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为什么失恋这么痛苦?因为真的很像戒毒

为什么失恋这么痛苦?因为真的很像戒毒

健康




你见过爱情疯子么,他们真的都挺疯的。


谈恋爱的时候,为爱斗舞:



图片来源:《紫禁之巅》



分手的时候,要死要活:



图片来源:《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讲真的,爱情是个危险の成♂人♀游戏


这坨平平无奇的爱情之所以这么危险,原因只有一个——你上瘾了。





恋爱,就像上瘾



谈恋爱会上瘾,上瘾程度要看剂量。


从初识、暧昧到热恋,爱情的剂量不断加大,对恋人的依赖和渴望逐渐增强,为爱情上了头。


有研究者扫描了这些人的脑区,当给他们看爱人的照片时,亮起来的地方都和多巴胺有关,包括 VTA 和尾状核。


这些地方,和药物滥用研究发现的成瘾奖励系统区域直接相关。推着他们不断地要快乐、被唤醒、集中注意力和追求和获得奖励。


爱情,让人变得像一只在吸毒的猴。





这么一直吸入爱情似乎也挺……合算的?


但是!


爱情有一个终极风险叫做,爱会消失。


「以前陪我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


「现在叫人家牛夫人。」



图片来源:《大话西游》



如果爱情是上瘾,失恋就是一种戒毒。

爱情疯子,失恋的时候只会更疯。





失恋,堪比戒毒



戒掉毒品的瘾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失恋也是。

吸食海洛因的人,戒断反应是突然停止了吗啡肽供应,吸食冰毒的人是出现了抑郁情绪、行动迟缓、刻板动作、疲乏无力、嗜睡多梦、饥饿感等,从身体到心理都备受煎熬。

而我们这些只是谈个恋爱的普通人,在经历了分手之后,也会经历类似戒毒的戒断反应。

首先,生理上因为「戒瘾」,会发生各种变化:头痛恶心、失眠焦虑,流泪崩溃,食欲异常……

图片来源:giphy.com



其次,心理上的瘾更难戒,前任就像毒品,拉扯着人的精神和理智。


一边疯狂想念:

图片来源:《情深深雨濛濛》



一边又告诫自己要忘掉 TA:


女友提分手,13 岁男孩连吹三瓶白酒,被送入儿科抢救……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还可能出现幻觉幻听妄想,看啥都能联想到曾经的日子。

图片来源:《情深深雨濛濛》


极端情况下,还会出现各种刻板行为或强迫行为,又称:我什么都懂,可是我脑子瓦特掉了。


依萍突然被分手之后大病一场,满世界找自己的刺,最后在白渡河跳桥。

图片来源:《情深深雨濛濛



甚至出现自杀倾向……




分手的伤害还不止于此。

就像毒品会极大创伤人的肠胃、肾脏、神经系统。失恋对身体的伤害也是实实在在的。

有一个专属于体验过失去的恋人的病症——「心碎综合征」(broken heart syndrome),指人因经历重大外部事件打击,心肌功能减弱,产生类似心脏病的症状。

一项研究发现,重要的人的死亡与心肌梗死相关:





还会升高血压并抑制免疫系统,还可能诱发临床抑郁症。

爱情有多甜,失恋就会有多苦。



失恋脱瘾,就像毒品戒毒

研究者注意到了失恋给人带来的痛苦感受,提出了一些帮助脱瘾的策略。


戒毒一般需要四个过程:生理脱毒、心理脱瘾、康复治疗、回归社会。


其实失恋也是。


杉菜离开道明寺那天,雨下得好大啊,道明寺说「好像快要没有知觉惹」。

图片来源:《流星花园》


生理脱毒:离开有前任的环境,删除纪念品,远离刺激源。和前任联系可能诱发渴望,维持与浪漫激情相关的大脑回路的活动,干扰愈合过程。

心理脱瘾:需要让自己从对这段关系的强迫性想象中挪开。

康复治疗:给自己找到其他的支点,尽可能地好受一点。保持忙碌可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其中体力消耗可能特别有帮助。



图片来源:新闻截图



不建议在此时找「新的人」,对上一段爱情没有脱瘾前,内心的波动和脆弱无法让我们建立一个更健康的关系。

回归社会:让自己从这种被爱情恐怖主义袭击的余烬中走出来。

一些研究发现,看亲密朋友的照片也会激活与奖励相关的脑区。多和朋友一起出来玩吧,这也有助于取代对前任的渴望。




最后,交给时间。

时间会削弱依恋系统,时间越久,与依恋感相关的大脑区域(腹侧苍白球)的活动就越少。


曾经撕心裂肺的痛,十年之后或许都会化为一句,「好久不见」。





本文审核专家

参考文献


[1] Fisher, H. E., Xu, X., Aron, A., & Brown, L. L. (2016). Intense, passionate, romantic love: a natural addiction? How the fields that investigate romance and substance abuse can inform each other.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687.

[2] Donovan, J. M. (1988). “Assessment of addictive behaviors for relapse prevention,” in Assessment of Addictive Behaviours, eds D. M. Donovan and G. A. Marlatt (New York: Guilford), 3–48.

[3] Fisher, H., Aron, A., and Brown, L. L. (2005). Romantic love: an MRI study of a neural mechanism for mate choice. J. Comp. Neurol. 493, 58–62. doi: 10.1002/cne.20772

[4] Younger, J., Aron, A., Parke, S., Chatterjee, N., and Mackey, S. (2010). Viewing pictures of a romantic partner reduces experimental pain: involvement of neural reward systems. PLoS ONE 5:e13309. doi: 10.1371/journal.pone.0013309

[5] Panksepp, J., Knutson, B., and Burgdorf, J. (2002). The role of brain emotional systems in addictions: a neuro-evolutionary perspective and new ‘self-report’ animal model. Addiction 97, 459–469. doi: 10.1046/j.1360-0443.2002.00025.x

[6]Mostofsky E,  Maclure M,  Sherwood JB,  Tofler GH,  Muller JE,  Mittleman MA. Risk of acute myocardial infarction after the death of a significant person in one’s life: the Determinants of Myocardial Infarction Onset Study, Circulation, 2012, vol. 125 (pg. 491-96)

[7] 22Engstrom G,  Khan FA,  Zia E, et al. Marital dissolution is followed by an increased incidence of stroke, Cerebrovasc Dis, 2004, vol. 18 (pg. 318-24)

[8] Bianca P. Acevedo, Arthur Aron, Helen E. Fisher, Lucy L. Brown, Neural correlates of long-term intense romantic love, Social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 Volume 7, Issue 2, February 2012, Pages 145–159, https://doi.org/10.1093/scan/nsq092


策划制作


策划:塔盖    |    监制:Feidi

封面图来源:站酷海洛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丁香医生 App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