚指头总会让我从心里感觉到痛。曾经问过外婆是否感觉痛,她的回答是:刚开始包的时候痛,习惯了就不痛了。

如今,家族里的祖辈们都早已西去,对祖辈们零星残缺的回忆,帮助我看清了国民党中国与共产党中国的诸多不同。现在我才感到遗憾的是:没想到留下外婆穿过的能证实不同世纪真实历史的鞋。奶奶、外婆这样的小脚女人早已绝迹,昔日三寸金莲之“美”已只能在网络图片里搜寻目睹了。

共产党中国的教育一直在告诉人们:古代中国妇女的社会地位很低,清朝结束民国建立后略有好转,因为男人不再留辫子,女人不再裹小脚了。但只有共产党中国成立后,妇女的社会地位才真正得到提高,人民才终于当家做主人了。

可事实是:生活在共产党中国的人,家家都有不堪回首的经历。在共产党中国,不仅妇女没有社会地位,普通人无论男女都没有社会地位,因为什么都是共产党中国政府的,居住在那里的人连生育权,居住地选择权,话语权等最基本的人权都没有,还可能提谈什么地位?!

南宋以来,妇女包小脚已成习俗。人们把妇女的小脚称为“三寸金莲”,女人长一双大脚,在当时被认为是很不美观的。

如今才会清楚地思考此历史现象,才知道如此审美如此摧残妇女的国家只有一个,那就是令人汗颜的所谓的祖国;如此大规模自愿接受配合摧残女人的民族只有一个,那就是令人哀叹的中华民族。这个民族的悲剧,似乎是由其久远的历史文化注定的……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我是秋云
相关阅读
发糕环游五大湖-Soo Locks 水闸咀外文嚼汉字(170)日本盂兰盆的“盆棚”人到中年-我的那些爱好-和家人交朋友论政有风险 猜剧不着慌弄堂里的炸猪排,记忆深处的上海老味道中元节,致天堂里的亲人!(含泪看完)未能击落佩太专机, 中国人其实赢了一次!总加速师把班公湖割给印度了???【周末综艺会1期】《家乡的月亮》跑步看世界-朴茨茅斯上海老弄堂里,挤着我们一家三代人 | 人间 · 故事大爆炸2022“我们的祖先到底是谁?为何智人胜出?”丨2022诺奖深入回答了这些问题。附Svante Pääbo趣闻当我们吃鱼时,是在吃自己的祖先吗?龙卷风健康快递 199和女儿在一起的时光【台海危机】台海军演红蓝态势分析(2)【一路有你】《有生之恋》2021 祝贺2288音乐会精彩落幕马克谈天下(317) 怀念那些在家上班失去的体验“工作就是工作,赚钱就是赚钱!”30年前财富自由的祖师爷,刷新了我的财富认知野夫: 我的外婆读者来信 | 从前的优雅,看看那些优雅的前辈们究竟怎样活中国第一位省长竟来自中亚?还是郑和的祖先?【中亚行】(九·完):塔吉克斯坦的两个丝路古城每个人的外婆都是一部历史在美轮美奂的风河山脉(Wind River)背包露营:几点提醒永远的五五分成,不弃不离高尔夫球场避雷听母亲讲过去的事情(三)面和浇头系列之九 鸡骨酱(视频)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