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人要是离职了,就会每天想这种事|何鲜 一席第1014位讲者

人要是离职了,就会每天想这种事|何鲜 一席第1014位讲者

生活

何鲜,产品设计师,Studio Monana 创始人

我之前听到一句话,世界是存在于人与人之间的。去年疫情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世界特别特别小,但我想勇敢地走到更多的人面前,跟更多的人建立起这个“之间”,就会帮助我们拓宽我们所在的世界。






一起开一间设计公司吧!

2023.08.19 上海

                            


大家好,我叫何鲜,我开了一间设计公司,叫Studio Monana。我们做产品设计的服务,然后我们有一个自己的品牌,叫Monana。

今天有人是做设计或者是产品设计的吗?那你们上班高兴吗?



大家坐的椅子、拿的水杯、穿的衣服,都是被人设计出来,再被生产出来,这就叫产品设计。我学习的就是这个专业,毕业之后做了产品设计师,所以产品设计基本上就是我唯一会做的事——对我来说,我需要一张桌子、一些纸,画点草图,建个模,画个图纸,再发去工厂。

从公司离职了之后,我在家里休息了一段时间。家里也有桌子、电脑和纸,所以我没忍住就建模了,之后就做了我们的第一个产品。


花瓶一般是在桌子的正中央或者上面,我就在想如果把它移到桌子的边上会怎么样。



人要是离职了的话,就会每天想这种事。反正我也没有老板,我就自己去网上找了一个供应商,给他转了一笔钱,拿到了第一个样品,拍照发了一个朋友圈,卖了一点。


我做设计、学设计7年多了,我那天第一次见到我的用户。当一个产品设计师跟你说以人为本的时候,他们说的是“用户”。我每天都在发朋友圈,就有朋友介绍我做一些设计服务的项目,我很有兴趣就接了。在这个基础上,我自己第一次去面对了客户,他们是一个可以表达的群体。我们总是在猜测用户在想什么,但是客户会直接告诉你他在想什么。


基本上设计服务的过程,就是一个你问我答的过程,但是我是一个i人,而且我是一个很心虚的i人,从小到大,老师提问,我如果回答不上来的话,会很焦虑。我就觉得糟了糟了,我们这个公司好像不太行。我们要变强,那做点什么呢?做点设计研究吧,于是我们就开始了设计研究。


房间里的小羊


我上大学的时候流行羊毛毡戳戳乐,我觉得这很可爱很神奇,就买了好多在家里。我特别喜欢这个材料,那就从羊毛毡开始吧。


具体怎么去做设计研究呢?我百度了一下“羊毛毡”,出来了一个地方——南宫,在河北,它是将羊毛毡作为支柱产业的一个地区。我当时先坐高铁到了山东,再打车去的,然后联系到了一个叫朱大哥的人,这是他的工厂。



我到了南宫后发现,这里家家户户都会生产羊毛毡,这些羊毛毡主要是工业用途,比如说阻燃、阻热、打磨、抛光这类功能。那种农村的院落,走进去后,里面堆了很多材料,那些工人们就穿着胶鞋、戴着手套,在机械上生产。但是朱大哥跟我说,到了农忙的时候,他们就转身到田里面去下地干活,远处白白的就是在麦田里晒着的羊毛毡块。



羊毛毡挺神奇的,就是一团毛茸茸的羊毛,给它一些水,给它一些热量,给它一些摩擦,它就会变成面料或者块状。


我到了那里之后就问了很多问题,我说你们把这个毛毡切块之后,剩下的材料要干嘛?他就说,你傻呀,这不也是羊毛做的吗,我们把它泡软,打散了再重新丢进去做成毡。


我觉得挺厉害的,就带了很多材料回到上海。第二年有米兰设计周,我整个人就燃起来了,在家里的桌子上又开始画图、建模,做各种方案,然后给朱大哥打电话。


我有一张日程表,每天特别煞有介事地在那打勾,做完一件事情就打勾。时间一点点来到了2019年底,疫情了。我跟朱大哥打电话说,咋整,这还怎么挑战材料的边界,向世界介绍我们国家的这个材料,再去设计?他没回我,但过两天他给我发了这两个视频,是冬天的南宫。他说,反正我们冬天也开不了工。我才知道那边居然是这样恶劣的气候,国道都冻上了,因为机械在操作中会大量用到水,所以他们也是没办法开工的。



每年冬天他们都会有这样的小困扰,反正我也困住了,不如就趁此机会做点简简单单的、可以操作的小玩意儿。


我就用当时带回来的现有的材料做了一种羊毛毡的网。左边的是羊毛毡条,一条一条的,是在工业上用来把机油从车床里吸出来的一种耗材,有各种规格。我拿了一些回家,然后尝试用直尺和刀片对它进行一些切割,这样就可以做成各种各样的网,就是右边的样子。



我跟朱大哥说了这个想法,他就发动了村里的叔叔阿姨做了一些,但是它还不是一个设计。我发现我已经不是很想去介绍中国的材料和羊毛毡了,我们这个故事还挺特别的,我想去把他们的困境告诉大家。我们在家里去完成这一切,有点像一只小羊被困在了房间里,所以我就给这个系列取了这样的名字——“房间里的小羊”。


我希望我们的设计可以像这个名字一样,有一点不合时宜,有一点古怪,最好还有一点可爱,这是我们的设计目标。为了实现这个抽象的设计目标,我想去直白地、大胆地应用这个材料。那什么东西会大量运用到网呢?我就想到了运动器械。


这是第二年,在“设计上海”的展陈。



我们买了一块巨大的书画用的羊毛毡把整个展位围起来,像一个小房间,然后他们从窗子里探进来,就会看到我们这个网做的运动器械。我觉得我们应该是有做到将设计变为指出那里有一只小羊的手指。


在这个项目中出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就是朱大哥。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他,理论上这个人应该是我的乙方,我好不容易翻身做甲方了,为什么还是一副乙方的样子?我跟他说我要怎么样,他就总是在反驳我,但我后来发现他的反驳,还有他说的那些事都很重要。我觉得有他在,他在专业上更了解,同时他很真挚地跟我们讲了他们的想法和困境,所以这个设计在更有机地进行下去。


“老铁,这个卖吗?”


除了产品设计、设计服务和设计研究以外,设计协作可能是我更想做的事情。设计本来就是充满协作的,只是我在想能不能把协作这件事的优先级往上拉一点,我们先协作,再一起去找目的。我们在协作的过程中可以修正我们的目的,最后一起去实现它,这个行为有点像远程拉人开公司,所以我想到了“设计公司”这个说法。

疫情期间我被困在家里了,没办法做调研。有一天我看到有一个短视频App的广告,叫“看见每一种生活”。我想说这么厉害?于是我就下载了这个App。


我先是关注了一个在山坡上放羊,非常喜欢唱歌的大哥,然后关注了一个专门录剃羊毛解压视频的人。慢慢慢慢地,看到了在这个流程上的所有人,比如收羊肉、羊杂碎、羊蹄和羊毛,羊毛到了河北后,就开始清水毡、针毡、湿毡、戳毡,最后毡变成了鞋。


这些朋友们真的在记录,他可能是在记录自己的生活或者家人的生活,或者是卖货。他们在进行他们的手工的创作,我们就想去找到这些人,跟他们成为老铁。因为我发现你跟他说“您好,请问一下这个......”什么的,是不太行的。你必须要说,“老铁这个卖吗?”。


我们一起做了一些“666”的设计,“666”是厉害的意思。


这张图是手工艺创作者的视频截图,以防大家不知道他们有多么厉害,我就截了这张图。



最左边的是竹椅,这应该是成都的,把切薄的地方加热就可以变弯,弯了之后就变成竹椅。中间是他们在做宣纸。右边是我最不能理解的,他们用铁丝、铜丝、铝丝盘一些巨大无比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是谁在买,但我觉得他们的商业模式可能也不是卖,但就是盘得特别厉害,赚流量的钱。


之后我们就开始了老铁之旅,花样百出地、摧枯拉朽地在上面找人。


第一个吸引到我的是手工铸铝倒锅。不知道大家了不了解铸造,我原本以为铸造有点像做巧克力,有一个模具,把加热后的巧克力浆灌进去,然后“滋”打开,凉了后就是一个巧克力,是你要的形状。

我在网上刷到了一个姐姐,她应该是在云南的农村,她把易拉罐融化后,灌进像图中这样一个模具里面,制作出了一口铝锅。



我调研之后发现,我们国家的农村还有好多这样的手艺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呢?以前人们做饭可能用的是铝制的餐具,但铝是一种非常软的金属,会有磕碰,一年下来可能就不像样了。这时候就会有手工倒锅的手艺人,扛着这样一个模具出现在村口,村子里的人就知道做锅的人来了。一般他都会在春节之前出现在村口,大家就把这一年用旧了的锅,和收集的一些废旧金属什么的拿出来,重新融化,灌到模具里面,做成一口新锅。


我们每天都在说sustainable design(可持续设计),我想不出来这世界上有什么比这更可持续了,我觉得这超厉害,是很讲究、很谦虚的一种做法,很了不起,所以我们就去了那里。


我联系了一个做倒锅的手艺人大哥,他在河南、河北一带活动,我在上海。我问他说,哥,可以来我家做锅吗?他说,行。我说,我家攒的易拉罐不够咋办?他说,你家窗是铝的吗?可以拆下来。我说,这个就有点......我没有再追问下去。


我们去了河南商丘夏邑,那里是做模具的地方。去到那里之后,我就发现,为什么这个工艺会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因为大家发现了如何铸铝,也不是因为大家觉得这很厉害,而是因为他们需要锅。


中间这个就是模具,在做这个模具的过程中,师傅就把刀模插在中间,把热泥浆灌在上面,一点点转,刀模会把热泥浆刮掉,慢慢地,这个锅的形态就出来了。


因为我们那个模具有点大,就用车来把它吊起来,所以这个东西注定是一个中心旋转的结构。


我们去之前大概做了一些设计,但是从那儿回到上海后,我就跟大家说,我们改设计吧,我们一定要跟他们的逻辑走,也要做这种形态的东西才能更好地介绍这个工艺。


我们就开始了痛苦的设计,做了两三个月。用中心结构做什么都很像一个锅,但我不想让它像一个锅。我最后想到了罗马的环形剧场,环形结构本身会有扩音的功能,所以我们最后做的是一个音箱。



最后一次开模的时候我去了现场。有时候你不能跟大哥解释太多,解释太多了他就会说“不要”、“不想做了”、“不懂不懂”,所以我一直没跟他说。去了之后,他跟我说,你这个火锅不开这个口,气怎么出来?我说,你先别管,你就做就得了。然后我们弄了一整天,十里八乡的亲戚都来了,都盯着那个锅,终于开出来了,天都已经黑了。


我去镇上买了个西瓜,买了一点馍,开出来之后,我就把音箱丢进去,放了一首河南的梆子,给我们干活干了一整天的大哥冲过来说,“噫,这是个音箱呀!”这种时候我就觉得特别爽。


我们去佛山探访了藤艺,藤就是大家印象中做藤椅的材料。视频里他把两根粗藤放在一个机器里一转,特别简单的操作就可以做出像麻花的效果。我们从来没有仔细看过这个麻花,它出现在各种古早的藤椅上面的一些隐蔽的角落,这很了不起。



我们还跟陕西的皮影艺术家一起合作了“耍的灯”,它就像玩皮影一样,可以调节角度。



在桂林,这是10米长的赌场桌子剩下1米的废料做的推车。



还有今年我们跟南京的绒花老师一起做的绒花,“簪的钟”。



钩针大家都知道吧?可能是很多人的妈妈、阿姨、奶奶都会做的一种工艺。我在网上找钩针作品,有一个视频就特别打动我。



我们办公室常年有这种音乐。我发现大家会钩拖鞋,这些钩针的作品上会大量出现文字。我想象了一下,我觉得这个产品的使用场景实在太动人了——老公回家之后,你说,“给你做了一双新的拖鞋”,上面就是:老公,爱你。这是真实存在的鞋,这个“百年好合”是我们认识的匠工姐姐做给她的姐妹的,她姐妹结婚了。


我觉得这事特别打动人,我们就联系了好多这样的做钩针的姐姐,只有一位回复了我们,她叫小丹。她在网上做直播,教大家钩拖鞋,最多的时候有几万人在观看。



我请她给我们钩了好多这种文字。这是我们第一次去联系她,请她给我们钩了一些小样,这些都做成了左边这样的包包,最后几乎都卖掉了,只有一个没有卖掉,就是“早生贵子”,我就自己一直背着,然后去年设计了两个柜子,谐音梗,对不起。



我意识到,其实钩针打动我们的并不是钩针工艺本身,而是它这样的表白的形式,如果可以发动大家用这种方式去表白,是不是特别动人?我就想要试一下这种小精致的、私密的手工艺



我们做的事基本上就是破译了这个图纸,在对话框里面打字,它就会直接生成一张图纸,我再把这个图纸发给小丹姐姐的团队。她跟我一样大,其实也不能叫姐姐,她非常厉害,是一个business woman。

我跟她下单之后,她就把天南地北的学生集合起来。所以每次我下单之后,她就会远程教学,我们就会收到各种地方完成的订单。


比如我想说一句话送给你,我们直接打进去就可以生成一张图纸,下单后就会变成围巾或者包包。但是没有什么人下单,因为大家都没有什么想说的


小朋友设计公司


这个小朋友叫Daisy。我认识她是因为我的一个朋友买了我的花瓶,他们来取花瓶的时候,就把Daisy带过来玩。



我办公室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家具,我就买了一卷巨大的牛皮纸钉在墙上,想得很美,就想说可以画一些巨厉害的草图在墙上,客户来的时候就震撼他们。结果Daisy来我办公室后,拿了一支笔,就在那玩。



我说,你画的圆圈是啥?她站在圆圈的一角说,这是我吹出来的泡泡。



我融化了,当下就服了,我觉得我再也不可能在那张纸上画出比那个泡泡更厉害的图了。



作为一个公司的运营者,当你发现了人才的时候,你就要让他到你的公司里来上班,所以我们就开了一个新的project,叫做“小朋友设计公司”。我就是想要近距离观察一下这些天才是怎么创作的,就这么简单。


我联系了我们在景德镇的一个老铁,去了江西上饶田畈街幼儿园。我们选择了瓷砖这个媒介,这样就可以直接地改变他们生活的环境。


这个小朋友用颜料涂满了瓷砖,用我们发的大头针画了一条曲线。



我说,你画的这是啥?他说,一个鹦鹉螺化石。我又震撼了。



隔了几个月后,我们把这个瓷砖烧起来后,到现场给小朋友做了一个哈哈镜,我问这个小朋友说,你还记得你画了什么吗?他说,嗯,但是你把我的坦克车给贴反了。我说,怎么会这样?然后我们就道歉,他说,没事,坦克车是不会翻车的,因为它上面有履带。我说,好。



隔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又缺平面设计师了。于是我发了朋友圈说,有没有小朋友想来接活的?然后我们拉了个群。

这个是我们前年还是去年给一个很棒的意大利家具品牌Natuzzi设计的一个灯。



我最害怕设计包装盒,我就跟那个品牌说,我不太会做平面设计,但是我们可以在每个盒子里面给你办一个小画展。我们就请小朋友们接单,然后画了这些“手和雪”主题的插画。



所以每一个收到产品的人打开盒子,都会看到一个小朋友的画。



这个项目是有偿的,我们就是想用一种接单的方式鼓励大家画画,所以被选中稿的小朋友会得到100块钱,可以是现金,也可以是零食。


我们有一个小画家叫开开,是一个忧郁小帅哥。有一天他妈妈发信息说他要来办公室拿现金,我们就赶紧凑100块钱。他来了之后,我们就在楼下说,“给你,谢谢你!谢谢你!”然后他很忧郁地跟他妈说,“待会请你去喝星巴克”,他妈妈那天就特别高兴。

那个画面还挺震撼我的,如果100块钱可以鼓励创作,对于城市小朋友来说,100块钱就是一次美好的请妈妈喝星巴克的体验。如果我们把这个钱给到经济上更需要帮助的小朋友,会不会变成一个他们长大以后会想起来的事,在他们绝望的时候给他们一点能量?


我的员工陈陈女士,她是一个非常热心公益的山东女孩,她的哥哥是一个退伍军人,他们一直在福利院帮忙。那年夏天,陈陈就自告奋勇地去了山东烟台的一个福利院,给小朋友们带了画材和材料,让小朋友们自由画画。他们都画了苹果,原因是那里就是产苹果的,漫山遍野都是苹果。



隔了几个月,陈陈把那些很漂亮的画拿回来了,给了钱,拍了照片。我就觉得这个项目停在这好像有点可惜,而且我们是一个产品设计工作室,不搞点设计有点控制不住。


我在那纠结的时候,陈陈从包里拿出了几个大苹果说,“刚下的苹果,你们尝尝”。我就在想,如果让小朋友用自己的画去介绍家乡的水果,可能会是个有趣的事。


本身苹果的形状不平整,它如果跟电脑和书放在一起,会有点硌,所以我们就设计了一个苹果包,这个苹果放在一个单独的小兜兜里。


那年10月份新苹果下市的时候,我们就把苹果塞到这么一个小袋子里,让大家可以看看小朋友的画,尝尝山东的苹果。我本来觉得这是一个很天才的想法,可以带着这个项目去全国各地,帮助到各种地方,但可能哈密瓜或者菠萝蜜就不太能实现。


我们就是每天闲不住,在过去三年里面我们做了这个叫做“设计公司”的设计实践。我称为“实践”是因为我觉得没有做出什么特别像样的东西。我是一个i人,我从小到大都觉得很痛苦,为什么别人跟我想的不一样,但通过做这个“设计公司”,让我找到了做设计的原因,让我获得了探索世界和了解他人的好奇心和勇气。



我之前听到一句话,世界是存在于人与人之间的。去年疫情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世界特别特别小,但我想勇敢地走到更多人的面前,跟更多人建立起这个“之间”,就会帮助我们拓宽我们所在的世界。


我们工作室都是小姑娘,所以才会做劳动妇女包。我们是一个特别殚精竭虑的工作室。上次有人问我说,你们工作室的key value是什么?好厉害,我想了半天说,可能是caring吧,我们是一个很关心别人的设计工作室。


有时候我觉得做设计让我非常惶恐,因为我知道大家虽然不怎么感兴趣,但是我们的世界是由物质所建立起来的,而当我们设计师用全力去改造我们生活的世界的时候,这个物质世界有一天也会反过来塑造我们。


但我觉得我暂时还行,我们会继续这样的设计公司,会花样百出地、小心翼翼地把这个项目进行下去。我也想邀请更多的人参与到这个设计公司里面来,一起创造一些长久的、公共的、温柔的、喜悦的、可以真正被称为“价值”的东西,谢谢!



策划丨zzd
剪辑丨chaos
设计丨49 挠挠


▼ 看看其他演讲





▼ 万象更新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相关阅读
一种文字只有把“画不出来”的问题解决了,才有可能真正地记录语言|葛亮 一席第1029位讲者有这 2 个迹象,你就该离职了我们想在这样一个“楼体”缝隙当中工作,去做一些我们理想中的教育|唐浩多 一席第1019位讲者到底什么时候AI才能帮我把麻烦事都做了啊啊啊啊?|许华哲 一席第1037位讲者这片雨林里的婴儿最先会说的不是“爸爸妈妈”,而是“我要离开这里”|唐·库里克 一席第1022位讲者在这个世界停留需要一点理由, 我的理由是这里有书|隐二 一席第1010位讲者5135 血壮山河之武汉会战 信罗战役 8临时工更多地被派去街头执法,导致冲突经常发生在底层之间|蒋安丽 一席第1015位讲者今年唯一舍得给老公买的,是这个超实用的小东西!35+妈妈更是离不开,每天十分钟改善了“老毛病”移民生活(22)一个家庭悲剧的酿成我的画除了讽刺别人也挖苦自己|刘春杰 一席第1025位讲者姐妹们为国家创造了很多GDP,但是她们的劳动经常不被人看见|齐丽霞 一席第1011位讲者在拉粑粑这件事情上,水獭对石头尖尖有一种近乎偏执的喜爱|韩雪松 一席第1023位讲者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那么乖巧?我家的却这么难搞?| 何洁 一席第1024位讲者为什么我们不想生孩子了?|谢晶 一席第1030位讲者14位英国抽奖中豪宅的获奖人:10个把房子卖了,1个出租,只有3人自住……父母在等孩子的感谢,而孩子在等父母的道歉|曾筑娟 一席第1018位讲者如果爱好被耽误了,就该辞职了从《围城》想到野鸡大学一想到要把这么贵的高科技放在一只野鸟身上,我就压力山大|Jonathan C. Slaght 一席第1006位讲者第九章 政府公权力的组织运作 (4)万一哪天我突然倒下,谁能在4分钟内赶来救我?|陆乐 一席第1005位讲者曾主持9次春晚的她,从央视离职了吃了一个礼拜三明治配土豆,我决定在英国自救做卤肉|洪爱珠 一席第1031位讲者在我办理的500多起案件中,受害人最长遭受了40年家暴依然没有办法摆脱 | 李莹 一席第1004位讲者我不觉得职校生实现阶层跃迁才是成功,而是学到真本领、获得应有的待遇和尊重|梁自存 一席第1026位讲者陨石袭来之日,人们沉浸在手机里|René Merino 一席第1021位讲者过去很长时间我都只想追寻内心的音乐,但是一个家庭里的逃兵|胡格吉乐图 一席第1027位讲者为了找到17位遇难的友人,我花了25年,今年是最后一年了|小林尚礼 一席第1035位讲者钱理群:大变革时代,年轻人要以什么样的精神做事|鲁迅诞辰142周年炒完的见手青是人间美味,每次想起来都有辞职回家的冲动|柳开林 一席第1017位讲者我觉得我最近记性不太好,我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 洪立 一席第1013位讲者AI保守派大战激进派,我们细扒了OpenAI董事会每一位成员“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换言之:进了澡堂,都一样。——— 翻读清徐文靖《管城硕记》年轻人有没有可能在“循规蹈矩”和“彻底躺平”之间走出一条路来?|梁优 一席第1012位讲者
logo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4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Redian.news刊载任何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文章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其作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