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an新闻
>
“松弛感”,是不松弛也可以

“松弛感”,是不松弛也可以

心灵鸡汤

最近,互联网上追捧起了“松弛感”。


从《向往的生活》里独自行动的许知远、盘腿敷面膜的“披荆斩棘的哥哥”,到即便旅行出了意外也能平静应对的素人家庭,都成了人们感慨羡慕的对象。


微博博主@黑猫白袜子 的这条微博得到了46万赞


这其实也不难理解,在频频受到大事冲击的当下,生活已经足够紧绷了,人们当然希望能在日常里保有舒一口气的空间。


但是,松弛这种状态,向往了就能得到吗?


我们和北大心理学博士、心理咨询师李松蔚聊了聊,内容不止关于松弛,也关于如何在下沉和不可控中建设自己的生活。


活着很难,多心疼自己一点,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01.
我们总是看这些外部的标准太多,
心疼自己的时间太少
 
看理想:您觉得“松弛感”值得追求吗?
 
李松蔚:没有什么是值得追求的,追求本身就会把自己变得非常拧巴。
 
我们这个社会非常善于制造概念,然后大家就会拿这些概念跟自己对比,无一例外会产生对自我的审判。松弛的确很好,但一旦我们将它用来自我审判,就是一种自己对自己的暴政。
 
人是没有办法去要求自己变成任何状态的。我们的确可以训练自己对事情的反应适度,但是我认为比这个更重要的是,我们没有必要因为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就把自己当成是有问题的。你就只是把它当成一个特点就好了。

 
如果说你能要求自己做一点点事情的话,就是当你看到别人松弛的时候,对自己温柔一点,告诉自己,你和对方的环境和背景是不一样的,不要有那么多的自我攻击,这就是你成长中被赋予的一种底色而已,对自己多心疼一点。
 
看理想:“情绪内耗”也是一个最近很热的概念。从对“情绪内耗”和“松弛感”的广泛讨论能感受到,大家好像都深受情绪的困扰,把它当作了很重的负担。
 
李松蔚:因为很多想抱怨或者应该抱怨的东西,是我们不能开口的,就只好让自己的心理去“背锅”,承担一些我们现在对生活的不安。
 
几年前大家在讨论什么呢?在讨论自己为什么不够自律。那时候人们还是心存希望的,想的是,如果我足够自律了,就可以去一个更好的地方,赚更多的钱,把身材管理得更好,成为一个成功的人。
 
但是现在大家觉得这些东西没有意义了,转而想的是,怎么样可以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失败,至少不那么难看。那学一下李诞,学一下许知远,让自己看起来对这些事情本身就不抱有希望,是不是更像是一种赢家的姿态,或者至少没有输?
 
但是我们做不到。我们没有办法成为理想中的那个样子,尽管那个理想状态已经从成功变成了松弛。
 
绝大多数人既不可能那么成功,也不可能那么佛系,更不可能像许知远他们一样,佛系的同时还很成功,这都是我们给自己画的饼。所以我常常觉得,大家看这些外部的标准太多,心疼自己的时间太少。
看理想:之前呼兰讲过,脱口秀是生活的麻药,您觉得心理学是生活的麻药吗?
 
李松蔚:它跟麻药的功能不一样,它是针灸。麻药的话,至少在被麻醉的时刻你是快乐的,是带着微笑的。但是心理学有时候是要刺痛你,让你自我批判。有时候自我批判会有用,但也有的时候找错了问题,明明是别人让你受的伤,你还要在自己身上扎一针。

 
我经常讲一个例子,我女儿不到三岁的时候,因为年龄不够上正式的幼儿园,我们就送她去了托管的家庭园,是用一楼的民居改的,阳台被改成了一个小院子。因为阳台的栅栏很矮,所以老师就反复提醒孩子要小心,不要被外面的坏人带走。
 
后来老师做了一次演习,请一位家长拿着糖去诱惑孩子们,看有没有人会被骗走。结果我女儿就被骗走了,老师特意发了照片在群里要家长回家加强教育。
 
那天晚上我去接女儿的时候,她已经挺害怕的了,因为已经被老师说过了,她知道自己错了。我就跟她说,这不是你的错,你只是一个小朋友,喜欢人,想和陌生人交朋友,对他们好奇,这些都是正常的,是美德。这件事里,唯一有错的是那些坏人,因为他们利用你的正常心理去做坏事。
 
我女儿就问,为什么警察不把他们抓起来,我给她解释,因为警察的能力还不足以预测谁是坏人,他们必须等到坏事发生之后,才能去抓人,但那个时候就已经晚了。我女儿想了想说,那她只能自己小心了。我说对,只能你自己小心。
 
在这个例子里,我女儿不应该受到指责,她的确需要为了一些不完美的外部条件,去调整自己的做法,需要去承担一些责任,但是她没有错。
 
而心理学或者泛心理学,很多时候其实会让一个人觉得,如果今天我还不开心,还不成功,是因为我不够好,或者是因为我没有生长在一个足够好的家庭,我的父母不够好。把所有东西都引向这种自我指责,我觉得是有问题的。
 
02.
允许任何情绪发生在自己身上
 
看理想:在当下,我们好像已经没有足够的力气去愤怒和难过了。但您曾经也写过,“愤怒说明还在坚持’事情不该是这样的’”。我们有可能在保持稳定的自己的同时,也“不让自己完全躺在(死水般的)平静中”吗?
 
李松蔚:要花些时间在自己的心上,每天可能太奢侈了,但至少可以每周留一点时间,关注一下你的心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不要带着批判和指责,就只是去问问它好不好。
 
因为我们现在每天接收的信息,一定比过去没有互联网的时候,多出很多倍,但是我们消化这些信息的时间太少了,关注自己反应的时间太少了。

 
有些东西让我们很难受,这个难受是要记住的,或者说,至少要允许它存在一段时间,去想一想自己为什么那么紧张,那么生气,多理解一下自己,而不是急于驱散这种情绪。
 
看理想:那如果内心因此而感到痛苦呢?
 
李松蔚:我从来没有觉得遭受心灵的痛苦是一个负面的概念。我常常痛苦,常常愤怒,也保有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我认为它是我的心还活着的一个证明,我活着,我就一定会痛苦,就像我活着,我就会饿。有一些负面的、不舒适的感受,它代表的是你还有活力。
 
看理想:怎么能同时保证不被这些情绪压垮?
 
这些感受是不会真的把人压垮的。我觉得,首先我们对自己的心理能力有不切实际的理想化,其次我们对自己的真实感受有太多的污名。
 
痛苦就会压垮自己吗?难受就必须要马上去处理吗?紧张就要在微博上去检讨自己,甚至去讨伐自己的原生家庭吗?它只是我们存在过的一些印记叠加到现在的真实反应而已,没有那么痛,没有那么吓人,我们完全承受得起。

 
人只会被附加在这些情绪之上的一些恐吓,一些虚幻的对于灾难、对于后果的想象压垮。就像焦虑,谁能不焦虑?但是现在告诉你,焦虑会让你不成功,会让你养不好孩子,会让你亲密关系一塌糊涂,我们会被这些东西压垮,但是焦虑本身就是焦虑。
 
我们要给自己多一些时间,对自己好一点。也许是我们文化的特点,我们真的太擅长苛刻地对待自己了。对自己好一点的意思是,允许任何情绪发生在自己身上。
 
03.
活着就是成功:
能把自己保存下去,就很了不起了
 
看理想:您在四月写过一篇文章,叫《活着就是成功了》,提到“在几年前大家还有条件做做成功的梦,但在今天,甚至可预见的未来,我们要调整一下预期了。目标就是活着。活得健康、可持续,尽可能地舒适,最好。但如果做不到,那就先活着。”这的确是近期的一种普遍感受。您为什么认为,将预期调整为活着,是积极的?
 
李松蔚:我觉得有疑问的应该是,我们过去为什么会把它当成是消极的?
 
我们80后这一代人,在二三十岁的时候,都觉得只是活着是不够的,得活得非常光鲜,非常体面,赚很多的钱或者升到怎样的位置才行,我们会把这当成是正常的标准。在这样一个语境里,只追求活着,大家就会觉得你不积极。
 
但其实不论是公司还是个人,活下去这件事情本身,都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你还能够舒适地活下去,能够在活下去的同时,保留你的良知、你对世界的理解、你的感受,那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看理想:活着是否就意味着接受一切?
 
李松蔚:如果接受讲的是逆来顺受的话,其实不会。尽管我对我们这个时代很悲观,但有一点我还是相信的,就是大多数人心里还有底线、良知和一些判断能力,我们不会无底线地接受。
 
同时,我也认为我们不要去想象,一切非要在此时就按照自己的意志改变,我们才能活下去。这其实也在给自己增加不必要的压力。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最低的限度是不要死,因为只要不死,就还有希望有一定的空间去尝试和选择,找到一个自己的生态。
 
我不是在号召所有人,只要活着就啥也别去追求,人也不可能真的变成那样。但是我想对那些对自己还有很高期待,非常生气或者非常痛苦的人说,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要怪自己,能把自己保存下去,就是一件好事。
 
看理想:您最近的文章里常提到“防御性悲观”这个概念,在当下我们会更需要它吗?
 
李松蔚:我只能说我是这么做的,我身边有好多人也是这样做。大家想未来的时候,先从最坏的可能性想起,这样的话,即使事情真的变得那么坏,也给自己留出了充分的反应空间,让自己不会觉得太难接受。
 
看理想:它会让人为还没发生的事情提前焦虑吗?
 
李松蔚:我去设想的时候,内心非常平静。人什么时候会焦虑?希望事情变好的时候。心里有所图,希望事情能办成,就会担心办不成怎么办,但现在办不成变得很正常,就不会焦虑了。
 
04.
保持常态:
尽可能不要让生活被任何一个意外打断
 
看理想:除了活着之外,您最近还提到过一种生活态度,“保持常态”。您写过,“作为普通人,在做不了什么的时候,有一件事几乎是永远有用的,那就是‘保持常态’。”为什么觉得它重要?
 
李松蔚:人们经常会忽视“正常”的重要,而去追求“超常”。这里的正常指的是每个人各司其职,做自己该做的事。其实社会的运转,财富的增长甚至很多危机的解决,靠的就是所有人在做正常的事。
 
当然,我谈不了社会治理这种高视角的话题,就只谈自己。我重要的人生经验之一,就是尽可能不要让自己的生活被任何一个意外打断。

 
比如,上半年有段时间,我女儿要在家上网课。那时我也有线上课程的讲稿需要准备,女儿在旁边上课,我没办法集中精力。我总在心里想,什么时候才能恢复线下课,我就能继续写稿了。
 
但我开始防御性悲观之后,就跟自己说,就当线下课不会恢复了,我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能在女儿上网课的同时,还能写稿子,是错开时间,还是我去另找地方。我思考问题的逻辑变成了,即便这个问题还在,它常态化了,但是我的生活该干嘛,还能继续干。
 
这样的话,恢复线下课当然好,就算继续上网课,我也不那么怕了。我不会因为这件事,改变我接下来要做的事。
 
看理想:但是因为现在的生活总被不停打断,大家对未来的预期也很悲观,就导致很多人觉得自己在过一种“临时的生活”,许多曾经想做的事情都变得没所谓了,会更想及时行乐。
 
李松蔚:我并不建议这样去做。如果对于一件事情,你变得没所谓了,那你要去问问自己,是不是真的无所谓。
 
很多事情确实是的,过去我们被一些虚妄的念头绑架,觉得自己必须要住大房子,必须要升职加薪,现在潮水退去,我们开始觉得这些没有必要,这是好的。
 
但是有些事我们其实是有所谓的,只是你在生气,你在较劲,故意说这件事自己不在乎了,来对抗某种不稳定,或者你是在焦虑,害怕自己做不好而去逃避它。所以我觉得,我们是需要跟自己有这样一些对话,去弄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无所谓的。

 
假如你意识到,这件事你是在乎的,接下来的问题就变成了,怎么可以在这种临时的状态下,找到继续去做这件事情的方法,直到把临时的状态和所谓的正常状态连贯起来,把它变成正常状态当中的一部分。
 
甚至就是最理想的结果是,最后没有临时的生活,只有这样或那样的常态。
 
看理想:所以及时行乐并不是对自己好一点的方式吗?
 
李松蔚:及时行乐是的,如果你想让自己快乐,比如今天天气好,就想出去跑个步,或者就想和朋友约着看个电影,那就去做,这确实是对自己好的方式。
 
但我觉得你刚刚说的及时行乐,是对现状很失望,然后用一种自暴自弃的态度,放弃原本想做的事,那不是真的在行乐,只是在跟自己较劲。
 
05.
自我接纳,是一种很无奈的承认
 
看理想:您最近出了一本书《5%的改变》,这本书最想传递的观念是什么?
 
李松蔚:每个人都值得活着,而且能够在当前状态下找到好一点的活法,能舒坦5%,别去跟自己较那么多劲。
 
有一个例子我没写在书里。我们总能看到关于冬季抑郁的科普,会附上许多预防的方法。其实对冬季会情绪不佳这件事,我们不需要有那么多自我责怪,接受自己的状态,跟周围人做好沟通,不要把事情都留到年底再做,就行了。
 
你不需要把自己变成一个不抑郁的人,你还是你,但是因为你知道自己就是那样的人,就想办法过得好一点,就很好了,整本书想传递的都是类似这样的概念。
 
看理想:书中您提出的方法都是因人而异的,有没有什么大家都可以尝试的方法呢?

李松蔚:像刚才说的,一周之中找一些时间和自己在一起,就是一种方法。你做啥都行,但是不要去计较有没有创造价值或者有什么结果,就是用这段时间犒劳一下自己。


其实书里很多任务都有这个的影子,就是创造一些时间,不去盯着外部的要求,想着怎样改变,而是回到自己身上,感受到自己原来是这样的人,自己还挺不容易的。
 
其实自我接纳不是很高级的精神境界,只是一种很卑微很无奈的对自我的承认。
 
接纳意味着,你承认这一刻自己的状态无法由主观控制,你不能让自己变得热爱学习或者热爱工作,你也不能让自己变得松弛或者情绪稳定。你就是这样一个人。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去做一些沟通和改变。



采写:Purple
监制:猫爷
配图:《独自在海边的夜晚》《逃走的女人》
《海边的曼彻斯特》《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面包和汤和猫咪好天气》
转载请微信后台回复“转载”
商业合作或投稿[email protected]

微信扫码关注该文公众号作者

欢迎戳这里提交新闻线索和高质量文章给我们。
新闻来源: qq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隐私协议©2022 redian.news
Redian新闻 · 海外热点 · 尽在指尖
Redian.news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Redian.news及其运营公司无关