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活在无所不有的时代,却过上一无所有的生活”

“活在无所不有的时代,却过上一无所有的生活”

文化



文 | 李厚辰


与互联网激烈共存的时期,对各个大型企业的批判早已经汗牛充栋。

 

数不清的企业内部邮件和聊天记录截图,展示着其内部的压抑和混乱;高强度的加班文化,大小周等破坏双休日的制度也大规模向社会溢出;“困在系统里”等文章揭示着对劳工阶层的压抑;大量普通市民也经历了各种互联网企业的“突然死亡”,而AI也是最近好莱坞罢工的主要原因之一,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惨淡的影视市场,可能也能让大家直接体会互联网带来的阵痛。

 

对于互联网企业形态的批评,已经很难再有新意了,但问题似乎也没有找到缓解的方向。

 

但对个案的深度挖掘还是可以提供很多洞察。新书《履单》就对亚马逊在美国的运营状况,进行了一种全景式的描写。

 

亚历克·麦吉利斯 著

 

中文译本的宣传语“无所不有”与“一无所有”,尖锐地刺破了我们生活的现状。互联网企业的确给很多人的生活带来“无所不有”的景象,但实际上,大部分人在面临变动时其实“一无所有”。


读完《履单》,我们可以在其中窥见这个巨大企业对美国方方面面的影响,并从中综观一种互联网的“特征”,或许能找到一些新的理解,和一些新的应对方式。



01.

超级实体

 

从劳工的角度、雇员的角度、消费者的角度,都可以分别看到互联网对我们生活产生的影响。从整体的角度会稍微难一点,不过这很重要,因为从整体上理解企业,才能更好地理解我们与互联网龃龉间摩擦和痛苦的来源。

 

有一个比喻大家或许听过,即一个超大型企业,其本身就像一个国家,我想这是比喻这个企业的权力,多元化运营,调动资源的广泛和对社会无远弗届的影响。

 

不过这个比喻还是有点粗暴,可能只能有一个模糊的“大”的意味。恰恰是对比政府和企业的区别,能让我们通过他们的差异,更好地理解互联网企业的特征。当然,这里的政府泛指一个现代政府,并不特指任何国家。

 

其一是责任的差异,现代政府是一个福利政府,对其国民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也就是说,无法因为财政资金缺乏,而将一个人“开除国籍”,来确保剩下的人可以获得足够的福利。

 

但相反,企业却可以,企业为作为整体的总利润服务,而政府不追求这个。这里并不涉及孰优孰劣的对比,只是说出它们的不同。政府财政一大部分由企业税收得来,如果企业不为它们的收入和利润负责,而为支出负责,恐怕政府的财政也要出问题。

 

从这个角度上,企业和政府是完全相反的超级实体。政府的刚性是支出项,大国政府都海量负债,以完成基本的支出,不管是雇员、养老保险、民生支出;而企业的刚性是收入和利润,“降本增效”实施起来毫不手软。企业的亏损不像政府的赤字,维持的不是支出稳定,而是营收规模的扩大。所以只要收入规模不断扩张占领市场份额,亏损规模扩大对很多互联网企业都不会是问题。

 

《社交网络》

 

有意思的地方在这里。在这个视角下,企业都是疯狂而贪婪的巨兽,而政府是保护民众的白衣骑士吗?恐怕并非如此,我们可以审视一下行政权的属性,行政权拥有支出的刚性,而它的主要收入都来自商品流通规模的扩大(消费税)和企业与个人收入的扩张(所得税)

 

在某种意义上,行政权与企业拥有共同的利益,所以我们能看到某些地方有对企业的官方支持,提供政策,减免税收,匹配贷款。可见,行政权与大型企业构成的这种紧密的合作关系,并不是一个“既得利益者联盟”,而就是今日社会运转的基石。

 

政府和企业还有一个关键不同,政府大多是“在地”的,即政府的主要税源在本地,其主要支出也是在本地,政府在本地做到收支平衡即可。而企业的收入来源于其市场,成本来源于其产地,利润集中在其运营的中心城市或总部,从大航海时代开始,财富的爆发和不平等就由此产生。

 

我们都知道,很多企业为了削减最终的所得税而将其注册在一些“避税天堂”,为了控制其生产成本而不断将生产基地搬迁到更便宜的地区。

 

《美国工厂》

 

对于一个特定的地方,互联网企业的需求往往非常单向度。《履单》中有一个例子,亚马逊在美国一偏远小城市建立自己的数据中心,该市政府还以为引进了国际大企业,最后却发现,这个巨大的数据中心对拉动当地就业和消费几乎没有作用。

 

它仅仅需要非常少的人进行维护,且需要的专业技能几乎都出差来此地,对本地就业拉动近乎为零。另外,数据中心并不产生营业额和利润,还让当地用电产生了巨大负担和成本。

 

在这个例子中,地方行政权力成为企业的“受害者”,大型互联网企业甚至将政府“玩弄”于股掌。跨国大型企业组织与政府间的张力,不仅仅在互联网时代才出现,但互联网确实赋予了其不同的内涵。

 

大型企业这样一种“超级实体”,对营收强烈的进取和极端的分工和优化,会让身处其中的人,或是它们的供应商,与其合作的政府,都感受到强烈的拉拽。互联网企业将不同的主体拉入它巨大的系统内部,不过它不需要你的全部,只需要你组成它的一小部分,以它最需要的周期和方式。

 

02.

营收的极限优化

 

与任何传统企业相较,包括像苹果和特斯拉一样的新型生产企业、互联网企业,或者是像短视频这样的纯线上平台,像亚马逊这样基于线下实体电子商务的平台,它们都有远超于其他企业的“敏捷性”。

 

我们完全可以想象,短视频平台上的推荐算法的更新迭代速度是惊人的,甚至有可能是即时的,以用户的停留时长作为绝对的指标(相当于营业额)。推荐算法不断随着用户的行为而改变,甚至推荐算法的改变本身由AI完成,但对中小型的内容创作者,则可能是内容流量的突然波动,甚至直接导致其生命周期的短暂。

 

在外卖和打车软件上我们同样知道这个现象,即随着算法对路线的不断优化,骑手和司机的订单完成时间不断缩小,就像一个不断勒紧的紧箍咒。

 

在亚马逊这样的电商平台,这种优化更系统。作为以“货物送达时效”为生命线的电商企业,平台不断在销售转化率与响应时效、利润间进行平衡,更改着商品推荐的规则,而在另外一头是因为完全无法匹配这样的优化被绞死的传统渠道、传统广告业,和奔波在物流巨大环节上的工人。

 

《瞬息全宇宙》

 

这些企业继承着互联网的逻辑与思考方式,这就是互联网的文化,被《从0到1》或《增长黑客》这样的书籍所代表的,有着对数据与增长本身的极限追求,对业务实质、使命、合理性的漠视。

 

它们的业务都以各种数据模型彼此紧紧咬合,企业就像一台庞大而精密的仪器,上面有无数的按钮和把手。这些企业就像炼金术士,不断在各种细处进行优化,设计复杂的KPI系统和内部评价方式,并紧密监控进行敏捷的调整和优化。

 

但在数据模型中1%的调整,也许就是一个地方用电负荷的崩溃,千百万人额外的加班,或是失业,乃至几座美国城市财政的崩溃。可是另一方面,这1%的调整,可能会让企业的表现贴近或超越券商对财报预计的1个百分点或2个百分点,带来百亿美元的市值增长。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调整的频繁。企业因为经营进行调整,但因为其外部性而产生好的或坏的影响,无论如何都不算新闻。但传统的生产型企业,就算是苹果和特斯拉,也有相当的长期计划性,以月甚至以季度为单位安排一切。而互联网因为其虚拟化的敏捷特征,可以以天为单位变换自己的政策,甚至更快。

 

大家或许有实际经历的是ChatGPT上线后因为拥挤的原因,频繁变化的等待时间和付费版的配额。甚至在更成熟的产品上都是如此,想想埃隆·马斯克在收购推特后迅速带来的改变,到现在,连域名和名字都变了。

 

这些都还是面向用户可感知的改变,可以想象在企业内部,或面对它们的供应商和相关产业链,变化可以多么频繁和剧烈。

 

《社交网络》

 

这些企业延续硅谷的创业基因,企业内部的一切就是为了敏捷和变动而准备,作为虚拟化的互联网企业,变动对于其成本也没有根本的影响。但对于投入钱买了一部车运营网约车的司机,为了电商贷款备货的企业,或是给互联网企业提供了土地和税收的政府,却很难跟上这样的变动节奏。

 

这并不是因为贪婪或者诡计,技术的敏捷性具有一种“先天”的优势,因为互联网技术变动的边际成本很低,因此企业会将这种灵活性逼到极限。反映在其雇员身上,就是加班的时长;反映在供应商,就是不断提高和变化的要求。

 

在企业内部,敏捷性的提升因为技术而边际效应平缓,但对个人和其他主体,敏捷性的提升却让其承担的边际成本不断增加,这当然是不公平的。

 

03.

成本的转移

 

这其中有一种成本的转移存在,在合同之外灵活的地方,无法被语言概括进入用户协议和劳务协议的部分。

 

游戏逐渐变为所谓“服务型游戏(即更快速的开发,并在开发后频繁更新)”,实际上是用户成为测试员和产品经理角色;App层出不穷的新功能(甚至新app,例如流星般划过的Threads),用户需要不断学习和适应系统的规则;员工在不同分工上巨量的工作,不断变换的KPI体系。

 

追求稳定预期的个人,在被逼迫适应一种崭新的节奏,并承担这部分成本。

 

还有另一部分更不容易见到的成本。根据《履单》提供的数据,亚马逊在2020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逆势上涨,并在1-10月在全球增加42.5万名员工,以处理庞大的订单量。

 

百业凋敝时,互联网企业们风景独好。其实疫情三年,互联网企业的市值普遍高速上涨,呈现出与时代底色不同的气质。这里面当然有一种不公平,不过这又是一种不那么容易直接批判的不公平,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些产品和服务的受益者,因为这些企业才有“灵活就业”的可能和机会,在支撑就业率的方面,互联网企业确实居功至伟。

 

这是脑体分工的终极形态,或许可以说是层级隔绝的分工,企业CEO要求净利率提高2%的目标,对他的成本是脑力和会议,到电商部门要将用户转化率提高5%,就开始产生大量实际的工作量。如果到供应商,可能就是降价所需要真金白银的成本。如果再下达一级,电商运营人员和物流人员就会立即产生工作量的聚集。

 

《社交网络》

 

可以想象,在中心城市,即便付出成本,这样的优化是可能的。但离开中心城市,在人力资源、物流资源无法匹配的地方,这些成本的边际性都会更加放大,直到彻底不可能,成为被这个体系抛弃的废土。当然乐得清净,也就被排除在这样财富分配之外,互联网加速小城镇的衰退,是《履单》的重要主题。

 

互联网这个庞大的虹吸体系,让更少人可以创造更多价值,让另一些价值可以被其他人或机器快速替代,让远离市场和技术核心的区域被快速抛弃。

 

互联网无疑在加速贫富差距、城乡差距,让社会分化得更厉害。这又带来政治上的困境,被抛弃的族群聚集在极右翼的旗帜下,以“不公”的名义动员起来,但愤怒是很难控制的一种情绪,会近乎无目标地释放,带来巨大的破坏。

 

因此这并不是一个道德问题,互联网就是商业逻辑被赋予极端的灵活和敏捷性后,创造出来的终极形态。它极端强大,创造了便利、娱乐、财富、就业,以过去的产业从未有过的规模和速度,我们根本不可能想象离开这些,该如何生活,社会又该如何维持。

 

但在这个真实的“繁荣”中,社会被施加了巨大的压力,也带来了严重的社会分化和衍生问题。设想问题的解决方式变得迫切。

 

04.

人的社会的边界

 

《社交网络》

 

不过当我们理解了互联网的特点后,设想问题的解决倒不是特别困难,因为互联网本身极端的敏捷性是很难被控制的,个人、组织想要跟上这样一个庞大组织的节奏几乎不可能。但技术终归由人控制并由人管理,属于人的边界就格外重要。

 

强制的劳动时长管理制度前所未有的重要,劳动者的法律地位问题需要更加刚性的边界,各国都在建立最低15%的企业所得税联盟,也是应对技术性利润转移和避税的有效方法。

 

在思考这个问题的过程中,我开始逐渐理解欧盟对互联网法规的态度。过去,欧盟严格的互联网控制总被当作是欧盟错失互联网商业浪潮后,一种小肚鸡肠的报复,或者是一种文化上的守旧。

 

欧盟正在推出史无前例的《Digital Services Act》(数字服务法),将在2024年2月17日生效,将对所有互联网企业,尤其是大型互联网企业带来深远影响。这在欧盟对用户隐私和选择权关注的基础上,进一步探索法规和用户行为如何可以刚性地反过来影响互联网企业。

 

其实在与互联网企业的抗争中,不管是英国Uber司机,还是美国的UPS物流人员等,也都通过非常传统的工会手段改善了其条件,这不是一个不可解决的问题。不管中间有多么强烈的技术壁垒,这还是一个运行在人与人之间的契约社会。


*本文原标题《我开始越来越理解欧盟的互联网企业管制方法》,声明: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看理想平台立场,欢迎提供不同意见的讨论。封面图:《怒呛人生》,编辑:林蓝,监制:猫爷。


更多「李想主义」专栏文章

准备好“殖民火星”了吗?


查看更多往期内容

请在公众号后台回复「李想主义」

转载:请微信后台回复“转载”

商业合作或投稿[email protected]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相关阅读
这届年轻人,提前过上老年人的生活,真香啊!49.9秒杀!德国高颜值马卡龙不锈钢盆!揉面、洗蔬果、拌沙拉…无所不能~《下一个素熙》:我只想让孩子以后能过上“人”的生活央企巨头偷工减料耗时三年,建起的高铁是豆腐渣史上最短发布会,苹果没“活”了?一九八九(15)退休后有钱有闲的老年人,过上向往的生活了吗人人发钱!过上体面的生活!加拿大参议院考虑推动“全民基本收入”无奇不有!万米高空,美国客机机长突然崩溃求救...在美国有500万美元退休金能过上怎样的生活?高校教师体验外卖员:什么阻碍了我们过上有最低体面水准的生活?《临江仙 - 消夏》网红举报新东方:教育公平不是“一无所有”的伪公平TV series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一入草原天地宽很快不觉得了高校教师的外卖员经历:究竟谁在阻碍我们过上有最低体面水准的生活?40岁被华为裁员,从年薪300万到一无所有。。。复旦教授带你一起阅读文学经典,让熟悉的经典“活”起来无奇不有!美国男子自爆与爱车发生过性关系...丛龙峰:领导力不是教出来的,是“活”出来的撤签率居高不下,澳洲“黄金签证”成鸡肋?疫情冲击、伴侣出轨…“人到中年,到头来一无所有”在无趣的生活中,做个有趣的人失序时代中, 无所不在的“软战”已成强权新策略?研究发现:过多幻想未来的人,更难过上想要的生活!关于“活在当下”的三个误解,你知道几个?$7000没了!加拿大一家三口被拒登机,护照上的有效期不有效吗?京东11.11 和安慕希【益】起接着整“活”!俄罗斯的真正危机国家数据局局长刘烈宏:让数据放心“供”出来 让更多数据“活”起来 让数据安全“动”起来打工十三年,我仍然一无所有加州Z世代年轻人吐槽:简直一无所有!花 200 美元在加州沙漠买地当“地主”,终于实现买房自由突发!公安对恒大财富出手,上月已无法兑付!许家印曾表态:我可以一无所有,但投资者不能追求“真实的生活”,反而可能摧毁正常的生活 | 一周荐书朝鲜大使:美国无所不用其极!【动脉严选新品鉴第33期】白衣缘生物:百建固新⼀代“活”的引导骨组织再生膜揭秘!在美国的这些主流城市你一年要赚多少钱才能过上体面的生活?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