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嘉人电影月 北丨池韵:生长于斯

嘉人电影月 北丨池韵:生长于斯

电影


听说要聊东北,池韵有点不好意思。1990 年出生在长春的她,没有经历过东北荣光绽放的时期,也没有经历过下岗潮席卷的时刻。“很多重要的时代节点我都没有赶上。真的很惭愧,对于这片地区,我知道得太少了。”

但从小生长在东北,池韵感受着这片地区的文艺氛围。爷爷是一名小提琴演奏家,奶奶出门看电影,都要特别郑重地穿上漂亮的裙子。池韵从小学习跳舞,身边学舞蹈的小伙伴不在少数——即便在经济并不蒸蒸日上的时刻,这里的人们仍然愿意送孩子去学艺术。爱艺术的人可以自在地上台表演,无论出错还是出丑,都不会面临嘲笑或歧视。“大家对文艺有着天生的欣赏,觉得是美的,是可以尽情享受的。不会有人觉得文艺是浪费钱、浪费时间的。”在池韵看来,这种氛围给了东北人足够的勇气,站上属于自己的舞台,勇敢表达自己。


长袖连衣裙 M ESSENTIAL 

白色靴子 DIOR


池韵在大三那年找到了自己的舞台。文艺部排演话剧《暗恋桃花源》,池韵演女主角云之凡。这是一个和角色名字一样出尘的角色,她的身上带着回味往事的美好滤镜,寄托着超越时代的美好祝福。从云之凡的青年演到老年,从青葱岁月的告别演到垂垂老矣的重逢,池韵跟着角色体会了一把人间世事。演完云之凡,池韵觉得心里一直悬着的问题有了答案。

当时池韵在吉林财经大学读公共管理,一个与艺术毫不相关的专业。同学毕业了不是考公务员就是进银行系统,但池韵一直没有找到自己未来的职业方向。她心中朦朦胧胧有种感觉,觉得自己想要的不止于此。演完《暗恋桃花源》,池韵觉得,心中明朗了。

池韵长着一张淡淡的脸,说起人生的重大选择,表情和语气也依然淡淡的。然而东北姑娘的骨子里从不缺乏决绝和勇气。二十出头,她第一次离开家,来到北京寻梦。学表演、跑组、递资料……新人演员入行经历的一切她都走了一遍。苦吗?池韵笑了。“有的人可能现实条件不好,反而也觉得蛮幸福的;有的人可能现实条件好,也会觉得很痛苦。我应该是属于现实条件不怎么好,但还是觉得可以扛过去。可能也是因为做了一些心理准备,知道不是来享受的,肯定要吃苦,表演这碗饭不是你想吃就能吃得了的。”


羊驼毛连帽围巾、针织连衣裙均为 OSMOS


在池韵看来,生活上的苦倒在其次,更磨砺人的是等待。她从一开始就明确,自己适合艺术电影,尤其想演探讨一些严肃命题的艺术电影,但这样的选择在影视市场里是绝对的少数。

来北京两年,她等到了电影《我心雀跃》。穿着T恤、牛仔裙和帆布鞋,电影里的杨小万和同学一起在 90 年代的北京经历了青春的萌动。演完这部电影,池韵又出演过两部“网大”,但她始终觉得,没有机会讲出自己的故事。这时候,她迎来了《美丽》。




用池韵的话说,《美丽》是“绝地反击的一次尝试”。她甚至暗自下定决心,如果拍完《美丽》,在这个行业还没办法再坚持下去的话,她就不做演员了。

“美丽”是电影中女主角的名字。生活在社会底层,从小经历原生家庭的创伤,长大又接连遭遇亲情、爱情、友情的背叛,美丽的故事,是被侮辱和被损害女性的缩影。作为一部演员电影,池韵和导演共同创作了剧本。美丽的故事一部分取材于身边的朋友,一部分取材于访谈。面对丰富而打动人心的素材,池韵的创作热情喷涌而出,甚至顾不上胆怯自己第一次编剧的作品。

“那时候真的是很无畏,现在回过头来看,会觉得自己当时真的是不计后果,只是想完成自己的一次表达,就是想让看到的人了解我喜欢的电影、我喜欢的故事和人物是什么样的。”


外套、连衣裙均为 BRUNELLO CUCINELLI


美丽承受了一个女性所能遭受的背叛,感受到了命运的不公平,也执着要去反抗命运。池韵说,在创作中,故事层面完全随着她的性子。与之相对,拍摄的过程更像在螺蛳壳里做道场。预算只有几万块,美术、服化道都是池韵自己上手。电影在家乡长春拍摄,片中的很多演员都是池韵从小的同学和朋友。大量的长镜头和手持镜头跟随美丽活动,这种拍摄方式让演员池韵感到兴奋,它记录下了角色的内心、眼神和转变。短短 8 天,电影拍完了,池韵第一次感受到了拍电影的快乐。她觉得一个积攒多年的心愿了却了。“我就这样子回老家,也值了。”

但机缘命运显然并不准备放池韵回家。2018 年,在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上,凭借《美丽》,池韵获得了那一年的最佳演员奖。

颁奖礼上,管虎导演读出评审团对于池韵的表演评价:“演员凭借个人魅力及坚定的信念感重新形构影片价值,剧作的实现和即兴发挥交互作用,在多重情境中游刃有余,足以挑战主流市场中的制式与陈规。”

池韵说,这个奖打开了她的视野。“并不是说获奖后别人抛来多少机会,所谓打开了视野,是我知道可以自己去写剧本、自己去演。”




和《美丽》一样,《花这样红》也是一个发生在长春的故事。

2010 年,拉丁舞者马冬冬从楼上纵身一跃,结束了生命。这个高大、帅气的男孩曾经拿遍了东北的拉丁舞比赛奖杯,有着“拉丁王子”的称号。23 岁那年,因患病毒性脑炎,高烧数日后,马冬冬落下了癫痫的后遗症。不发病时与正常人无异,但发病时就会突然昏迷摔倒,为此他摔掉过门牙、头被磕出血。他仍想继续跳舞,但在大连、在锦州,他一次次被送进医院,这对于一个拉丁舞者的职业生涯来说是致命的。在忍受命运的捉弄 7 年之后,马冬冬穿上了演出服,跳了人生最后一支舞,观众是他的母亲。第二天,他选择走向了生命的终点,年仅 30 岁。


拼接连衣裙 TOMMY ZHONG


筹备自己的第二部电影时,池韵正在读梵高的自传,对书写一个癫痫病人的故事有种格外的冲动。但她不知道该附着到一个什么样的人物身上。上网一搜,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拉丁王子”的报道。这个故事刺痛了池韵。在追逐梦想的这条路上,有多少人能决定自己的命运?“不是你有梦想就一定会通过努力实现,也不代表你的梦想实现了,就可以一直维持。人会老,会有疾病,会有突如其来的磨难去终止梦想,那么你怎么扛下去?”

从《美丽》到《花这样红》,电影里的故事都发生在池韵最熟悉的长春。池韵说,她并非有意书写东北故事。长春有着深厚的拉丁舞文化,爱看拉丁舞的人多,跳拉丁舞的人也多,拉丁舞者可以在这里找到工作、展开生活。《美丽》的故事一部分来自于访谈,一部分来自于亲朋好友的口口相传——这些故事本就发生在这片土地上。


黑色缀花外套、半裙、黑色高跟鞋均为 PRADA


以创作者的视角,回看自己生长于斯的故乡,池韵的眼神中多了一份细究和打量。原本她只感受到东北人幽默直率的性格,深入创作之中,她感受到这片土地上男女老少苦中作乐的味道。

“生活都不容易,但是大家还是会嬉笑怒骂地度过,幽默某些时候也是一种生活的智慧。”

在池韵看来,东北有一种特别的、骨子里的浪漫。这种浪漫和海边的浪漫、江南的浪漫不同,海边、江南是使人感到惬意的浪漫,寒风、冰雪让人感受到的是深邃的浪漫。凛冽中的柔情,更让人心醉。

拍摄《美丽》时,剧中大部分演员都是池韵的亲朋好友,他们无条件支持池韵去追逐自己的梦想。“知道我在北京打拼,想要完成一部自己的电影,他们都很支持。我就只给他们打了一个电话,他们就都来了,没有二话。”

“拉丁王子”对拉丁舞的热爱显然也属于这种热情。马冬冬没能在生活里扛下去,但是池韵在《花这样红》里并没有书写悲剧的结局。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池韵说,

“只有在内心真正心疼你所写的角色时,它才在文字中有了生命。”

也因为这份心疼,池韵不忍心让这个追逐梦想的女孩在影像中重蹈现实故事里的悲剧。

2020 年 1 月举行的第 49 届鹿特丹电影节上,《花这样红》入围了Voices单元。虽然并不在角逐奖项的主竞赛金虎单元中,但最后,影片得到了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然而比奖杯更让她难忘的,是放映后一位本地志愿者对她说的话。“这位志愿者五十多岁,也是一位癫痫患者,他对我说,谢谢你拍出了我的生活。”

这些从东北这片土地上生长出的故事,触达了比池韵所能想象的更广阔的人群。“我想我的电影做到了真实,做到了感人,我很满足了。”




M.C.

在你的少年时代,东北的文艺环境是什么样的?小时候的精神娱乐主要有哪些?

C 爷爷是一名很优秀的小提琴表演艺术家,我从小是在爷爷的艺术熏陶下成长起来的。我懂事的时候,爷爷的年纪已经比较大了,演出很少。所以我很遗憾,从来没有在现场看过爷爷的演出,但是听我奶奶讲述,那个时候大家都会非常严肃、认真地去看一场音乐会,大家都会正装出席,爷爷也会很郑重地给奶奶献花。我从小学跳舞,从幼儿园开始,就参加各种文艺表演和比赛。最近几年我去长春电影节的时候,开幕式期间都会有露天音乐会,就在长春最热闹的广场,然后演奏长春电影制片厂出品的经典电影曲目。我觉得在东北,无论是拍电影的还是做文艺工作的,都很受大家尊重。大家会从小培养自己的孩子,不会觉得这些文艺是浪费时间。这种对文艺的欣赏和享受,让人在成长过程中可以不用羞于表达,你可以上台表演,你可以出丑、出错,不会有人嘲笑你,更不会有人觉得你做的事情不正经。


M.C.

你怎么看待自己作品里的“东北气质”?在你看来,东北的精神内核是什么?

C 电影里的故事发生在东北,那么当然要由东北的演员去演,所以它可能在现实上就已经奠定了一种东北气质。这是地域带来的,摄影机放在了长春,自然就带来一股东北的味道,这是地域决定的一种电影味道。


M.C.

你觉得东北地区的“浪漫”与其他区域的不同之处是什么?

C 常听人说,东北是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我觉得这是一种赞美,也是一种解读。如果说江南的浪漫或者是海边的浪漫,是非常顺理成章的,就是你在当下就会感觉到非常惬意的浪漫,那么东北的浪漫它是有反差的,它是很凛冽的,因为外部的冷,才激起了人内心的那种火热。这种冷热的对比,我觉得是东北浪漫的一个特点。作为东北人,我觉得我们的浪漫挺“骨子里”的。


编辑/ 陈柏言ChicoChan 

摄影/ 李银银

撰文/ 水母

造型 / 王乔

化妆/ RUI

发型/ ANDY

造型协助/ 杨小天

造型助理/李婧雯

编辑助理/ 吕胜、牟芝栢

设计/ enkit

排版/ 丽丽鼠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