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我的生死治疗我做主!深圳首创“生前预嘱”立法

我的生死治疗我做主!深圳首创“生前预嘱”立法

其他

“让公众像了解遗嘱一样,了解生前预嘱。”


撰文 | 田栋梁
来源 | “医学界”公众号



罗点点在中国大陆推广“尊严死”理念16年后,在深圳终于取得了重大突破。

6月23日下午,深圳市七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修订稿,“生前预嘱”第一次被写进了条例中。这意味着2023年1月1日条例正式实施后,深圳居民的“生前预嘱”将受法律保护。

“我的五个愿望”

罗点点是开国大将罗瑞卿的女儿,她做过医生,见到过很多患者在饱受病痛折磨后毫无尊严的死去。这让她于2006年创建了“选择与尊严”公益网站,这是中国大陆第一家推广“尊严死”的组织。

罗点点推广的“尊严死”理念,指的是在不可治愈的伤病末期,放弃抢救和不使用生命支持系统。让死亡既不提前,也不拖后,而是自然来临。在这个过程中,应最大限度尊重、符合并实现本人意愿,尽量有尊严地告别人生。

人们在健康或意识清楚时签署“生前预嘱”,是让自己能够获得“尊严死”结局的重要保障方式。“我的五个愿望”是“生前预嘱”文本的主要内容,这是一份容易填写的表格式文件,当签署者因伤病或年老无法对自己的医疗问题做决定的时候,这份文件能明确表达签署者的重要医疗意见。


“生前预嘱”与安乐死无关,并且签署者本人可以随时修改和撤销。但在“生前预嘱”被写进《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前,“生前预嘱”只是作为签署者的“五个愿望”存在,并不能被保证执行,决定权还是掌握在家属手中。

为什么是深圳?

2013年,在“选择与尊严”公益网站的基础上,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成立。之后的数年间,国内虽有多地表达过成立地方协会的意愿,但迄今只有深圳成功成立。

2021年4月17日,深圳市生前预嘱推广协会揭牌成立,是继北京之后的第二家推广生前预嘱的社会团体,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老年科医生李瑛担任会长。


李瑛告诉“医学界”,在2017年之前,她们一直秉持着救死扶伤、永不言弃的理念,对患者总是穷尽所有救治方式,想要挽救患者生命。但对于真正到了生命末期的患者,实际上任何抢救措施也只是徒劳。

2017年,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老年医学科与北京协和医院老年医学科建立了三名工程合作关系,从协和医院老年医学科引进了很多先进的理念和技术,安宁疗护就是其中之一。这是李瑛第一次接触安宁疗护的理念,此前她听说过临终关怀,认为只是对临终患者的一些人文关怀,并不知道其中还有如此广的内涵和医疗技术。

李瑛表示,安宁疗护为她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同时也让她痛感对安宁疗护理念了解的太晚了。“我的父母都已经走了,如果我能早一些学习到这些知识,我就可以更好的送走我的父母。”

2012年,李瑛的父亲患了肾癌,在ICU住过一段时间,出院之后,她的父亲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父亲说将来无论他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许再把他送进ICU,如果真有什么事,给他输点液、输点氧气就可以了,别的都不用做。”

李瑛现在知道,那次家庭会议其实就是父亲立下了一个口头的“生前预嘱”,但那时她还不知道这些,所以在她父亲到了临终之时,她异常纠结,但最终还是咬牙遵从了父亲的意愿。

2016年,李瑛的父亲在呼吸科的普通病房病逝。父亲的去世对李瑛是个沉重的打击,她做了30多年医生,对病危的病人都是送进ICU尽力抢救,但对自己的父亲却没有这样做。这成了李瑛的一个心结,她一直反复问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接触安宁疗护理念后,解开了李瑛对父亲的去世的心结,同时也唤醒了她对母亲的一个记忆。她的母亲走的很安宁,在因病住院后的一个早晨安宁的离世,没有遭受多少痛苦。在母亲去世大约10年前,那时母亲的身体还很好,李瑛记得有一天,母亲给了她一沓手写文字让她好好保管。母亲告诉李瑛,里面写的是她对自己将来面临死亡时的安排。

虽然做了多年医生,但李瑛还是无法接受健康的母亲和自己谈论死亡,她没有看一个字,就当着母亲的面把那沓纸张烧掉了,并生气的问母亲,身体好好的为什么要写这些东西呢?

“我妈妈当时摇摇头,笑一笑,也没再说什么。后来我了解了生前预嘱之后,才意识到我当时多么愚蠢,我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的妈妈?这样不尊重妈妈交代给我的重要的事情?”李瑛说。

父亲去世的心结和对母亲的愧疚,让李瑛更加坚定的投身于安宁疗护工作中,并成为“生前预嘱”的坚定推广者。“我有这么深切的体会,为了让更多人免于遭受我所经历的遗憾,所以特别愿意做生前预嘱理念的推广工作。”

在做安宁疗护工作的过程中,虽然每一个接受安宁疗护服务的病人及家属的反馈都非常好,但李瑛同时也感到了解安宁疗护的人太少了,不了解就不会来寻求这项服务,最后还是会在ICU里走完生命最后一程。

“我们很迷惑,该怎么办?后来我和我们护理部的于从副主任一起到北京参加北京生前预嘱协会发起的一个中英联合培训项目——全民生命末期品质照护(QELCA)学习班。学习回来之后,我们在深圳也开了这个项目的学习班,同时我们觉得要做一些突破性工作,我就提出来能不能在深圳也建立一个像北京生前预嘱协会一样的组织,通过推广生前预嘱,让更多人知道,到了生命的末期,自己也可以有选择。”

李瑛医生在安宁疗护病房查房

李瑛向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提出这个想法之后,得到了时任的罗点点会长的大力支持。在深圳生前预嘱推广协会筹备期间,深圳市卫健委安宁疗护调研小组到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调研安宁疗护工作,李瑛向孙美华巡视员提出了她们想要建立深圳市生前预嘱推广协会的想法,当即得到了深圳市卫健委领导的肯定和支持。

有了深圳市卫健委做业务主管单位,审批也一路绿灯。“协会正式成立之后,卫健委给我们提出的任务是,要朝着立法的方向推进,如果没有立法,生前预嘱签署人的意愿就无法得到保障。”

这一年,正好是《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修订的时刻,卫健委组织了多次与市生前预嘱推广协会及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的立法讨论会,最后定稿由深圳市卫健委提交审批,并顺利通过。

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在推广“尊严死”理念时,奉行第一时间缄默原则,即不主动向人宣传灌输尊严死理念。“安静种树”是北京协会发起的主要推广项目,“树”指的是一个报刊架,架子上摆放着推广生前预嘱的宣传资料,这些“树”在一家又一家医院或咖啡馆、图书馆等其他公共场所里生根发芽,默默承担着推广生前预嘱理念的重任。

北京生前预嘱协会在山东省立医院东院保健呼吸科的“种树”

深圳生前预嘱推广协会也复制了“种树”项目,为了更加吸引公众的注意,李瑛提出了将树做的更加美观、引人注目一些的设计思想,这也得到了北京生前预嘱协会的支持。深圳的“树”是一棵银杏树,宣传资料写在银杏叶上。因为这个设计过于引人注目,在北京生前预嘱协会王瑛会长的建议下,深圳的推广项目改名为“安宁种树”。


李瑛说:“我们推广生前预嘱理念,就是为了宣传安宁疗护,让大家都知道,到了生命末期,也可以把生命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可以给自己提前做好安排,走的更有尊严。”


来源:医学界
责编:宋昆仑
校对:臧恒佳

往期精彩回顾



安乐死合法、分娩镇痛免费、创建麻醉治疗科,他最想做的三件事
安乐死合法、分娩镇痛免费、创建麻醉治疗科,他最想做的三件事
一个慢病患者决定 “安乐死”,已执行
国家卫健委回应尊严死立法


* 医学界力求其发表内容在审核通过时的准确可靠,但并不对已发表内容的适时性,以及所引用资料(如有)的准确性和完整性等作出任何承诺和保证,亦不承担因该些内容已过时、所引用资料可能的不准确或不完整等情况引起的任何责任。请相关各方在采用或者以此作为决策依据时另行核查。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资讯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相关阅读
集采后国家又推DRG付费改革 ,有科室面临“生死存亡”时刻【20000字实录】张一甲:30条产业科创“新坐标”,定位2022年的“大局观”与“分寸感” | 甲子引力中国首创!柳叶刀子刊:揭示亚洲首个血友病基因治疗药物临床研究成果20年的“生死”友谊,只换来马斯克的又一个娱乐头条在上海,他们距离“生死”很近深圳“生前预嘱”入法背后:死亡的选择、保护与争议从讲台到舞台,他曾高唱“我的地盘听我的”,却在24年后说“生来为人我很抱歉”​游戏刚死7天又复活,自嘲开滴滴续命,国产游戏如何熬过“生死大考”国产首创陆续获批,百亿市场破局之道是单品突破还是全治疗链布局?深圳立法建立生前预嘱制度,安乐死要在中国合法了?宝能“生死局”租户的门锁谁做主生物钟紊乱不但会丑苯胖,而且会生病董宇辉火了,其他转型做主播的教培老们怎么样了?收购推特,世界首富马斯克其实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欢送猫姨惊险!医护上演“生死营救”,医生:死亡率近乎100%生物股长她的身体交给他做主,不荒谬吗瞭望|“海盗美国”的生死思维价格降幅达8成,深圳首例国家集采人工关节置换术完成!惊险!急诊室内接连上演“生死时速”!成为母亲的代价:一位妇产心内科医生看到的生死之间 | 谷雨扛起老牌时装屋的生死大旗,他们能否“说到做到”?深圳首创“生前预嘱”法规,我们可以怎样决定自己的死亡?渡十娘|知知和兰芝——跨越六十年的生死之恋“蕞尔小国”立陶宛的底气是哪来的?为了300万,2.7亿网友围观韩国小哥和黑人的生死决斗,结局竟然……中国的新冠抗疫已经进入进退失据状态PNAS:放射治疗可诱导癌细胞的免疫耐受;提出了放射治疗+免疫治疗的优化设计方案问题重磅!李克强总理在深圳考察,信息量很大!深圳会议后山东出新政,广州深圳呢?曾靠卖鸡蛋差点上市,他再创“可生食鸡蛋”品牌,3年融资10亿元创“国货”到“中国品牌”的孤勇者40 万人爆仓,史诗级踩踏,LUNA 这一周的生死时速为什么让我们想到索罗斯和 1997 年的泰铢?临终病房的生死课:不怕死,但是怕疼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