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民族国家的消亡与枪

民族国家的消亡与枪

博客

 

民族国家的概念和模式起于法国大革命,现在随着全球化正逐步走向终结。实际上,虽然民族国家的模式是数量上的主流,但是主要国度,比如英美中俄严格来说都不是民族国家。英美是民主霸国,但不是国家,也谈不上民族。中俄更是东方模式的传统帝国,也不是民族国家。

 

民族国家是近代民主国度的简化版。简化在对公民界定上。即谁有选举权的界定。没有这个界定,民主也就无从谈起。或者说直到今天全球化,真正有选举权的也只有发达国家的公民。发展中国家的居民或者说世界上多数人并没有参政议政的权利。假如现在全球化彻底成功,世界政府成立,进行全球民主投票的话,世界必然大乱。而民族就是靠民族发明而不是共同价值观和贡献来界定公民身份。前者简单但是限制发展。后者高效但是漏洞也多。

 

民主制在三千多年前的古希腊就很成熟了。古罗马更是一时无两。而大一统的秦制,是两千年前才开始的。这两者之间的根本共同点,都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不同在于前者是公民战士,后者是打手部队。公民战士的军团必然是对外的,占人口比例高,近乎全民皆兵的。而打手雇佣军必然是对内的,占人口比例低,强干弱枝的。从西方到东方,就是这两种模式的不同比例混合的过渡。所以东方的众多人口的大一统帝国,向来不是精干的西来文明的对手。

 

中世纪封建时代,骑士武士时代,相对于罗马时代,从组织度上来说更分散了一些。但是原则上依然是不战斗的没有参政议政权。

 

近代工业化开始以后,战争技术水平大幅度增加。提供武器和战争物资的人也算间接参与了战斗,即所谓总体战逐步成型。参战的人口比例不断上升。因而拥有投票权的人也越来越多。因而也导致战损的扩大范围,和战利品的不足分配。于是民族概念被发明出来,以精神补偿牺牲。民族概念比较容易鉴别,谁应该做出牺牲,和谁应当有投票权。而东方政权很鸡贼地只要牺牲,不给选举权。大俄罗斯主义,大中华主义,都是这种阴险内卷的假民族国家。本民族统治者是对本民族人民最残暴的。

 

在冷兵器时代,其实普通人和职业军人的武力差距更大。后者都是祖传的和从小训练的。两者的差距就好比职业运动员和不锻炼的人的差距。火器的普及其实极大地缩小了这种武力值差距。因为训练需求大幅度降低。

 

现代军队虽然装备水平又拉开了。但是单就治安战的差距而言,依然不比冷兵器时代更差。而且如果战事上升到军队水平,那就是国战了,是殖民统治和反殖民统治的问题了。从阿富汗到乌克兰都是例证。实际上,民族国家的成立本身,就都是民兵反抗王军的历史。既然要反暴政,有枪虽然不一定够,但绝对比没枪起点高。没枪还想安全,就是绝对相信大政府能秉公执法。徐州唐山都证明这是痴心妄想。反过来说,警察连非法枪支,非法贩毒吸毒,非法打砸抢,非法越境,非法选举,等等都束手无策。指望他们保境安民,或者镇压人民,那都是想多了。只有把良民缴械以后,强拆强封等欺压人民的行为才可能实现。

 

推禁枪,推烂选,推封号,归根到底是要收缴公民参政议政的权利。拥枪和枪击没有半点之间关系。一个是政治问题,一个是刑事问题。难不成因为有几个黑人抢劫,就把所有黑人关监狱。因为几个拉丁人越境,就把所有拉丁人驱逐,因为几个中共人盗窃,就把所有华人送集中营,因为几个穆斯林扔炸弹,就禁了伊斯兰教?丧心病狂啊。

 

根本的矛盾是全球化,到目前是资本全球化,制度没有全球化。华尔街硅谷白左从中捞了不少差价黄奴利润。现在想尽办法要镇压要解放自己,解放奴隶的白右。至于黄左,就不好好想想,如果维护治安秩序的左右都是白军警,又凭什么以为他们会是圣人天使?

 

解决全球化上下脱节的问题,无非要么是限制资本流动,各个不同层次的文明体相互脱钩。各自制度和各种资本配合。要么也政权全球化,制度得以控制匹配资本的全球化。大规模人口流动和远距离合作,使得民族国家存在的基础逐步丧失。政府向地域性政府演变。中俄的窘境正在有利于全球政府实现。实际上大资本组成的所谓全球深层政府已经在做准备。注意,深层不是隐蔽地下的意思,而是盘根错节的意思。

 

中产阶级如何保障自己在全球政府中的权利和地位是一个大问题。是罗马共和国还是罗马帝国的问题。美国作为当今罗马,世界首都,美国公民投票是最大的制衡全球化走向集权垄断的制衡。全球深层政府白手套民主党,正在竭力破坏这个对他们的枷锁。控枪,控选,控舆,环环相扣,布局深远。

 

全球化下,国战总体战又一次变得不必要不可能了。换句话就是如果全民武装没有了必要,相应的全民投票也就失去了基础。说到底,投票权参政权是建立在对政权的实质影响上。没有能力贡献的投票权就是废纸一张。如果只有掌握军警的人有实质投票权,那么世界要么进入东方集权模式,要么恢复中世纪贵族民主模式。最多百分之一的发达国家人口将拥有实质投票权。即使进入全球民主模式,至少在初期,依然会是扩大版的精英参政模式,即发达国家公民加发展中国家精英的世界精英中产参政模式。不可能全世界一人一票。精英是少数,但是掌握力量是多数。

 

白左上层的计划就是大量非法移民稀释,推进世界一人一票或者大家都没票的状态。最终都是破坏掉中产的投票权,把政权把控在极少数上层手里。禁枪是消减中产能力。舆论宣传破坏传统道德,煽动不存在的种族问题,都是为了转移视线和跳动群众都群众,从而保障极少数上层的控制和统治。

 

 

戳这里 Claim your page
来源: 文学城-大号蚂蚁
相关阅读
61岁印尼总统走红:撞脸奥巴马最爱民族风,玩摇滚飙摩托,200万壕表上交国家…今日被芬兰人拆毁雕像的列宁,竟是芬兰这个国家的缔造者我们的病就是没有感觉选秀节目消亡后偶像的出路在哪?弥敦道上的人来人往(263)海尔·塞拉西与毛泽东比较,才能鉴别,也有助学习和平与发展是需要武力去捍卫的封城,清零,皇帝的新衣有关俄军黑海舰队及其旗舰莫斯科号巡洋舰的一些背景知识性、死亡与帝国:针对亚洲妇女的暴力侵害与其根源【老歌时光机】《相约1998》爱听歌的奥黛丽 ft. 碧蓝天上海人挨饿,日本人却主动送物资上门“海不归” 在香港留下的足迹“莫斯科号”的沉没:起名字是个技术活儿《爱,死亡与机器人》:重返科幻巅峰​对话王晓岩:大汖村的消亡与永生|财经影像·光刻系列之九你知道“考验”这两个字另外的读音吗?莎士比亚书店的猫【庭院种菜】怎么知道菜地的酸碱度?不用捅鼻子的新冠诊断方法问世:它可代替核酸吗?美联储加息和新兴国家的风险问题崔健,BTS,具俊晔这个中国好二舅火了!他诠释了中华民族伟大而平凡的民族性!一个动画工作室的死亡与遗产:那只松鼠终于吃到了橡果密集恐惧症一朵两朵花玉佛寺里一首诗我吃故我在:营养学上的一个超级明星从阿西莫夫到莱姆,是什么让《爱,死亡与机器人》里的星球具有意识?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