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在东北,我被老虎尾随两公里”

“在东北,我被老虎尾随两公里”

其他

我们和老虎的关系,似乎是标准的叶公好龙:它在单品上、俗语中频繁出现,却没人真的想遇到它。


——除了在吉林省珲春市的东北虎豹国家公园里,追了16年东北虎的北京师范大学虎豹研究团队冯利民副教授。

老虎会伤人吗?危险、凶猛、孤独……我们对老虎的印象,有哪些是错的?国内到底有几只东北虎?以及,最重要的:为什么要保护东北虎?它和普通人,到底有什么关系?

带着对东北虎和东北虎保护的困惑,我们和研究东北虎的冯教授聊了两个小时。





Part I

东北虎是谁?



 GQLab  冯教授您好。我想先问问:找了16年,您见过几次东北虎?

 冯利民  当面的话,一次都没有。

 GQLab  是您运气不太好吗?

 冯利民  跟运气没关系。目前中国境内仅有的几十只野生东北虎,主要生活在1.4万平方公里的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内。加上野生虎都很警觉,善于隐藏,这就像偌大的北京城里藏着几十人,相互见不到面,不是很正常吗?

其实准确地说,我从没有面对面见过野生东北虎,但它已经在森林中凝视我无数次了。


 GQLab  它见过你?可以展开讲讲吗?

 冯利民  就说最近的一次吧。2022年虎年的1月15日,当我和向导坐着拖拉机从山里出来的时候,行至山沟的沟口,天已经黑下来了,沟口的老乡戴着头灯朝我们大声喊叫,等我们靠近,才听到他说有只大老虎一直跟着我们。我们起初不敢相信,但是回头查看行过的道路,雪地里赫然一串新鲜的巨大虎足迹链,一直从远处延伸到我们停车的位置。我们沿着足迹返回查看,发现这只老虎刚刚以三到五米的距离跟随了我们至少两公里。

 GQLab  你们竟然一点都没察觉?

 冯利民  当然。因为脚上的肉垫很厚,东北虎走起路来是没有声音的。这是它作为顶级捕猎者的技能之一:这样方便潜伏,也可以悄无声息地靠近猎物。

 GQLab  您会后怕吗?

 冯利民  当然,这种情况还是很危险的。

一般情况下,老虎会主动跟人保持距离。但它毕竟是野生猛兽,难以捉摸。在印度,每年也有不少老虎吃人的事情发生。与猛兽保持安全距离非常重要,所以还是建议大家相信俗语,不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毕竟人类研究老虎不过几十年,谁也不敢说自己搞懂了老虎。许多跟“虎”有关的常用俗语,也被证明是不够准确的。


 GQLab  能举个例子吗?

 冯利民  比如“一山不容二虎”。这话其实少了半句,它应该是: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意思是,一个领地上只能有一只相同性别的成年老虎,但是异性成年老虎可以生活在同一片领地。有雌有雄,种群才能繁衍。根据我们的科学研究,一只成年雌性东北虎通常占领几百平方公里的森林,一只雄性东北虎的领地则包括数只雌虎的领地,能达到上千平方公里。

 GQLab  我有两个问题。首先,东北虎是一夫多妻制对吧?

 冯利民  是的。不过雌虎和雄虎大部分时间各自单独生活,雌虎进入发情期后,它们才会温存两三天,完成交配后又再次分开。雄虎的使命是不停在领地内巡逻、保家卫国,防止其他雄虎入侵。而雌虎独自担负妊娠、生娃养娃的重任。夫妻间平时主要靠喷洒的尿液和在地上刨痕,告诉对方自己发没发情。

 GQLab  听着还挺无情的……

 冯利民  在生育这件事上,老虎只关心自己的基因能不能最大化地传下去。这就是老虎的生活方式,咱们不是老虎,不同动物沟通交流的方式是不一样的。


 GQLab  好吧,第二个问题,为什么东北虎需要这么大的领地?

 冯利民  很简单,我们来算笔账。

一只东北虎每天要吃10斤肉,一年就是将近4000斤。40只左右的100公斤的大型食草动物,才能提供这么多肉量。所以,老虎只有在每年都能提供40只猎物的地方,才能长期生存下去。

生态学有一个十分之一法则,如果一个区域里的动物数量每年要新增40只,它的种群基数应当是其十倍,也就是总量至少得有400只。所以,要使得一只老虎长期生存,领地里至少得生活着400只大型的猎物。

这还只是一只成年虎的胃口。它还有家庭,要是雌虎生了三胎,那第一年就相当于又多一张成年老虎的嘴,逐年递增。这样算下来,领地里至少要有一两千只大中型的猎物,才能支撑一个老虎家庭正常繁衍。

 GQLab  而要养活一两千只食草动物,必须要一片上千平方公里的森林?

 冯利民  面积倒不一定,主要是食物链的总量。在水热条件好的热带,几十平方公里内的植物就够养活这么多食草动物;但在温带地区,尤其是经历过强烈人为干扰的森林里,就得数百乃至上千平方公里,才凑得齐这么多资源。

只有生态系统足够健康的森林,才留得住东北虎。所以,保护东北虎的终极目标,就是保护以东北虎为顶端的、整个东北针阔混交林的生态链。





Part II

东北虎保护

需要长期主义



 GQLab  听说东北虎在我们国家可以说是“起死回生”,你觉得其中有哪些重要的节点?

 冯利民  1998年中美俄的学者和林业部门在东北开展了中国首个东北虎野外调查,当时的结论是:中国已经没有定居的东北虎或可支持持续发展的种群了。它们顶多跨过中俄边境,来遛个弯。

2005年,我们北京师范大学虎豹研究团队进入东北林海,开启了长达16年的保护研究。

2010年,我们进入东北开展调查的第五个年头,发现首个雌虎进入中国境内开始定居。

2015年,经过我们十年的长期监测,发现中国境内东北虎数量快速增长到至少27只。随即,我们把研究成果形成报告建议,中央采纳了我们的建议。

2017年,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正式开始。

2021年,中国首批国家公园宣布正式设立。此时,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区域内已经有超过50%的区域有东北虎频繁活动,核心区域的珲春市更是呈现了“众山皆有虎”的历史风貌。

 GQLab  既然你没见过,那这些东北虎,是用什么拍到的?

 冯利民  红外触发相机。它们一般被绑在森林里的树干上,动物经过时会触发它的红外传感器,从而触发镜头,拍下影像。

我们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内已经架设了超过2万台这样的相机,每天,有数万个野生动物视频自动从森林深处实时传输到平台。

 GQLab  听起来非常辛苦。

 冯利民  的确,在过去16年内,尤其是在初期,那时候的野外工作是“交通靠走、通讯靠吼、安全靠狗、防寒靠抖”。我们主要是靠自己的双腿丈量着东北林海的沟沟壑壑。

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进步,我们的工作条件也在不断改善,尤其是研究和保护手段。我们开展了跨学科交叉,成功研发了全球首个大面积覆盖的实时监测系统,过去需要一年时间完成的工作量,而今在几分钟之内就能完成。


 GQLab  我看到您说,“在自然保护领域,无论从哪个角度,人一直是最重要的因素。”为什么这么说?

 冯利民  是的,自然保护,本质上是人的问题,人类能不能按照自然法则行事,能否控制自己的过度的需求和无尽的欲望。

一个稳定的生态系统通常经历了数万乃至数十万年的进化,但是人类能够在短短几年、几十年或百余年就能彻底改变自然界数百万年的进程,这个速度是十分可怕的。走向濒危乃至灭绝边缘的不是只有东北虎,与老虎共同生活的豹、梅花鹿、原麝、林蛙等大量的物种也面临相同的境遇。

比如大家熟知的雪蛤,实际上原材料就是东北森林中常见的林蛙。当林蛙被人过度捕捉,那么将影响到捕食林蛙的小型食肉动物、鸟类、蛇类、乃至啮齿动物,严重时将会引起食物链的营养级联反应,最终可能传递到食物链最顶端的老虎。它们之间环环相扣,通常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GQLab  所以,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如果想保护东北虎,就少吃雪蛤?

 冯利民  对,请大家拒绝野生动物制品。


 GQLab  接下来的问题,可能有点尖锐。生活在森林脚下的居民向来“靠山吃山”,不让他们进山捕猎、砍树,不就断了他们生计吗?

 冯利民  正是因为长期高强度的捕猎、砍伐,自然资源才趋向枯竭。如果这样涸泽而渔的生产生活方式继续下去,不久之后,不仅仅是他们会永远失去必要的生活和生产资料,我们的后代也会永远失去发展的基础。所以,我们必须进行自然保护。

当然,自然保护过程和当地居民的生存发展,不一定是尖锐对立的。良好的自然生态,同时也是最好的本钱。关键看你怎么看待。

比如,将林蛙这些野生动物作为食物,不仅低估了它的真正价值,而且容易破坏环境和导致资源枯竭。如果能发掘它的生态价值、教育价值,未来可能会形成真正可持续性产业。

但是,要让村民们改变观念,光靠我们说,怎么都像画饼,还是得靠外力——比如大家节假日带着孩子来国家公园研学或者体验,这些很多人都能做得到。

国家公园,作为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生态系统最完整的区域,同时也具备全球价值和国家代表性,具有极高的保护价值、美学价值和教育价值。如果我们能够很好地帮助当地村民转型发展自然体验、生态旅游以及科普教育等可持续性产业,老百姓一定能够富起来。





Part III

研究东北虎16年

不累吗?



 GQLab  聊聊您自己吧。您之前是研究亚洲象的,为什么来研究东北虎了?

 冯利民  我个人觉得追老虎比追大象更有挑战性。科研的乐趣,就是在于探索未知、挑战不可能嘛。随着老虎研究的不断深入,现在不仅仅是兴趣或乐趣,更多的是责任和使命。

 GQLab  您每年要在珲春呆多久?

 冯利民  大概半年到10个月不等吧。每年还需要回北京教2个月的课程。

 GQLab  这16年里,您遇到过什么特别危险的事吗?

 冯利民  要说危险的事情是数不胜数,但是有一点,我没有受过严重的伤,能完完整整地在这里和您讲述,这还是让我觉得挺满意的。这主要还是得益于我们谨慎的态度和长期野外工作积累的大量经验。

至于蚊叮虫咬,都算是小麻烦。不夸张地说,夏天上山,手一挥能打死几十只蚊子,下山的时候,经常发现自己多了副“手镯”——干活儿的时候总得露点肉,蚊子叮过之后肉肿得连成一圈,就成了“手镯”。现在,不管隔着多厚的衣服,我都能马上感觉到爬到身上的虫子。

现在的工作也非常多,不是那么轻松,但是好活都不轻松。


 GQLab  那您在珲春的时候,会想念城市生活吗?

 冯利民  你别看我们天天往野外跑,就觉得我们辛苦。你们白领每天上班通勤,不辛苦吗?大家都辛苦,形式不一样而已。

另外,如果你说的城市生活,指的是现代化娱乐,那我更喜欢爬山、听鸟鸣、兽跑,估计这也是很多人向往的生活吧。

 GQLab  好的。我没有其他问题了,祝您研究一切顺利,再见!

 冯利民  再见。





采访中,冯教授反复提到:“我代表的不是个人,而是整个北师大虎豹研究团队,光靠我自己,什么也做不成。”

也许他不但可以代表他所在的团队,也可以代表像他一样的野外科研工作者: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他们为了让人类和自然相处得更和谐一点,日复一日地努力着。

感谢他们。



策划:GQ实验室
策划:兔子
采访、编辑:Simon
插画:Finn
视觉:aube
感谢 Prada 对本次采访的支持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相关阅读
东北,如何保护好黑土地?亚马逊怒砍“无人配送”,欧美“最后一公里”怎么就不行了?与老母亲的视频通话及感想华强北,告别“水货”天堂?“在NGO实习结束后,我拿到联合国副秘书长的推荐信!”天天刻板印象东北,东北到底啥样?【微报告】企业档案管理数字化简析:企业数字化的“最后一公里”丨甲子光年智库神回复:“马桶在嘴里”的画面,我真的很想看!首次探访魔都最热门IB校协和古北,我终于找到了他们“牛剑藤”大满贯的秘密放房了!波士顿大学和东北大学特色高级公寓春季可定!集维多利亚和现代风一体,享受城市中的宁静,波士顿大学,东北大学特色高级公寓木愉:水影小说的范式成为《三体》的编辑前,我在东北林场做了十年工人|垂直入戏突发校园枪击案1人死亡,4人受伤|东北区男子遭枪击身亡|东北区百人少年团零元购打劫超市|费城突发大型火灾,百名消防员与火灾作斗争坚持六年,他想用机器人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大英博物馆, 与港台青年的“晚会”,1986伦敦穷游记(2)“在悉尼送外卖后,我不再执着于去大厂了”人工智能跑向“最后一公里”周迅新剧喊出万千儿媳心声:“在婆婆心里,我是死是活根本不重要!”刹车失控?广东特斯拉“狂奔两公里致2死3伤” 特斯拉官方回应令人后怕...从时速100公里行驶的车上向后发射时速100公里的棒球,球会停止运动吗?航程仅剩150公里, 澳航航班突然故障! 竟决定飞950公里返回起点?!那年暑假,我在农场里度过长周末新山关卡挤爆了!女子被堵路上5小时,步行两公里找厕所湖北,江夏!吸血鬼也被东北话带跑?谁也逃不过东北人的同化!狂奔2公里,最高时速198公里!广东一辆特斯拉连撞多车致2死3伤!最新回应来了嘉人电影月 北丨班宇:东北,定向爆破的建筑物“在新加坡的异乡人们,我想家了,你们呢?”香茅、柠檬草与柠檬香脂老虎基金创始人离世,我们不禁想起他在22年前的那个决定|焦点分析哈利爆打电话被老爸拒接,查尔斯怒回,我不是银行!东北,又全网被点名了“在吗” “在呢”开学第一周,我被老师邀请进家委会!高兴1秒之后,我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特斯拉突然失控,狂奔两公里致2死3伤!最新回应来了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