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左派的反法治伎俩!关于“泄露”出来的“高院堕胎非法化”(上)

左派的反法治伎俩!关于“泄露”出来的“高院堕胎非法化”(上)

其他

左派的反法治伎俩


有读者在后台留言,让我说一下最近这个泄露”出来的“高院堕胎非法化”。
于是写了,写到一半觉得太长了,就切成上下文。

泄密


周一,左派的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政客)发表了一篇报道称,


在2021年12月在听取了【密西西比州禁止堕胎法】的辩论后,联邦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就按照惯例进行了内部投票,投票结束后,指定了多数一方的阿利托大法官(Samuel Alito)撰写法院意见书。


Politico政客网站的报道中,作者声称从一位【熟悉最高法院诉讼程序的内部人士】那里获得了一份阿利托大法官于今年2月撰写的意见书草案的副本,并刊登了这份98页的文件副本的照片。



按这个泄密的报道声称,最高法院的内部投票结果,已经推翻了 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 的裁决。

——而1973年的“罗伊诉韦德案”正是确立了美国战后堕胎自由的里程碑式判决。

根据这份泄密的【多数派意见】初稿,阿利托大法官表示:
“Roe was egregiously wrong from the start. Its reasoning was exceptionally weak, and the decision has had damaging consequences. And far from bringing about a national settlement of the abortion issue, Roe and Casey have enflamed debate and deepened division.”
“罗伊案从一开始就大错特错。它的推理异常薄弱,该判定产生了破坏性的后果。罗伊案和凯西案(1992年)不仅没有促成全国范围内解决堕胎问题,反而激化了争论,加深了分歧。”

这个初稿还说:“我们认为罗和凯西案必须被推翻,现在是听从宪法并将堕胎问题交还给人民选举的民意代表的时候了。”

这个文章立刻引发了全美国的轰动,并迅速成为全美各大新闻头条。


随后,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发表声明,确认一份草案被泄密,但表示这并不是最终结果,同时强烈谴责向媒体泄密的行为,并宣布展开调查。


同样的味道


最高法院出现泄密,这是一个极其罕见,也是极为惊人的事。


然而无独有偶,在历史上也出现过,

同样是左派,同样是有推翻罗伊案的机会,同样是内部投票,同样是泄密。


1992年,计划生育联盟诉凯西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在最高法院的内部投票时,也是以5:4的结果推翻罗伊案,


结果这个情况也是被泄露出去了,在主张堕胎自由的势力的压力下,一向摇摆的安东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大法官放弃了原有的立场,使得最终的裁决被翻转。



-->由最高法院内部的左派爆料

-->左派网站提前泄密,

-->再引来全美国媒体关注,

-->接着民主党左派政客上窜下跳,

-->然后由大量左派民众跑去最高法院闹事示威,给大法官压力,

-->最后以此迫使大法官放弃了原有的立场。


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这一套流程,左派应用地相当纯熟了。


比如,左派长期以来针对阿利托大法官进行施加压力。



不择手段


我一向谴责左派的破坏法治,谴责左派的不择手段,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左派思维,总是最终给人类带来灾难。


提前泄密是一种破坏法治的恶劣行为,目的就是试图用这种非法的手段来干涉法律结果。


——左派总是试图干涉法律进程,试图用各种外部压力来迫使法官或陪审团成员放弃自已的独立思考下的立场,从而达到、并且只达到对左派有利的判决。


也就是试图【挟乌合之众,而行暴民之治】。


就象之前威州的Kyle案中,

左派(媒体与民众)暴露大陪审团成员名单,对大陪审团成员进行人肉,并跟踪大陪审团成员,

试图以此来恐吓大陪审团成员,迫使大陪审团成员改变立场,从而达到对左派有利的判决。



请参看我之前的文章:

美国精神(1):自卫的权利——与孩子一齐讨论小英雄威州Kyle


而现在的最高法院泄密,也是同样的事。


对于堕胎的权利与否,本来可以相互讨论,并在民意的讨论中,一点一点迭代出一个最优的结果。

然而,无论最高法院的判决如何,都不应该被泄密,不应该被外来压力所影响。


——因为美国先贤们所设计的最高法院大法官【终身制】,就是要杜绝外来影响,只遵从大法官自身良知对宪法的解读。


堕胎与宗教


在美国,堕胎被认为是“争议最大、最情绪化的议题”。

堕胎的问题,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医疗行为,这背后还有宗教、伦理与人口政策压力。

在美国,堕胎问题是一个关系到国家兴衰的政治、经济、宗教及伦理道德的问题。


特别是其中的宗教因素,对于我们华人来说很难理解。
因为,几千年的东亚大陆社会下,寻求生存才是至高无上的,
——对于生命、自由的追求,在东亚社会的生存法则中,基本是不存在的。

所以,无论是反对堕胎的一方所追求的生命权(pro-life),还是支持堕胎的一方所追求的选择权(pro-choice),
对于很多华人来说,是无感的。

而许多加入教会的华人可能会更明白这里面的意义,

所以我一向主张,在美国的华人如果有可能请尽量多了解基督教,这能帮助华人更好地理解与融入美国。



当然,圣经从未特别说明堕胎的问题。

所以,无论反对堕胎的一方,还是支持堕胎的一方,他们其实都可以在圣经里找到相对应的主张

——虽然都只是非常含糊的,甚至是各说各话的解读。


但是随着左派的继续向左,不断地解构并否定基督教,
结果就是只剩下反对堕胎的一方继续高举圣经的大旗,
而支持堕胎的一方则变成高举世俗的女权主义大旗。


所以,有些人以为好象只有反对堕胎的一方是用圣经来解读的,其实这是不对的,早年的双方都是建立在对圣经的解读上的,只不过后来左派放弃了圣经。


堕胎与法律


宪法里是没有保护堕胎权这条款的,罗诉韦德引用的是隐私权。

严格来说,法律是为了秩序而存在的,不是为了个别人而存在的。
法律需要兼顾到各方面的利益,比如在这个堕胎的问题上,就要兼顾到社会、怀孕妇女及未出生婴儿三者的权利。

而且,特别是在海洋法系(英美法系)下,惯例法下的判决很容易被扩展,所以更要慎之又慎。

就象1973年的判决,虽然大法官设定了【三段论】
——“三阶段标准”:
妊娠第一期(First trimester),头3个月,妇女有决定的自主权。
妊娠第二期(Second trimester)中3个月,为了妇女的健康,各州可以限制堕胎,但不能禁止堕胎。
妊娠第三期(Third trimester),后3个月,除非母体有生命危险,为了保护胎儿,各州可以立法限制或禁止堕胎。

但是这种判决仍然迅速引发了美国的堕胎大潮。

而伴随着堕胎合法化引发的高堕胎率中,特别是无限制堕胎在青少年中泛滥:
18-24岁的青少年堕胎率在堕胎总人数中所占比例高达40%!


在这种情况下,出于对家庭社会的伦理道德的极大担忧,出于对下一代(青少年)的极大担忧,
反对堕胎的民众中,女性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这一点上,我见到有些华语的自媒体把【反堕胎】污名化为《美国白男痴迷掌控女人的子宫百年》,
这种言论完全是对美国的历史完全无知,对美国民意的完全无知,再叠加上极其深厚的种族主义臆想,而且还伴有着强烈的【物化女性】的腐臭。

这种文章对于华人去理解美国的堕胎问题的争论,是完全有害无益的。


堕胎与政党


随着左派的日益左化,抛弃圣经,抛弃常识,这也导致支持与反对堕胎的民众在政治诉求上的日益分化。

由于反对堕胎的一方在投票上高度倾向共和党,而支持堕胎的一方则高度倾向民主党,这个堕胎问题也就演变成了现在的两党政治。


在Politico网站的这个文章之后,从伪总统败等到老掉牙的佩大妈,还有今年将面临参议员重选的舒默,都马上地、赶紧地、接二连三地跳出来。


伪总统败等在一份声明中说:
“如果法院真的推翻了罗伊案,保护女性(堕胎)选择权的责任将落在我们各级政府民选官员身上。
今年11月(中期选举)选民可以投出选票,选择那些支持(堕胎)选择权的官员。这样在联邦层面,我们有更多支持选择权的参议员和支持选择权的众议院多数,我将努力使其通过并签署成为法律。"

伪总统败等的这个声明,再次暴露了这起【泄密】的目的,就是为了2022年的中期选举。

谁是泄密的得利者


我个人对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是不信任的,
在川普总统时期,Politico所“爆料”的内容,常常是偏见甚至是谣言,并且对共和党,特别是对川普极不友好。

这次“泄露”出来的“高院堕胎非法化”的消息,
一方面是试图用泄密来影响最高法院的判决,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激起民主党选民投票。

——因为伪总统败等做得实在是太烂了,民主党左派治下,物价飞涨,就业停滞,社会安全不佳,民主党自已也对2022年的中期选举感到不安。

所以,需要制造一个爆炸性的话题,来制造焦点,来转移焦点。
——让民众把注意力从伪总统败等的惨不能暏的“政绩”,从一路狂奔的物价中转移焦点。

同时,利用这个“堕胎权”来催票,
使那些对民主党左派感到失望的非progressive的民众们,也觉得有必要群情激奋,进而刺激他们出来投票,并因此影响/挽救中期选举。

要知道,最高法院的草案都能被【泄密】,这个能量可不是阿猫阿狗能做到的,这背后是一个庞大的组织在行动。
——想一想2020年民主党是如何做的,一开始对疫情的放纵,还有对邮寄投票的安排,等等,并且最终窃取了2020大选。

对于民主党左派来说,它们的如意算盘是这样打的:

先通过【泄密】来动员起左派民众,然后通过左派民众对最高法院施加压力,最后迫使大法官改变立场,从而再次成功地阻止推翻罗伊案。

对于这种左派所最理想的结果来说,
一方面最高法院最终并未推翻罗伊案,左派没有任何损失,
不但没有任何损失,
左派们还有因此进行一波中期选举前总动员
同时还成功地继续固化共和党在中间及偏左的民众心中的【邪恶】形象。

所以,从泄密的利益来看,对民主党是得利的。


同样的,请所有的保守民众/右派们,不要掉以轻心,不要认为推翻罗伊案已经木已成舟。

要时时警觉,并时时温和,

最大程度地向中间及偏左的民众去宣传,去解释,去平抚他们的担忧。


我对堕胎的看法


堕胎的事,是涉及一个生命权的问题。


如果视一个非出生的婴儿为一个生命,那么反堕胎的事,就不仅仅是妇女自已身体的事,而是2个生命体的事。


在【以什么时间为禁止堕胎的时间点】上,我认同佛罗里达州的标准——15周后禁止。
(2022年3月3日,佛罗里达州州议会通过了HB5法案,将原来妇女怀孕24周后禁止堕胎的截止期改为15周。)

而德州的6周我认为太过极端,毕竟确实时间是太过急促,有些女生可能在6周时都不一定发现自已怀孕了。

至于15周对有些十几岁的女孩可能引发的认知问题,
——问题在于十几岁的女孩是在家长监管下,这是家长要负起的责任。

在【生命以什么为起点】,也就是【人的生命是否起源自受孕之时】这个问题上,我保持开放的态度。
生命的诞生是复杂的,充满了未知,我们应该对生命抱以足够的尊重,应该伴随着科学对生命诞生的了解,而与科学一起进步。

——换而言之我对堕胎的问题是温和的。

同时,我也认为最高法院的罗伊案的法理是有问题
——用隐私权来判确实非常牵强。

本身我认为这个堕胎的权利的判定,应该是州权的范围。
一如同性婚姻合法化,应该是州权的范围,但当时的奥巴马政府,故意将其上诉到最高法院。

——我一直说奥巴马是美国的祸害,包括他退而不休。

无论如何,我都主张这应该是州权的问题,不应该上升到联邦的层面上。

现在如果最高法院推翻罗伊案,也不过是把这个堕胎的权利返回到州权,而并非一些华语自媒体造谣的“全美国堕胎非法化”。


顺便说一下,现在左派的【女权主义】其实已经背离了女性,
我明天的下篇再说。



我是凌飞

关注纽约关注美国

感谢你一路耐心地看到这里

请帮助转发,让更多人知道

文章如被和谐请前往

www.ThisIsTheWay.world

https://t.me/ctrump

感谢不离不弃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相关阅读
“加州或成为堕胎避难所”—在最高法院决定推翻罗伊诉韦德案之后,加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的州长宣布将联合起来捍卫堕胎权利最高院堕胎案引众怒,最难过的人应该是他……全美爆发游行!泄露!美国最高法院或将推翻堕胎法案!女性将被禁止堕胎!语出惊人!高院非裔大法官:我要让自由派的生活痛苦43年!儿童玩具“泄露”日本月球车原型!两种形态自由变化,沙石路面随意跑​美国堕胎案的“少数派报告”(上):反堕胎,就一定是开倒车吗?1857历史重演:合法堕胎被废,美国高院再次点燃内战导火索?你能拥有对称的身体,是被这种力“捏”出来的“堕胎禁令”震惊全球,70多地大规模游行!新西兰和堕胎违法的距离,比你想象中更近……演戏赵美心、刘云平反对联邦高院推翻堕胎权决议草案堕胎权或遭废除?“美国一些女性正囤药自学堕胎”李安:杨紫琼不是打出来的,是演出来的女怕嫁错郎最可笑滴谎言:普金乃林彪私生子强奸乱伦也不能堕胎!美国高院颠覆性裁决震惊全美!总统疾呼:倒退50年!跑步和减重反法解释|近20%不正当竞争案,都和这3个关键词相关揭秘病理报告单上的“高分化”、“脉管瘤栓”家长必看!如何帮助这些起床困难的孩子(上)辟谣吧 | 批判性种族理论谣言又起,被污名为“政治伎俩”皇帝的新装!左派所谓的“现代艺术”,多是“政治正确”下的神经病产品取消堕胎权!禁止堕胎!?女人子宫却自己说了不算?「是BC不是BU!」波士顿学院心理相关项目介绍(上)驱散核的阴霾,知识界良心的代表(上)高院考虑推翻罗伊案?保守派50年后试图夺走女性的堕胎权美国堕胎权合法化要终止了吗?阿特伍德等作家与活动家捍卫生殖自由为什么一个堕胎法能在美国掀起这么大的风波?最高院证实推翻堕胎权意见初稿泄露台湾永康牛肉面到加州旅行+堕胎“一条龙服务”?加州政府突然取消交通费报销,堕胎倡导者懵圈了6个大法官,让全美国一半女性失去堕胎权!被强奸乱伦也不能堕胎,一下倒退150年!极端白人的“复仇”:死循环!只要左派继续掌权“政治正确”,暴力犯罪必然一再出现!中年以后最深刻的领悟:幸福的婚姻,都是“装”出来的真事!高富帅疯狂倒追1450斤重的美女,花钱投食养肥她!娃都生了俩!全家鼓励她每天吃吃吃!看完也是惊呆了。。。“极化”的欧洲政治:从2022年法国大选回到魏玛共和国(上)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