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时光里的答案(九十四)

时光里的答案(九十四)

博客

94 有效期

 

    我在张鹏这里过了两天行尸走肉般的日子,除了下楼打包过一次饭,整日里都坐在阳台上发呆,不觉得饿也不觉得睏。想到谭天对我甜蜜的时候我就傻笑,想到伤心的事情时又不自觉的落泪。只有尾椎骨上时不时传来的疼痛提醒我,自己还有感知。

    我在张鹏的柜子里翻出一瓶红花油和几张伤筋膏药,用了两天后疼痛减轻了很多。待到星期天下午时,我觉得我需要换衣服,为星期一回学校上课做准备,才强打着精神决定回趟家。进家门前我忐忑不安,生怕妈妈发现我哭过,我打算如果被发现了就说是因为考驾照没考过哭的。不过进门一看幸好爸妈都不在,我松了口气。

    我在柜子里翻找要带到学校去的衣服,这时电话响了。我的心猛的提了起来,想到如果是谭天打电话给我,我该怎么办?我是该冷言冷语的不理他,还是劈头盖脸把他骂一顿?我踟蹰着走到电话机前,看见来电显示是个手机号,提着的心这才放下来,但是又升起一些失落,他并没有急着来找我。果然一如既往的是我自作多情。

    我拿起听筒了一声,那边传来的竟然是欧阳飞宇的声音:林溪,你在家啊,太好了。我星期五那天去取了护照,这个周末公司里要加班就没去找你。我现在有空了,要不一会儿给你送过去吧?

    我很不想现在见欧阳飞宇,他一定会看出端倪的,于是说:你公司到我家不顺路的,你忙了一个周末现在就回家休息吧。护照不着急的,另外再找时间好了。

    “那要不就明天吧,明天是中秋节,我跟几个同学约好去学校附近吃饭,可以顺便带给你。欧阳飞宇飞快的说,似乎早就想好了这个计划。

    “行啊,那我到时候去校门口等你。我没加思索,只想快点挂掉电话,怕说久了欧阳飞宇听出我声音不对劲。

    “好,明天见。欧阳飞宇声音愉悦的跟我道了别。

    收拾好去学校的东西后,我在穿衣镜前看见自己仍旧有些红肿的眼睛和浮肿的脸,好像一个大柚子上嵌了两颗桃核,我决定还是星期一早上直接去上课吧,免得现在回寝室被同学们发现。

    一晚上我又是冰啊又是面膜的敷着,希望明天能见得了人,等爸妈回家来时已快到睡觉时间。他们也没多跟我聊,爸爸就说他要出国考察去一个月,我妈过几天也要去北京做一个项目,没有两三周估计也回不来。他们说周末让保姆张阿姨继续过来给我做饭,我敷着面膜急着想蒙混过关躲回房间里就推脱说不要了,我住在学校就不回来了。

    星期一早晨起来时,我的浮肿基本消退了,爸妈都没看出异样。临走前妈妈给我一个小蛋糕,说今天是我农历生日,可惜没时间在家过,让我把蛋糕带去跟同学们一起吃。

    以前我跟杨豆豆约好过,如果我星期天晚上没有回寝室,星期一早上她就帮我把书带到教室里。但当我拎着大包小包直接走进教室时,杨豆豆简直像找到失踪人口似的大呼小叫着迎上来:林溪,你终于回来了。你这两天跑到哪里去了?

    我甚是纳闷她的表现:我去考驾照,然后回家了呀?你不是知道的吗?干嘛这么激动?

    “你骗人!杨豆豆声音尖细的嚷着,我给你家里打过电话,你妈说你没回去,我怕她担心,没敢跟她说你不在学校。

    我有点儿心虚的说:你给我打电话干嘛?系里有急事找我?

    “你还不打算告诉我吗?杨豆豆有点激动和生气,谭天已经到寝室里来找过你不下十次了,他也给你家打过电话了!

    听到谭天来找过我,我心为之一动。那天我走掉后他后悔了?担心我了,想来找我解释复合?但是想到那天他说的那句话她是我新闻社的同学,我的心又一冷,我不想原谅他。

    “诺,这蛋糕给你吃。我的幌子被识穿只好悻悻的说:待会儿下了课我具体跟你解释。谭天第一次来找我是什么时候?

    “星期五晚上吧,我跟王桦正准备去看电影,他刚好往咱们宿舍这边走过来。杨豆豆接过蛋糕回忆道,你们俩吵架了?

    “嗯,回头跟你说。老师来了,快把我的书给我。

    杨豆豆满腹狐疑的把书递给我,而我心里在想的是,我离开溜冰场的时候是下午,谭天一直到晚上才来找我,那么他之前肯定是跟史云霞一起去吃饭了,吃了那顿我生日时错过的饭。我心里有股气又从不知哪个缝里钻了出来。

    整个上午的课我都心不在焉,满脑子全是谭天跟史云霞吃饭的情形,被老师提问了两次我都答得稀里糊涂。连王桦都注意到我表现失常,不停的朝我这边张望,花生仁般的小眼睛里露出怪异的神色。杨豆豆见状,立刻用她的大杏仁眼给瞪了回去,小花生仁像士兵见到将军似的马上乖乖缩了回去。

    我突然有点羡慕起杨豆豆来,王桦对她是真好,唯命是从。虽然我并不喜欢这样奴颜媚骨型的,但是我觉得无论什么样有骨气的男生在喜欢一个人的时候都会很愿意很听对方话的。谭天有时会顺着我,但这样的时候不是很多,而且缺乏主动,只有等我生气跑掉了他才会紧张起来。

    上完上午最后一节课,王桦颠颠的过来要等豆豆一起吃午饭,豆豆颐指气使的颁下懿旨:我今天跟林溪一起吃饭。

    王桦想也没想的说:那三人一起去好了。

    杨豆豆不耐烦的白来他一眼:你当什么电灯泡?我跟林溪有悄悄话说。

    王桦很委屈的摸摸后脑勺,他心里一定在想:我没介意林溪当灯泡就不错了,啥时候我倒成了电灯泡。

    不过他可不敢说出口,他只嘀咕了一句:你们天天都在寝室里一起腻着,怎么还有那么多悄悄话要说?说完不敢等豆豆发话,嘿嘿笑了一声一溜烟跑掉了。

    吃饭的时候我们找了个僻静的角落,我把事情的原委跟杨豆豆说了一遍。

    杨豆豆一听完,气愤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差点把自己的饭盆给拍翻:我还当是你又耍小性子,跟他闹别扭呢,竟然是这么原则性的事。这个谭天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跟陈可半斤八两。

    杨豆豆跟我站在一边我感到欣慰,但是她把谭天跟陈可归为一类,我心里有点不大赞同,多少还有点敝帚自珍的情结。我的气愤点是谭天不愿意公开我们的关系,杨豆豆的怒点是他跟别的女生搞暧昧。虽然我对史云霞和谭天的态度有点吃醋,但还不至于觉得谭天在脚踏两只船,谭天那天明显也不知道史云霞到我们学校读书来了。

    杨豆豆是个火爆性格,遇事不够冷静,所以一般都是她有事找我商量,我有事找她也没什么用,干脆等自己解决完了再告诉她一声。杨豆豆撸起袖子急吼吼的把谭天从头到脚狠狠骂了个遍,可是我心里没得到半点安慰,就好像我明明是胃疼,她却给我端来一大杯板蓝根。而且杨豆豆骂起人来牙尖嘴利的,我都有点听不下去了:你别说了,快吃饭吧。

    杨豆豆骂够了后坐下来,放下挽起的袖子想了想回过神似的说:不对啊,谭天那天过来找你的时候心急火燎的,昨天晚上最后一次来的时候我听得出他的声音都哑了,说到处找不到你,怕你出事。他肯定是来道歉的,要不你别吃饭了,赶快回寝室去,他说不定这会儿在楼下等你呢。

    在杨豆豆骂谭天的功夫我已经把饭吃得差不多了,舀起最后一勺饭后,我慢悠悠的说:我现在不想见他,我不回去。

    这几天我已经把该流的泪都流过了,现在心身俱疲,我没力气再去承受一场争辩。谭天就算来道歉又有什么用,也是和上次他的表白一样,是因为迫于会失去我的压力,并不是他自己内心真正做好了认可的准备。那么即使我原谅他跟他继续在一起也仍旧会有隐患。

    但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就要这样跟他分手,纵然心中有很多的忿恨,却也同样有太多的不舍。我很怕当我看见谭天时会心软,我也怕自己说着说着就会哭,最后稀里糊涂的原谅他却什么问题也没解决。

    杨豆豆机灵的打量了一下我的脸色,说:那要不我先帮你回去侦查一下,你先躲在远处,如果谭天在,你自己决定要不要见他。如果不在,你就回寝室午休。

    “嗯。我没有反对。杨豆豆这个死党虽然不太会安慰人,但是对我忠心不二,永远跟我一个立场,必要时刻愿意为我冲锋陷阵。

    我和杨豆豆走回宿舍楼,我老远就看见了谭天站在台阶上。他穿着一件米白色的鸡心领线衫,浅蓝色的牛仔裤,四处张望着。我想起第一次遇见他时,也是这么远远的看了他一眼,觉得他像一棵开花的树。今天的他不像初见时那样的挺拔潇洒,倒像是大雪后被压弯的树枝。

    平时没紧急事情他不会到宿舍里来找我,生怕被熟人发现什么,这几天他却每天都过来。而且我忽然想起来,今年这届大一新来的女生也是被分在我们这个宿舍楼,也就是说他站在这里史云霞说不定也会看见。他要怎么跟史云霞解释他为什么站在这里呢?他现在怎么不遮掩了呢?

    突然我看见他朝我这个方向看过来,我心中一惊,急忙往旁边的树后一闪。过了一会儿我偷偷探头张望发现他又看向了别处,才确定他并没有看见我。杨豆豆注意到我的举动,也看见了站在远处的谭天,她朝我默契的点点头,往宿舍那边走去。

    我躲在树后悄悄观察着谭天的一举一动。他看见了豆豆,着急的迎上去,并不住的往她身后寻找。只见豆豆跟他说了几句话后便上楼了,然而谭天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台阶上坐了下来。他把两只胳膊抵在腿上,双手插到了头发里,就这样一直低头坐着。

    他的头发软趴趴的贴在手上,像只斗败的知更鸟伤心的啄着自己的羽毛,我的心里酸疼酸疼的,很想过去安慰他,大概只要我出现在他面前他就会笑逐颜开,不会再黯然伤神了,我想看见他对我笑的样子。可是又回想到自己流泪到天明的情景,心中的怨恨盖过了怜悯。当他拒绝承认我是他女朋友时,他有曾想过会让我有多伤心吗?他可曾有一点心疼我吗?他没有!想到这里,我头也不回的愤然离开了。

    我曾经梦想着有一天谭天会大大方方到我宿舍楼底下来等我,我们可以牵着手一同进出。今天他来了,在那里等了我很久,进进出出的女生都在朝他看,我却躲着不想去见他。

    是不是任何东西都有它的有效期呢?一块蛋糕,一瓶药水,一个期盼,一个承诺。等有效期过了,拿出再多来,又有什么用呢?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dontworry
相关阅读
情锁魔咒(鬼故事)蜀光里的未来 || 遇良师,得良友——关于青春的注解,便有无数个答案藏在时光里的母爱《呼啸山庄》重译06B【糗事,笑话】再聊一两个值得自嘲的尬事儿 ~义工随笔2最后的节目“城堡之谷”——五个斯坦行游记(十四)鸢动了鸦巢New religion 新信仰,枫林音乐,彩墨版【记忆】建筑可阅读:新华路的旧时光里,可有你慢行的脚步?蜀光里的未来 || 有一片巴蜀园,待你解锁时光里的答案(九十五)长篇小说《黄浦江》更新版连载 10又追韓劇《再婚之慾望》时光里的答案(八十五)录取季让梦想继续飞!往事并不如烟(六)时光里的答案(九十四)往事如烟---入学时光里的答案(九十二)时光里的答案(九十一)《魅羽活佛》第314章 移情别恋投资MBA【广发策略】七条线索,一览央国企重估奥义—“中国特色估值体系”猜想系列(九)讀顏崑陽先生《蘇辛詞選釋》人生的苦役(小说)4美元衰落的唯一标志:京妞回国玄武门之变(4)武德版“金刀计”的阴损阳谋,苦“秦”者联盟拉来的救命融资(九千长篇)时光里的答案(八十六)我的马拉松奖牌时光里的答案(九十)塔什干,一个美丽的宜居城市——五个斯坦行游记(九)从林海雪原到樱下捶丸樱花盛开的华盛顿DC潮汐湖畔Public hearing 后续回到和家人朝夕相处的时光里身上长了小肉瘤,竟是感染了 HPV?(九价券后 3620 元起五律 清明节父亲去世23年整有记时光里的答案(八十九)时光里的答案(八十八)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